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零六章 冬日已深
    一连过了好几天,王鸽才想起几天前的某个下午,他曾在开救护车的路上看到过一个类似于沈慧的身影。

    就连当时的那个地点王鸽也是回忆了很长时间才想起来。

    王鸽每天上班的时候,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虽然每天包含吃饭在内工作时间一共才只有八个小时,还不用加班,听起来好像是不错,但事实上还是很累的,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

    长期以往,掉的不只是头发,还有记忆力。

    也不知道王鸽真的是开始变老了,还是这份工作的压力的确不小,他居然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力下降了,有很多事情明明提醒了自己好几次一定要记住,但还是记不住。

    例如这件事。

    早晨下了公交车,王鸽刚打完卡换完衣服,就直接给陶米打过去了电话。

    但是电话并没有接通,在短暂的等待音之后,直接被陶米给挂断了。

    虽然陶米继承的是家族企业,看起来也是个甩手掌柜,天天无所事事,但是企业还是要赚钱的,人员还是要管理的,工作也还是要做的,老板并不比员工轻松多少。

    员工丢了工作,卷铺盖走人,再找一家,反正饿不死。老板丢了工作,那可是要跳楼的。

    人家陶米工作的时候开个会,不方便接电话,那也是正常的。

    这反倒方便了王鸽,打电话什么的对于他来说,还不如用文字沟通的比较清楚一些,九零后的信息一代永远有这些乱七八糟的臭毛病。他打开了微信,直接把自己之前开车看到的那一幕告诉了陶米,并且将地点也发了过去。

    哪怕之前在沈慧的身上发生了许许多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但这并不影响到沈慧是个好护士,好朋友。而她与陶米之间的故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这对陶米实在是太不公平。

    王鸽尊重沈慧的选择,但是陶米肯定是不会同意的。陶米不知道沈慧的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但是这件事说到底,也就只是沈慧交了一个前男友而且上过床而已。

    这在现在这个时代,实在是太过普通了,根本算不得什么,陶米看起来也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男人可以有上过床的前女友,女人就不能有上过床的前男友吗?

    这种所谓的处和谐女观念在开放的中国早已经不复存在了,陶米曾经也有过所谓的前女友,而且数不清。

    让王鸽感到意外的是,陶米虽然没有接电话,但是微信消息回的却特别快,而且十分简短。

    “谢了兄弟,我一定找到她!”

    王鸽笑了笑,这陶米还真是挺痴情的,对他来说也许还是一件好事。他没再去回复陶米的消息。

    南方的冬天已经深入每个人的骨髓,办公室里没有集体供暖,更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小小的电暖器,上面放满了一些湿湿的衣服。

    有很多救护车司机都是住在医院提供的宿舍的,冬天湘沙市湿冷,衣服很不容易晾干,还容易发霉,就只能用这种办法了。也有司机在上夜班的时候淋了雨,衣服基本上都是湿的,也会搭在这里烘干。

    徐林还在上面热着两个包子。今天这小黑胖子来的出奇的早,一来就有了出车任务,早饭买了两个包子都还没吃,直接丢在上面就出门了。

    微小的电暖器无法为整个屋子提供足够的热量,铁大致倒不怕冷,但是孙成德就被冻得瑟瑟发抖,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双手却一直捧着装满了热水的杯子。

    侯长河更是夸张,直接在工作服的外面捂上了军大衣,可是在湿冷的条件下作用不大。谢光也在光头上面捂上了毛线帽子用来御寒。

    王鸽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湘沙人,由于大学四年都在北方读书,回来过冬也还是有点不习惯的,他果断接了一大杯热水,然后躲到急诊大厅里面去了。至少那里还有中央恒温空调,不至于太冷。

    在之前,王鸽从来都没有意识到严冬对于救护车司机来说是一个这么大的挑战。

    由于工作需要,他们可能长时间暴露在寒冷的环境之中,由于血液循环不畅,大脑的反应速度和身体关节的行动速度都大打折扣,如果气温较低,结冰还会对轮胎和制动系统造成影响,寒冷也会加剧疲劳的感觉,开车的时候更加容易犯困。

