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蝗虫
    今天的王鸽在下班之前,在接班同时来打卡的时候一反常态的早早交出了钥匙。

    他今天很累。

    虽然雨夹雪已经停了,但是外面仍旧寒气逼人。工作时间越长,他也就越懒的折腾。在下班的时候连工作服都懒得换了,直接在工作服外面捂上羽绒服或者风衣,然后直接坐公交车回家。

    这的确能省很多时间和麻烦,而上午那套被弄湿的衣服也总算可以带回家去晾干了。毕竟家里的条件比这里还是要好一些的。

    身心俱疲的王鸽现在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赶紧回家吃个饭,洗澡睡觉。

    长大后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从学校毕业之后王鸽的这种感觉尤为明显。日复一日的工作忙碌不堪,人还没反应过来,四个多月就已经过去了。

    现在距离二零一八年的春节,只剩下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元旦的时候医院就没有放假,而是把三天的假期改成了调休,只在当月有效。

    但是车队里已经没有多余的人了,调休也只能轮着来,王鸽果断把机会让给了其他人。比起放假,他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工作,去赚取那一个个来之不易的数字。

    既然元旦不放假,那么春节肯定是不放假的了。

    甚至,在春节期间,还有可能出现加班的情况。

    一旦学生们和工作族们放假,这群平时被压抑的十分沉闷的人就会变着法的去作死,意外伤害事故多发。临近过年,车多人多,犯罪分子也想抓住年前最后一个机会赚一票,什么车祸啊、抢劫造成的伤害事件啊更是数不胜数,医院也会变得忙碌起来。

    甚至是燃放烟花爆竹的时候,都可能会有受伤的人出现。

    在大多数人工作的时候,医院已经够忙的了,而在大多数人休息的时候,医院则会变得更加忙碌。

    在最近几天,王鸽多了一个爱好,那就是塞上耳机听歌。他在家里闲来无事收拾屋子的时候,居然从装满了电子垃圾的柜子之中翻找出一副入耳式的耳机。

    王鸽对于这些东西没什么研究,可是这牌子他却听说过,价钱很贵,音质也很好。

    更加有趣的是,这副耳机是上高中的时候兰欣送给他的。当年的兰欣爱好音乐,家里有钱,零花钱自然也多,这耳机她戴了很长时间,等到换新耳机的时候,就把这幅耳机送给了王鸽。

    可是当年的王鸽没有什么mp3,手机还是诺基亚,耳机插孔都不是通用的3.5mm,也就只能插在复读机里面听听磁带,自然听不出什么东西来。

    这东西自然被王鸽束之高阁,但是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丢掉,让王鸽感到兴奋的是,足足五六年过去了,这幅耳机居然还没有坏掉。

    不论王鸽手机好坏,现在的手机上总算是有了3.5mm的耳机插孔了。他不是什么音乐会员,手机也没有什么hIFI芯片,只能听一听普通音质的东西。

    没有喜欢的歌,就去随便听,可国内的这些音乐哼哼唧唧,不是情就是爱,这让王鸽没有丝毫感觉,只能选择去听一些国外的歌单。

    反正歌词听不懂,旋律好就可以了。

    在生活上,王鸽可算得上是一个十分无趣的人,有那么点爱好已经很不错了。他塞上了耳机,坐在公交站的金属长椅上,虽然屁股底下冰凉,但感受着兰欣残留在这上面的一些气息,让自己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盯着手机屏幕上正在不断转动的音乐封面,渐渐出神。

    突然,一个身穿校服的初中生停留在他的面前,对他说着些什么。

    那个男学生剃着平头,带着一副眼睛,满脸死宅的样子,背后的书包上还挂着一些动漫人物公仔,叮叮当当的,胸前别着一个胸牌。

    王鸽赶紧摘下了耳机,自己身上的羽绒服没有拉拉链,里面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司机制服和工作证都露了出来,还以为是这个学生看到了自己的身份想要自己帮忙呢!

