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父母的善念
    “虽然咱家里没什么钱,养个儿媳妇,养个孩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嫁到咱们家,肯定是不会让她和孩子吃亏的!”赵雪芹十分激动的说道。

    “瞧你说的,咱家王鸽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么?而且是干医疗工作的,办事儿的时候肯定注意安全了啊!”王建成看了自己老婆一眼,给自己点了根烟,然后又将烟盒递给了王鸽。

    王鸽是没有抽烟的习惯的,自然摆了摆手没接,心想着同为男人,还是自己的爹了解自己。

    可王建成看了一眼王鸽那个衰样,话锋一转又说道,“你再看看他那个怂样,哪有女孩子愿意跟她?还给他怀了孩子,你怕是想抱孙子想疯了吧?”

    王鸽的嘴角直抽,刚才还觉得父亲认同自己呢,这会儿就嫌弃的要死了,天底下哪有当爹的这样说自己儿子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赶紧打断了这个话题。

    “不是这么个事儿。你们别瞎猜了。”王鸽干渴了几声,喝了口茶水,正色道。“前几天乡宁县那村里山体滑坡的事儿……你们都知道吧?”

    二老对视一眼,齐齐点头,但是王鸽想要说的事情居然跟这件事情有关。

    “你也去现场了参与救援了啊,到底是什么事儿?直接说吧,都是一家子人,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担着。”王建成说道。

    “是这样的。在现场参与救援的时候,有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儿。她亲眼看到了自己的父母被埋在废墟下面,由于心理原因双目失明。现在她人住在我们医院观察室。我长话短说,想把她带回咱们家住一段时间……”王鸽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已经没了底气。

    王建成和赵雪芹自然知道,所谓的“住一段时间”必须要合法的手续,那必然就是领养了。

    “她的其他亲人呢?”让王鸽感到意外的是,母亲赵雪芹并没有因为家境原因而一口回绝,反倒是问起了详细情况。

    这让王鸽看到了希望。

    “经过政府部门和组织的多方联系,只找到了几个远房亲戚,那些亲戚都不愿意收养她。医院这边也压不了太长时间,用不了几天,就要去福利院了。”说起王佳欣,王鸽心情都变得不是很好了。

    “怎么不能去福利院?”王建成听到王鸽的这些话,手里夹着的香烟都没顾得上去吸一口,差点就躺着手了,长长的烟灰落到地上这才反应过来,这根香烟已经在空气中燃烧殆尽。他在烟灰缸之中熄灭了烟头,又重新点燃了一支,猛吸了一口。

    “经过医生们的判断,她的双目失明是由于心理原因造成的,通过系列心理治疗,恢复的可能性比较大。到了福利院,这孩子的性格肯定愈发孤僻,身有残疾,又没办法得到良好的心理引导,所以……很难说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只要来了咱们家,治疗费用你们二老不用担心,会有政府和社会公益组织去承担。”王鸽害怕父母因为担心治疗费用而拒绝自己的提议,把治疗费这件事也赶紧说了出来。

    其实他撒了个谎,一旦孩子被领养,政府和社会组织在领养人不要求的情况下,一般不会提供经济上的援助。而且能够领养孩子的家庭,家底必须殷实,基本上不存在缺钱的情况。

    王佳欣的后期心理治疗费用,全都由陶米承担。陶米在听王鸽说了这件事之后,也是心怀同情,马上决定从经济上对这个小女孩儿进行帮助。

    别的事情他也干不了,就是钱多。陶米刚开始决定,从王佳欣现在开始,到她十八岁成人为止,所有的教育、生活、治疗费用都由他来出。王鸽不敢给他带来压力,又怕家里起疑心,好说歹说,这才劝的陶米同意,教育和生活费由王鸽家里出,治疗费由他出。

    王鸽家里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总体来说也算得上是基本小康了,家庭条件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领养一个孩子,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你们搞医疗工作的,你们懂这个。一双眼睛对于孩子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她才十岁啊!”赵雪芹心里也有些不舒服,“老头子,多养个孩子,其实咱们也花不了多少钱的。那会儿家里条件不好,还不是把儿子养大成人?也没缺他一口饭。更何况儿子现在还能挣钱了,难得有这么一份行善积德的心!”

    王建成继续抽烟,摆摆手,明显是想要把问题问清楚,再做决定,“我虽然不太懂……但是领养的话,是不是还需要很复杂的手续?而且对于家庭条件必定有所审核,例如家中没有子女,或者条件比较好这类的。我们……不符合要求吧?”

    王鸽早已准备好了所有问题的答案。“手续问题你们不必担心,我有人帮忙的,只要你们同意,肯定能把手续办下来!”

    他回想起之前在驾驶救护车过程中、还有抵达现场之后所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危险性极大,很有可能随时就丢了性命,又补充道,“其实我的这份工作,也挺危险的,搞不好什么时候命就没了,丑话说在前面,白发人送黑发人……家里有那个女孩儿,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情不在了,你们还能有个伴儿,有人养老……”

    王鸽这话还没说完,就只听到桌子发出砰的一声巨响!王建成抬起酒杯狠狠的砸了桌子一下,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从小到大,王鸽很少惹父母动怒,看来这次轻飘飘的话似乎让王建成真正的动了肝火,王鸽吓的不敢说话。

    最终的这个理由终于说了出来,而王鸽自始至终,都没有提过自己的初衷:让这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儿远离能看到死神和灵魂的生活困扰,留在自己的身边,将她保护起来。

    最起码,自己出了事儿,这女孩儿应该会没事儿。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份责任和信心,好像就算是今天晚上阎王大人来找他,他都不会有任何的惧怕和屈服。

    “瞧你这孩子,乱说话!”赵雪芹赶紧拉了王鸽一把,打着圆场。“竟说些不吉利的事情。”

    王鸽撇撇嘴,仍旧没有说话。

    王建成又猛吸了几口香烟,将第二根香烟捻灭在烟灰缸里,火星乱窜。“最后一个问题,她愿意来吗?”

