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第二个人
    王鸽被惊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你……你说你看到了什么?”他试探着问道。

    “有人要带走我的爸爸妈妈,是不是他们被带走了,就会死掉?叔叔,你快帮我拦住那些人,别带走我的爸爸妈妈。”王佳欣语气十分着急,似乎说的并不是假话。

    这个叫王佳欣的小女孩儿现在还是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她所说的话更不可能是由于心里原因胡编乱造瞎说的!

    这只能证明一点,王佳欣的确能够看到点什么东西。

    而且她看到的东西,跟王鸽看到的相同。

    王鸽害怕极了,救了那么多病人,见过那么多病人家属,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莫非王佳欣也有着跟自己一样的能力?

    可是这说不通啊,若是一开始就有这能力,王佳欣肯定早就已经说出来了!王鸽的脑子十分混乱,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小妹妹……现在没人要带走你的爸爸妈妈,医生还在对他们进行抢救和治疗。你的眼睛不是看不到东西吗?”王鸽又问,一颗心脏在胸膛里狂跳不止,他甚至感觉这心脏快要从自己的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如果王佳欣真的能看到死神或者灵魂,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自己从此以后不再孤单!意味着自己的痛苦和秘密将会有人一起分享。

    再也不是一个人,再也不是一个人!

    但是王鸽无法干扰已经提取了灵魂的死神,王佳欣母亲的灵魂已经离体,父亲的灵魂野已经走远。

    这也意味着,王鸽无能为力,而王佳欣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父母的灵魂被死神夺走,他们的生命将在自己的注视之下消失,没有任何办法。

    对于一个十岁多一点的孩子来说,这简直就是世间中最残忍的事情。

    “我……没办法形容。好像有两个红色光团从我的眼前溜走,还有另外两个黑色的光团在带领着他们。我看不到,但是我能感觉到,那两个红色的光团,就是我的爸爸妈妈!”王佳欣着急了,自己明明能够看到这种场景,却无法形容。

    王佳欣所用的形容方法都十分抽象,但是她实在是无法描述这种感觉。

    王鸽沉默了。

    这孩子没撒谎。

    她虽然眼睛看不到东西,但是的确能感觉得到。她感受到的东西和王鸽看到的实体影像不一样,但是的的确确是一回事儿!

    我跟你一样,我他妈跟你一样!

    我也能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些东西总是缠绕着我,我也许会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鬼知道这种东西是怎么缠上我的!

    王鸽尽力的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甚至想要捂住自己的嘴,把即将要脱口而出的东西给拦回去。

    也许王鸽会告诉这女孩儿真相,但不是现在。

    王鸽的顾虑实在是太多了。

    他不知道女孩儿能看到这种超自然现象是临时的还是永久的,说不定现在这能力刚刚出现,会有死神或者执法者前来剥夺她的能力,然后抹掉一点点相关的记忆也不一定。

    他答应过虚紫,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能让任何普通人知道。可是现在拥有了能力的王佳欣还属于“普通人”的范围之内吗?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瞒她一阵子。

    第二,王佳欣现在正遭受苦难,双亲全部在山体滑坡事故中遇难,别说是孩子,就算是一个成年人,这也是无法接受的现实,足以将一个人的神经彻底压垮。

    王佳欣已经由于心理原因造成了短暂的失聪和失明,这会儿若是再来点什么打击,出点什么事可就不好了。

    而且,王佳欣的这个能力是她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的,现在告诉她,她能够看到死神和灵魂,绝对会加重她的负面情绪,虽然小孩子才十岁,世界观还没有完全定性形成,接受能力也比较强,但是这类扯淡的事情,还是越晚让她知道越好。

    “你那都是由于看不到东西造成的心理因素,没有人要带走你的父母,医生还在治疗,你安心休息,先睡一会儿,好吗?”王鸽沉住气,耐着性子说道。

    他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千万不要让在场的死神发现这女孩儿能够看到死神和灵魂!

