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力量对抗 上
    尽管夜里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但王鸽还是起了个大早。工作是绝对不能耽误的,而且这也不只是工作那么简单而已。

    如果说每天早晨叫醒别人的是梦想,那么叫醒王鸽的肯定是自己的小命。

    早晨八点不到,王鸽从拥挤的公交车上下来,提前抵达了车队办公室。由于身上里面是穿了司机的制服,而外面只穿了一件大衣,王鸽并不需要换衣服,直接把大衣脱掉塞进了柜子里,然后佩戴好耳机,打卡上班。

    下了夜班的同事早就看到了他,打着哈欠把钥匙丢给了王鸽,“油是满的,车况不错,自己检查下吧。”

    王鸽笑着点头,“快回去休息吧,看你这两只眼睛熬的。”

    同事前脚刚走,徐林后脚就晃晃悠悠的进了车队办公室,两眼发黑,一看就是熬了夜。

    “怎么,你小子也上了个夜班?”孙成德看到了徐林摇头晃脑的样子,目送他脱下大衣佩戴着耳机,“说了多少遍了,要保证休息不能熬夜。”

    徐林满脸委屈,“嗨,你以为我想熬夜啊。昨天晚上家里水管子爆了,搞的满地都是水,收拾到半夜,床都没法睡了,还是出去找了个小旅馆凑合了一宿。”

    “也就只有你小子这人品能碰上这种事了。”孙成德一听,被徐林给逗乐了,觉得情有可原,也就不再怪他。

    “上午要是不忙,你就别出去了,趴桌子上眯一会儿养养精神,安全第一。”孙成德话音刚落,刚上早班的这群救护车司机就都听到了来自于护士站的消息。

    “省军区蓉园社区停车场中发生交通事故,现场有人受伤,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出车!”

    所有的人都没有动作,只是等着王鸽去回复。对于他们来说,这早就已经成为了习惯。只要王鸽在车队,其他什么别人都抢不过他。

    果然,正在倒热水的王鸽马上捏着麦克风回复道,“这里是车队王鸽,收到出车任务,马上出车!”

    大水杯之中的水只接了三分之一,王鸽便顾不上了,直接拧紧了杯盖,拎着水壶和钥匙出门。

    徐林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望着王鸽的背影,“孙队,你的这个嘴挺灵的啊,大早晨的就来活儿,今天闲不了了。”

    可没想到徐林这话也刚说完,耳机里就又传来了一个出车任务。

    “得,你小子歇着吧。”一直坐在铁架床上没说话的谢光摇了摇头,上前拍了拍徐林的肩膀,在回复了信息之后也马上开始了行动。

    上了车的王鸽没有耽误一秒钟时间,直接把救护车开到了急诊部大门口。

    虽然说任务中的交通事故发生在小区的停车场之中,按照道理来讲车速肯定不会很快,人受伤可能也并不严重,但是凡事都有个万一,既然到了要叫救护车的程度,那么病人肯定就会存在一定的生命危险。

    任何一次出车都有可能拿到一个数字,王鸽才不会因为某些常规性的误判去挑任务,这是很不理智的表现。

    更何况,医疗工作这行干下去,时间越是长,越是知道一条人命到底有多脆弱。

    有的时候往往一个不经意的很常见的事情,就会造成死亡!

    急诊部的早班大夫们也刚刚上班,有下了夜班的大夫才从门口穿着便服出来,看起来急诊部里并不是很忙。

    然而跟随救护车出急诊的金晶今天却让王鸽等了好一会儿,早晨要交接班,事情还是很多的。金晶只能把手头的工作放到了一边,跟方若华一起一路小跑,赶了出来。

    “赶紧走吧,我在里面浪费了不少时间。”金晶把医院配发的冲锋衣套在了身上,正在拉着拉链。

    方若华也穿上了冲锋衣,虽然才来了没几天,但是似乎已经适应了急诊部的节奏,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时刻准备抢救伤员。

