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假车 下
    王鸽驾驶的救护车在这群黑车司机的注视下缓缓驶入了医院大门,胸口郁闷难当。门卫似乎早已经得到了通知,在核实了车牌之后,将王鸽的救护车引导至急诊部门外。

    王鸽把车辆调了个头,倒车入位,车屁股冲着急诊部的门口,方便病人上车。

    下车之后,他抬头望着急诊和门诊大楼的后方。武警医院的确正在施工,后面盖的两栋楼应该是新的住院大楼,距离停车场的位置比较近,后面那两栋正拔地而起的楼足足有十几层,从上面掉下来的锐利物品很有可能穿过防护网,砸在车上,眼下停车场已经拉上了黄色的警戒带,禁止车辆和行人进入。

    他并没有看到这家医院救护车的影子,看来是去维修去了。

    “司机师傅,稍微等一下,病人可以随时出发,情况比较紧急,越早越好,我去找大夫。”

    急诊部分诊台的一个小护士看着救护车上雅湘附二医院的字样,又看了一眼车牌号,喊了王鸽一声。

    王鸽回过头来,微笑着点点头,小护士便愣了一下,没想到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司机居然这么年轻。

    王鸽在门口等了五分钟,只见从急诊观察室之中出来一个大夫,后面还跟着一个护士和一个护工,都在推着一个推车病床。推车上竖着的杆子上大大小下挂着不少输液袋。

    病人的咽喉部被切开,似乎是做了气管切开术,护士还在按压着便携式呼吸机的气囊。

    等到病人推近救护车,王鸽这才发现这病人的整个脸部已经完全肿胀了起来,脸色红的发紫,面部皮肤都快被撑破了,嘴都合不上了,眼睛被肿胀的组织挤的就剩下了一条缝,看着手脚都能活动,人肯定还是有点意识的,但是眼睛睁不开,嘴也无法说话了。

    推车的后面还跟着两个病人家属。

    王鸽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病人,这是什么病?

    领头的大夫看了一眼王鸽的工作证,张口打着招呼。“小王师傅你好,我姓钱。麻烦你跑一趟了。”

    王鸽与他握了握手,“兄弟单位,应该的。病人什么情况?”

    钱大夫看了一眼病人的两个家属,似乎没有注意到这里,便小声说道。“要是知道什么情况,就不用送到你们那边儿去了。病人鼻子旁边长了个疖子,用手去挤。好家伙,整个面部皮下多间隙感染,没有一块儿好地方,连呼吸道都肿胀了,怕窒息,做了气管切开。刚来的时候我也给吓坏了,做了菌落培养,这才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病人还有糖尿病,三天没吃东西,血糖还居高不下,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了,可是我们这边水平不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病例,怕耽误病情,尽早转去雅湘附二让那边的大夫会诊比较好。”

    很多人在脸上长了痘痘之后,觉得痛痒难忍,又不好看,为了让痘痘尽快消失,基本上会用手去挤掉。

    可是脸上的痘痘有很多种,有的是正常的青春痘,有的则是疖子。粉刺,叫好听点是青春痘,不好听点就是痤疮,一般都是在激素、皮脂过多或者细菌过度繁殖引发皮炎的时候会出现,保持脸部干净,或者涂抹一些抑菌的药膏自然就会痊愈,基本上没什么后遗症。

    而疖子的症状比青春痘更加严重一些,红肿更大,愈合期更长,脓水也更多,呈现锥形,多发于金黄葡萄球菌引发的毛囊炎,这一点上与青春痘是有所不同的。

    同样,如果不去理会,仅靠保持卫生和涂抹抑菌药膏,加之口服抗生素,几天之内就可以痊愈。

    虽然长了痘痘不好看,遭点罪,可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要命的,就在一个动作上——挤痘痘。

    很少有人知道,人的面部有个危险三角区,这个三角区的三个点分别位于眉心中央,和左右嘴角处,在这个区域内痘痘是绝对不能挤的。

    人体口腔颌面部的血管十分丰富,深浅静脉网十分吻合,但是没有静脉瓣,也就意味着无法组织血液回流。

    一旦在危险三角区长了例如疖子之类的痘痘,任何的抓挠、挤压、挑破和意外损伤,都有可能造成原感染区的血液和病原体迅速扩散至整个面部,有可能造成整个面部皮下组织和血管感染,重则危及生命。

