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二十章 本不该发生的事情 上
    在打出租车去医院的时候,王鸽百般推阻,还是没让朱乐天给他掏钱。毕竟这里距离医院打车过去也就二三十块钱,王鸽手里还是剩下了一点零花钱的,而且平时基本上花不到什么钱,为了这几十块根本没有必要。

    就算是打车去医院,大概也需要二十分钟到半小时才能抵达医院,这一顿饭吃了不到一个小时,王鸽的时间还是有点紧的,在车上的他愁眉不展。

    平时坐出租他可能还会跟司机师傅闲聊几句,但今天他却捧着自己的手机,低头刷着A岛匿名版,却连一个串都看不进去。

    朱乐天最后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若是出了事儿,秘密都藏在肚子里。

    出什么事儿?是被警察抓到还是死掉?

    把秘密藏在肚子里,是让王鸽守口如瓶,到时候如果有警察询问,就什么都不说吗?

    朱乐天做的事情八成涉及到违法犯罪,要是出了什么事儿,警察一查通话记录就能找到王鸽。到时候如果要求王鸽协助调查,王鸽该不该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

    还是按照朱乐天的请求,把他的秘密都藏在肚子里?这可是作伪证啊!

    王鸽现在很矛盾,一边是善良的坏人的请求,一面是国家法律的要求。虽然向警察说实话无可厚非,可总觉得对不起朱乐天一样。他现在总算知道电视剧里面那些帮着犯罪的亲戚撒谎的家属是什么心态了。

    法理,人情,究竟谁轻谁重?

    王鸽仔细想了一下,事实上朱乐天所告诉过他的事儿,无非就只是收保护费,砍人,收账,收高利贷,不按规矩到医院治疗,还有携带和服用摇头和谐丸。除此之外,王鸽好像就没有听朱乐天说过或者做过其他的事了。

    王鸽断定,这些只是朱乐天“日常工作”的冰山一角,就算是把实情告诉警察,顶多也就多些寻衅滋事,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持有毒和谐品,吸毒,比起朱乐天所做过的其他事情来,这些算得上是很轻的东西了。

    这样一来,王鸽就算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也不会对朱乐天被抓住以后的量刑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而且朱乐天曾跟他一起救过人,这怎么着也算有悔改表现吧。既对警察说了真话,又不会让朱乐天陷入困境,算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法了。

    还有,到医院治疗那一点可能会牵扯到刘崖违规操作,王鸽只打算隐瞒这一点。刘崖肯帮忙已经是仁至义尽,再把人牵扯进去,那也太不好了。

    在进入雅湘附二意医院诊部车队,参加工作之前的学生时期,王鸽的人缘并不能算得上是太好,没有什么交心的朋友。可他也没有关系太差、撕破脸程度的敌人。

    因为他懂得将心比心,不惹是生非给别人添麻烦造成困扰,做事之前,也习惯于这样考虑,尽可能的去想两全齐美的办法。他是一个比较纠结的人。

    然而,这种事情做的越多,王鸽就越发现,世界上能够做到两全其美的事情真是少之又少。

    就拿他的本职工作,开救护车来说。开的慢了,病人诊断治疗时间不够,要死在路上;开的太快,又会对道路上的其他社会车辆造成危险,本身救护车的危险也是存在的。

    病人死了要挨骂,路上开太快出了事儿更是要背锅,简直里外不是人,这活儿不好干。

    王鸽就必须在这两者之间找一个平衡点,幸运的是,他现在还没遇到什么太大的事情。

    接近夜里十二点的急诊室大门口显得有些冷清,只有拿着检查单据和护士还有拿着拖把的护工保洁员匆匆走过,大厅中的长椅上零散的坐着一些病人家属,身形颓废,神情慌张,表情呆滞,似乎在等待着来自于急诊室中大夫的判决书。

    而长椅的尽头,则是坐着一个打着伞的男人。毫无以为,并没有人因为这个人在室内撑伞而觉得他神智不正常,因为其他人都看不到他。

    毫无疑问,这是个死神。死神翻看着生死簿,静静地坐在那里,是不是抬头看向悬挂在急诊大厅里的时钟。

    又是一个阳寿已尽的人,救不过来了。

    王鸽打卡上班,换好了制服,佩戴好了对讲机,交班同事把车钥匙交给了王鸽。

    “油量不多,今晚够了,早晨记得加油啊!”交班同事很高兴,虽然王鸽到的总不是太早,但从来没有迟到过。只要王鸽一来,马上就会跟他要钥匙。这意味着如果这个同事临下班的时候有出车任务,那肯定是王鸽去了,基本上自从交接人变成了王鸽,他就没怎么加过班。

