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透明人群
    像白大姐这样的人,就是普通意义上的护工。医院里面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数量甚至比护士还要多一些。

    他们的工作性质听起来比较简单——遵从一切医生、护士的吩咐,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清理一切需要清理的地方,照顾一切需要照顾的病人。

    但是在实际之中,他们的工作往往纷繁复杂,医院会给他们定岗定责,但是时不时也需要顶替他人的岗位。这份工作劳累,而且薪水低,而他们往往也具备一定的医疗知识。

    他们的工作内容包括:清理医院的卫生,打扫使用过的急诊室和手术室,在护士的协助下进行消毒,帮忙协助运送病人,协助护士运送病人进行检查,帮忙联系家属,在没有家属的情况下照顾病人。

    这都是一些看似毫无技术含量的工作,而他们干起来却津津有味。

    这群人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身份卑微、工作没有技术含量而感到自卑。因为他们在医院之中,必不可少。

    但是,平常人只看得到医生和护士。当护工们在走廊之中一遍又一遍的拖地的时候,他们会自觉地给护工们让路,会躲着拖把走路,但是压根不把那些护工们看在眼里。

    跟救护车司机一样,护工在整个医疗系统中也是一种透明的存在。

    他们可以在医院的任何地方被发现,他们也可以被任何人忽略和遗忘。

    王鸽看着自己的这辆湘AGZ689救护车的车厢,推车病床上的绿色一次性床单已经被血迹染成了黒色,同样沾满了血迹的止血绷带散落在地上,浸在了小血泊里。心电监护设备的错综复杂的堆在仪器上,几乎所有柜子门都是被打开的。

    就像白大姐说的那样,这一片狼藉的救护车后车厢真的好像是刚刚发生了什么凶杀案的现场一样。

    王鸽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车上是个小孩,也就四五岁的样子,送来的时候已经快不行了,大夫和护士没注意现场。”

    他知道,这样的车厢无疑是增加了护工们的工作量,加大了他们的工作强度。车厢其实是很难清理的,又要爬上爬下,人在里面站不直身子,比平时在地面上打扫卫生还要更累一些。

    白大姐则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哎,是那个两条腿全是血的小孩吗?”白大姐身手敏捷,一下子就跳上了救护车,听到王鸽说话之后转头问道。

    “就是那个孩子,心跳呼吸都没了,估计……”王鸽摇了摇头。

    白大姐也是叹了口气,唏嘘不已,刚才那孩子的推车还是他帮忙推了一下的呢。

    白大姐今年四十多岁了,家里条件还算可以,孩子已经上初中,但也是从那么小长起来了。如今看到那小孩下半身血肉模糊,生命危在旦夕,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

    当然了,这种场面,她和医生护士都一样没少见,感叹唏嘘也就这么几分钟而已。

    医疗工作者就是这样,能够在下一个时间段工作到来之前,把上一段经历给忘得干干净净。他们必须学会自我调节和遗忘,否则会活的痛苦不堪。

    白大姐开始了自己的工作,王鸽在一旁也没闲着,收拾完了自己的驾驶座,就又帮白大姐开始收拾车厢。

    “小王,你在这又是干什么啊,不赶紧回去歇着,在这吓唬我。”白大姐问道。

    “你看我这一身。”王鸽指了指自己的身上。“搬伤员的时候碰到了血,手上衣服上全都是,还沾到了驾驶座里,刚刚才打扫完,要是被孙队给看见了,免不了一顿骂了。”

    “你们孙队啊,笑面虎。看起来严厉,其实都是对你们好。再说了,你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他什么时候骂过你啊。”白大姐挥了挥手,“得,你可别在这添乱了。这里有我一人就行。干这活是有顺序的,待会儿还得消毒,我自己来吧。”

    王鸽愣了一下,把医疗垃圾收拾好,放在了白大姐那手推车的垃圾桶里。的确,人家护工收拾车厢,那都是从头到尾按照顺序来的。先清理卫生,再整理设备补充药品,最后消毒什么的。自己在这里除了添乱,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我就先回去了。姐你慢慢干啊,不着急,还没任务呢。”王鸽挠了挠头,跟白大姐打了声招呼,拎着自己的水桶回到了办公室,把身上的衣服给换了下来。

    这两套衣服是昨天回了家刚洗的,没想到今天就又给弄脏了。王鸽可算知道为啥那些老司机身上深绿色的制服洗的都有些发白了。

    几乎是一天洗一回,也好在家里的洗衣机有甩干功能,否则王鸽非要去多领几套衣服不可。

    “那孩子没了。看来又是个新闻。”孙成德看到王鸽回来,觉得他精神状态不太对劲,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我眼睁睁看着那辆车在空中转了十几圈。开的到底是有多快啊,还开着远光灯。”王鸽叹了口气,拿出了出车记录本,开始填写记录。“像这样的情况,我是应该写一次出车呢,还是两次呢?”

    “写一次吧,毕竟原本的正主儿我们没接手过。”孙成德回答道。

    “怎么样,觉得不太舒服?”

