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那句话的成长
    赵宇佳一愣,随即回想起来,王鸽和兰欣是多年的好朋友,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一男一女之间时间长了,难免会产生一些超过友情的东西。其实现在想起来,王鸽当时与兰欣十分亲近,还真有那么点情侣的小样子。

    只是那会儿大家都情窦初开,也都是自己忙着惦记自己喜欢的人呢,压根就没怎么管别人。

    王鸽今天趁着机会问了那天没问完的话,而兰欣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别说赵宇佳了,就算是傻子都知道王鸽对兰欣有意思啊。

    更何况,兰欣住院是在雅湘附二,王鸽工作也是在雅湘附二,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赵宇佳没敢多想,如果真的有什么联系的话,那她可真的要对王鸽这个老同学刮目相看了。

    想不到这闷葫芦,学生时代毫无存在感的人,居然还是个痴情的种。

    赵宇佳眯着眼睛,回答道,“其实也没什么。上次同学聚会的时候几个要好的女同学突然讨论起了男朋友的事情,还有的都要谈婚论嫁了。当时兰欣也在场,她在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就告诉我们,说是过一段时间就会把男朋友领给我们看看呢。说是已经有人选了,两个人八九不离十呢!”

    “什么时候的事儿?还记得吗?”王鸽心里一沉,计算着时间,他还是有点着急的。兰欣这是有了喜欢的人了?而且即将成为她的男朋友?自己怎么不知道!

    如果有这样的事情,兰欣肯定会告诉他的,自己绝对是第一个知道的。

    赵宇佳看出王鸽有些着急,也不卖关子,她知道王鸽喜欢兰欣。“也就是……八月底吧。具体多少号记不住了。”

    王鸽咽了口唾沫,他回到湘沙并且见到兰欣是在九月初。也就是说,在他即将回来之前,兰欣便在众人面前提到了自己有心上人,并且马上可以带给他们看。

    兰欣所谓的心上人,是否指的是自己?

    当初的兰欣发微信所说的那个好消息,是否说的就是这件事?

    王鸽不敢确定,虽然现在已经知道了兰欣当时到底说过什么话,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解决内心的疑虑和问题。

    该不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王鸽苦笑了一声,今天这顿饭啊,可算是白来了。

    “你们,在高中毕业上了大学之后还一直有联系吧?”赵宇佳觉得王鸽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便是认为王鸽似乎已经知道了兰欣所谓的心上人不是他,自然是有些难过的。

    王鸽点了点头,“嗯,大学的时候只要是能回湘沙,我们基本上都能见面。平时也都用微信联系。十几年的交情,哪能说断就断了!”

    “我觉得啊,兰欣对你还是有点意思的,说不定她嘴里的那个人,当时说的就是你呢?”赵宇佳觉得兰欣肯定是醒不过来了,一个植物人能苏醒的几率实在是太小,而且就算是醒过来了,记忆力和神经系统也会受到影响。

    要么一辈子醒不过来,要么醒过来了也不会知道自己喜欢谁不喜欢谁。

    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却把王鸽这样一个正常的小伙子搞的神魂颠倒。

    赵宇佳真的有点替王鸽感到不值,也就随口安慰了他一下。

    反正她觉得王鸽也不会得到最后的真相,真的没必要让王鸽如此难受。

    赵宇佳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王鸽进入雅湘附二医院成为一名救护车司机,是与兰欣在这里住院有着密切关键。

    王鸽没有得到自己的想要的东西,线索到这里也就中断了。

    桌上饭菜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全程没怎么说话的唐强看出,王鸽的心思早已经不在这顿饭上了,就去结了账。

    “兄弟,咱们也吃的差不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大家明天都还要工作。”

    王鸽也站起来,“感谢你们小两口款待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了一定要通知我,我人可能没空去,但是红包一定会去的。”他笑着说道。

    “那可要看这大兄弟什么时候求婚行动了?”赵宇佳拍了拍自己男朋友唐强的肩膀,好像在暗示什么。

    唐强憨厚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那,咱们保持联系。下次同学会,你可一定要去啊!我开车送你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赵宇佳说道。