    王鸽点头答应,屋子里所最熟悉的几个同事,只有徐林还留在车队里,其他的人都出车去了,还没回来,王鸽好些日子没跟他们好好聊天说话,最近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刚开始以为夜班比较闲其实是个错觉。

    时间还没到十二点,上夜班的几个人就都陆陆续续的来到了车队办公室打卡上班,在交接班的时候提前到达,这样就不会造成交接迟缓。而且其实王鸽注意到,每次交接班的时间点,都是事情比较多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呢,屋子里所有人的耳机就同时响起了声音。

    “接市公安局及市医疗急救指挥调度中心通知,黄兴路长郡中学男生宿舍E栋发生故意伤害事件,请求三辆救护车马上出车抵达现场急诊待命!”

    “卧槽?”徐林吓了一跳,赶紧从床上蹦下地,收起了正在看直播的手机,“还他娘的是个大事儿啊!”

    孙成德也收起了笑脸,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居然需要三辆救护车出车。他十分罕见的皱起了眉头,按住别在领子处的麦克风。“车队收到,马上出车!”

    “这事儿耽误不得,你们中班的都快下班了,就别去了。我带队,王鸽,何盛,咱们三个走一趟!”

    王鸽与何盛点头,二人拎着钥匙和水杯就往外走。王鸽心里也清楚,现在是凌晨接近十二点,一个高中里面需要三辆救护车出车,而且通知是来自于市公安局,已经定性为故意伤害事件,这说明公安局的人到的比他们更早,但是事情还没完,否则救护车直接过去拉人,就不需要待命了。

    长郡中学在湘沙市历史悠久,是湘沙市四大高中名校之一,早在清朝年间就已经设立,距今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现在光是学生就有三千四百多人,人才辈出。尽管如此,有一些学生是凭实力考进去的,另外一些则是家长花了大价钱进去的。

    王鸽学习平平,当年没考进去这所学校,家里有没有钱,自然也就去不成了。虽然有些家长想要给孩子谋求更好的教育条件,这本身没错,可是本着宁当鸡头不当凤尾的原则,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在好学校里并不见得能受到好的教育,也没有一个良好的心理状态。

    可无论如何,在长郡中学里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是比较罕见的。那边是全日制封闭式学校,除了一部分距离较近的学生们选择下课回家吃住之外,其他学生还是以住校为主,校规校训严格,安保管理也比较好,平时连打架闹事的传闻都很少见,这次居然一下子来了个故意伤害事件,而且是在凌晨十二点钟,居然需要三辆救护车。

    王鸽有点想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把大夫送到现场,毕竟人命关天。

    孙成德接铁大致的车,可铁大致出车未归,他只能去了一辆备用车辆的钥匙,三辆车排成一条直线,都来到了急诊部大门口。

    急诊部大门口那边儿早就已经有六个人在那里等待了,出诊的大夫分别是宋平安、刘崖和金晶。

    事实上,像这种群体事件,虽然救护车去的多,但不一定每一辆救护车上都必须有一个大夫。如果事情不太严重,那么去三辆救护车,一个或者两个大夫也是可以的,毕竟现场还会有护士和司机帮忙,救得过来。

    可现在看来,应该是指挥调度中心的要求,让每一辆救护车上必须都配备一个大夫,现场状况可想而知,病人应该是受了比较严重的伤的。

    原本金晶还想要上王鸽的这辆车,跟王鸽一起走,自认为两个人脾气比价对味,可刘崖在现场,肯定是当仁不让,连商量都没有,直接带着沈慧上了车。

    金晶一脸不解的看向宋平安,宋平安笑了笑。“你就别拆散咱们急诊铁三角了。”

    金晶满脸无奈,往嘴里塞了一根棒棒糖,上了孙成德的车。

    孙成德的救护车在最前面,王鸽排在中间,而何盛的车辆则是在最后,三辆车仍旧依次出了医院大门口,只有孙成德的车鸣响了警笛,其他的车辆都只打开了警灯,向着市中心黄兴路的方向飞驰而去。

    雅湘附二医院的位置并不是很偏,尽管已经到了夜里十二点,还是有很多社会车辆从这里经过,车上的司机和乘客们看到这个场景,心里马上明白过来,怕是什么地方出了大事儿,又要上新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