    对于她来说,在学校里和轮岗实习的过程中学到的临床技能肯定是够用的,只是急诊部这个地方比较特殊,需要非常快速的应变能力和强大的神经,她还需要再磨练一段时间。

    “婚后生活感觉如何?”王鸽一边放下了手刹,挂挡轻轻抬起了离合踏板,一边头也不回的问道。“怎么感觉你这几天气色好了不少啊。看起来老牛在家里挺累的。”

    王鸽仍旧记得,金晶的老公姓牛。

    金晶脸色一红,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你找个女孩子结婚试试不就知道了?”

    金晶可是话里有话,要知道林颜悟当初从她这里打探了不少有关于王鸽的消息。

    而且两个人已经成为了朋友,金晶有空了还会去住院部看看林颜悟的恢复情况,二人无话不谈,当然林颜悟的话题总是缠绕在王鸽的身上。

    这回王鸽倒是一时半会儿脑袋转不过弯来了,明显听出金晶这话里面不对劲,赶紧说道,“金大夫,咱能不能劝劝那林妹妹,我有点受不了啊。”

    金晶才不管这一套呢,既然林颜悟喜欢,那何不放手让她尝试一下。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会一庄亲。更何况王鸽虽然人闷了点,但还是个好男人的,跟林颜悟那种开朗的性格刚好互补,两个人还真有点门当户对的感觉。

    更何况,万一这事儿要是成了,金晶还算得上是个媒人呢!

    “这是你俩自己的事儿,我可管不着。”金晶撇了撇嘴,不怀好意的说道。

    王鸽顿时无语,心想着你要是管不着就别卖那么多情报出去了!可回头一想,其实金晶对于自己的了解,不过也只是在工作上的一些事情而已,生活方面根本就是一无所知,什么兴趣方向啊业余爱好啊什么都不知道,虽然王鸽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但金晶的确没有什么可告诉林颜悟的。

    现在的林颜悟对于王鸽这个人了解的还不算是太深,王鸽便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抓起通话器进行汇报,然后专心开车。

    前往事发地点的方向是由西向东,远离市中心的,但是早晨八点多钟的早高峰还是让王鸽一直提不起车速,好在救护车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有特权,而且现在路上的私家车主动避让特种车辆的意识也越来越好了,除了偶尔有几个不开眼的非要跟救护车挤在一起之外,其他人还是都会让救护车先行的。

    车辆开了八分多钟,终于来到了蓉园社区。王鸽之前只在坐公交车和开救护车的时候路过这里,却从来没有从社区大门里面进去。刚进大门就觉得这老城区的小区里七拐八绕,没有地下停车场入口,看来出事的地方肯定是地上的停车位了。

    社区里面的确不小,他赶紧降下车窗问了门卫两句,这才弄清楚了路线,还没等门卫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车辆就绝尘而去。

    社区的停车场很大,大片的空地上足足有近百个车位,在早晨上班的时间,不断有车辆从停车场中出发,王鸽在避让的同时看的眼花缭乱。因为即便是有很多车辆已经离开了停车场,停车场内还是停着很多私家车。

    王鸽眯着眼睛四处观察,按照徐林教给他的哪里人多哪里就出事的原则,终于找到了出事的地点。

    那是停车场的一个边缘,原来整个停车场是一个高台,边缘的后面是拆迁的工地,地势低洼,落差估计有个三四米的样子。高台附近被半人多高的栏杆给围了起来,防止有人和车辆掉下去。

    但是很明显,栏杆并不结实。这不,一辆灰色的轿车车头撞断了不锈钢栏杆,前盖子凹了进去,车辆前端大半个车身已经探出了高台的边缘,整个驾驶和副驾驶的车门都是悬空的,后轮和地盘着地,附近围观的人只有五六个,另外两个身穿警服的可能是社区民警,为了防止车和车里的人掉下去,大家用力的按住了车辆后备箱,让车辆的重心稳定在高台上。

