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可怕的不是病,是人心
    没等王鸽到地方,虚紫就在车里撑开了伞,将自己的身体变为透明状态,从王鸽的车子里离开,压根就不用开门。如果这会儿刚好有摄像头拍下王鸽这辆雷凌前排的情况的话,就会拍到一种诡异的场景。

    原本好端端坐在车中的一个女孩儿,在看似无法打伞的车中撑开了一把伞,然后身形突然消失,那安全带的扣子还扣在锁上!

    虚紫来的快,走的也快,整个过程持续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王鸽这边儿也不再去想这件事情。

    欠阎王个人情就欠吧,反正自己现在也什么都做不了,距离阎王大人任期满的话还有好几十年呢,自己现在还好端端的活着,阎王大人定不会把他杀掉然后强行绑走当死神。

    这不符合规矩,而且只要王鸽不同意,谁都无法强迫他。王鸽有理由相信,阎王大人物色的人选之中,绝对不只有他王鸽一个。

    王鸽现在只想好好活着,完成这个赌约,无论是成为阎王或者是死神,他都没有任何兴趣。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尽管已经来到了高铁站的停车场,他还是稍微晚了一些的。在他下车的那一刻,下午四点半靠站停车的高铁列车已经抵达湘沙市高铁南站,车站广播已经播放了这个消息。

    由于高铁站下面是地铁二号线,没有地下停车场,王鸽只能将车停在了高铁站西广场的停车场中,这边儿是收费停车场,反正火车已经到站,进出可能还用不了半个小时,五块钱的停车费甚至可以不去跟张正主任报销。

    他锁了车子快步向出站口进发,一路小跑,此时却已经是车辆靠站之后八分钟了。那专家肯定已经下车了,估计这会儿正在四处找接他的人呢。王鸽掏出手机,一边赶路一边按照张正发来的电话号码打了出去,可是电话居然提醒对方手机正忙!

    怕是专家正在打电话询问张正,接他的人怎么还不来呢。王鸽挂掉电话想要再打一次,却看到三号出站口门外为了一大圈人,众人议论纷纷,还有人正在用手机拍照。本来火车站人就不少,这一圈人堵了大半条路,走不动的人再加上想看热闹的人更是里里外外围了三层,搞的安保人员赶紧过来维持秩序。疏散人群。

    “请各位不要在这里围观驻留,可能会发生踩踏事件,注意自身安全!请各位不要在这里驻留!”几个工作人员扯着嗓子喊了半天,才有点效果,人群渐渐散开。

    王鸽这才看到,原来那地面上躺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倒在地上浑身抽搐,还口吐白沫,翻着白眼。他的身旁有一个中年女性坐在地上大哭,还受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而另一个中年男人则是蹲在地上,用力的扣着那男孩的牙齿。

    这孩子肯定是有什么疾病,然后突然病发了!原本王鸽是有另外的任务的,不太想管闲事,可是事儿已经发生在眼前了,作为一个医疗工作者,再加上王鸽本身的性格脾气,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那个专家就先让他等一会儿吧,看情况再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自己打车去医院!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那专家自己也是个大夫,知道没有什么东西是比生命和病人更重要的,肯定会理解的。

    “什么情况?”王鸽看那中年男人手法娴熟,判断他应该也是个从事医疗行业的人。

    中年男人连头也没抬,他并没有按住那孩子的身体,只是将他的脑袋歪向了一边,撬开了他紧咬着的牙齿,调整了舌头的位置,避免病人咬伤舌头,或者造成窒息。“癫痫发作,全面强直阵痉挛,比较常见,不出意外应该五分钟内就能好。叫救护车了。你是大夫?”

    中年男人的声音字正腔圆,听起来并不像是本地人,随身没携带什么行李,只带了一个双肩电脑背包,和一个小拉杆箱。

    王鸽摇了摇头,“救护车司机。”

    “有车吗?”听到了王鸽的回答,中年男人这才抬起头,看到了王鸽身上的救护车司机制服,还有他的工作,但是时间紧迫,他没有看太长时间,注意力都在病人身上,不断的检查者脉搏和瞳孔。

    “开了车过来,可是……”王鸽一咬牙,“他应该等不了救护车来了吧。”

    “最好能赶紧送医院进行检查,我无法判断引发他癫痫的原因到底什么。这孩子在车上的时候就在我旁边,一个小时以前已经病发过一次了,可是自行恢复,没想到现在又一次病发。方便的话……送他们去最近的医院,我跟着你一起去。”中年男人摸了一把脑袋。

    癫痫在民间俗称羊癫疯,或者羊角风。后面两者的称呼不怎么文雅,而且带有歧视的感觉,所以在医疗工作者们看来是绝对不能跟病人说这两个词的,统一用学术名称癫痫去表述。好端端的一个人有可能突然就发病,如果处于正在驾驶的状态,或者下楼梯的状态,发病时病人无法控制自身行为,很有可能会出现事故、摔伤、溺水等意外。

    在民间,这种病症同样是受人歧视的,人们会以为这人鬼附身啊,或者是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做了坏事遭报应,间歇性发疯,而且在发病的时候手会硬生生的掐着什么东西,咬紧牙齿,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因此大多数人都会疏远癫痫患者。

    有癫痫的人,并非是什么鬼附身,疏远他们,会让他们在就业、婚姻、家庭生活等方面均遇到困难,患者精神压抑,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身心健康受到很大影响。

