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命不可从口出 下
    来的人并非别人,却是兰欣!

    应该说,是死神状态下的兰欣。现在的兰欣当然不认识王鸽,而在现场,除了王鸽之外也没有任何人能看得到死神。

    兰欣是打了伞的,那把伞面透明、伞柄上缠绕着淡黄色油菜花的长柄雨伞,王鸽只要见到一次就不可能再忘记。

    在几个月之前王鸽还见过死神状态下的兰欣,当时兰欣凭空飞行,追了他几条街,但是病人还是给抢救回来了。

    王鸽当时感觉还很幸运,能够见到“还活着”的兰欣,虽然那个人已经不能再叫兰欣了,而且也失去了记忆,脸上更是没有了兰欣那灿烂的笑容,但她还会行走,会说话,会活动,这让王鸽激动不已。

    在这行干了接近五个月,除了时常过来关照一下王鸽的虚紫之外,王鸽还没有见到任何一个重复的死神。虽然每次跟死神打照面的时间不长,而且基本上不会面对面的去看,更不可能说话交流。但是王鸽一直在努力的记住每一个死神的特点。

    他在努力的收集着关于另一个世界的所有能用得上的信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站在另一个世界的对立面。

    面对敌人,什么都不知道可不是一件好事。

    每当问到虚紫有关于这些事情的问题时,虚紫总是避而不谈,要么就说不知道。当然,虚紫的不知道,王鸽看得出来,那是真不知道。

    虚紫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多少死神和执法者!王鸽就只能自己暗暗的记录了。

    每一个死神的穿着打扮、相貌特点和手中的雨伞都不一样,虽然王鸽与死神之间的会面往往只有匆匆一瞥,但是这并不影响王鸽死死的记住他们的特点。

    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平时看到的死神是重复出现在王鸽面前的。

    可见死神的数量有多么庞大。当然,王鸽也理解这一点。世界上天天死那么多人,死神肯定是要在场的。

    没死成的人,死神肯定也是会去现场的,没有庞大的数量绝对做不了这样的工作。

    可是今天的死神兰欣,却已经是第二次出现在王鸽的面前了。

    王鸽不得不怀疑,这简直就是造物主在愚弄他,或者是阎王大人故意戏弄他,让死神兰欣天天在王鸽的眼前转悠。

    可是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改变的成长,王鸽却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毛头小子了。

    他不会再让眼前的死神兰欣扰乱自己的心智,反而把这个当做是老天爷的一种馈赠。

    他感谢着上苍能给他这样一个机会,一个能看到活蹦乱跳的兰欣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机会,而不是只能对着病床上那毫无意识毫无知觉的植物人的身体。

    虽然现在的兰欣已经不是以前的兰欣了。

    死神兰欣的一身黑色衣服告诉王鸽,这个兰欣与其他的任何死神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比不上虚紫。

    她早已经在无休止的提取灵魂之中麻木,不再挣扎,失去了痛苦,也不会参杂任何情感。

    死神兰欣已经走了进来,这代表着病人现在危在旦夕,王鸽也知道,自己必须开始行动了。

    “你小子想什么呢,赶紧帮忙!”刘崖看着王鸽愣了几秒钟,赶紧叫了他一声。

    王鸽点头,马上开始了动作。帮忙将病人扶上了推车,快速将推车推了出去。

    在经过不远处死神兰欣的时候,王鸽一直目视前方,没有再回头去看一眼。

    折叠推车送上了救护车,王鸽的动作比平时都要麻利。

    “我觉得情况有点严重。”上了车的王鸽拧动钥匙发动车辆,刚转过头看了一眼后视镜,就被后面的场景给吓了一跳。

    死神兰欣已经用瞬移的能力来到了车辆尾部!距离大概在二十米左右。当然,让王鸽一直不明白的是,既然死神拥有瞬间移动的能力者为什么不直接移动到车里面,反而经常是要在目标周围出现,而且必须有一段距离。

