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七十八章 魔幻日常
    民警又叹了口气,蹲在李文广身旁开始介绍起情况。

    原来这间屋子的主人就是躺在地上的病人,而屋里的两男两女,年长的是这老爷子的大儿子和儿媳妇,年轻一点的是小女儿和女婿。

    原本这一儿一女结了婚之后,就分了家,与老爷子各过各的,互不相关。儿子闺女一直不孝顺,养老钱看不到一分不说,平时过年过节就更别说来看老人一眼。

    但老人不在乎,靠着政府给的救济金,自己的退休金,再加居委会送油送米,也勉强过的下去。

    可是自从两年前政府宣布这里要拆迁搞开发,这一双儿女就不断的往老爷子家里跑,买鱼买肉,修房子打扫卫生,争着表现自己孝顺。这栋民房上的那个违章二层建筑,就是大儿子叫人来搞出来的,老人家拦都拦不住。

    最后为了能在老人这里混个脸熟,兄妹两个商量好了,每家轮着伺候老人家一个礼拜。

    老爷子不傻,不嫌儿女不孝顺,那是宽宏大量,现在儿女争着来表现,肯定是为了这栋即将要被拆迁的房子,为了拆迁款。老人家一辈子的智慧,早已经看透一切,就是吊着儿女的胃口,也不吱声,不立遗嘱。

    这一对儿女私下里也是勾心斗角,跟老爷子在背地里说自己哥哥或者妹妹的坏话,暗着使绊子。久而久之,耐心没了,居然开始堂而皇之的逼老爷子立遗嘱,想把这笔拆迁款拿走。

    大儿子觉得自己负责传宗接代,当然要拿大头;小女儿觉得自己年纪小,哥哥应该让着妹妹,也要拿大头,两家人因为这件事暴发过不少冲突。

    “这家老爷子是个老好人,谁也不得罪,邻里和睦,可自从这一双儿女开始献殷勤之后,家里就总是吵吵闹闹的,上个月我们哥俩来这里出警十五次,三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今天还动了手,邻居报了警。我们刚过来,就看见老爷子倒在地上,他们谁也不扶,还在赌气斗嘴呢。”民警看着那两对中年夫妻,甚至怀疑这一儿一女到底是不是老爷子的亲生骨肉。

    “他妈的猪狗不如的畜生。”李文光听不下去了,不怎么爱说话的他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街。

    王鸽也是听的直皱眉头,这一儿一女带着嫂子女婿,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秃头你说什么呢!我们家务事轮的找你说话吗?”旁边老人儿子的老婆凶神恶煞,冲过来指着李文光的脑袋破口大骂,“秃子你老老实实看你的病,治不好,拿你偿命知道吗?”

    “就是,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来插嘴了?话说多了头更秃!”女儿也往前走了几步,咄咄逼人的说道。

    “两位警察同志,你们可都听见了吧?他刚才骂人了,是不是我可以告他辱骂患者家属!”

    王鸽一听又生气又好笑,这两家人刚才还为了争房子争遗产的事儿闹的水火不容,都动了手了,现在倒是同仇敌忾团结一致了。

    话音刚落,两家人又互相给了对方一个白眼。

    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刚才站在门口的警察说道。

    “谁骂人了?谁听见了?我告诉你们,你们自己在家怎么闹都行,这我们管不着,争遗产到法院告去。要是闹出了人命,耽误大夫治疗,你们可都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两对中年夫妻听了警察这话,知道警察肯定不管这事儿了,又都不出声了。

    李文光蹲在地上,气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想还嘴又说不出什么来,只能转过头问沈慧。

    “血压多少?”

    沈慧收起血压仪。“一百一,一百六毫米汞柱。”

    李文广点点头,“大爷,头疼不疼啊?”

