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波又起
    王鸽是趟着积水从楼下来到马路边的。

    他本身住的这小区地势算比较高的,在一个小山坡上。连这边的楼下都已经有到脚踝的积水,就更别说一些地势低洼的地方了。

    连续几天的大雨几乎让这座城市沦陷,政府部门启动一些低洼地区或者江边村落的居民临时转移工作,看来也并非是大惊小怪。

    他走的着急,脚上也没搞什么防水措施,一双运动鞋早已经湿透,里面还灌了不少水。他打着雨伞来到马路旁边的公交站台,好在站台比马路要高出那么一点,还没被泡在水里。

    虽然公交站台上有棚子,但对于王鸽来说意义不大——那把雨伞根本就无法抵挡这种倾盆大雨,即便是下雨的时候没有刮风,王鸽身上这一套衣服早已经湿透,他只能暂时躲在这公交站台的下面,把鞋子里的水倒出来,等了三四分钟,路上只有私家车缓慢的行驶而过,连一辆出租车都没有!

    站台上等公交车的只有两三个人,身上的情况跟王鸽差不多,而这个时候公交车来的肯定也是很慢的。道路两旁也少有行人,人们在傍晚下了班之后纷纷选择躲在家里不出来。

    不过,湘沙市是一个神奇的城市。无论怎样的情况,都阻止不了人们吃喝玩乐的精神。

    王鸽甚至在马路旁边发现了一家仍旧营业的烧烤夜宵摊,摊主支了不少雨棚,烧烤的炭火仍旧冒着烟,只是烤肉的香味被雨水稀释,闻不到太多味道。

    为了阻挡积水进入棚子下面的营业区,摊主甚至自备沙袋,将自己的摊子浅浅的围了一圈,还真的挺管用,棚子下几乎没有积水,只是湿答答的。

    有一些路过的市民并没有在这里用餐,只是躲在这棚子下面避雨,摊主倒也是笑呵呵的不赶人。市民们也过意不去,有的给摊主老板敬烟,聊上两句这雨的事儿,有的索性不走了,要上点儿烤串,来上两瓶啤酒,先吃上一顿再说。

    路边积水被落下来的雨点砸的直冒泡泡,一团团水雾甚至从地面上升腾而起,整条马路像是被加热煮沸了一样。王鸽无奈,只能掏出手机,好在这手机虽然便宜,但是似乎防水功能比较好,他用手机打了一个网约车,好在这会儿还有人接单,不过这还是付出了两倍车费的代价。

    这么大的雨,路面和车辆刹车片的湿滑程度自然不必说,而室外能见度必定会大幅度下降。

    而且在车里的司机,基本上是看不清楚外面——就算是将雨刮器的速度开到最快,也来不及将砸在挡风玻璃上的雨水全部洗刷干净。

    司机师傅们宁愿在家里休息这么几天,不赚钱,也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强行开车,若是一个不留神撞了什么东西或者人,还得赔钱。若是车辆因为进入深水而造成内部原件损坏,需要大修,那可就不只是钱的事儿了,不知道要耽误多少时间。

    网约车来的也比较慢,王鸽足足等了七八分钟,一辆银灰色的大众两厢车才渐渐停在他的面前。

    王鸽拉开车门,快速的钻了进去,这才发现自己的浑身上下都在滴水,都落到人家出租车的座椅上去了。

    “师傅,不好意思啊。”王鸽抱歉的笑道。

    “没事儿,这破天儿都这样。我那有座椅套的。”司机四十多岁,有点秃顶,车辆起步之前还丢了根烟给王鸽。“暖和暖和。”

    王鸽没好意思不接,只是捏在了手里,也没有去点燃。

    收音机里面在播报着湘沙市本地电台的交通频道节目,“我们通过相关部门了解到,湘沙市营盘路隧道、南湖路隧道两条重要的过江通道,所有方向的进出口在今天早晨六点钟就已经完全封闭,我们的记者刚刚从现场发挥消息称,这两条隧道由于排水管线堵塞,最深积水高度已经达到一点七米左右,隧道口的积水肉眼可见,已经能够漫过一辆普通越野车的车顶,情况还是比较危险的。”