    “同学会,有空去,没空就算了吧。你们也赶紧回去休息吧,公交站就在门口,直接到我家呢。我这个人,看不得别人开车。”王鸽回答道。

    三个人一起走出门外,赵宇佳和唐强拗不过王鸽这个认死理的人,只能开车先行离开,然后让王鸽自己坐公交回家。

    七点多钟接近八点的湘沙市,天热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虽然白天上午一直在下雨夹雪,但是太阳落山以后却放晴了。

    冬天寥寥无几的星星挂在天上,看不太清楚,月亮刚从东方出来,距离完整的圆圈还缺了那么一点。王鸽一边等着公交车,一边抬着头望着月亮,心里一团乱麻。

    王鸽心里有数,兰欣眼光高。

    两个人交往了那么多年,那么多年!

    兰欣可能不知道王鸽对她是什么感情吗?

    不可能。

    那么为什么不接受,也不拉开距离?

    把王鸽当备胎,还是不想失去王鸽这样一个朋友?

    王鸽不知道理由。但是王鸽知道,兰欣的那个心上人,是自己的概率真的很小。

    他太了解兰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公交车晃晃悠悠的停在了公交站上,王鸽赶紧上车,塞上了耳机,把自己隔绝在了众人之外。

    王鸽的脸色很不好看,甚至有些苍白。

    在整段旅途的过程中,他都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进行任何的思考,手机上的歌曲随机播放,稀里哗啦的声音透过耳道冲向他的大脑,但也是充耳不闻,不为所动。

    王鸽凭借着自己机械记忆力下车,并且回到了家中。

    到家之后的他跟父母打了招呼,把自己湿湿的工作服晾到了阳台上,然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门一关并且反锁,他便一脑袋扎进了床上。

    这时,一个内心最深处的想法直接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操蛋,这个赌好像是赔了。”王鸽咽了口唾沫,自己对自己说道。

    直到现在,他的大脑才真正的恢复了运转。他最终还是要去面对自己无法面对的事实。

    “那个人八成不是我。”王鸽又小声说道。

    三年,三千个灵魂,再搭上自己的命,去换兰欣回来。

    真的赔了,搞了半天就算是活了,也跟自己没有太大关系。

    可是赌约一旦失败,那就是个死啊。

    生活有的时候的确是要去拼一下的,可是在人拼一下之前,基本上都会确认一下有没有拼的必要,哪怕有一丁点儿回报也是值得的。

    问题在于,王鸽做的这件事,似乎是没有任何回报的。

    那还玩个什么劲?

    王鸽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然后从自己的抽屉里取出了大半包香烟。

    这是他在家里洗衣服的时候用来祛除卫生间中血腥味用的。他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根软白沙,用打火机点燃。

    猛吸一口,烟气入肺,王鸽并没有想大多数人那样第一次抽烟会呛到自己。

    一氧化碳和焦油的吸入造成大脑短暂缺氧,而尼古丁则让王鸽保持了兴奋又镇定的心态。

    半支烟下去之后,王鸽的感觉很奇妙。

    有点晕晕的,却又异常冷静。

    不能凭借那么短暂的一句话就判定,自己一定不是兰欣的心上人。

    兰欣从来没否认过,也没有承认过别人。

    兰欣八月底跟赵宇佳说马上会有男朋友,九月王鸽就回来了,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兰欣就是在等着王鸽回来?

    再加上兰欣出事之前所说的那个“好消息”,是不是打算答应王鸽开始交往这件事,对于王鸽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对啊!这件事不能只从悲观的角度想啊!

    如果那个所谓心上人不是自己,而且兰欣和那人两情相悦,那么那个男人一定是十分关心兰欣的。

    在兰欣出事之后,那个男人一定会火速赶到,就算是在当时没有得到通知,不知道,那么事后也一定会来医院看望兰欣。

    但是根据王鸽的了解,没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没准这么多年下来兰欣终于发现了自己的爱,知道了幸福的归属了呢!