    不过这也给了王鸽和医疗工作人员反应的时间,不至于还没回过神来就让病人丢了性命。

    当然,这个问题王鸽必定是要记住的,回头再碰到了虚紫一定要问个清楚。像这类的事情无关机密,虚紫若是知道肯定会告诉他的,这些信息自然是能多收集一点是一点。

    脑子里的想法可一点儿都没有阻挡王鸽手上和脚上的动作,挂档起步加油门一气呵成,车辆掉头,直奔酒店广场大门而去,抓起通话器就进行了汇报。

    “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89,已经接到了北辰三角洲的病人,正在返回医院。”他转头看了一眼刘崖。

    “请医院准备钡餐x光,胸腹部ct,请求消化内科主任级别以上医师进行会诊。”

    刘崖同意王鸽的意见,病人胸部疼痛,很明显是异物已经刺入了食道,而且呕吐物带血,量还不小,绝对不是消化道或者食道出血的迹象。

    异物很有可能是刺破了食道壁,扎破了血管造成出血,但是具体到了什么程度,在没有进行详细检查的前提下,刘崖也无从判断。

    虽然病人现在生命体征稳定,意识状态清醒,但是说不定下一秒钟情况就会恶化。

    但是有一点,刘崖知道王鸽的预判大多都很准,他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准。

    “车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在进行检查前,我们并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你要保持冷静,到了医院详细检查再说,千万不要乱动。做个胃镜如果没问题,可以直接取出,挂几天输液就没事了,如果情况比较差,比较严重,可能要进行开胸手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刘崖俯下身子,尽可能的安慰病人。

    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看起来对于刘崖还是比较信任的。

    “大夫,你可一定要治好他啊!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活不成了。”车上的病人家属终于绷不住了,摸了一把眼泪。

    在刘崖到来之前,她还抱有一线希望,只要把鱼刺取出来就行,可没想到大夫来了之后,面色凝重,居然要到医院去检查了,甚至还有可能开胸手术!

    这简直太可怕了,不过就是吞了个鱼刺而已啊!

    但是现在大夫说啥那里是啥,检查就检查,手术就手术,肯定还是要出于患者的生命安全考虑的。

    “王鸽,开慢……”刘崖刚刚转过头,就感觉到车辆一阵剧烈的震动。

    “操蛋!”车辆开的太快,噪音实在是太大,王鸽为了能够听清楚刘崖说的话分了神,没看到路上的一个坑,车的左前轮先进了坑里,然后又马上跳了出来,车辆在瞬间剧烈的抖动了一下。

    刘崖大惊,赶紧看了一眼病人的状态,发现没什么事,这才安心下来。“刚想让你开慢点,现在不是要速度的时候,车神必须稳定。”

    王鸽也吓的冷汗都出来了,幸亏病人的状态没有恶化,不然他简直是要后悔一辈子。在行车过程中,一个小小的错误就有可能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

    但是他现在并不能像刘崖说的那样只求稳定不求速度,死神兰欣还在车屁股后面跟着呢!刚想到这里,他就急忙看了一眼后视镜,却诧异的发现死神兰欣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消失了!

    王鸽演了口唾沫,大惊失色,还以为是病人情况恶化,死神的速度提高,直接进入了车厢之中,但是再通过脑袋上方的后视镜观察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死神的身影。

    怎么回事?死神放弃了?在这个时候?

    车还没抵达医院呢!

    就在这时,车上的病人却出现了异常情况,突然侧过了身子想要呕吐。田雨晴眼疾手快的拿起了垃圾桶,接在了病人的嘴巴下面,病人哇啦的吐了一滩血出来,但是量并不是很多。

    “老公,你怎么了!”病人家属急忙凑了上去。

    “别急,可能是食道的损伤出血流入了胃部,呕吐是正常现象。”田雨晴按住了病人家属,毕竟车辆还在高速行驶,擅自起身十分危险。

    吐血虽然看起来可怕,但是刘崖心里清楚,田雨晴说的原因合情合理,而且出血量并不大,看起来不像是病人在经历了车辆的颠簸之后鱼刺刺入血管所造成的病情加重。

    病人的呕吐只持续了几秒钟,而且在吐完了以后脸色居然好看了不少,他张了张嘴,却还是说不出话,只好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字。

    “我感觉自己的胸口不疼了。”

    刘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文字,满脑袋都是问号,“不疼了?还有胸闷的情况吗?”

