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十五章 见证美好的地方
    第六十五章

    救护车可能会因为路况原因刹车减速,但死神绝对不会。

    王鸽不知道为什么死神不直接移动到病人身边,进行灵魂提取,或许是阎王大人愿意给这些阳寿未尽之人一丝机会,让他们还有继续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权力。

    对于有人救助的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机会。可是对于处于濒死却无人知晓,无人帮助的人来说,这不得不说得上是一种折磨。

    默默的等待死亡究竟有多恐怖,多绝望,恐怕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肾上腺素并没有带给钱有亮任何效果,而沈慧所测出来的血压数值越来越低,钱有亮自从失去意识之后,并没有一分一毫苏醒过来的迹象。

    “协助我清创,看看能不能先止血。”刘崖换了一副橡胶手套,对沈慧说道。他原本想要等到回医院之后直接通过外科手术止血,比较有把握一些,可是钱有亮的情况看起来是撑不到医院了。

    他改变了自己的决定,直接在车上对血管先进行清创和缝合,哪怕是断的那半根命根子能接上,也要先通过一些特殊手段储存起来,等到伤口情况良好之后再进行手术。

    或许草率的进行断肢再造手术是绝对不行的,伤口处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感染,接上了以后如果有任何并发症,为了保命也只能再切掉,这会对病人的心理造成极大的负担。

    明明已经接上了,给了病人希望,可是到头来又要再切掉,又要再失望一次,这叫什么事儿啊?

    一个优秀的医生在救活病人的同时,还需要考虑病人的心理健康状态,人救活了可是得了抑郁症,那还不如死了痛快点,任何医生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病人变成那个样子。

    这也正是刘崖不肯给钱有亮正面回答的原因。

    歉意的谎言是必须的。

    王鸽可不管这一套,虽然死神追击的速度不快,倒是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能保持现有速度,那么死神一定会追上来。

    就算是没有死神在身后追击,现在的情况也绝不允许他浪费半秒钟。

    有的时候,时间就是那么凑巧。当有急症病人被送到医院,医生说晚一分钟都有可能会造成死亡的时候,其实他们并不是在开玩笑。

    一出溁湾镇附近,路况立即变得豁然开朗起来。王鸽踩油门提速,打着转向灯变道超车。

    不下雨,车不多,车速提升到了七十八公里每小时,王鸽完全有把握不让死神追上来。

    到现在为止,镇魂牌上的数字已经变成了“叁拾伍”。能救下这些人并非都是靠运气,更多的是王鸽准确的判断和精湛的驾驶技术。有的病人伤员由于是轻症,或受伤不致死,没有死神追击,因此并未被镇魂牌计数。

    当然,也有的病人,还没等到王鸽到场,死神就已经提前一步到达,提取了他们的灵魂。

    世间绝没有完美一说,哪怕拥有能够看到死神的能力,也只是能够判断死神距离病人多远,病人究竟有多危险而已。

    尽可能的规避死神虽然能够暂时保命,但要保证病人真正脱离死亡威胁,摆脱死神追击,还是要将他们尽可能快的送到医院才可以。

    时间越长,王鸽越发现,除了偶尔能利用镇魂牌阻挡一下死神之外,能看到死神这个能力其实没什么用。他所做的事情与其他任何救护车司机没有任何区别。

    “还要多长时间?”刘崖一边进行着手上的动作,一边着急的问道。

    钱有亮的休克,一大部分是失血过多,也有可能是过度疼痛之后大脑的自我保护。失血性休克时间过长很有可能会造成人体器官,尤其是大脑不可逆的损伤,后果十分严重。

    救护车里虽然设备齐全,但止血也只能进行初步操作,根本不具备手术条件。

    王鸽又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死神,距离被稍稍拉开了一点,看来这个死神收走灵魂的意愿并不是很强烈。

    “三分钟,一定到大门口!”