    当然,急诊的医生们也一样,他们所拥有的优待,就只是还在急诊大厅或者医生办公室的时候有热风空调而已,跟车出诊之后,该挨冻还是要挨冻。

    冬天的工作量其实是要比夏天更多的,老年人心脑血管疾病多发,而且发病即是重症,情况比较危险,由于雨雪天气路面湿滑,甚至有可能结冰,交通事故而造成的人员伤亡,出急诊的情况也大大增加。

    还有一些其他的情况,例如寒潮所带来的冻伤、摔伤,更是数不胜数。

    王鸽就坐在急诊大厅分诊台的旁边,为了不妨碍分诊台的护士们工作,他单独搬来了一张小板凳坐在那里。

    虽然两个年轻的女护士就坐在身旁,王鸽却还是保持了他一如既往的怂的作风,不敢跟她们搭话,只能掏出手机打开了A岛匿名版,刷着上面的帖子。

    “出来避难啊。”刘崖的声音在王鸽的身后响了起来,看起来他今天早晨也没什么事儿,不算太忙。

    “车队办公室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天知道他们这几年怎么过来的。”王鸽耸了耸肩,“我得跟孙成德商量商量,让他去找余主任或者李院长要台空调,人都冻死了,谁开车啊。”

    “今年的湘沙,特别的冷。”刘崖看了看急诊大厅玻璃大门外面阴沉的天气,看起来今天这太阳算是出不来了,天气预报显示今天还是有雨夹雪呢。

    “高玉婷那肚子,怎么个事儿。你真给人搞大了啊?”王鸽抬头问道。

    刘崖一听王鸽提起这事儿,脸色一红,“我都是采取了措施的!但是没想到子孙们劲头太过于强势,可能是憋了二十多年的祖传dNA,有点刹不住车啊。你看,这事儿不能怪我,安全套的避孕机率也还差零点几个百分点才到百分之百呢……”

    “先别忙着推脱责任啊!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王鸽被刘崖给逗笑了,赶紧摆摆手。“上次还说你没见过人家父母呢。”

    “打胎伤身,我肯定是不同意的。玉婷的意思也是把孩子生下来。前天晚上我提着一堆东西去了她父母那边儿……刚把这事儿一说,玉婷父亲那脸色顿时就变了,恨不得活吃了我……那体验,啧啧啧。”刘崖抬起头闭上了眼睛,似乎那天晚上尴尬和刺激的场景再一次在眼前浮现。

    “一听说我是雅湘附二医院的大夫,还是在急诊,她母亲那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口口声声说要给我投资,让我自己去开个诊所。说什么急诊大夫不安全啊,容易被病人捅刀子啊,传染病多啊,容易猝死啊什么的……关键问题在于,工资还低!”

    “不吃了你才怪呢。还没结婚就怀孕了。”王鸽白了他一眼。

    高玉婷家人对于刘崖的担心其实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生米煮成熟饭了,他家里再不愿意也不行啊。昨晚我们两家人一起吃了顿饭,商量了一下结婚的事儿,算是定亲了。过几天去领证,然后挑个好日子,趁着玉婷肚子还没大起来,赶紧把婚礼给办了。”刘崖炫耀似的看着王鸽。

    王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哥们居然想要给自己秀什么美好的婚姻生活了。“你别高兴的太早,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没听说过啊?再说了,等到孩子出来,保准你白天男子汉,晚上汉子难!绝对吵得你睡不醒起不来。”

    “那都是以后的事儿了!”刘崖甩了甩手,“先不考虑这个!到时候哥们我给你发请帖,礼金可以不到,人必须要到!婚礼缺了你可不行,弄不好你还得去给我当伴郎呢!”