    病人摇了摇头,连呼吸都舒畅了几分,一直紧锁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来。

    反观王鸽这边,自从死神消失之后他就一直在寻找死神的踪迹,车厢之中病人的异样也把他给吓了一跳,但是几秒钟之后他就释怀了,因为胸口的镇魂牌已经传来了一阵温热,看来数字已经变成了“叁佰陆十陆”。

    死神兰欣居然真的放弃了。可是病人根本就没有接受任何治疗,就连检查都没做,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莫非是兰欣认出了自己?

    王鸽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车厢中的刘崖越想越不对劲,用戴着手套的手在垃圾桶里面翻找着什么。

    整个车厢中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刘崖,以为他疯了。本来呕吐物味道就不太好闻,污秽至极,这大夫居然还去翻病人的呕吐物!

    刘崖才不管这些,也懒得解释,几秒钟之后,他终于面露喜色,从满是鲜血的垃圾桶之中,找到了一根半指多长不粗不细的鱼刺。

    鱼刺的一段十分尖锐,还带着血迹。

    病人身上的所有症状,始作俑者就是它没跑了!

    病床上的病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刘崖和它手中的鱼刺,兴奋不已。

    “这……这是什么情况?”病人家属也搞不清楚了,按照刘崖的说法,这根鱼刺应该已经进入了病人的食道,怎么可能会自己吐出来?

    刘崖笑了笑,“阴差阳错啊。可能是这鱼刺虽然在食道之中,但是扎进食道并不是很深,刚才车辆的剧烈颠簸,直接把它震了下来。原本肯定是要进入胃部的,但是由于鱼刺在往下走的时候划伤了食道,有血液流了出来,消化道受到刺激,反而会呕吐,鱼刺自然也会随着呕吐物一起上来了。”刘崖又把鱼刺给扔回了垃圾桶,用干净的那只手顺着自己的胃部和食道部位比划了一下,进行讲解。

    “那他现在,为什么还是说不了话?”病人家属又问道。

    “鱼刺在下落的过程中划伤了喉咙,造成了一定的伤口。他现在应该不是说不了话,而是疼的张不开嘴吧。张嘴的动作会牵动喉部周边肌肉的。”刘崖看向了病床上的病人。

    病人点了点头,发出了嗯嗯的声音,声带肯定是没事,只是张不开嘴没法说话而已。

    病人家属看到了自己的老公同意刘崖的说法,这才放下心来,用手拍着胸脯,“我的天,吓死我了,可算没事了。”

    “虽然东西已经出来了,但是该做的检查还是要做的。毕竟鱼刺异物只是病因之一,而且鱼刺本身划伤了食道和咽喉,里面肯定有伤口的。为了排除消化道内还有别的异物,肯定还是要拍片子,而且消化道有伤口,容易感染,抗生素是必不可少的,接下来一个礼拜,你想吃肉就只能吃肉酱了。”刘崖也轻松了不少,在病情分析的同时开起了玩笑。

    病床上的病人也笑了笑,摆摆手,表示这都不是事。

    “只要人没事,喝一个月粥都行,正好给他将降血脂!”病人的家属也高兴了起来,只有在经历了最危险的情况之后人才会知道,什么都是虚的,只有健康活着才是真的。

    “王鸽,你这小子运气还真是不错啊。”刘崖又转过头去说道。

    虽然鱼刺已经排出,但是刘崖还是替王鸽捏了一把汗。若是刚才的震动没把鱼刺给震出来,反而是让鱼刺扎的更深,或者是鱼刺出来了之后又移动到了其他地方,那么这个责任他肯定是跑不了了。

    王鸽笑了笑,他又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