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死神的坦诚
    金晶和冯吉二话不说,拎着自己带着的简易设备和药品就进入了宾馆大厅,大厅中的人虽多,但是看起来有条不紊,除了偶尔有几个小孩在大哭之外,整体氛围还是比较安静的。

    受灾群众在这种环境之中虽然心中有些害怕,也担心着家中的财物被毁,但是政府部门的动作还是比较快的,进行了妥善安置,没有出现慌乱和闹事儿的情况。

    毕竟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两个医疗工作人员根据现场临时指挥人员的安排,马上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为入住宾馆的人们检查着身体基本情况,确保没有流行性疾病或者隐形疾病的发生。

    而现场的大夫们所检查出来的,大部分都是由于淋雨而造成的感冒发烧,或者上呼吸道感染,不严重的吃点药,稍微严重点的打个针,挂个输液,然后加以观察,看看病情是否恶化,感冒情况是否为传染性较强的肺炎,基本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偶有几个在转移过程中摔伤的,顶多是个皮外伤,脱臼,或者比较轻微的骨折,现场的大夫们做了简单的清创和包扎固定,骨折的就直接送去医院了。

    而王鸽则是跟其他救护车司机一样,在帮金晶和冯吉将随车带来的药品和设备搬入宾馆大厅之后,将车停在了宾馆门口铁大致那辆救护车的旁边,人却留在了车上。

    大厅里面的人已经很多了,而且整体秩序并不混乱,救护车司机在里面非但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有点碍手碍脚了,他现在应该做的,就是遵从之前从铁大致那边接到的命令,原地待命,随时准备出车。

    大雨让车窗玻璃模糊成一片,而发动机是关着的,车辆也无法供电,雨刮器虽然能够清理雨水,却没办法清理玻璃内部的雾气。发动机没打开,空调系统不运转,车里还是比较闷,车窗玻璃升起了雾。

    王鸽拎起自己的大水杯,灌了口还有点温度的茶水,便决定开开车窗,换一下空气,顺便使车内外温度和湿度均衡一下,消除玻璃上的雾——出车任务随时都有可能会下达,到了那会儿再开空调除雾,估计还得浪费几分钟时间。

    室外仍旧大雨倾盆,一点儿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王鸽原本只想把车窗降下一半,空气流通即可,并不想让雨水进入车里,可是一看左手边的反光镜,职业病就犯了。一个当司机的,尤其是救护车司机,最害怕的就是自己视野不清,没有办法仔细的观察周围情况。

    左手边的反光镜上已经挂满了水珠,光线产生了折射,若是在行驶过程中,水珠还会因为车辆的振动而滑落,阻碍视线并没有这么严重,可是车停在这里,那可就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只能把车窗完全降了下来,伸出手去,想要去将那反光镜上的水珠擦一下。虽然王鸽也知道,现在就算是擦完了,几秒钟内这反光镜就有会沾上雨水,用不了一分钟就会恢复原样,还是什么都看不清楚,但他心里就是不舒服。

    可是这手刚伸出窗外,他隐隐约约看到,自己救护车的左侧车身居然有个人影在慢慢接近。虽然看不太清楚,可是距离太近了,王鸽还是发现那个人影没打伞。

    他在擦反光镜的同时稍稍探出脑袋,向后查看,可是后面却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王鸽心里刚刚起疑,还没来得及回过头来,就突然感觉到驾驶座上,像是坐了一个人。

    王鸽不太喜欢自己的副驾驶座上有人,这会让他分神,因此对这件事情的感觉十分明暗。稍稍有一点点响动,他都能感觉得到。

    而且,窗外都是雨声,白噪音,车里又十分安静,驾驶座上面那个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门没响,人却进来了。