    王鸽不知道这些,但是根据钱大夫的说法,这病人挤了个痘痘差点一命呜呼,这种说法可一点都不过分。

    王鸽也将救护车上的推车抬了下来,众人合力将病人移了床,又抬上了车。

    病人的女儿跟随着大夫和护士上了车,儿子则是收拾着住院用的东西,准备自己开车跟在救护车的后面。

    时间还没到一点半,钱大夫上了车就关闭了车门。

    “王师傅,咱走吧。”钱大夫也是武警医院急诊部的主力干将了,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七八年,三十好几,头顶跟所有的急诊男大夫都一样,有那么点秃的意思。这病人在医院里什么抗生素都用过了,虽然是根据症状来治疗,但是症状一点都都没缓解,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钱大夫心里也着急,虽然预定的时间是一点半车辆抵达,一点四十出发,可是他们早就完成了对病人转院的准备,既然救护车已经来了,那出发的时间自然是越早越好。

    王鸽点头,车辆起步驶出了医院大门,想要拐过弯就来一阵狂飙,现在是午休时间,就连出租车司机都会选择找个停车场眯一会儿,道路上自然是没有什么车的。

    他抓起了通话器,一边打着右转方向盘驶入主路,便看到左边一辆车正在向自己的车头部位撞过来,他赶紧猛的一脚刹车,但是考虑到车里有病人,没敢把车给刹死,第二脚点刹才把车给停了下来,发动机居然都熄火了。

    车里的人都感觉到一阵晃动,好在都帮了安全带,病人的推车病床也固定在了车厢里,没出什么大事儿。就连跟在救护车后面开着私家车的病人的儿子,也差点追尾,想要按两下喇叭,就想起这里是医院,不能随便鸣笛,回过神来才发现前面救护车已经停了几分钟了,便把脑袋探出车窗,没想到前面的救护车司机居然下车了。

    一开始,王鸽沉住了气,看着挡在自己左前方的山寨救护车,再次打着了发动机,打着方向想要绕过去,可是他与那山寨救护车的驾驶员距离很近,那驾驶员似乎是想要等到王鸽一起步,就挡住他的路,再不行就撞上去!

    反正撞上去,这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就走不了了,病人又着急,家属就只能坐他们黑救护车。

    但是这么僵着,王鸽的车仍旧走不了,家属的心情比较急,最后只能选择花大价钱让病人坐黑车了。

    对面的人今天摆明了就是一个意思:要么把病人给我,上我们的车,要么你就别想走!

    王鸽瞬间明白过来,这群人是他娘的一伙的。

    要是这些救护车比较正规,能保证病人的生命安全,驾驶员素养足够,收费也就算了,毕竟市医疗急救指挥调度中心在各个医院急救中心的救护车出车,那也是要算费用的。

    王鸽干这样并不是拿提成的,个把病人让给别人也就让了。

    可是要知道大医院正规的救护车大多数都是采购的专门的救护车车型,只有一些特殊车辆使用的是改装车。

    那些黑救护车就更不用提了,一水儿全都是面包车或者mpV进行改装的,有没有消毒,环境是否干净卫生,随车人员是否有医疗资格和素养,车上设备药品是否齐全,这些全都不知道。

    不过王鸽用膝盖想也能想的出来,肯定是没有的。不然人家赚什么啊?

    况且,救护车司机的驾照最起码是B级以上,而这些黑车司机的c驾照,也就是小车驾照,照样能开面包车,遇到紧急情况,毫无责任心,没有医疗素质。

    王鸽今天是绝对不可能把病人给交出去的。自己的这辆车安全可靠,有医生有护士。

    况且,凭什么要让病人和家属去花大价钱坐毫无安全可言的黑车?

    见情况危急,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王鸽便熄了火,推门下车,用力的锤着那黑救护车的车窗玻璃。

    那驾驶员将玻璃摇了下来,鼻孔朝天,看着王鸽。

    王鸽这人性格平和,不易跟人起争执,在雅湘附二医院,尤其是在急诊部和车队,那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可遇见这种事儿,真是气的想要打人了。

    这可是南湖省省会城市湘沙市,连湘沙市都这么乌烟瘴气,其他地级市和县级市还不翻了天了?还有没有王法了?有没有法律了?这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了?