    另外一个主持人也说道,“在此我们也提醒广大车主,根据天气预报显示,这场大雨至少还要持续一个周左右,希望各位车主在行车时一定要小心谨慎,减慢车速,不要冒险涉水,遇到道路有积水的情况,尽可能的去选择绕路。”

    “没错,行车路途上,安全是第一位,大家一定要注意。接下来……”

    那出租车司机关小了收音机的声音,“这雨下的大了,收音机信号都不好。”他看了一眼手机支架上的手机导航。

    “雅湘附二医院?”

    王鸽点了点头,本来想让这师傅开的稍微快一点儿,估计铁大致已经到了医院在等他了,可这天气条件让人开快点儿不是想让人送命么!还是安全为主,便没把这事儿说出口。

    “在那边儿上班。”王鸽回答道。

    “哟,医生还是护士?”司机顿时来了兴趣,继续问道。

    “说起来,咱们还算得上是同行呢。”王鸽笑了笑,“救护车司机,本来没到点儿,临时来了任务。”

    司机赶忙摇头,“嗨,咱们可算不上是同行,你们开救护车的,那是治病救人,是救命的。我这顶多算是个拉活儿的,不一样不一样。”

    王鸽又笑了一声,没说话。

    也不知是否是这位司机师傅得知了王鸽有紧急出车任务之后,有意识的提升了车速,王鸽抵达医院所花费的时间居然比平时打车只多费了三分钟。

    为了让王鸽少淋点雨,这中年司机没嫌麻烦,把车直接开进了医院大院,并且在急诊部大门口停了下来,这才绕了一圈离开。

    王鸽一路小跑进了车队办公室,铁大致果然在这里,已经换好了司机制服,身上捂着一件医院配发的冲锋衣,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情况比王鸽好不到哪里去。

    王鸽没多啰嗦,直接把身上湿透了的衣服脱了下来,换上干爽的制服,这才觉得舒服了一点儿。

    “拧拧,挂哪儿吧,估计回来以后就干了。”铁大致指了指车队办公室半空中悬挂着一条电线,那时前几天车队同事为了晾衣服才栓上的。

    他将属于王鸽的那间冲锋衣从椅子上拿了起来,丢给王鸽,又指了指桌上的钥匙,“戴好通讯设备,咱们马上出发。”

    “具体在哪个位置?”王鸽套上了冲锋衣,拧了一把自己原先的衣服,又将湿透了的头发擦了一下,鼻子痒痒的打了几个喷嚏,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要感冒,也没怎么在乎,抓起水杯和钥匙就跟在了铁大致的身后。

    “有点远,湘江特大桥东南一点点。那边儿的村子淹的不轻,洪水都已经进了平房里面了,道路全部冲毁,走不了车,只能走船。政府已经组织人手,转移老百姓,接到就近的宾馆里。怕是过程中出什么乱子,医生,和救护车必须在场,并且在宾馆和酒店的大堂设立医疗点,给受灾民众进行一些基本的检查和治疗工作。附近医院能活动的,都过去了,但是这已转移估计就是两三千人,现场人手远远不够。”铁大致跟王鸽快步走着,来到了停车场的大棚。

    “沿着湘江往南走,水位还没那么高,淹不到到路上,不过积水比较多,千万注意安全,有任何情况,马上与我沟通。”铁大致拉开了车门,临上车之前还不忘拍了拍自己的对讲机,叮嘱王鸽一句。

    王鸽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救护车的车况,跳上了车,发现油料十分充足,便拧动钥匙发动车辆,先打开了警笛警灯,又开了雾灯和双闪。

    两辆救护车一前一后停在了急诊部大门口,金晶和男护士冯吉上了他的这辆车。

    “哟,这么早!”金晶嘴里含着棒棒糖,脑袋后面仍旧绑着马尾辫,自从结了婚之后身体发福,脸都大了不少。不过她整个人看起来比较憔悴,本来她也是跟着要上夜班的,由于紧急动员令提前来到了医院,并且跟车出诊。