    那么只能说明,来的并不是人,而是死神。

    而能够直接来找自己的死神,没有别的,只有虚紫一个。

    电光火石之间,王鸽的大脑里就完成了这些分析,紧张和疑虑的感觉马上消失不见。

    王鸽把车窗玻璃升到一半,转过头正视前方,并没有去看副驾驶座上的那个人影。

    “来了?”王鸽平静的说道。

    “哟,老油条了。本来还想吓唬吓唬你的,没意思。”虚紫自觉无趣,撇了撇嘴。副驾驶座上的空位还是很大的,再加上虚紫本身瘦小,一双大白腿摆动了一下,翘起了二郎腿,热裤短的甚至露出了半个屁股,上身却是一件白色长袖体恤,袖子虽然长,但是露出了纤细的腰部,倒是很符合现代女孩子的穿着打扮,毕竟美不美,看大腿。

    不过,虚紫虽然是从雨中来,但她的身上却没有被沾湿一丁点儿,淡紫色的头发更是干爽无比,紫色的雨伞被她放在了车辆中控台上方的空闲区域。

    “现在这种天气,正是你们忙的时候呢,怎么有空来找我?”王鸽问道。

    其实他心里有很多问题都想要去想虚紫求证,例如为什么死神在追击濒死病人的时候,一段距离以内不能使用超自然能力去接近病人,为什么王佳欣突然能够在失明的情况下看到死神和灵魂,世界上除了他们两个是否还有别人能够看到超自然现象?

    可是尽管有种种问题,王鸽还是尽可能的去避免跟虚紫接触。

    这可真是个姑奶奶,还是个妖精,最要命的是,她是死神。

    是阎王手底下的工作者。阎王已经摆明了要找王鸽的事儿了,并且通过虚紫通知要进行免谈,在免谈时的一切尘埃落定之前,王鸽认为还是尽量避免与虚紫接触为好,以免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而此时,王鸽更是无心欣赏虚紫的身材,有些心烦意乱了。

    “这片儿暂时不归我管了。阎王大人在划分任务的时候,好像是搞了个什么异地执法制度,搞了一群外国死神过来,生怕本地死神碰到什么熟人,唤醒记忆。看起来他对自己的能力也不是很有信心啊。”虚紫摆弄着头发,轻描淡写的说道。“那群鬼佬牛的很,收灵魂的时候可一点儿都没有恻隐之心,语言又不通,灵魂说话听不懂,自然效率要高很多,还能避免很多灵魂逃脱风险。”

    得!这阎王居然还能管控外国死神,没想到这死神里面也分派系。但是他并没有太过于吃惊,毕竟这个世界上已经发生了很多让他以前无法理解的事情了,只是他提醒着自己,在接下来的工作过程之中一定要注意国外面孔,千万别以为死神就全都是中国人的脸,别一个不注意让病人白白丢了性命。

    “你这样堂而皇之的坐进我车里,若是别人看到了怎么办?过来的时候又没打伞。”王鸽指了指那被绑起来的紫色长柄雨伞,有些怪罪的说道,“解释不清楚的,这会给我带来很多麻烦。”

    “哈哈,你快得了吧。不待见我就只说,还说什么怕别人看见。”虚紫用手指触碰了一下车窗玻璃内侧的雾气,玩起了画图。

    “外面这么大的雨,玻璃上全是水,而且你这车窗玻璃上都是雾气,从外面怎么可能看得清里面的人啊!”

    王鸽被虚紫堵的没话说,转过头去盯着她问道,“这次过来,又有什么事情?”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虚紫也转过头,盯着王鸽的眼睛。

    这回反而是王鸽有些不好意思了,主动回避着她的眼神,“在我身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知道的?逃不过你。”

    虚紫轻轻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那么,你都知道些什么?”既然主动送上门来,那王鸽可就不客气了,直接开口问道。

    “不知道。”

    “哪个不知道?”

    “全都不知道。”

    车上一人一死神的问答速度很快。

    王鸽愣了两秒,这才回过神来。“姑奶奶,你怕不是来逗我玩的吧?”

