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八面玲珑 上
    “要不让兔子给你也来一针安定算了!下半夜别出车了,休息休息。”沈慧坐在急诊室之中,正在给王鸽再次清理着伤口。

    而她身后的病床上,则是躺着那个喝醉了酒的女孩儿,整个急诊室之中的酒气很重,她的身上挂着点滴。

    按照刘崖的要求,沈慧在葡萄糖注射液里面加了纳洛酮,以高糖快速使得酒精代谢,纳洛酮还有催醒的功能。但是刘崖没敢乱用保肝护肾还有利尿的药,毕竟年轻人,身体还是扛得住折腾的。

    这姑娘在桥上闹了半夜,直到刘崖那一针安定下去,人才老实了一点。

    她在车上躺着的时候,胃中的酒精这才逐渐被吸收,先是吐了两次,然后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两位民警十分负责的开着警车来到了雅湘附二医院,毕竟人虽然被救下来了,但是醉酒前还是有自杀倾向的,又不能判定醒来之后是否仍旧想要自杀想法,只能一起跟了过来,联系她的家属过来领人,后面的事儿就交给大夫去办了。

    人在清醒以后,刘崖还可能要对她进行一下简单的检查和评估。

    关键是,这急救的钱还没结呢!

    有趣的是,两个警察在临走之前,还过来找了一下王鸽,询问他被喝醉酒的人咬伤,是否要报案,

    毕竟这也算是个无意识的伤害了,正儿八经算起来,王鸽要是因伤休息几天,这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喝醉酒的女孩儿该出还是要出的。救她一名那都另算。

    “干这行的,常见,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破了点皮。算了。”这是王鸽的原话,在跟两个中年民警同志亲切的握手之后,王鸽终于把他们送走,这才坐进了急诊室。

    而此时的刘崖和沈慧已经完成了对那女孩儿的二次检查,看起来只是喝多了而已,身体很健康,呼吸平稳,血压脉搏和心跳在酒精的作用下略有升高,全身上下除了有点擦伤之外,没有别的伤痕了。

    “我要是来一针安定,下半夜这车还真的不用出了!”王鸽赶紧冲着刘崖摇头,“疼的也不是很厉害……”

    咬伤这个东西,远远比常人想象的严重,关键是王鸽的胳膊还被咬破了皮,这姑娘得使多大的劲儿啊!

    要是普通情况下蹭破点皮,伤口会在两天内结痂,一周内估计就能康复,而且结痂后只有一点点痒,根本察觉不到疼痛。

    “像你这个情况,没有十天半个月好不了。这一大块都会持续肿胀,然后变成紫色,最后变成黄色,愈合时间也比一般情况下要长,还要防止感染。”刘崖带着口罩走到了王鸽身边,指着沈慧正在给王鸽消毒的那个部分说道。

    “待会儿给你包上,醒着就包扎,睡了就把纱布拆掉,保持干燥,伤口结痂前别嘭水。”沈慧放下了沾有碘伏的棉球,撕开了一个包扎袋。

    刘崖又从急诊室的保温箱之中取出了两个降体温用的冰袋。“疼就冷敷,明天该热敷,好的还能快一点儿。”

    王鸽连连点头,大夫的话还是要听的。“唉,真够倒霉的,这小姑娘牙口倒不错。”

    刘崖嘿嘿一笑,从那女孩儿随身携带的小背包之中找到了她的身份证,看了一眼,“哟,你还真别说,九四年生人,属狗的。名字还挺好听,何梦琪。”

    他随手把身份证递给了沈慧,“去做个登记吧,警察同志联系到了家属,估计待会儿有人过来了。”

    沈慧则已经完成了包扎,王鸽把那冰袋取了过来,敷在了自己随着心脏跳动的伤口上,尤其是在夏天,伤口不分火辣辣的胀痛,十分难受,冰袋一上来,疼痛倒是缓解了不少。

    虽然胳膊受了伤,但是王鸽在回程的时候开车还是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只是偶尔想不起来自己受了伤,碰到哪个地方倒是有点疼的,不过换挡还挺利索。

