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癔症
    被参与救援的武警官兵发现的,是一个小女孩儿。

    “让我看看!”王鸽扑了过去,女孩儿则是已经被放到了担架上,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

    王鸽惊奇的发现,女孩儿居然醒着,睁着眼睛,还在眨眼,呼吸似乎很平稳。

    虽然浑身上下都沾着泥土,衣衫不整,鞋子也只有一只在脚上,但是没看到什么血迹。

    王鸽给女孩做了一个检查,颈动脉拨动稳定有力,瞳孔对光反射正常,身上除了皮肤挫伤之外无明显外伤,更没有骨折和没内出血的迹象。

    这也太幸运了吧?从山体滑坡下面挖出来,没起不说,居然一点儿都没受伤。

    不过女孩儿浑身上下都冰凉,还在不断的颤抖,王鸽赶紧脱下了自己的冲锋衣盖在担架上,不让雨水继续带走小女孩儿身上那仅剩的一点点温度。

    在地下呆的时间太长,没有热源,天还在下雨,肯定会因为低温而造成身体损害,感冒发烧都是轻的。

    不过,小女孩儿没哭,也没有别的情绪表达。不配合救援动作,却也不排斥,只是呆呆的时候好像没有任何自主意识一样,任人摆布。这让王鸽很担心。

    这小女孩儿才十岁!小学四五年级,就算是再坚强,再懂事,也只能持续一会儿,这会儿被救出来了,居然没哭没闹,这真的是太反常了。

    “小妹妹,你哪里不舒服,告诉哥哥好不好?”王鸽一边给孩子盖着一副,帮武警官兵在泥泞难走的路上运送担架,一边儿发生的问着那个女孩儿,

    一方面是让她保持清醒,不要因为低温而休克。二是想要在医生接手之前获得更详细的信息,能够最快速的展开治疗。第三,则是想要判断一下她的精神状态。

    毕竟灾难已经发生了几个小时,能救出来一个都很不容易,别说还活着了,王鸽自然不愿意眼看着好不容易救出来的人再次死去。

    虽然这女孩儿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事儿,但是身上有什么隐疾还很难说,王鸽不是大夫,当然要大夫说孩子没事,才算是这没事。

    可是王鸽这一句喊下去,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看着女孩儿的脸,女孩儿像是没听到他的声音一样,仍旧是仰面朝天,盯着暗红色的天空,无惧雨水冲着自己砸下来。

    王鸽皱了皱眉头,莫非是颅脑损伤造成视觉听觉暂时丧失?或者是听不动人说话?可是从外面来看,这孩子连头皮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头部受伤的迹象,连个刮蹭和血肿都没有,

    来自于聚光灯的光源无法照亮整个被滑坡掩盖的村子,仍旧有不少地方处于黑暗之中。

    抬着担架的武警官兵脚下没站稳,右脚一下子踩在了一块大石头上,而石头表面十分湿滑,其下面的泥土又很松软,眼看着人就要往下摔,那担架也已经向一边倾斜。

    王鸽眼疾手快,赶紧拉了那武警官兵一把,另一只手托起担架的把手,这才算完事。

    “谢了司机师傅。”武警官兵满脸黑灰,混合着雨水,身上的迷彩服早已经湿透,他轻轻的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

    王鸽这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位武警官兵。这年轻的士兵脸上还带着些许稚嫩的气息,年纪似乎比王鸽还要小上那么几岁,好像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

    “没事,注意安全!”王鸽点头说道,“发现她的时候就这样了?”