    要知道普通轿车由于是前置发动机,车的重量并不是均衡的,头重脚轻,这几个人按着车的后备箱部位已经很吃力了,根本无法把车辆从悬空的状态给拖出来。

    可是驾驶室里的驾驶员却一直没有出来,好像是失去了意识。就算人现在是清醒的,能够打开驾驶室的门,人也没办法回到高台停车场之上。

    驾驶室前面和后面还有一段悬空的距离,现场人手不足,根本无法施救。

    王鸽赶紧下车,把推车取了下来,金晶和方若华看着眼前的情况,都傻了眼。

    这人还没出来呢,救个屁啊!

    “民警同志,什么情况?”王鸽凑到了那辆半悬空的车前,赶紧帮忙按住了车的后备箱,询问着民警。

    “你们可算来了,快,帮忙按着点!”那个中年民警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可能是人在里面发病,车辆失控撞破了栏杆,好这停车场里的其他司机眼疾手快,不然这车摇摇晃晃的就要掉下去了!几分钟前刚打联系了消防队,现在消防队的人估计在路上呢。”

    “这人出不来,没办法急救啊!”王鸽透过驾驶室的车窗玻璃看到,里面的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身上帮着安全带,按照道理来讲昏迷应该不是撞击造成的,反倒是撞击是由昏迷造成的才对。

    金晶也发现了这一点,在一旁说道,“如果是在撞车之前就昏迷了,那么这个司机可能会有什么隐疾,她可能处在伤病状态,不把人赶紧弄出来,那可就麻烦了!”

    但是王鸽不知道自己是否产生了幻觉,总觉得这辆车自己之前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当然,满大街都是私家车,同款同颜色的车辆有很多,让王鸽觉得眼熟的并不仅仅是车型,还有这个车牌号。

    一个司机对车牌还是有足够的敏感程度的。

    果不其然,王鸽的身后突然传出一阵惊呼,那个声音虽然因为恐惧和紧张而尖细,但是王鸽确定自己肯定听过这个声音。

    转过头,这人不就是昨天玩上来自己家里跟自己相亲的马茹琳么!

    马茹琳心急如焚,很明显这辆车是她的,可是车中坐着的人又是谁?

    “王鸽?怎么是你?”马茹琳虽然有疑虑,但是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昨晚回家之后,她的好闺蜜便向她借车,说是第二天造车来取。

    马茹琳性格爽快,反正这辆车是父亲买给她的,再加上是好闺蜜要借车,想都没想就痛快答应了,把钥匙交给了自己的闺蜜。

    可过了十几分钟,楼下便响起了呼喊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救护车也来了。刚开始她还没当回事,心想着闺蜜的到来让她浪费了几分钟时间,赶紧化完妆去上班,可是走到楼下的时候被这里的场景吸引,才发现出事的居然是自己的车。

    “这是怎么了?”马茹琳傻了眼,掏出手机就要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可是就算是给父亲打电话又有什么用?

    “车上的人你认识?”王鸽赶紧问道。“打电话联系她的家属!”

    “她……是我好朋友。今天早晨来我家里借车的。她出什么事了?”马茹琳惊惶失措,马上挂断了给父亲拨出去的电话,翻找着手机通讯录问道。

    “这事儿我应该问你。”王鸽说了一句,对着金晶使了个眼色。

    “你朋友今天早晨精神状态有没有异常?之前有没有得过什么病?以前有没有出现过昏迷的症状?”金晶会意,赶紧问道。

    马茹琳算得上是现场唯一了解车内司机的人了,提前问清楚,更加有利于判断病人的情况。

    可还没等到马茹琳回答问题,悬空车辆的情况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几个在高台上的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以长期维持车辆的悬空状态,轿车的底盘在高台的边缘不断摩擦,年久失修的高台边缘掉落了不少碎渣,后轮开始缓缓移动,向前转动了几厘米,车辆居然有下滑的趋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