    “兄弟,怎么个意思?想闹事儿啊?”王鸽知道这不是怂的时候,不能害怕,壮着胆子冷冷的说道。

    “我车就停在这,你绕过去不就得了。要是不敢走,就把病人留下,待会儿病人家属出来了,也好跟我们商量价钱。”那驾驶员三十多岁,一点儿都不怕王鸽,大有赖着不走的意思。

    其他黑车上的驾驶员也纷纷凑过来,不怀好意的看着王鸽。

    医院的门卫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看对面人多势众,不能让兄弟单位的司机师傅吃亏啊,赶紧叫着值班的保安一起过来。

    “这个病人情况比较危险,很紧急,兄弟们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都有钱赚,这事儿闹出人命来,对谁都不好,各让一步吧,”那门卫似乎跟这群人经常打交道,也曾驱赶过很多次,把民警叫来了都没用。抓不到证据,法律又有漏洞,这群黑车和病人家属之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最多交警部门来给个违停罚单,根本没没有任何办法。

    门卫掏出一包好烟,给这些司机们发着烟。

    但是那些司机并没有接。

    病人家属已经下了车,病人的儿子和女儿正救护车旁边,商量着什么。车上的钱大夫和护士也有些着急了。眼看着时间已经接近疑点四十分,多拖一会儿,病人就更危险一分。

    更要命的是,那两个病人的家属商量着居然想妥协,毕竟病人是最重要的,多花点钱无所谓,路上危险点也无所谓,只要人能到医院就行。

    王鸽趁着门卫和那群黑车司机交涉的时候,回到了车上拿起手机报警。

    警察在五分钟内就赶到了,一看现场的情况就大概知道是什么事儿。他们赶紧劝阻着病人家属,让家属先回王鸽的救护车上。

    随后一个警察在跟那群黑车司机说话,另一个人则敲了敲王鸽的车玻璃,王鸽马上把玻璃降了下来。

    “病人现在怎么样?”警察问道。

    王鸽还没开口,车厢后面的钱大夫就坐不住了,从副驾驶那边儿的玻璃窗户隔断探出脑袋来。

    “警察同志,病人现在情况十分紧急,急需转院会诊治疗,生命体征很不稳定,还处于危险期,随时有可能出事儿!可不能再耽误了!”

    警察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违章停车也只能交警处罚。我们只能调解。人家又没做什么事儿,说白了也就是个民事纠纷,不可能把人都带回局子里去啊。”

    警察沉默了几秒钟,看了看王鸽的车与那辆堵路的救护车的距离,又问道。“司机师傅,这距离如果不变,你能够马上把车开进主路吗?”

    王鸽点了点头,“只需要三秒钟。”以他的技术,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打火挂挡和加速,并且从这个空子之中钻过去。只是那辆挡住道路的黑救护车没有熄火,自己如果妄动,生怕那黑救护车驾驶员恼羞成怒,不由分说撞上来,车坏了是小事儿,病人出点问题那事儿可就大了。

    就算撞了也只是交通事故,但病人不坐黑车肯定就走不了了!

    “待会儿见机行事!”警察冲着王鸽使了个眼色,然后走到那堵着路的救护车旁边。

    旁边的黑车驾驶员们都已经被驱散,只剩下那辆堵路的车上的驾驶员还坐在那里。

    “兄弟,差不多得了,大家都不容易。你们也算同行。”警察黑着脸说道,心想着找到实锤一定整死你们。这些车在交通部门,肯定都是非法改装,没有一辆是合格的,更没有一辆是有商业运营资格的。

    “要不你找交警来吧,开罚单扣车我认了。”那司机根本就不怎么搭理警察。

    交警可不是警察,不是大事故一般不会那么快来到现场,等那么长时间,指不定病人发生什么危险呢。而黑车司机也正是抓住了这点,有恃无恐。

    警察摇了摇头,趁着那司机不注意,从降下的车窗把胳膊伸了进去,拧了一把车钥匙,那辆黑救护车顿时熄了火。那司机反映了过来,可无奈汽车已经熄火,为了不让警察把要是夺走,两个人开始撕扯起来,都在争抢着插在钥匙孔里的车钥匙。

    王鸽一看对面驾驶座之中起了变故,车辆熄火,这可是个好机会。想不到警察居然也会玩夺钥匙这一手,赶紧打着了发动机,手刹放下离合一踩,挂上一档。

    脚下轻轻一抬,车辆离合器处于了半联动状态,车轮子开始转动,他马上松开了离合踏板,右脚一脚油门轰了下去,三秒钟之内将车速提升到三十公里每小时,车辆拐着弯从缝隙之中钻了出去,急转弯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了滋滋的刺耳的声音。

    王鸽看着后面没有人追上来,可算咽了口唾沫,有惊无险,再一看时间,刚好一点四十二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