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十三章 隐患
    王鸽认定,现在的兰欣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兰欣了。

    她身穿深蓝色长裙,黑色高跟皮鞋,皮肤白皙,面容清秀,可是表情肃穆,与虚紫比起来,少了一分活人的气息,多了一分严肃。

    兰欣面无表情的从救护车前面路过,王鸽一直在盯着她,虽然拧动钥匙发动了救护车,可是迟迟没有挂档起步,刘崖好像看出了王鸽的心思。

    “认识?”刘崖看着兰欣的背影问到。

    王鸽点了点头,“算是吧。”

    毫无疑问,兰欣已经变成了死神,她来医院的目的,当然是收走某个人的灵魂。

    就算是王鸽现在下车去找她,她肯定也不会记得王鸽。因为虚紫已经抹掉了兰欣的记忆。王鸽忍住了下车的冲动,在医院里的死亡一般都是阳寿已尽,王鸽尽可能的不去干扰死神的正常工作。他能给兰欣带来的影响越少,就是对兰欣越好。

    王鸽看着兰欣渐渐走远,心里难过的要命没,却只能踩下离合,放下手刹挂档起步,车轮缓缓转动,从通话器中得知雅湘附二医院的人手暂时够用,王鸽放慢了速度,没有开警笛,慢悠悠的开着车,回头再一看刘崖,居然已经迷糊过去快睡着了。

    小护士则在盯着手机,虽然带着口罩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从眼神中能看得出来,她好像是在跟自己的男朋友聊天,这十几分钟,可能是一天之中最闲暇的时间了。

    医生护士还真是累啊,王鸽心里感叹着,等到自己真正的接近这些人群,进入他们的相关行业,他才深有体会。

    车上没有病人,王鸽是不能驾驶救护车违反交通规则的,也没有优先行驶权利,遇到红绿灯的时候,他只能将车停在停车线后面,看着红灯倒计时一秒一秒的过去。

    他转头透过玻璃,看着右边街道上停着的一排一排黄色的公共分享自行车,这东西虽然很方便,但管理起来及其困难,更有素质不高的人公车私锁,自私至极。路边的一个小学生看似只有七八岁的样子,熟练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扫描一辆自行车车锁上的二维码。

    这么小的孩子,就骑自行车?王鸽摇了摇头,没再理会,这种事不是他想想就能够解决的。红灯倒计时在一秒一秒的过去,时间只剩下最后几秒,能够绿灯通行的方向也已经变成了黄灯,王鸽松开了手刹,准备起步继续行驶,他正前方的绿色信号灯终于亮了起来,还没等他松开离合,右眼的余光里却看到一个黑影窜了出去。

    是那个骑公共自行车的小学生!

    王鸽暗叫不好,左右方向的行车期待在通行时间结束之前通过十字路口,这样就能够节省一个红绿灯的时间,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闯黄灯,在黄灯期间形式过马路是不会被拍照的。

    这样就会造成一种很危险的情况——自己这个方向的绿灯刚亮起的时候,左右方向上仍旧有闯过黄灯的车辆在高速行驶!

    普通的汽车起步较慢,闯过黄灯的车辆在它们起步之前就能快速通过十字路口,所以基本上不会造成事故,可是自行车就不一样了!

    为了能赶上这个黄灯,一辆玫红色的越野车加快了速度,前轮刚过停车线,黄灯就变成了红灯,这位司机松了一口气,心里暗道可能就差半秒就被判定为闯红灯了,这黄灯还是等等比较好,扣六分呢!

    他伸手去摸烟,准备抽根烟压压惊,可一抬头却发现一辆自行车正冲着自己车头的右前方袭来。

    他赶紧打方向盘踩刹车,可是鬼使神差的一脚却踩在了油门上,发动机轰的一声,车辆窜了出去,将那个骑自行车的小孩子连车带人一起一起撞飞出去。小学生后背着地,在地上滚了几圈停下来,红色的血液从身子底下缓缓流出。

    自行车则被继续行驶的越野车压在了下面,吱嘎吱嘎的直响。

    四十多岁的司机活了大半辈子,开车也有十多年,平时顶多剐蹭一下,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他双手把着方向盘,终于搞清楚刹车是左脚,把车停了下来,瞪着眼睛喘着粗气,愣了足足几秒钟,才赶紧解开安全带,慌张下车,哆哆嗦嗦的一边掏手机一边往躺在地上还在不断挣扎的男孩身边走去。

    王鸽满脸的难以置信,从小到大交通事故他也算碰到过不少,亲眼见到把人撞飞的也只有那么一两次,那时候,他无能为力。

    可是现在,他开的车是救护车,这辆车是空的,而且车上有一名医生一名护士,尽管这名医生已经加班超过三个小时了。

    车厢里的护士也听到了异响,但是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她抬起头来迷茫的看着王鸽。