    自己有这种能力,便伴随着生命的危险,天知道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会对这小女孩儿做什么事情!

    虚紫曾经说过,从内心深处抹掉一个人的特殊能力和记忆,对灵魂是有不可逆转的损伤的。虽然王佳欣这项能力和记忆还没有维持多长时间,王鸽也不敢冒这个险!

    毕竟不是所有的死神都想虚紫那样有分寸,他们完完全全可以废掉一个人,把人变成疯子,然后达到他们的目的。

    王鸽把自己宽厚又略显粗糙的手掌按在了王佳欣的手上,小声的说道,“别太担心了,大夫们会尽力救你的爸爸妈妈的。”

    王佳欣把手一抽,小声而快速的喊道,“不对!你跟他们是一伙儿的!”

    一伙儿的?什么意思?

    王佳欣小手冰凉,满脸的惊恐。“你在骗我!”

    王鸽无言以对,难道是自己身上戴着的镇魂牌,死神的气息让王佳欣给感觉到了?可是自己明明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这里的喊声引来了帐篷之中其他人的关注,好在原本环境就比较嘈杂,一个小孩子由于惊恐或者疼痛而叫喊,实属正常,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王佳欣母亲的灵魂仍旧没有离开这里,死神并未对那叫喊太过于在乎,可母亲的灵魂听到自己孩子惊恐的呼喊,怎么又能够坐视不理?

    灵魂想要马上扑到自己孩子的身边,而王佳欣也马上发现了这一点,嘴里喊着妈妈,作势就要下床去抱。

    王鸽从震惊和疑虑之中反应过来,就在王佳欣脱离病床要摔在地上的那一刹那,赶紧伸手抱住了她。

    “傻孩子!你可什么都看不见!”

    与此同时,王佳欣母亲的灵魂也被死神禁锢在了原地。死神失去了耐心,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王佳欣,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他举着长柄雨伞往前走了几步,似乎马上就要去触碰到王佳欣,想要查看她身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一个身影却横在了她和王佳欣中间。

    王鸽没说话,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在这种时候,不能再退缩了!

    无论死神是要剥夺王佳欣的特殊能力,还是想要抹掉她的记忆,肯定会对其灵魂造成不小的伤害。

    王鸽不敢承担这个风险。反正阎王大人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不久的将来阎王大人还将与他有一场对话,现在这个危急关头,似乎已经不需要再低调的隐瞒些什么了。

    想靠近这个女孩儿,要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王鸽怕死,但是眼下这种情况怎能坐视不理?

    他没有说话,只是挡在了死神的身前,护着王佳欣,甚至不让死神去看到王佳欣一眼。

    死神看了王鸽一眼,想了几秒钟,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死神拍了拍脑门,“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说完,他便转过身去,对着王佳欣母亲的灵魂说道,“你已经死了,别再找没必要的罪受。”

    而那灵魂被禁锢在原地,不能移动,更无法发生,双眼之中充盈着泪水,大大的张着嘴巴。

    死神打了个响指,两个人的灵魂在空气中慢慢的消失。

    原来是你?

    这死神知道我是谁?

    今天夜里,带给王鸽的震惊实在是太多了。他这个能够看到死神和灵魂的异类似乎已经完全暴露,不仅阎王大人已经知道了他,甚至连其他死神都已经知道了!

    王鸽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回过神来,却发现王佳欣坐在床上,泪流满面,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们都走了,爸爸妈妈都走了!”

    刚才身后还正在抢救的一男一女两个病人,心电监护上面的线条都已经变成了直线,大夫们无暇顾及哭泣的女孩儿,仍旧用力的坐着胸外心脏按压,虽然大家都知道希望不大。

    事到如今,王鸽也已经用不着隐瞒真实情况了。由于心理作用而产生的幻想这种借口,没办法糊弄一个亲眼看到双亲灵魂被带走的女孩儿,哪怕她只有十岁。

    王鸽害怕刺激到王佳欣,没敢上前安慰,话都不敢说一句。

    女孩儿没有大喊大叫,只是两行泪不断的从眼睛之中流下来。“你看得到,为什么不帮我?你是不是跟他们一伙儿的?”