    老爷子点了点头,张了张嘴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动动手脚,我看看。”李文广又说道。

    躺在地上的老爷子右手握拳,右腿也动了几下,左半边身子却没有一丁点反应。

    “怀疑高血压引起的轻度急性脑出血,病人意识清醒程度一般,有过呕吐,瞳孔对光反射正常,未出现视觉凝固,语言功能障碍,行动功能障碍。吸氧,心电监护,开放静脉通道,五十克二百五十毫升甘露醇快速静滴,防止大量出血造成的脑疝。”李文广对着王鸽招手。

    “抬上车吧,小心点。待会儿告诉他们准备脑部ct检查。”

    王鸽点头,小心翼翼的与李文广一起将病人抬上了推车。

    病人家属都在现场,看起来是一件好事儿,能省不少麻烦,但根据刚才这兄妹两家人的情况,估计后面还有不少的事儿呢。

    “这是急诊确认单,医生的初步诊断你们刚才已经听到了,现在病人需要入院治疗,你们谁签一下字?”沈慧在记录完医生所报出的信息之后,伸出手把本子聚在了半空中。

    家里的儿媳妇走上前去把本子接了过来,看了两眼,“是不是谁在上面签字,谁就要出治疗费啊?这个礼拜可是我这妹妹家里给老头儿做饭,事儿是在这个时间段里出的,这钱应该妹妹家里给吧!”

    她又将记录本递还给了沈慧。

    站在儿媳妇旁边老人的儿子扯了扯自己老婆的衣袖。“老爷子命要紧,治病就咱们掏钱吧……”

    儿媳妇横了自己老公一眼,“闭嘴!瞎说什么!”

    那儿子瞬间不敢说话,往后退了两步。

    “嫂子,这话你说的可就不对了,我这哥也是老头儿的儿子,老头生了病,这治病的钱可不能让我们家自己出啊!”这时候老爷子女儿的老公发话了,但也不去接沈慧手中的那本记录本。

    沈慧脸都气歪了,想对着这些猪狗不如的儿女破口大骂,可作为一个医疗工作者,她还是忍住了。

    “这个只是个确认单,不是收费凭证。”她收起记录本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们四个别吵了,还嫌病得不够重?你们现在说的话老爷子可都能听见!”李文广怕病人听了这些话情绪过于激动,病情恶化,赶紧和王鸽一起出门,将病人抬上了救护车。

    “耽误不起了,得赶紧去医院。托的时间越长,存在后遗症的可能性就越大。”李文广担心的对两个警察说道。

    警察点头,招呼着两对中年夫妻上车。

    警车除了驾驶座,只有四个座位了,后排坐三个人,副驾驶坐一个人,两家人水火不容,要有一个人单独坐在另一家人的旁边,肯定是不愿意的。

    无论警察怎么劝,这两家人都不肯妥协。

    “当儿子的家里坐救护车,剩下的坐警车。”王鸽大手一挥,可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警察同志,你开警车,另外一个同志就跟我的车吧,我不太放心。”他又转过身跟一个民警说道。

    “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车上有病人家属,不能在前面给你开路了。”警察说完就上了警车。

    王鸽跳进驾驶座,没有警车开道正好,今天是假期,这个时间点儿可不会堵车,救护车本身就有在特殊时期超速闯红灯的权利,闹不好警车还没有自己开的快,那可就挡住了他的路了。

    “雅湘附二编号0110,湘AGZ689,接到湘江北路病人,正在前往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请转达急诊部准备脑部ct检查,等级为最优先,病人怀疑急性脑出血。”

    “收到。”

    王鸽听到了通话器中来自于急救指挥调度中心的回答,赶紧放下手刹挂挡起步,车轮子一转,车辆噌的一声就开了出去。

    “大夫,这……这个病会不会死人啊。”儿子坐在车厢里问道。

    还没等李文广回答,儿媳妇就发话了。“没听见是轻症吗?老头儿命硬呢,死不了。”她又趴下身子,俯在老人耳朵旁边说道。

    “老爷子,你可听见了,车上就你儿子和我在。你那不孝顺的闺女都不肯坐救护车照顾你,这房子留给谁,你可想好啦!”

    沈慧心直口快,再也忍不住了,“家属安静点,闭嘴!还嫌不够乱啊?再刺激了病人,可就危险了!”

