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问答与结论
    既然阎王大人已经发话,那么王鸽就再也不客气了。在一年前,虚紫的出现,赌约的成立,彻底颠覆了王鸽的世界观。

    而王鸽对于当前这个世界的疑问,的确是很多的。

    他打算从最终极的问题开始问起。

    “生命和灵魂,到底从哪里来,又谁制造,又由谁控制?”王鸽眯着眼睛,看着阎王大人。

    面前的那个小萝莉摇头晃脑的样子,根本不把这些问题当回事儿,随口就回答了一句,“不知道。一切都是这把伞所带来的,这是神的规律。”

    王鸽吃了个憋,深深的出了口气,又继续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比你阎王大人境界更高的神,或者是造物主?”

    阎王大人仍旧摇头,“不知道,我从来没接触过他们。”

    王鸽听了这话,略有所思,看来有些终极问题,阎王大人也不清楚。

    也许是造物主们认为阎王大人不需要知道这些信息,甚至不需要与她进行接触,只需要她按照自己的意志和既定规律办事就可以。

    既然阎王大人都没必要知道,那么他一个普通人类就更没必要知道了。

    “你是如何当上阎王的?像我一样,被选出来的吗?”王鸽并没有因为阎王大人的答案而感到沮丧,又接着问道。“华夏文明五千年,你当了五千年阎王,难道你是第一个阎王?”

    “孤陋寡闻!华夏文明五千年,那么在五千年之前就没有人类了?”阎王大人白了王鸽一眼,似乎在嘲讽着他的无知。“自从人类进入旧石器时代,智慧与思维初步形成开始,阎王就已经存在,死神也已经存在。只是那时候人口数量少,死神也没有几个,并不像现在,遍地都是。这是人口爆炸所带来的后果。在我之前,一共有十七任阎王,任期有长有短,这是伞所记录的东西。它也只记录了这个。至于阎王是如何被选出来的,任期结束后又去向何方,我一概不知。自从我有记忆开始,我便是第十八任阎王,伞告诉我阎王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其他的……一概不知”

    王鸽突然觉得,阎王大人似乎也是一个十分可怜的存在,甚至比死神还要可怜。

    最起码成为死神之后被抹掉记忆,这种状态维持的时间很短,短的几年,长的几十年也就到头了。而阎王大人则不同,他们同样无法得知自己的身世,得知自己的来历,就这样没头没脑的存在了五千多年,这份痛苦与折磨是王鸽完全无法想象的。

    毕竟一个人,一个灵魂,或者是一个有思维的能量体,都有着自己的求知欲,而追溯自己的本源则是每个拥有求知欲存在的本能!不过看着面前阎王大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种求知欲恐怕早已经在亘古岁月之中被消耗殆尽了吧。

    “你的想法没错。我曾不知几次的想要寻找自己的来历,但是永远也的得不到答案。这是神的规律。他们只想让我看到他们认为我该看到的东西。”

    “那你还让我继承你阎王大人的位置,岂不是在坑我?”王鸽一听,这阎王就更不能当了,被抹掉记忆然后苦苦寻找肯定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从虚紫身上就看得出来。

    他好不容易才偷偷摸摸的帮助虚紫找到了自己的身世,这件事儿似乎连阎王大人都不知道,她的注意力不可能每天都盯在虚紫的身上。这事儿在地府世界绝对是违规的,如果泄露出去必定会让虚紫遭受处罚,所以这件事情王鸽连提都不敢提,脑子里面的想法也一闪而过,不敢多想,生怕被阎王大人发现。

    面前这阎王大人活了五千多年,跟人精儿是的,察言观色的功夫自然不必说,拥有点儿能看透别人心思的能力好像也不足为奇。

    王鸽知道,要想在阎王大人面前隐藏自己的想法,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不过,你小子不一样。你很幸运。还记得你与虚紫的赌约,如果你失败,是什么下场吗?”阎王大人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问题还没问完呢,怎么就突然提到了赌约?王鸽心里充满疑问,但还是回答了阎王大人的问题,“当然记得。两年后若是我输了这个赌约,将被提取灵魂,成为死神,为地府世界服务,成为虚紫的帮手,并且不会被抹掉记忆,痛苦的过完几十年,直到阳寿结束……兰欣也不会回来。”

    成为死神,意味着无法与亲人朋友交流。保持记忆,意味着王鸽将在痛苦之中苟活。而失去兰欣,则是最重要的事情。

    毕竟这个赌约的成立,就是为了救回兰欣。

    “赌注,赌约,也是我亲自进行规划的。现在,你知道这个赌约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了。”阎王大人终于肯从椅子上跳下来,收起了手中的阎王伞,不断摆弄着伞柄,直直的看着王鸽。

    “最重要的?”王鸽仔细想了一下,突然脑子里面一阵闪光,“不抹掉我的记忆?”