    王佳欣哭着问道。她也很疑惑。刚才在王鸽碰她手的时候,她的确看到了眼前出现了另一团黑色的光团,所以便以为王鸽与那些带走父母的黑色光团是同一类人。

    而再另一个黑色光团要靠近她的时候,她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王鸽的这个黑色光团突然挡在了她的身前,颜色也重新变成了红色。

    现在,在她眼中,王鸽的那团颜色是血一样的暗红色。她不知道王鸽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其实她和王鸽都不知道,红色是来源于王鸽本身,毕竟他是一个正常人。而黑色,则是来源于镇魂牌。

    镇魂牌毕竟是地府世界的产物,是虚紫这个死神给王鸽的。

    王鸽佩戴镇魂牌之后,相当于拥有了其他死神和执法者的气息,所以两种颜色是混合着出现的。

    “我……什么都看不到。”王鸽安慰过失去了年长父母的中年人,安慰过失去了孩子的父母,就是没安慰过失去了父母的这么小的孩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活着,就得好好活,让爸爸妈妈安心。”

    这些话徒劳无功,不痛不痒,连王鸽自己都知道。

    “你若是看不到,怎么会去挡着那团黑色的光!”王佳欣继续说道,说完又呜呜的哭了起来,不管王鸽的回答是什么。

    一个十岁的女孩儿哪里懂得生和死意味着什么?

    她只知道自己的父母永远的离开了自己,再也不会回来。家没了,亲人也没了,这些已经足够多了。

    她不需要懂得过多的东西,就已经足够悲伤。

    王鸽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同样没有人能帮得了他。

    “王鸽!快,手术台上有个病人刚完成手术,必须马上进重症监护室,这里没有监护条件!”田雨晴掀开了帐篷的门帘,身上穿着手术室内的深绿色衣服,身上沾着血迹。

    王鸽转过头去看了田雨晴一眼,又回过头来看了看王佳欣。

    “别愣了,这孩子会有人照顾的。其他人都在过来的路上,现场就剩下你一辆能动的车了!”田雨晴看着愣神,马上急了,语速极快的催促道。

    “你就躺在这里,千万不要乱跑。我说过的,带你回医院。待会儿我就回来!”王鸽掏着口袋里的钥匙,说完就跟着田雨晴往外跑。

    帐篷外面的雨似乎小了一点儿,但月亮仍旧没有一丁点儿要冒出来的意思。王鸽前往临时手术室帐篷接病人,几个救援人员已经撑起了雨伞,将病人从手术室之中推了出来,宋平安也急急忙忙的脱下了手术服和帽子,跟在那推车的后面,看起来这病人是由他一直负责的。

    王鸽赶紧接手帮忙,在众人的护送下把人送到了救护车前,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病人从手术病床上转移到救护车的推车病床上。

    “幸亏有你在这,这个病人情况太严重了,做了手术都不一定能活,这里条件太差,必须赶紧转移到医院里去,进行重症监护。”宋平安的脸上显现出了掩盖不住的疲倦。

    “什么情况?”王鸽随口问了一句

    “肋骨断了四根,扎进了内脏里,内出血,肝脏脾脏都破了,大脑缺氧过度,可能有脑细胞损害,人还在休克。强行给做的手术,不然人就真没了,血也不够,内脏一团糟,生命体征十分不稳定,现在的这点儿心跳都是药给强行吊着的,估计药效过去……”宋平安喋喋不休的说着,似乎是在释放着自己的紧张情绪。

    王鸽却是听不进去,满脑子都在想着王佳欣的事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