    话音刚落,心电监护就想起了急促报警的声音。

    李文广皱着眉头看向显示屏。“室颤了?快准备除颤仪!病人有心脏病史吗?”

    “冠心病,住过院。”儿子也急了,赶紧说道。

    “对,住院还是我们伺候的!”儿媳妇无孔不入,生怕别人觉得她不孝顺。

    “你给我闭嘴吧!”当儿子的对自己的老婆大声喊道,满头的大汉。

    儿媳妇瞪了他一眼,还是没说什么。

    沈慧将除颤仪和病人的胸口上都涂抹了导电糊,把除颤仪递给了李文广。

    “充电一百五十焦耳。”李文广接过除颤仪说道。

    “充电完成!”

    “让开!”

    嘭的一声轻响,电击使得老人的身子颤了一下,心跳监护报警的声音变成了长鸣,显示器上的线条也变成了直线。

    “心跳停了!一毫克肾上腺素心内注射,气管插管,接呼吸机,马上进行心肺复苏!”李文广挽起了袖子。

    “爸!”坐在车厢里的儿子大喊一声,痛哭流涕。

    儿媳妇表情冷漠,不知道是不是在思索人死了以后家产怎么分。

    沈慧将插管器递给李文广,然后配药,进行心内注射。

    李文广在进行气管插管之后,双手交叉按在了病人的胸口,开始心肺复苏。“小王,还要多长时间?”

    “七分钟。”王鸽踩油门挂挡提速,原本在附近没看到死神,他还心存侥幸,可是没想到事情来的居然这么快。

    他抬了一下头,用反光镜看着车厢里的情况,猛地发现关着门的车厢里,从车厢门的地方有一把透明化的雨伞正在慢慢探进来。

    死神追上来了!

    车速已经是七十五公里每小时了,可是还是不够快。

    “死亡,对你来说是一种解脱吧。”死神蹲在病床旁边,雨伞的一部分伸出了车厢外面,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手轻轻的触碰了他的额头。

    “操蛋!”王鸽拍了一下方向盘,嘴里暗骂道。正在开车的他,没有办法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病人身体恶化的太厉害,导致死神的追击的速度太快,根本就甩不掉。

    王鸽甚至不知道死神是什么时候跟在自己后面的。

    在死神碰到老人的那一刻,两个人的能量体都站在了地上,化作透明状态,车辆向前运动,他们被留在了原地。

    后视镜中的老人站在道路上,任由后方的车辆从自己的身体里穿梭而去,只是呆呆的望着救护车远去的方向。

    王鸽驾驶的救护车抵达了雅湘附二医院的急诊部,李文广在车上没有停止过心脏按压,一连进行了两次肾上腺素心内注射,都没有任何作用。

    有医生接替了他的心脏按压动作,他坐在了救护车车厢的地面上,双腿悬空。

    王鸽也下了车,看着李文广,他已经知道,老爷子救不过来了。

    “够呛了,唉。”李文广不知道,如果不是病人家属的语言刺激,病人究竟会不会心脏病突发。

    也许只是脑出血的疼痛所引起的并发症而已吧。

    “我跟你说,如果老爷子真没了,那家产你可不能让你那个妹妹占了便宜!”儿媳妇下了车,跟在正跑向急诊室的老公身后说道。

    儿子突然停下脚步,抡圆了胳膊就给了自己老婆一个大嘴巴,啪的一声脆响引起了整个急诊大厅里面所有人的注意。

    女儿和女婿也紧随其后,也赶到了医院,女儿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有死无生的消息,他们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

    儿媳妇顿时抓狂,对着自己的老公的脸又抓又挠,大喊大叫。

    旁边的两个民警赶紧上前,将两个人分开。

    急诊大厅中一阵喧哗吵闹。

    “这老爷子过的是有多难受啊!”王鸽看着眼前的场景,久久说不出话来。

    李文广跳下车,拍了拍王鸽的肩膀。“干活儿吧,这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事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