    王鸽只能点头,交通事故的现场他也出过不少,有轻微的,也有惨的。虽然真正十分惨烈的情况他还没亲眼见到过,但是今天晚上看到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多到他想吐。

    “我没事儿,习惯了就好了。”说话之间,王鸽已经完成了记录填写。

    手上的厚厚的记录本已经写了一大半,有他写的,也有其他班次的同事填写的。

    记录本上只体现出车地点、时间和跟车人,以及出车距离,病人的情况是不会在上面体现的。然而,几乎每一页记录上都会有一条人命,简短的几句话,上面的人就可能是生,也可能是死。

    对于这些救护车司机而言,每一条生命似乎都只是一张纸而已。但是这些记录所带给他们的震撼远远要比纸上的文字多的多。

    “车队请注意,咸嘉湖西湖公园社区中有一老人突发心绞痛,需要一辆救护车出车!”王鸽刚掏出手机打算打发一会儿时间,耳机里便传来了护士站的声音。

    车队里的人都看向了王鸽,等待着他选择出车或者不出车。

    王鸽很想出车,可是就在刚才,白大姐还在整理着救护车车厢里的卫生情况,现在才过去了十分钟不到,估计还没整理完。

    “你们去吧,我的车辆状态还没恢复。”王鸽摇了摇头。

    “得,都写着吧,我活动活动。”孙成德捏着别在衣领上的麦克风,回答道。“这里是车队,孙成德收到,马上出车。”

    “累了就歇会儿,要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去找兔子,医院里面也是有心理顾问的。人别垮了。”孙成德揣着车钥匙,拎起了自己的大茶杯,临走之前还拍了拍王鸽的肩膀。

    医院里是有对内的心理咨询室的,毕竟面临各种生离死别,抢救不过来,病人和家属的威胁等情况,都会对医疗工作者们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这些心理压力必须及时通过某些手段进行疏导和排解,否则一定会产生精神疾病。

    说句实话,急诊的这些人都不是没心没肺的,多多少少都会存在失眠、神经衰弱、轻度抑郁等情况,因为每个人都是普通人,而普通人的精神承受能力都是有限的,人的压力积蓄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平时的压力攒下来就像是一颗颗定时炸弹。

    当然,医院绝对不会允许这些定时炸弹在对病人进行急救的时候炸响,心理疾病会对医疗工作者们在工作之中的判断造成影响,也会对病人的治疗造成影响。

    王鸽甚至怀疑自己真的需要去看心理医生了。但是他觉得就算去了也没什么用,看心理医生的一个必要的点,就是必须对医生坦诚相待。

    精神科的心理医生会对所有病人和咨询人员的隐私进行保密,但是哪怕是保密,王鸽也不可能把自己身上的事情告诉他们。

    他仍旧看着手机,刷着深夜之中的A岛匿名版,渐渐放松了下来。足足半个小时,王鸽都没有再收到任何出车指示。突然,手机嗡的一声震动了一下,是一条微信消息。

    “他刚刚联系我了,打算明天白天动手。你要做好准备。具体的情况还不知道,到时候他会联系我。请你放心,哪怕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和兰欣有一丁点伤害。事情由我而起,我也应该去结束它。”

    这条微信消息,来自于沈慧。

    消息中的他,指的就是马天明。

    王鸽愣了一下,马天明等不及了!

    他心乱如麻,没想到事情来的这么快。只是,明天白天动手,马天明要在白天去住院部挟持兰欣,然后逼迫自己联系死神复活他的父亲?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白天医院安保力量充足,而且在白天兰欣肯定是有人陪床的,就算不是兰欣的父母,那也肯定是护工。

    护工不可能让一个从来没见过的陌生男人去随便接触到一个植物人状态的病人。

    “有事情,我们一起承担。”王鸽按下键盘,回复了一句。

    王鸽猜不到马天明如何动手,只好走出办公室,拿出了手机,掏出胸口的镇魂牌,在手机的屏幕上敲了三下。

    “看来你已经什么都知道了。沈慧还是选择了相信你,她是个好姑娘。”虚紫的声音幽幽的从王鸽背后响起。

    王鸽已经不会再被神出鬼没的虚紫给吓到了,他早已经习惯。

    “说是明天动手,我该怎么办?”王鸽转过身,看着虚紫。

    虚紫今天穿的很艳丽,蓝色短身夹克,蓝色短裙,黑色裤袜,深蓝色的高跟鞋,腿又细又长,身材完美匀称,一身蓝色与她紫色的头发十分相配,不知道她这么穿是不是为了在其他地方更容易接近濒死之人。

    那是他的工作,王鸽不会多问。甚至,王鸽现在不会对她的衣着进行任何评判,也没心思去欣赏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虚紫看着王鸽,对于他那种对自己漠不关心的态度似乎有点不太舒服。“你满脑子就是你那个小女朋友,姑奶奶费这么多心思帮你,今天打扮的这么好看,连一句赞赏的话都没有,你还真是个纯爷们呢。”

    女人总是希望听到男人的赞赏,女死神也不例外。当然虚紫并非是想要去干什么勾引王鸽的事情,只是对王鸽有点不太满意,拐弯抹角的骂王鸽是个直男。

    “别说没用的,我现在着急得很呢,你还有心思逗我玩?”王鸽白了她一眼。

    “什么都别做。”虚紫终于回答道。

    “那是什么意思?”王鸽盯着虚紫的眼睛问道。

    “就是字面意思,什么都别做。沈慧告诉你,她会承担一切。那你就让她承担一切吧。在必要的时刻,我会保证兰欣的安全,毕竟那是我们赌约的根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破坏我的游戏的。”虚紫笑了笑,“小伙子,放心,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王鸽咽了口唾沫,他觉得自己当初参与赌局,就是上了一个大当。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必须选择相信虚紫。

    “镇魂牌上的数字,越来越难搞了吧。”虚紫说道,“好久没有动过了,一直是一百三十一。”虚紫向前走了几步,从王鸽的胸口处拎着赌约绳,把镇魂牌给拎了出来。

    “最近……死的人有点多。不得不说,自从上次的地府通知下发之后,你们死神的效率可真是提高了不少呢。”王鸽冷冷的说道。“你应该会赢。”

    “你还有两年多的时间,怎么就能判断我能赢?”虚紫脸上微笑的表情仍旧没有改变,这个笑容曾不止一次的让王鸽觉得像极了孙成德的笑。

    “这件事情完成之后,我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好消息也说不定呢。”虚紫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