    他抬起头用迷茫的眼神看着那个学生,表示自己没有听到他刚才说的话。

    “居然在听这个番的主题去!你也看这个番吗?这个番在国内可是逼站独占呢!那你肯定知道大逼站啦?”初中生兴高采烈的说道,甩了甩自己书包上的那个公仔。“你看我还有这个呢!”

    王鸽一头雾水,现在才看清楚那初中生胸前胸牌上的形象,是一个小电视的人物,而且上面写着“BILIBILI干杯”。

    得!这个学生把自己当作“同道中人”了。

    “我不是,我没有……”王鸽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心想老子看什么东西跟你有什么关系?而且私自看别人的手机屏幕也太没礼貌了吧?这首歌是随机播放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看了某个动画片才去听的。

    “死宅就是这个样子的啦。现实里面不敢承认。喜欢动漫又没有什么错,你都爱看什么番?我们加个QQ,对了,你用扩列吗?上面全都是二次元的人哦!可有意思了二三三三三。”那初中生看着王鸽唯唯诺诺的样子,还以为是他害羞了,赶紧说道,脸上还是洋溢着笑容,似乎是在因为现实生活中而遇到二次元而感到兴奋。

    王鸽惊呆了,这是他在现实世界之中碰到的第二个把二三三三直接念出来的人。第一个是高玉婷的妹妹高玉兰,差点儿就摸电门去二次元报到了,也不知道现在那个丫头怎么样了。

    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

    “孩子。我不看动漫,也不玩什么二次元,这首歌是随机出来的。逼站什么的也没看过。小朋友,作业写完了吗?”王鸽皮笑肉不笑,作为一个成年人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感情,还好没把“我是上A站和A岛”的这句话说出来。

    现在的初中生下午四点多钟就放学了?王鸽上初中的那会儿天不黑肯定是不能回家的,什么世道啊。

    “切,世界上最好的弹幕视频网站都不看。还真是一个无趣的人呢。你老了大叔。”那个初中生一听王鸽这话,顿时拉下了脸,直接转身走到公交车站的另一端等公交车去了。

    王鸽哭笑不得,这逼站用户简直是无孔不入,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王鸽上网比较多,论坛看的也不少,近期用的这个音乐软件上更是能看到逼站用户的身影。

    王鸽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点击自己正在听的这首歌的评论,结果在评论里面看到了一大堆“bilibili干杯”、“逼站小伙伴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逼站来的”这样的评论,几乎霸占了整个评论区,王鸽心里一阵恶寒,赶紧把这首歌给切掉了。

    简直就是网络蝗虫!

    听歌也没心思听了,王鸽只能打开A岛,十分罕见的将刚才的经历发在了A岛匿名版上吐槽了一下,编辑完串刚发出去,手机就在手里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电话号码是湘沙市本地的,王鸽并不认识,但是他还是接了起来,但是为了防止是推销电话,王鸽没有说话。

    “你好,是王鸽吗?”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王鸽听起来有点儿耳熟。

    “我是,请问……”

    “我是赵雨佳啊!”

    王鸽这才回过神来,怪不得听着这声音熟悉呢。前段日子自己在下班的时候碰上了同学赵雨佳开车碾压了一个伤员,还帮忙把病人给送医院去了呢!当时在赵雨佳的强烈要求下,王鸽留了自己的手机号。

    赵雨佳今天给他打电话,搞不好是要请他吃饭还人情的。

    “哦,那个伤员怎么样?最后事情是怎么处理的?”王鸽赶紧问道。

    “嗨,次要责任,肇事逃逸那人给抓着了,现在拘留呢,首次事故他全责。后面交警判定我没有注意观察,有个次要责任。有保险公司赔偿病人,我的车又没事儿。那次可真是多亏了你在场,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次打电话来,就是我和我家那位想感谢你一下,赏脸出来吃顿饭呗,王师傅?”