    “这是神的规律,伞的授意。你成为死神之后,不需要被抹掉灵魂记忆,甚至是成为阎王,也可以保留记忆。所以说,你小子很幸运。在伞的记载之中,还从来没有一个死神或者是阎王保留过生前的记忆。说实话,我本以为你的赌约必定会失败,提前成为死神,在地府世界工作几十年,能够让你快速熟悉整个地府世界的流程。可是……现在看来,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呢,这一点倒是我失算了。”阎王大人用伞尖指了指王鸽,“你真是让人羡慕。”

    “少给我灌迷魂汤!那赌约你不会是要耍赖吧!”王鸽惊恐的说道。

    这件事情看似是自己请求虚紫,求她给自己一个机会,给兰欣一个机会,可事实上从头到尾都是阎王大人的算计,自己被这种套路一步一步的拖入了深渊!

    “放心,赌约绳的赌约是不可逆的。我也没办法更改结果。成为阎王而不抹掉记忆,你不考虑一下吗?”阎王大人又笑着说道。

    王鸽算是明白了,阎王大人所做的一切,不论是授意虚紫与他成立赌约也好,还是今天与他亲自见面交谈,回答他的一系列问题也好,都只是为了一个目的——寻找下一位继承人。

    尽管如此,王鸽还是不愿意成为死神,成为阎王。作为一个正常人类,这绝对是无法容忍的事情。开玩笑,吃饭如同嚼蜡,喝水没有必要,天天靠着吸食罪人的灵魂力量来维持自身存在,没有任何触感,一切生命体征和状态都是靠着自身的模拟,虽然能存在几千年,但这并不是真正的活着。

    人生不就是酸甜苦辣吗?连味蕾都没了感觉,怎么能期待心灵有什么感悟?

    他宁愿在自己阳寿已尽的时候告别自己的这一段人生,不留遗憾的断掉所有情愫,再次转世成为一个人,也不愿意当一个行尸走肉,存在个几千年上万年。

    “我不考虑。”王鸽的回答,直接了当,“若是我赢了赌约,人生还有几十年,我还没活够呢,现在跟我说这些,是不是有点早了?”

    “我可以理解。”阎王大人对于王鸽的这个答案并不感觉到意外,“你现在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赌约身上,很想赢。”

    “有关于赌约的规律,我还有一些问题。”王鸽点头,“就算是你想要强制让我成为你的继承人,也要尊重这个赌约,让我完成它,过完这一生。以后的事情,等到我老死的那天再说吧。”

    “有信心是好事。”阎王大人居然同意了,可不同意也没办法,在神的规律之中,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必须有想要成为阎王的意愿才能进行顺利交接,强制是不行的。“只要是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

    “血色芦苇。”王鸽只说了这四个字。

    “虚紫居然连这个都告诉你了。她还真的是信任你啊。”阎王大人有些惊奇的说道,不过马上又冷静了下来。“血色芦苇是生长在地府世界的一种……农作物。具体的原理,跟你们人类世界的小麦和水稻差不多。它是一种红色的芦苇,只能在白色的土壤之中生长,需要灵魂力量进行灌溉。对于过于邪恶的灵魂,或者是严重违规的死神和执法者,我便会粉碎他们的灵魂,灌溉在土壤之***给血色芦苇生长。在成熟之时,会有专门负责这些事务的灵魂体负责收割,送到我的府邸,通过秘法炼制血色芦苇药丸。这些药丸可以支撑着死神和执法者一直以灵魂的状态存在下去,是限量的。人吃人,就这么简单。”

    王鸽点了点头,有关于血色芦苇的了解,虚紫所说的,与阎王大人所补充的内容基本吻合,而且一些细节方面也已经理顺了,但是他肯定不会去服用这些药丸,有没有作用还不知道呢,对于自己恐怕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