    王鸽打开窗户,把烟头在窗外的墙面上捻灭,烟头丢进了垃圾桶。

    到现在为止,自我安慰也好,面对现实也好,兰欣的那个所谓的心上人是他也好,不是他也好。这些都已经不能影响赌约的正常进行了。

    没有后悔药,没有反悔的余地,没有重来的借口。王鸽在承接赌约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这些道理。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赌约对于王鸽来说可能不值的时候,王鸽还是有点想要反悔的小心思的。

    可是有些事情,不去试试,永远不会知道。

    兰欣的那个心上人,到底是自己还是别的男人,等到她醒了不就知道了吗?

    去尝试把她救回来,或许还有那么点儿机会,那个心上人就是自己。就算是别人,那么也救了一条命,让自己的爱人兰欣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已经很不错了。

    但是如果不去救过来,那么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哪怕那个心上人真的是自己。

    王鸽有点儿想明白了,兰欣的心上人是不是自己,跟赌约没有任何关系。能不能救活才是事情的关键。

    在这件事上,既是自己心甘情愿的用命打赌,深思熟虑也好头脑一热也好,那都是自己的决定,怎么能去怪兰欣呢?也就自然没什么亏不亏,赔不赔的说法了。

    王鸽就这样躺在床上,衣服也没脱,他居然慢慢睡着了。

    王鸽是一个不容易出心理问题的人,原因就在这里。

    他可能会经历很多别人没经历过的事情,这些事情比什么都乱,比什么糟糕,压力比什么都大,甚至关乎于自己的生命。

    但是他总有办法把每一件事的道理梳理清楚,不让这些事情影响到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更不能让他们阻挡自己前进的脚步。

    这是一个闷葫芦,不愿意说话或者跟别人交流,一个怂到不行的人。

    这也是一个为了别人的生命愿意付出一切,拥有着坚定信念和光耀无比价值观的救护车司机。

    他在这份工作之中不断成长,内心已经强大到了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的地步。

    第二天早晨,王鸽是被敲门的声音吵醒的。

    头天晚上他没脱衣服,没盖被子,脚上还穿着袜子和拖鞋,醒来的时候一脸懵逼。

    昨天他太累了,想着想着就直接睡着了。

    “儿子,快要七点了,你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啊!”王鸽的母亲赵雪芹在房间外面疯狂敲着门,似乎要是王鸽再不回答就要破门而入了。

    王鸽一听时间,马上爬了起来。“妈,我知道了,马上起来!”

    他找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原来是昨天晚上没充电,又一直插着耳机亮屏放歌,估计半夜就已经没电了,闹钟自然也是没响了。

    好在王鸽的父母王建成和赵雪芹年纪大了,睡觉比较少,起的也早,一看王鸽还没动静,就赶紧叫醒了他。

    王鸽看了一眼钟表,六点五十分,比平时晚了二十分钟,还好还好,只是不能在家里吃早餐了而已。七点钟出门,六十三路公交车估计四十分钟就能到医院,基本上不会迟到。

    王鸽昨晚没脱衣服,今天早晨也就用不着穿了,更省时间了。他直接把香烟和手机充电器塞进了口袋里,出了房间用冷水搓了把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去阳台上带上自己的那一套干的差不多的工作服,这才急急忙忙的出门。

    “爸,妈,我上班去了,来不及了不在家里吃了啊。”王鸽换鞋的时候回头说道。

    “路上小心点啊,别毛毛躁躁的!”赵雪芹从厨房里追了出来,可一看王鸽早就没影子了。

    王鸽一路狂奔,要是错过了七点钟的那趟公交车,可就真的要上班迟到了。

    好在,在七点钟停靠在门口公交站的那辆六十三路在王鸽抵达公交站的时候才刚刚起步,王鸽追了两步,公交车就停了下来,为他开门。

    王鸽气喘吁吁的上了公交车,对于他来说,一天的忙碌才刚刚开始。

    而昨晚的烦恼,早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