    沈慧找了护工过来,王鸽也帮忙一起把何梦琪的推车给推到了观察病房,几个人拎着床单合力过了床。

    这次出车王鸽不但没有看到死神,数字没有增加,反倒是自己受了伤,总有些有些得不偿失。不过看着睡眠香甜的何梦琪,他自己倒是觉得挺值得。

    最起码,折腾这么长时间,人没出事儿,还是比较符合急救初衷的。

    这种奇葩的事情王鸽已经碰到过不少了,早就已经见怪不怪。

    他在将救护车停回了停车场之后,并没有急着去办公室填写出车记录,反而是再次来到了急诊大厅,贪婪的享受着这里的空调。

    凌晨之中的急诊大厅并不嘈杂,哪怕是有零星的病人和家属,大家也都是行色匆匆,走路很快,大厅之中只回荡着空灵的脚步声。相比于略显困倦的医疗工作人员,家属们却无心休息,担心着自己的亲人和朋友的身体情况。

    “你胳膊上的牙印,该怎么跟小林解释啊?”沈慧似乎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凑到了正在打盹的王鸽旁边。

    “还要怎么解释?我不需要跟她解释……”王鸽摆了摆手,提起林颜悟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丫头说起来也是挺执着的了。本身她身体恢复的就不错,胳膊腿儿灵敏的很,早在刚过完年的没几天就已经出院了。

    可这还不够消停,还在上大学的林颜悟从整个寒假开始,再到整个新的学期,到现在还有十几天就放暑假了,这姑娘居然还疯狂的黏在王鸽的周围。

    虽然她上学是在湘沙大学,但是距离雅湘附二医院还真的有点远,别看王鸽开救护车过去救人可能要不了多久,但是坐公交车的话足足要四十多分钟。

    即便如此,林颜悟还是一有时间就拎着吃的喝的往这里跑,过来看王鸽找他聊天的时间甚至比她住院的时候还要频繁,搞的王鸽非常不好意思。

    但是王鸽也明确的拒绝了林颜悟那么多次了,这姑娘都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王鸽又不能总躲着不见人家,一来二去就变成了默许,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拖到林颜悟坚持不下去为止。

    可是林颜悟总是往这里跑,搞的急诊部的所有人都知道,王鸽似乎是有了个“小女朋友”。这本身就是一件百口莫辩的事儿,王鸽又不善于跟别人交流,也就懒得解释了。

    急诊部的护士们大都知道王鸽是因为兰欣的原因才进入了车队,但是大家都没有在背后嚼舌头,不说王鸽这才几个月就背信弃义,跟别的女孩子勾勾搭搭。

    一方面是护士们大都已经认识了林颜悟,觉得这个女孩儿真的很不错,不是那种会耍心眼的人,另一方面则是毕竟兰欣已经躺了那么久了还没动静,话是死的人是活的,王鸽又没在所有人面前做出过承诺,说非要等兰欣醒来不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嘛,这也是人之常情。

    王鸽懒得解释,被大家当成了默认,这是他最害怕看到的,却又无力反驳。

    “你就给人家个机会呗。”沈慧居然开始帮林颜悟开始进攻了。

    “我给她机会,谁给我机会?”王鸽摆了摆手,赶紧把沈慧给赶走,“去去去我在这趴一会儿,胳膊疼的厉害,这样的事儿以后不要说了。”

    沈慧看着王鸽的不耐烦,捂着嘴一边偷笑着一边走开了。

    王鸽今天睡眠严重不足,困的不行,把受伤了的胳膊放在桌子下面,另一只胳膊放在桌子上,脑袋压了上去,塞紧了耳机,又把对讲机的音量调整到最大,生怕待会儿要是真的睡着了,自己听不到出车任务,错过了出车。

    在这里睡觉可比车队办公室里舒服多了,毕竟急诊部大厅里面是有灭蚊灯的,而且环境也干净,蚊虫本身就比较少。

    可让王鸽没想到的是,这一觉居然就睡了三个多小时,抬起头一看钟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

    “卧槽?”王鸽抹了一把自己的口水,摸了摸耳朵,这不对劲啊!

    耳机塞的那么紧,声音那么大,只要有任务自己肯定会被吵醒,在这三个小时的时间里肯定是有出车任务的,自己居然没醒?

    这一模才知道,耳机早已经掉了下来,也就是说他根本没听到任何有关于出车任务的信息,一个都没有!