    “从那个村子的灾难之后,我就一直陪在她身边,应该是她身边现在最亲近的人了。所以……之前跟她提到过这件事情,她同意了之后才对你们说的。”王鸽点头回答道。

    “来吧。咱家不缺这一口饭吃,绝对亏待不了她。你干这行的时候,我就有点不太满意。你妈经常劝我,活着得有点儿人样,得有点儿人情味,你干的这份工作虽然出力不讨好,但是也是救人性命啊!那个孩子,也都是一个道理。在这点上,我还真的比不上这老婆子。”王建成嘿嘿笑道,赵雪芹却不动声色的害羞了一下。

    一对老夫老妻在王鸽面前秀了个小恩爱,全然旁边这一条单身狗的感受。

    “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赵雪芹见自己的老头子答应了,心中也欢喜,赶紧问道,“什么时候过来啊?”

    “叫王佳欣,佳节的佳,欣然的欣。”王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能够把藏在心中的这件事情说出来,并且有完美的解决,简直比什么都高兴。

    平时自己的父母老实巴交,这么多年来从来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没想到在这种事情上,他们居然答应的这么快。普通平头老百姓,还是心存善念的。能帮上别人一把,就帮一把,绝对不带含糊的。

    而且王鸽很了解自己的父母,王佳欣将来若是来了自己家里,肯定不会遭受冷眼或者不公正对待,以王鸽父母的脾气,对那女孩儿甚至要比对王鸽还好。

    “这几天医院的事儿了解了,我就委托朋友去办手续。手续办好,直接就接回家了。估计就这三四天的事儿吧。”王鸽说道。

    其实他也是心怀愧疚。本身他身上就藏着一个大秘密,两年过后生死未卜,实在是大不孝,今天又给家里增添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负担。

    父母虽然嘴上不会说什么,甚至心里不会想什么,但王鸽也还是过意不去的。毕竟王鸽平时工作忙,根本无法照顾王佳欣,所有重担都落在了父母的身上。

    上学放学,穿衣吃饭,双目失明的王佳欣照顾起来,似乎要比普通孩子更加麻烦一些。王建成和赵雪芹已经把王鸽教育成人,不知费了多少心血,受过多少苦难,到了现在,王鸽却又要让父母再体会一次这样的生活,不能不说,这有点残忍。

    一想到这些,王鸽心里就越发的感觉对不起父母。

    王建成和赵雪芹倒是没想这么多,在他们看来,也许带孩子并不算得上是什么麻烦事。王鸽若是娶妻生子,那小孩儿还是要靠二老照顾,孩子越小越麻烦。

    相反,一个十岁的孩子多多少少会懂事许多,也好照顾一些。

    “这孩子也姓王,还是咱们本家呢!”王建成想开了,与赵雪芹一样,因为家里即将增添一位新的成员而感到高兴。

    “只是不知道这孩子来了咱们家,能不能适应啊!先不想了,肯定会适应的!”王建成有些自言自语了,从脚下拿起了酒瓶子晃了晃,“诶?这酒怎么没了?雪芹,再去帮我拿一瓶,高兴,多喝点儿。”

    赵雪芹一反常态的没有阻拦,眉开眼笑的起身去柜子里拿酒。“只能再多喝一杯啊!”

    王建成苦笑一声,看着那小小的酒盅,是一口就能闷掉一杯的量,又听到赵雪芹念叨着“别喝多了身体出问题,让儿子拉你去医院”之类的话,只好点头。

    王鸽在为自己有这样的父母而感到无比的幸运。今晚十二点才上班,现在才七点多钟,十点钟走都来得及。要不是因为上班而不能喝酒,他还真的想陪着父亲喝上几杯!

    饭已吃饱,王鸽陪着父母坐在桌旁聊了会儿天,还没到要出发的时间,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嗡嗡的响了起来。

    王鸽心里一惊,平时给他打电话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大家都知道他的时间宝贵,如果不是什么紧急情况,这电话必定是不会响的。

    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铁大致打来的。

    王鸽毫不犹豫的接起了电话,怕是车队里又出了什么事,或者医院里下达了某些紧急任务吧。

    “小王,醒了吧,吃饭没?”这回铁大致却显得有些客气了。

    上次山体滑坡那个事儿,铁大致知道王鸽白天整整一天没睡觉,又提前去车队,上了一个通宵的班之后,心里十分不好受,相当自责,这会儿马上关心起员工的身体状况来。

    “吃饱了,睡够了,又有什么紧急任务?”王鸽直接说道。

    “嘿,你小子这个嘴,猜的还挺准的。这几天大雨,湘江河水泛滥,上游几个村子搞紧急撤离,可还是来不及了,现场有被困人员,可能发生溺水险情。我们接到命令,前往现场参与救援。车队里没有多余的脑袋了,我在路上,去了开备用车辆。那辆湘AGZ689,照样给你留着!”铁大致这才把事情给说了出来。

    “我打车去,天气情况不太好,估计要半小时左右才能到。”王鸽看了看外面持续不断的大雨,皱了一下眉头。

    “没事儿,我等你来,咱们一起走!”铁大致说完,马上挂掉了电话。

    王鸽回过头,看了一眼父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王建成和赵雪芹虽然听不到电话的详细内容,但也猜了个大概,知道王鸽等不到十点钟了,需要马上出发参与急救工作。

    “去吧去吧,注意安全。这次可别再带个孩子回来了!”王建成摆摆手,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