    整段路中王鸽都没有停顿一下,所有刹车都是轻轻的点一下,减速避让或者是变道超车,集中了精神的他,就算是闯红灯过去,也不会出现任何事故。

    王鸽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驾驶技术又有了提高,好像对于行车路线和速度的预判都有了自己的规划一样。他不知道这种现象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许是开车多了之后就会变成这样吧。

    三分钟对于普通人来说过的很快,可是对于车上的病人,医生,甚至是司机王鸽,都是十分漫长和难熬的。

    病人没有抵达医院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什么事情还真的说不好。

    终于,王鸽提前在医院大门口刹车减速,方向盘往右边打了半圈进入医院大门,紧接着一个左转直接来到了急诊部大门口。

    “可能是失血性休克,赶紧验血补充血浆血小板,伤口处我做了临时清创,撤了止血带肯定止不住血,联系手术室。”刘崖一开车厢的门,就对着要接手病人的曹大夫交待着病情。

    王鸽和他一起把推车抬了下来。

    “命根子?真够疼的!”曹大夫看着病人受伤的部位,血肉模糊,也是下体一紧,他看着随车而来的年轻男人,胸口衣服上还有很多血迹。曹大夫一头雾水。

    “伤口处不整齐,车祸怎么伤了这里了?”

    “一言难尽。”刘崖叹了口气,好像还想起了什么,赶紧从车厢里取出一个塑封袋。“这玩意带着,还没做处理。”

    曹大夫接了过来,一行人一起把钱有亮推到了第三急诊室。年轻人一边抹眼泪一边跟在推车后面,最后则是被挡在了急诊室门外,小护士拿出了一堆东西让他签字。

    王鸽看了一眼身后,那个死神已经收起了雨伞,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站在急诊大厅中看着第三急诊室,又看了一眼王鸽,觉得自己白跑了一趟,转身便走。

    年轻男人坐在急诊室门口,掩面抽泣,王鸽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儿,刘大夫曹大夫水平都很高,你……”王鸽想了两秒,想出了个有点别扭的称呼。

    “你男朋友肯定死不了了。”

    “叁拾陆”。镇魂牌背面的数字再次产生了变化。

    年轻男人点点头,虽然还是在哭,但是心里舒服了不少。

    王鸽刚刚说完,一个打着雨伞的身影突然从旁边第二急诊室墙壁穿透而出。

    他心里一惊,怎么回事?难道居然会有两个死神来收走同一个灵魂的事情吗?

    那个隐身的死神看都没看王鸽一眼。

    王鸽再去看第二急诊室门口,一个老太太满脸颓废的坐在一旁,等待着急诊室中传来的消息——喜讯,或者是噩耗。

    一个老爷子的灵魂跟在死神的身后,同样穿透了第二急诊室的墙壁,出现在王鸽面前。

    老爷子现在老太太的面前,想要伸手去摸老太太的脸,可手伸到了一半,却停在了半空中。

    他不确定自己的触碰会不会给自己的老伴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人在最后的时刻,脑子里想着的却还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

    “你碰不到她,她也不会有任何感觉。”死神好像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他停止脚步,回头看着老爷子的灵魂。

    老爷子放下了手,他放弃了。

    “灵魂是没办法扔到活人的。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留个字条给她,我不算你违规,也不会向阎王大人报告这件事。”死神说道。

    这是王鸽所看到的除了虚紫之外最心软的死神了。可是死神的形象不会在他的心中有任何改变。

    死神还是会杀人。

    杀了人之后的这种仁慈,能算的上是什么仁慈呢?

    “她胆子小,看到这些东西之后会害怕。她从来都很怕这些鬼啊怪啊什么的。等到她到了时间的那一刻,看到你会吓一跳吧。我只有一个请求。”老爷子摇了摇头,拒绝了死神的机会。

    “说吧。”死神面无表情。

    “带她走的时候,有点耐心。尽可能跟她解释清楚。她害怕。”老爷子说道。

    “带走她的不一定是我,也很有可能不是我。”死神没有再解释下去,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已经浪费了太长时间了,跟我走吧。”死神仿佛并不怕这个灵魂逃跑,径直走向急诊部大门,临走之前还特意看了王鸽一眼。他感受到了这里镇魂牌的气息,但没有多想。

    老爷子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跟着死神离开,消失在了急诊部大门口。

    吴刚从第二急诊室里出来,摘下了口罩和帽子,对着坐在凳子上的老太太摇了摇头。

    王鸽知道,自己该把车停回停车场了,说不定待会儿还有别的任务。

    什么是爱情?他拉开了救护车的门,回头看着这个急诊大厅。

    他的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了年轻男人握着钱有亮的手,浮现出了老爷子灵魂停留在半空中的手。或许这里才是真正能够见证爱情的地方。

    它可能不分性别,不分年龄,但它永远是最真挚的,最美好的东西。

    在成为一个救护车司机之前,王鸽从来不知道见证世上最美好的事物的地方,居然是这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