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戏闹初唐 > 第一四零五章 冬天的训练(二)
    “老兄,你说,郎君是怎么想的,竟然把那个小少爷给留下来了,不过是一个什么破落贵族的少爷而已。”

    “这个,要好好想想,要跟上郎君的心思,要不然,我们的日子可不会好过的,明显的,郎君不是怕这少爷的家族,嗯,本身,也没有我们郎君怕的家族,那么不是怕,难道是怕人言可畏?”

    早餐过后,这安保主管,还有驾驶分校副校长两个人正在讨论早上处理那个少爷的问题,本来是要赶出去的,结果,郎君一句话,给一个记大过,就这么又给留下来了,自然,那少爷可是千恩万谢的了。

    “哎呀,他奶的,可吓死爷了,要不是驸马放了一句话,爷今天就在外面给冻死了,这上天没路下地无门的。”

    “对了,你们说,驸马为啥要放我一马?”

    这个时候,不止是那主管跟副校长在纳闷,就是这被放过的少爷,也有些纳闷,嗯,自己前面不过是一贯的狂妄,不过呢,却不会忘记自己是什么人。

    这是一个聪明人,要不是聪明人,也不会亲自来学开车的了,不过呢,一贯的狂妄,嗯,在自己的地盘上狂妄,可是,该卧着的时候,他还是知道要卧着的,可,今天,为啥杨乔会放过他呢。

    “少爷,也许,驸马认为你是一条生命吧,你不要嫌小的说的不好听。”

    ‘嗯,或许是这个样子的,一条生命啊,无所谓的生命。’

    这少爷若有所思的说道。

    “还真是如此,一条生命啊,虽然我手上的生命有不少了,鲜血也不少了,可是这无关人的生命,我手上可没有沾过,其实,他今天沾光也粘在这个下雪上了,不过,出事也是出事在下雪上,如果不是担心会冻死人,我自然不会放过他的了,赶走了,那就是赶走了。”

    此时,杨乔也在跟自己的这些随从们说着话。

    “无关人的生命?”

    这侍卫队长两眼有些茫然。

    “对的,无关人的生命,你们要记得,这手上,无论占多少敌人的鲜血,都不要紧,嗯,这个敌人,你们要理解好了,不是说打仗的敌人,你们,还上不了前线的,我说的敌人,是我的敌人,对方只要不是朝廷,只要是我的敌人,那就是你们的敌人。”

    “除了朝廷?”

    “啊,难道,你还要跟朝廷作对么,自然是除了朝廷的了,我跟你们讲,在我有生之年,是肯定不会跟朝廷对上的。”

    是的,杨乔不会跟朝廷对上,李二也不想跟杨乔对上,没办法,一旦对上,那是两败俱伤的事情了。

    “可,你们要记住,误伤,不算是一个事情,只需要慎重就成了,什么,不知道什么叫误伤啊,简单的一个例子,你们这么多人是吧,当有人对我不利的时候,你们要保护我,可是,当你发现,一个人对我相当的不利,而只有你能够及时的对付他,可是在对付他的过程中,会对一个同伴不利,那么,此时,你就要判断是不是需要误伤了,可以说,八十以上的可能,你必须误伤同伴,因为,保护我,是你们最重要的职务,咱先不说我重要不重要,本身,保护我就是你们的任务,而且是誓死保护的任务。”

    “郎君,我们明白!”

    众人齐声道,甚至,边上的侍女秘书们也跟着这么说,就是说,这侍女们,也是有保护杨乔的任务的,虽然杨乔不需要他们保护,可,这是一个规矩,此时,杨乔不需要,而以后呢,别的人需要不需要呢?

    “好了,你们自己悟吧,我不管你们现在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总之,悟透了,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东西了,走吧,去修理车间看看吧!”

    修理车间?

    自然要有修理车间了,这里,可不是简单的驾驶学校,要知道,急训班,那是那些少爷们学的东西,在他们学习的时候,同样会有下人来学习开车的,这下人学的,可不是急训班。

    嗯,先前,这拖拉机还有急训班呢,可此时,就是在这驾驶学校搬迁到这里来之后,这拖拉机急训班,大货车急训班,都没有了,为啥,之前,其实就已经没有人学习了,少爷们都开小汽车去了,自然就不会再玩拖拉机,还有大的货车汽车了。

    所以,在搬迁之后,这急训班,算是没有了,额,是拖拉机,大货的急训班没有了,不过,小汽车的急训班,还是会永久存在的,或许,以后这小汽车还要以急训班为主,不过,半年的全学制驾驶班,也是会有的。

    所谓全学制,其中就包括简单的维护,维修更换应急备件什么的。

    这不,就有了这个修理车间了。

    “你们,都看好了,这拖拉机呢,是不能带备胎的,可是呢,这轮胎,如果你们搞运输,那也是坏的最快的东西了,所以,你们要是想搞运输,就必须学会修补轮胎,要不然,在路上,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一旦轮胎坏了,怎么办?”

    “你们也不要笑,不要以为有备胎,这就不需要修补轮胎了,嗯,很有可能,你们会遇上连续两次坏了轮胎呢,所以,这修补工具,你们同样需要准备一套,甚至,你们准备的,还要比拖拉机复杂,要知道,拖拉机,那是自带单臂吊的,不要小看这个单臂吊,可是起很大的作用的。”

    在这个修理车间里面,每个地方,都会有一群人正围着老师,在学习一些应急的维修更换的知识呢,而且,还要轮流上手试验。

    “报告老师,为什么我们不学习修补轮胎?”

    额,一边还有着急的人呢,那就是那些学习小汽车的驾驶的少爷的下人们,自然,这里不会有少爷了,他们,连轮胎都不需要更换的,嗯,自然,杨乔也没有给他们设计这学习的课程,他们呢,只能处理一些很简单的问题,如,缺水了,要加水,这个,是必须的么,没有水,怎么烧锅炉,开动汽车,还有就算是加煤炭什么的,都是一些必须的,简单的事情。

    加水的话,车上会有一小桶密封的清水,而且要每天更换的,那是准备在一些困难的地方应急加水的,还有就是烧的炭了,嗯,是用煤加工的炭,用在这汽车上,比较省劲一些,所以,少爷们学的东西简单,就是一个月的急训班了,也是为什么早上让他们扫雪的原因了,那是他们训练的场地,不上路的话,这场地训练,还是必须要有的。

    “吱!”

    “三号,压线了!”

    “报告老师,这地面太滑了,控制不住怎么办?”

    这车上的少爷皱着眉头,很是郁闷,要知道,这雪后的水泥地,上面有水,就很快上冻的,嗯,有雪的话,或许不上冻,可是,这雪,不是扫了么,这又不是春天的雪,地温升起来了,此时,这地温正在降低的时候,自然会上冻的了。

    “打滑,那就小心一些,怎么做,还要我再教你一遍啊,刚刚,我怎么做的好的。”

    “看好了,我再开一次。”

    唉,这教练想了想,这新手,还是再示范一遍好了。

    “吱!”

    “参观的,注意自己的位置,不要离车太近,小心安全。”

    边上,安全员发话了。

    这吹哨子的人可是多了,不过,这些学员们倒是能够分清楚是谁吹的哨子,有老师吹的,有安全员吹的,还有交警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