    王鸽不再犹豫,打开了车辆上的警笛,乌拉乌拉的响了起来,赶紧起步将救护车开到那个小孩子周围。

    “刘大夫!”他用力的敲着驾驶座和车厢中的隔离层。王鸽抓起通话器,向湘沙急救指挥调度中心进行汇报。

    “这里是雅湘附二编号0110,湘AGZ689,沧海文学网中路中段阜埠河路口处发生交通事故,一人受伤情况不明,空车状态路过,可以进行急救,请忽略此地区报警。”

    刘崖被王鸽的喊声和警笛声惊醒,猛地坐了起来,王鸽已经下车,从后面将车厢打开。

    “有人受伤了,车祸。”王鸽说道。

    刘崖抹了一把脸,赶紧跟王鸽一起把担架推车抬了下去,护士拎起了急救箱,跟在后面。

    开越野车的司机更懵了,120这三个数字他刚在键盘上按了两个,救护车怎么就来的这么快?

    王鸽当然不知道司机心里在想什么,只管帮刘崖推着车子,同时跟司机说道。“先报警,不用打120了。”

    司机点了点头,用抖动的手把本来应该按下的0改成了2。

    小男孩躺在地上,右脚脚踝以一种不正常的角度扭曲着,刘崖撕开了男孩单薄的上衣,将脊背露了出来,没有理会后背上那一大摊血,摸着后背上的脊骨。

    ”脊骨可能有错位,右脚明显骨折,伤到脊椎就麻烦了!“他快速的检查着小男孩身上的其他伤情,然后让护士帮忙,进行着急救处理。

    ”叔叔,我……会不会死?“小男孩很虚弱,已经有些说不出话了。

    ”你听叔叔话,叔叔就不让你死。“刘崖捏着小男孩的脚。”这里痛吗?“

    小男孩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刘崖又按着小男孩正在流血的膝盖。”这里呢?感觉痛,麻,或者酸,有任何感觉,都告诉我。“

    男孩依旧摇头。

    刘崖的眉毛拧成一团,他看了一眼护士和王鸽,摇了摇头。

    王鸽蹲下身子叹了口气。”孩子,治好了你可不能再骑的那么快了。“

    这里是十字路口中央,时间接近中午,车辆渐渐多了起来,却是少有行人,王鸽打量着周围是否有死神出现。小男孩虽然还有意识,但刚才腿部毫无知觉,除了有应激反应和心里作用之外,有极大的可能是因为伤到了脊椎,造成瘫痪。

    这是十分危险的,死神很有可能随时随地出现,带走小男孩的灵魂。但王鸽并没有看到有死神的出现,渐渐的安下心来。

    交警仅用了七分钟就赶到了,而刘崖和小护士也已经完成了对小男孩的紧急处理。只是小男孩的身体越来越弱,能够刘崖说出的话所进行的反应越来越少。

    刘崖心里暗叫不好。

    ”王鸽,走!事故现场留给他们去处理。“

    王鸽赶紧跟刘崖一起推着车子,把小男孩送到了救护车车厢后面,合力将车子抬了上去,刘崖一跃跳上了车,护士也上车,将男孩身上连接了各种各样的监护仪器。

    王鸽准备关闭车厢门,将这个孩子尽快送往医院,可一抬头却发现,狭窄的车厢尽头多了一双男人的腿。

    王鸽心里一紧,抬头去看,一个打着雨伞,身穿蓝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死神!千小心万小心,居然出现在救护车里!

    死神蹲在车厢尽头,担架的前端插进了死神的肚子里,画面十分诡异。他伸着的手指,已经碰到了小男孩的额头,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悯。

    王鸽想喊,可是他不能喊,来不及了!已经来不及了!死神已经碰到了小男孩,再喊也没用了!

    忍住!王鸽张大了嘴,但没发出一点声音。

    男孩的灵魂慢慢从担架上坐了起来,懵懂的看着这个世界。

    ”你已经死了。“死神仍旧面无表情的说道。”跟我走吧。“

    小男孩的灵魂吓得大哭起来,但死神并没有理会,因为他知道,小男孩的哭声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听到。

    但王鸽能听到,这哭声撕心裂肺,听的王鸽无比揪心。

    小男孩不肯走,或许是死神听着这哭声也会烦,他又用手指点了一下小男孩的嘴,男孩的嘴就张不开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挣扎了一分钟后,男孩见自己无力反抗,只能跟着死神慢慢走远。王鸽没敢回头去看。

    ”王鸽,愣着干嘛,开车啊!“刘崖对王鸽喊到。

    此时的护士已经发现了异常,不论她怎么去调整监护器的线路,监护器上总是没有任何数据。

    小护士感觉不对,摸着小男孩的颈动脉,已经没有了任何搏动。

    ”刘大夫……“她喊了一声刘崖。

    刘崖也赶紧去检查男孩的颈动脉,脸色一变,就马上开始了心肺复苏。

    ”操!操蛋!“王鸽关上了车厢门,返回驾驶座,一边开车一边骂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