    “恩。不哭不闹的,睁着眼睛,刚开始还以为是不行了,结果简单检查了一下,发现还有脉搏和呼吸,就赶紧喊人过来了。眼睛还睁着呢,问啥都不说。可能是吓着了。”这年轻的官兵叹了口气说道。

    “这孩子的确是命大,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她在地下还有一个小小的空间,足够自己站立或者坐下,两条粗水管支撑着一块门板,刚好搭在了她的脑袋上,没让她遭受什么重物砸伤,而且留出了足够的呼吸空间。”另外一名消防官兵说道,“求生意志应该比较强,看着手上有挫伤,似乎有挖掘过周围泥土的行为。”

    王鸽点了点头,心里面大概有了数,帮着两个武警官兵把单架送入最靠路边的那个帐篷里。

    现场共有三个大帐篷,其中路边的这个帐篷,类似于有一个分诊和急诊的功能,一些被标记上黄色和绿色的病人在这里等待,轻症病人都会在这里得到治疗,一时半会没法进行治疗,但是又不危机生命的病人,也在这里等待着去医院。

    虽然人员众多,而且整体环境很差,但是帐篷里除了医生和护士说话的声音,和病人痛苦的嚎叫与呻吟,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

    人们已经没有力气去说别的什么话了。

    而在这个帐篷的隔壁,还有一个较小的帐篷,充当着临时手术室的功能。反正现场有发电机,电量还是充足的,帐篷里进行了灭菌、消毒等处理,医疗设备相对来说比较齐全,一些不是很麻烦,但是不做又会危机生命的手术,都会直接在这里由大夫们进行。

    手术环境差,会影响到手术之中的病人。但是没办法,从这里到最近可以进行手术的医院起码要半个小时的车程,时间太长。还是先进行手术临时保住命最重要,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

    在最里面的那个帐篷则是跟王鸽刚刚进入的这个帐篷差不多大,只是里面并不忙碌——那里存放的都是遇难者遗体。在人死亡之后,身体会快速腐败,滋生细菌,在雨水的作用下,细菌和病菌会快速传染,传播到正常人身上,那可能就会引起疾病。

    在事故发生之后对于遇难者遗体的收集和整体存放管控,并不仅仅是要给遇难者保留尊严,更是在为活着的人考虑。

    “曹大夫!”王鸽看见曹山那边刚刚完成了对一个病人的治疗,用自己的杯子喝了口水暖身子,就赶紧去喊他。

    曹山一见有病人过来,连水都只喝了半口就放下了,将仍旧在忙碌的白楠给喊了过来。

    护士队伍其实人并不多,医院本身还有病人要照顾,多出来的这部分人只能由休假人员或者是本来不应该上班的人来补充。

    “人们人怎么越干越少了?”曹山问道。

    白楠将原本带血的手套摘下来扔进了医疗垃圾桶,换上了一副新的。“要么留医院,要么在隔壁手术室。同时进行两台手术呢,人手不够用。”白楠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招呼着王鸽把那小病人放到这里的病床上。

    说是所有的医院进行联合急救,其实不论是医生护士人数,还是救护车数量,雅湘附二医院所占的比例永远在一半以上,大部分便携式的医疗设备也都是从那边带过来的。

    对于王鸽他们来说,这里其实是自己的主场,抬头低头都是自己医院里的人。

    而且,就算不是自己医院里的人,王鸽也偶尔能看到几个十分面熟的人,但只能远远的点头示意,算是打招呼了,他们真的没时间停下来攀谈几句。

    这些人大都是王鸽在有任务出车的时候遇见的其他医院的大夫和护士,见面的次数多了,虽然仍旧不知道名字,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

    “什么情况?”曹山也给自己换了一副手套,按照急救检查的流程给小女孩儿来了一遍检查,可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两个送小女孩儿过来的武警官兵已经返回现场继续参与救援,病床前面只剩下了王鸽一个人。因此曹山也就只能抬头望着王鸽,企图从他那里得到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身上好像没什么伤,还睁着眼睛呢,不哭不闹的,问什么也不说,怕是……这里的问题?”王鸽伸出食指,敲了敲自己的脑壳。

    曹山点头,趴下身子,“小朋友,你身上哪里不舒服,跟叔叔说说好不好啊?叔叔是大夫,给你治病的。”