    事情处理的合情合理,结果也不错,虽然碾了人,但是赵雨佳没有承担什么过多的责任,赔钱完全交给保险公司去就可以了,无非是出过险之后第二年的保险费用原价购买,没自己赔钱就已经很不错了。

    可以听得出来,赵雨佳的声音里洋溢着轻松,而且对王鸽的感谢之情也是十分由衷的。

    可这顿饭王鸽肯定是不想去的,救人那是本职工作,帮忙是顺带的。就算是当时那个女司机王鸽并不认识,该出手也还是要出手。

    但是这个时候,王鸽心里又出现了一个问题,赵雨佳在临走之前曾经提到过兰欣出事前所说过的话,王鸽十分迫切的想知道那个内容,说不定能趁着这个机会还能把事情问清楚也说不定呢?

    王鸽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你现在还没下班吧,给我个时间,回头我让我男朋友去医院接你,咱们也好叙叙旧。”赵雨佳见王鸽没有说话,在电话里面又问了一句。

    “不用麻烦了。你在微信上给我发个定位,我已经下班了,直接过去就行。”王鸽叹了口气,为了这么点小私心,还是接受了赵雨佳的请客。

    “那行!微信联系,我也赶紧出发了!”赵雨佳满心欢喜,直接挂掉了电话。

    俗话说得好,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千万不要靠人情关系去处理。毕竟钱没了还可以赚,欠下了人情可就不好还了。尽管王鸽没觉得赵雨佳欠了什么,看是看得出来赵雨佳并不是一个喜欢欠别人人情的人。

    王鸽收到了微信定位消息,改变了自己的目的地,先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要晚点回去,让家里人安心,然后登上了刚好停靠在公交车站的公交车。

    在王鸽前脚刚踏上公交车还没有刷卡的时候,便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穿成这样就去吃人家的饭局啊,你还真是不太讲究。”

    这个声音王鸽可是再熟悉不过了,根本就用不着猜就知道是谁说的话。王鸽无奈,知道身后的那个人肯定是要跟着自己上车的,而且她的身上并没有零钱,头也没回的刷了两次公交卡,跟开车的司机师傅说了一声两个人。

    由于是下午四点多,附近又有一个幼儿园,王鸽上了这辆车之后并没有坐下,反而是把座位留给了孩子和孩子家长。

    说是孩子家长,其实也就都是一些五六十岁的老人,年轻人上班,这个点儿可没时间去幼儿园接孩子,只能交给老人代劳了。

    王鸽只能站在车厢中央,事实上车上只有他和身后的那个女孩儿站着。

    两个人靠得很近,一看就是一起出行的,说不定还是情侣。

    王鸽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虚紫,“好久不见。”他的行踪虚紫是十分清楚的,也不知道这个死神姑娘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是啊,好久不见,最近有什么新闻没有?”今天的虚紫穿着皮裤,高筒靴快要到膝盖了,勾勒出了大腿和翘臀的线条,上身则是黑色的皮衣,领子处还有很多绒毛的那种,紫色头发绑成马尾辫,位置很高,看起来干净利落。

    可是王鸽怎么看怎么觉得虚紫的这身衣服是色和谐情片里面S和谐m剧情里面的女和谐S,就差左手皮鞭右手蜡烛脚下踩着一个男人了!不知道是不是虚紫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才有了这种穿着打扮的想法。

    尽管湘沙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城市,但是虚紫今天的这一身打扮也有点太过分了,而且这一车都是小孩子,怕不是影响有点不好哦。但是回过头来一想,这些老人小孩多半没看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恐怕也不明白,王鸽自己倒是有些想多了!

    “有救过来的,也有没救过来的,跟以前一样,事儿也都差不多。这你比我更清楚。你呢?”王鸽笑着回答道。

    “冬天了,挺忙的。”虚紫也笑了。

    王鸽看着虚紫的笑容,打了个寒颤。

    能让死神忙起来的只有一件事——最近死的人很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