    “与其让你心里总是想着这些事,倒不如直接告诉你我不知道来的痛快。在你面前,我可是展示出了最大的坦诚了。”虚紫眯着眼睛说道,拍了拍王鸽的胳膊。“等见到阎王大人之后,你自己问他吧。我只是个死神,是最底层的工作者,有一些这个世界上的秘密,我真的不知道。”

    王鸽心想着您作为死神这么几十年,估计正儿八经跟人类交流也就只用在他身上了,随便说点儿什么都是坦诚,跟别人压根就没可比性啊。

    他叹了口气,没说什么。“阎王大人会告诉我吗?连你们死神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会跟一个普通的人类去讲?”

    虚紫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足足考虑了十几秒钟,这才说道,“在地府,讲求的是让一个人死的明白。毕竟所有人在灵魂离体的时候,在被抹除灵魂记忆进入下一个步骤之前,都会看到自己死前最后一刻的样子。也就是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在何种条件下,如何死去的。地府世界里,是没有所谓死的不明不白这么一说的。”

    王鸽没敢打断虚紫,继续听她解释。

    “所以,哪怕是阎王大人要对你不利,反正你死了之后要抹掉记忆,就算是还有记忆的时候,灵魂体也无法与人类正常交流,所以……阎王大人,有时候还是很仁慈的。”

    王鸽差点笑了出来,用仁慈二字来形容一个阎王,实在是有些玩味。

    “所以我身上的秘密,几乎不可能泄露给任何人类或者死神,阎王大人会先让我的灵魂离体,然后解答我的所有疑惑,最后将我的灵魂记忆抹除,任其处置?”王鸽接着说道,他已经猜到了后果。

    虚紫认同王鸽的说法,点了点头,又开口说道,“这只是一个可能,而且几率非常小,若是阎王大人想要杀你,何必要等那么久?另外一种可能,阎王大人会对你进行审查,然后告诉你一些你应该知道的东西,让你完成我们之间的赌约。”

    知道世间所有秘密的死去,和怀揣着一些问题活着,王鸽自然是选择后者。

    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选择去死,或者还能救活兰欣,照顾父母,让自己的余生安稳度过,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哪怕是知道了这世间的一切,但又有什么意义?

    能让兰欣复活吗,能让自己的父母安享晚年吗?明显不可能。

    现在看来,王鸽总算是理解,虚紫的“什么都不知道”,听起来好像是在逗他玩的,但事实上意义重大。

    虚紫在告诉自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命最重要。优先完成赌约,剩下的以后再说。

    王鸽不是什么科学家,哲学家,从小到大学习一般般,毫无研究精神,探索什么生命的真谛,世间的真理,他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可是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却引起了他好奇心。

    但是他忽略了一点,有的时候,好奇害死猫,也能害死人。

    “其实,关于你和那个女孩儿能看到灵魂的事情……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共同点?”虚紫突然开口说道。

    王鸽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在兰欣出事之前,我看不到任何超自然现象,自从兰欣……遭遇了那件事之后,我在现场就看到了你。而那个女孩儿,在看到自己父母被压在了废墟下面之后双目失明,而在有死神带走她双亲灵魂的时候,突然觉醒了这个能力。”

    “是的,你们都是在目睹了跟自己关系密切,甚至是深爱着的人出事,灵魂即将被带走之后,能够看到死神和灵魂的。但是目睹这种事情的人有那么多,只有你们两个有这种能力,证明你们还是有着特殊性的。至于这个世界上是否还有其他特殊的人存在呢?”虚紫再次眯起眼睛,盯着王鸽。

    “七十亿人类,说没有,我都不信。”王鸽点了点头。

    “谢谢……”

    虚紫却摆摆手,“这只是猜测,想要求证的话,去问阎王大人吧。用不着谢我。我的命运,跟你的连在一起……”

    王鸽刚想要开口说什么,车外突然一阵声响,一个人正在敲着驾驶座这边的车窗玻璃。王鸽心里一惊,这块玻璃只升了一半上去,这对话会不会被外面的人给听到?

    再次一转头,虚紫早已经不见踪影,他深深的出了口气,压着紧张的神经,将车窗玻璃完全降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