    女孩儿仍旧是眨着双眼,瞳孔直勾勾的对着帐篷那深绿色的天花板,好像完全听不到别人说话,也没有任何回应。

    曹山有点无奈,没敢当着孩子的面说,虽然身体上没什么大碍,但是经历了这样的事儿……心里上恐怕也是承受不住的。

    孩子现在孤身一人,没有别人在身旁,情况已经很糟糕了。要是孩子的亲人仍旧被埋在山体滑坡的下面,那情况就更糟糕了。

    不哭不闹,说话没有反应,身体又很健康,也不像是有过缺氧、或者外部伤害所造成的颅脑损伤,生理上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不可能听不到声音。那么只有一个原因,遭受了太大的打击,造成了心里上的问题。

    曹山虽然是急诊大夫,但精神科的相关病症却并未涉猎太多,对他来说急性创伤的处理经验可能还更多一些,并不像是刘崖那种什么都懂一点儿的人,只能先针对生理上的问题下医嘱。

    “整体没什么事儿。给点儿高糖,先把体温拉上来,身上的水都给擦干,指尖和胳膊上的伤口清创,应该没有严重到要缝针的程度,注意保持干燥,防止感染,盖上棉被。”曹山说道。

    白楠点头答应,尽可能的把自己的每一个动作告诉小女孩儿,企图告诉她,她已经身处安全之中,不要再害怕,也千万不要反抗。可是小女孩儿的表现却跟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反应,以至于白楠在清创和扎针的时候,女孩儿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任人摆布。

    白楠也是唏嘘不已,心里面心疼的很。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估计必须要进行心理干预了。不过现在……没人顾得上这个。”曹山看着那小女孩儿,又看了看满屋子的病人,“估计就算是转移回医院,这孩子也是要最后一个被转移的,因为身上没有生命危险。可是这心理疾病……也会引发生命危险啊!玩意孩子啥时候想不开了,做出什么啥事儿……十多岁的女孩儿了,可什么都懂!”曹山对着王鸽说道。

    王鸽皱着眉头,“那我们该怎么办?”

    曹山刚要开口,帐篷门口突然又抬进来两个担架。

    “大夫,两个,一起发现的,一个腰变形,一个腿变形,还有意识!”这次进来的仍旧是武警战士,他们不具备什么医学知识,只知道尽可能的描述症状,帮助医生判断情况。

    “挖出来的时候,男的还趴在女的上面呢。”武警战士们感叹道,“怕是发生事故的时候,男的为了保护女的,才被大石头砸了腰。”

    曹山往门口看了一眼,对着旁边喊了一句。“老吴!一起来!”

    然后他又招呼着武警战士,“这边儿两个床,一边儿一个,腰伤那个轻点儿放,腰椎要是出了事儿要下半身残疾的!”

    曹山吩咐完成之后,掏出了听诊器,又转过头去对王鸽说道。“那孩子今晚交给你了。我虽然不是精神科的专业大夫,但是这样突发的事情,对孩子造成的心理影响,越早介入越好。我看你小子,参与过不少乱七八糟的救援,嘴上的功夫倒是了得,应该帮得了那孩子。”

    曹山说完,就要去给给病人诊疗,可王鸽又拉了他一把。“到底应该怎么办?我又没学过这个!”

    “陪她聊天,聊到她说话为止!”曹山想了一秒钟,然后留下这样一句话。

    白楠将盖在孩子身上的那件冲锋衣丢还给了王鸽,帮孩子将湿漉漉脏兮兮的衣服脱掉,换上了一套干净的小号病号服。

    由于时间紧急,救援方面对于衣物的准备还是比较少的,这小号的病号服只是大人中的小号,而不是儿科的那种病号服,所以穿在小女孩儿的身上,整体还是大了一圈。

    白楠给孩子裹上了棉被,为了不占用大夫急诊的病床,喊着王鸽,一起把这小女孩儿给放在了从救护车上带下来的推车上。

    “王鸽,交给你了!”白楠回头看了一眼围着病床团团转的曹山和吴刚,然后又回过头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孩子。

    女孩儿的脸部已经完全被清理干净,露出了清秀的脸庞,躺在病床上表情呆滞,一言不发,甚至连呼吸的动作都看不太出来,让人感觉到十分的可怜。

    “忙你的吧。”王鸽也低头看了看孩子,却发现孩子突然转过了头,看着刚刚送过来的那一男一女两个病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