    “你不也是么金大夫。”王鸽说道。“这雨下的,真是遭罪了。”

    “嗨,别提了。我今天本来也是晚班,一看这雨下成这个样子估计又要提前来上班。没想到一下楼,水居然漫到了楼栋里,齐腰深!好在社区人员有充气筏,抽水机又不断的往外排水,不然我就要游出来了!不过昨天晚上把车停在地下车库里的人可就惨喽,整个地下车库都淹了,入口全是水!”冯吉暗自庆幸,“得亏我买不起车!”

    “这次总算是用不着去现场了……”王鸽驾驶着救护车跟随铁大致出了医院大门,汇入主路,拐了个弯绕开了由于下雨而严重堵车的路口,直接向南飞驰。

    “我这边接到的任务,是前往那边一个湘桥宾馆。听说是利用酒店大堂和会议室,设置了临时医疗点,为受灾民众提供医疗服务工作,好歹是在室内,遮风避雨的。但是那个地方估计不会设立手术室。这种大雨和低温,出现的病症可能是感冒发烧、呼吸道感染、肠胃疾病,内外伤需要手术的情况可能不多,希望现场药品充足吧。”金晶说完,随后问道,“救护车也是在现场进行待命吧?”

    “目前来看是这样,如果现场有无法处置的病人,肯定是要由救护车给转移到就近医院在做进一步治疗的。大部分时间,也还是处于待命状态吧。”王鸽回答道。

    “这个还真不一定。我在县级医院轮转实习的时候,遇到过夏天发洪水的情况。那会儿还真的很复杂,感冒发烧的,外伤骨折的,内伤出血的,呼吸系统严重感染的,溺水的,触电的,如果撤离没有组织好,或者是动作稍微慢了一点,死伤情况还是很严重的,估计情况没有我们想到这么简单。”冯吉一边说着,一边又透过救护车车厢后门的玻璃,看着外面不断砸落下来的雨点。“听新闻里面讲的,说是这场雨,百年不遇啊。”

    金晶却嗤之以鼻,“新闻上天天说百年不遇,千年不遇,总是会发生,哪里靠谱。”

    “不过你还真别说,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湘沙市淹成这个样子,希望不会有太多人受伤吧。”王鸽说道。

    前方铁大致的救护车行驶速度并不快,在这种天气条件下,就算是想快也快不起来。因此王鸽跟在他那辆车的后面,速度也并不是太快,一直徘徊在七十到八十公里每小时之间。

    车上的三个人一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救护车足足行驶了四十多分钟,才抵达湘桥宾馆。

    宾馆开在这个位置,远离市区,往南边就是乡镇农村,条件一般,周边什么都没有,少有人前来消费,主要是提供给来湘沙市周边乡镇考察投资的商务人员居住,平时冷冷清清。可是到了现在,这湘桥宾馆却是人满为患。

    宾馆大门外面停满了警车、救护车、军车,正门口停着一辆大巴车,还有受灾群众拎着大包小包从车上下来。不过可以看得出来,政府在进行民众转移的时候宣传比较到位,几乎所有的家庭都只带了一个旅行箱,或者双肩背包,有的只是携带了手机和充电器,还有部分财物,双手空空如也。

    在这种情况下,生命永远是第一位,别的东西都是次要的。

    政府出钱,把这个宾馆完全包了下来,提供给受灾群众居住。这样的地方在附近还有很多,宾馆是远远不够的,其他的灾民还被安排在了学校和体育场馆之中。夏天气温并不是很低,打个地铺临时睡几天也是没事儿的,现场还有工作人员,受灾群众会得到比较好的照顾。

    除此之外,有很多人仍旧滞留在河边,留在堤坝前面,挥动铁锹装着沙袋,然后将沙袋运送到河堤上。他们活跃在抗洪就在的第一线,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去阻挡这场灾难的发生,尽最大的努力保证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