    “死神追击灵魂的规律。”王鸽没有准确的提出某一个问题,而只是说一个词语或者一句话,十分聪明的等待着阎王大人去进行解释,而这样所获得的信息永远要比直接提问多的多。

    阎王大人自然明白这一点,但她毫不在乎。王鸽成为阎王之后,这些秘密本就是他应该知道的。按照神的规律所记载,王鸽所能够接触到的层面,甚至比她自己还要再高一个档次。

    就算是王鸽在阳寿已尽之后不愿意成为阎王,那么这些秘密也会跟随者王鸽的死亡,灵魂记忆的抹除,一起被带到棺材里。

    若是王鸽在人类社会大肆散播这些东西,肯定会被当成精神病,后果严重的话,阎王大人动动手指头特殊关照一下,就能够捏死他,完全构不成威胁。

    “这么长时间,你也猜得差不多了。在二十米之外,死神的速度取决于濒死之人身体情况的严重程度,越严重,速度就越是快。在濒死之人的二十米范围之内,不论濒死之人的身体状态如何,死神除了能够使用对于灵魂的一些操作之外,本身是无法使用特殊能力的,例如瞬移、飞行之类。这是神的规律,他们只能通过徒步去接近濒死之人,连跑都不可以。步行并非是因为从容优雅,而是因为限制。你开救护车,发现死神在距离二十米左右的时候不再靠近救护车,那是因为病人的情况很糟糕,糟糕到死神速度已经到达了极限,但是不能在二十米范围内使用特殊能力,就只好一直远远的跟着,直到救护车停下来,然后徒步接近。”阎王大人回答道。“这是神的规律,他们希望留给生命最后一丝机会与尊重,而并不是那么草率。然而阳寿已近的人不在此列。”

    王鸽脑子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对于特别危重,而又不是阳寿已尽的人,如果我的救护车一直不停,那么死神岂不是永远无法接近濒死之人?”

    阎王大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你的救护车不需要烧油吗?难道是永动机吗?特别危重的人不去医院,在车上情况难道会变好吗?”

    一系列的问题让王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个想法是不可能实现的。救护车早晚要停,而危重病人不去医院就相当于没有任何希望。

    “虽说死神是杀人的,但死神只是将死亡过程提前了而已。另外一种情况,则是濒死之人身体崩坏的程度甚至比死神的速度还要快,例如被人一枪崩了脑袋,打坏了心脏,突然死亡,身体无法再继续容纳完整的灵魂,灵魂就会自己跳出来,用不着死神的引导。所以你的那个说法永远不存在!”阎王大人继续解释道。

    “怪不得会有那么多游魂呢。你们这效率也不太行啊。”王鸽笑了两声。

    “死神数量虽多,但人手仍旧有限。”阎王大人也有些无可奈何。“我觉得,你应该没有什么别的问题了。”

    王鸽点了点头,“的确,我没有别的问题了。”

    “我有一个问题。”

    “还有什么问题是您阎王大人不知道的?”王鸽有些奇怪。

    “值吗?她醒来之后,可能爱的不是你。你要知道……人类是自私的。她永远也不会知道是你救了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了救他你承担了多大的风险和折磨。你很有可能是在自己骗自己。人类就是这样,永远都是为了自己,充满了谎言和欺骗,欺骗自己和他人然后活下去。”阎王大人叹了口气,“我存在了这么长时间……”

    “如果你真的是这样认为,那么你这五千多年算是白活了。这种看法是片面的。”王鸽对于阎王大人的想法有些失望,“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我所接触到的那些人……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他们愿意为一个又一个生命付出一切代价。我也是一样。兰欣并不是我爱人,更是一条生命。时间越长,我越是理解这一点。”

    可能阎王大人无法理解,王鸽所说的“那些人”,指的是谁。

    “也许,这就是神的规律不愿意抹掉你记忆的原因吧。”阎王大人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在你活着的这段日子里,我不会再跟你见面了,我很忙的。”

    王鸽巴不得她不来,“您忙您的,不用管我……”

    “虚紫给我找的人,还挺不错的。”阎王大人撑开了自己手中的那把雨伞,伞面内部那时钟的流光,仍旧在不断的转动着。

    (本卷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