    “没问题!就算是请假我也得去给你凑凑热闹。再说了,我和沈慧也还算你半个媒人呢,按照规矩,你得给我送个猪头!”王鸽打着哈哈笑道。

    提起沈慧的时候,两个人的表情都变了一下。

    “还是没消息吗?”刘崖问道。

    王鸽摇了摇头,然后又将那天开车看到神似沈慧的一个女孩儿的事儿说了一遍。

    “陶米还在找呢。”

    刘崖点点头,“原本结婚的时候,玉婷的伴娘应该是她的……”

    “刘大夫,第三急诊室,金大夫叫你过去会诊!”一个护士小跑着过来,在距离刘崖不远的地方喊了他一声,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

    “上前线了!”刘崖拍了拍王鸽的肩膀,跟着护士小跑着离开。

    就在刘崖离开的那一刹那,王鸽耳朵里的耳机传来了声音,跟不远处护士站那边儿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

    “车队请注意,湘沙大学天马学生公寓发生意外,一人受伤,具体情况不明。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出车!”

    王鸽直接收起手机按着麦克风进行回复,然后拎着水杯子和钥匙就往停车场那边儿跑。

    停车场的施工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正在把水泥路面铺成柏油的路面,救护车都停在了停车场外面的位置,估计明后天就能够完全修正完成。

    何桁也在现场,不过王鸽现在可没空跟他打招呼了,直接拉开车门起步走人。

    大夫和护士的准备速度也很快,等到王鸽抵达急诊部大门口的时候,宋平安和冯吉已经在那里等着他的车了。

    二人赶紧上车,纷纷搓了搓自己被冻的难以舒展的双手。

    “安全带,抓稳了,冬天车不太好开。”王鸽在前面说道,然后一边起步,救护车汇入主路,一边拿起通话器进行汇报。

    “打个赌,学生,摔伤。”宋平安身穿医院配发的冲锋衣,对着冯吉说道。

    “咱们这个赌也甭打了,学生公寓,大冬天的,肯定是学生由于路滑摔伤啊!”冯吉笑着说道。

    工作虽然繁忙劳累,但是医疗工作者们还是找到了自娱自乐的办法,开起了玩笑。

    “王鸽,打赌不?”宋平安一看没戏,又对着坐在前排驾驶座上的王鸽说道。

    “两个烤肠,摔伤,但是不是学生。”王鸽头也没回的说道,脚下的油门慢慢深踩。

    “就这么定了!”宋平安很高兴,觉得自己赢面很大,待会儿完事儿了中午能加两根烤肠补一下蛋白质了。

    王鸽也是笑着摇了摇头,虽然觉得自己会输,但是请宋大夫吃个烤肠也还是可以的,毕竟只有几块钱。

    救护车亮着警灯鸣着警笛,飞驰在马路上,一路上没有任何遮挡,道路异常畅通,王鸽按照导航的位置把车停靠在路边。

    这里就是湘沙大学的天马学生公寓,对面就是天马小区,由于在修地铁,路被封了一半,而且路况比较差,不论是开车、骑自行车还是走路,都是比较危险的。

    王鸽对于这个地方算是比较熟悉了,在刚来车队工作的时候他就没少往这里跑,时间越长,跑的也就越多。只是出车急诊,学生出事儿还算是少数,大多数都是附近的居民。

    定位的详细位置是在公寓的里面,王鸽一边推着车子跟在大夫的后面往里走,一边心里盘算着,看来这两根烤肠是输定了。

    果然,在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之后,马上就有学生引导着大夫来到了一栋公寓楼的楼下,这里是一个台阶,还有另外两三个学生站在旁边,一个年轻的学生模样的人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小腿和脚踝,表情痛苦,脸色煞白,身体还在发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受伤过于痛苦还是冻的。

    宋平安赶紧蹲了下来,对伤处进行着检查。

    “怎么回事?”他看着伤者问道。

    “台阶上面是大理石的,有雨水没干,路太滑摔下来了,腿动不了了。”

    宋平安回头看了王鸽一眼,这两根烤肠算是赚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