    “操蛋,操蛋,要挨骂了。”王鸽惴惴不安的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口中念念有词。

    “小王师傅,没事儿的,你刚睡着的时候,老铁过来了,亲自给你把耳机摘掉,想让你多睡一会儿,还叫我们没事儿别吵你。”旁边的值班护士看着王鸽一脸懵逼,赶紧安慰道。

    王鸽听罢,这才放下心来,心中还有些感动。这老铁明面儿上不太爱说关心驾驶员的话,办起事来可一点儿都不含糊。

    其实王鸽对于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情况,他自己也清楚的很。原本今天相当于没怎么睡觉,继续上夜班,精神状态吃不消,一个出车还救了个要自杀的,费劲全身力气才将人给按住,早已经疲惫不堪了。

    这时候也知道自己不能开车,一定要眯一会儿,只是理智还在告诉他,休息一会儿可以,车还是要出的,不然数字可就没法赚了,这才塞好了耳机打算眯一会儿。

    可没想到铁大致直接过来把王鸽的耳机给拽下来了,强行让他睡一会儿,不然疲劳驾驶出了事儿,这车还不如不出呢!

    王鸽现在已经变得清醒无比,连反应都快了不少,一转头就看到自己救下来的那个女孩儿正坐在大厅之中,跟自己的父母说着话。

    她的父母面容急切,正在好生劝说,可那女孩儿满不在乎,似乎听的有点不耐烦了。

    那个叫何梦琪的女孩儿已经恢复了神智,神态表情都很自然,怕是已经没有了再要去自杀的倾向了,跟父母说话的时候十分正常。

    自杀其实只是喝多了酒的一时冲动,何梦琪在正常状态下肯定不会这么做,因此不用别人劝,她自己也能恢复的过来。

    只是她仍旧挂着点滴,输液袋里面的液体还剩下一些,人看起来还是有些虚弱的,酒精会让人体内的大量水分蒸发,人变的口干舌燥,十分不舒服。

    女孩子的直觉都是很准的,何梦琪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一边跟父母说话一边转过头,猛的就看见王鸽正盯着她看。

    何梦琪有点迷茫,总觉得这人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想起来,直到她看到了王鸽胳膊上的包扎着的伤口,又看到了他身上的那救护车司机制服,这才回过神来。

    刘崖已经把她在喝醉了时候的举动和所作所为,都告诉了她的父母。而她的父母又将这些事情告诉了醒过来的她!

    何梦琪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喝多了酒要跳桥自杀!而且谁都拦不住,最后是一个救护车司机强行把她拽了下来,自己还恶狠狠的咬着人家胳膊不肯松口。

    何梦琪舔了舔嘴唇,她自己的脑袋里没有一点儿有关于这些的记忆!

    喝断片了!

    王鸽看着何梦琪那迷茫的眼神还有凌乱的头发,就知道她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酒精这个东西说实话,就是个麻醉剂。刚开始喝酒人会变得兴奋,那是因为酒精在刺激大脑,但是酒精量大了,大脑无法承受酒精的刺激,便会开始短暂的休息,造成记忆的短暂缺失。

    要是再喝多,那大脑就只能进入一个长时间的休息状态,长短以及完全缺失,什么都记不起来。

    脑中的颞叶部分是负责掌管记忆的,当喝酒喝到一定程度时,颞叶的一些功能会被酒精麻痹而暂时丧失。

    人的所见所闻都不会被大脑记录,也就造成了失忆了。有很多人在喝多了以后丢了手机钱包,回头又去调取监控记录观看的时候,都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干过那样的事儿,居然会出现在监控画面之中,这种感觉是十分神奇的。

    何梦琪冲着王鸽笑了笑,举着自己的输液袋走了过去,“司机师傅,不好意思啊……”她冲着王鸽吐了吐舌头。“胳膊还疼不?”

    王鸽呵呵笑了两声,“没事儿,没事儿……以后别喝那么多了。”

    “那个,你没谈过恋爱是真的吗?”何梦琪忘记了很多事情,居然还记得王鸽说的这一句话。

    “你就是救我闺女的那个司机啊!真是太感谢你了!”何梦琪的父母看到了自己女孩儿的救命恩人,上来就拉住了王鸽的胳膊,摇来摇去。

    王鸽也惊了,看着何梦琪的那个表情,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会儿可不能说实话了,“那个啊,假的!当时为了骗你下来瞎说的。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像是没女朋友的人吗?”

    刘崖从王鸽的身后路过,听到王鸽大义凛然面不改色的这句话,差点噗呲一声笑出来。

    至于是不是瞎说的,只王鸽自己知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