    而癫痫的发作一般是由于大脑神经元突发性异常放电,属于神经内科的疾病,有的时候会对大脑造成损害,造成记忆力衰退、智力下降、性格改变,丧失社会生活能力等后遗症,危害十分严重。

    癫痫一般是发生在婴幼儿和少年时期,儿童发病率要高于成人。可是随着年纪变大,由于脑血管疾病,癫痫也可能会发生在老年人身上。老年人本身身体素质就差,要是因为癫痫摔上那么一下,不死也得半条命啊。

    造成脑神经放电异常的情况实在是太多了,有可能是近亲生子之后的遗传因素,也有可能是脑部肿瘤,脑发育异常、脑缺血缺氧、内分泌紊乱、中毒等等。而由于病因不同,异常放电的放电方式和传递方式不同,癫痫的形式也不同,其中全面强直阵痉挛是最常见的癫痫表现形式,也是最严重的。

    比较轻的还有发呆、呼喊不应答、动作突然停止或者是无意识的小动作、突然摔倒、身体不受控制等,可谓是形式多样品类繁多,持续时间比较短罢了,一般发病时候很难被亲人朋友发现,甚至自己都意识不到。等到情况严重了,才察觉到身体有问题,可是为时已晚。

    判断了表现形式,并不意味着能够判断造成癫痫的原因。

    到了医院之后病人要进行详细的检查,才能确定病灶加以治疗,就算是救护车来了,也只能暂时缓解症状,无法尽快确定病因。

    而且这个孩子,现在正处于一种危险的状态之中。短时间内癫痫连续发作,这是一个很要命的信号。万一在痉挛过程之中心肺循环功能受到影响,那人可说没就没。

    看似可怕的倒地抽出、双手掐捏的动作,其实是病人正处于极度的痛苦之中,而并非是要故意去伤害什么人。人们还是应该多学习医学常识,正视疾病患者,不仅不应该歧视他们,反而应该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因为,癫痫并非是无法治愈的。

    在中国大概有九百万的癫痫患者,占总人口的千分之七,发病率还是很高的。然而,癫痫患者经过正规的抗癫痫药物治疗,大约百分之七十左右的患者,癫痫症状是可以得到控制的,在其中百分之五十到六十的患者,经过二到五年的系统治疗可以痊愈,甚至可以跟正常人一样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你是孩子母亲?除了车上和现在发作,之前还有发作过吗?”中年男人转过头问道。

    孩子的母亲抽泣着说道,“这次过来,就是给他看病的。这孩子从三个月前就一直偶尔抽一下,后来越来越严重,我们是乡下人,带他去县医院看,县医院说看不出什么毛病,可能是脑袋里面有个东西,他们治不好,让我们来湘沙找大医院……我就陪他来了。你是大夫,你可要救救他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去医院,最近的是综合性医院是湘沙市第一医院,只有七八公里左右。”王鸽自然不会带着这病人回雅湘附二了。

    此时病人身体上的抽搐已经停止,但是陷入了昏迷,那名医生根本搞不清楚情况。

    王鸽主动将病人背了起来,在那中年医生的帮助下往外跑。“我的车就在外面停车场!”

    孩子的母亲还想要去拿大包小包的行李,却被刚刚赶到的高铁站医护人员给拦下了。

    “大姐,都什么时候了还拿行李,你先放在这,回头再来取,绝对丢不了。”

    那中年医生身上只背了背包,拉杆箱也顾不上拿了,回头冲着高铁站的工作人员说道。“麻烦你们帮我取消救护车,比让他们白跑一趟,再打120告诉他们地点就好,东西也都麻烦了!”

    “孩子的父亲呢?”那中年医生询问着孩子母亲。

    “在花城市打工,刚开始觉得没什么事儿,就没告诉他,今天出发之前才跟他说了一声,他死活都要来湘沙,工地上的事儿也顾不上了。”孩子母亲满脸愁容的说道,“治病也没钱……”

    “孩子读书会有保险,别管花多少钱,人是最重要的。医院也不会因为你们没钱就不给你们看病,急诊部是有绿色通道的,我应该也能说得上话,钱的事儿以后再说,还有社会力量呢!这个病,可大可小,先去检查治疗吧。”中年医生叹了口气,这是一家子苦命人啊!“车上有没有吃或者是喝什么东西?”

    “没有,路上的时候他吵着非要喝可乐,可人家县医院大夫说了,不能吃喝那些刺激性的东西,什么可乐啊,咖啡啊,辣的东西都不行。咱们虽然不懂这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哪敢不听大夫的话,好说歹说,这段日子劝着他吃些清淡的东西。”那母亲说道。

    大夫总算松了口气,“你做的很对。”

    有些大城市的病人家属太过于聪明,觉得自己没事儿,大夫危言耸听,注意事项一概忽略,最后让病人白白送了命,思想觉悟甚至还比不上农村里来的文化素质较低的农民家庭。

    王鸽背着孩子来到了白色雷凌轿车的旁边,按下钥匙上的解锁按键,拉开了后门,将孩子小心的放在后座上。那孩子母亲也想坐在后座,被他给阻止了。

    “病人由大夫照顾,大姐你坐前面吧,系上安全带!”王鸽又转过头,“大夫,教给你了。”

    中年医生点头,“尽快到医院吧,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发作两次,人到现在还是昏迷着的,情况应该十分严重了。”

    王鸽答应,钻进驾驶座,启动车辆,倒车出了停车位,出停车场的时候那管理人员并没有收取他的停车费用,直接放行。王鸽看了一眼倒后镜,一个举着长柄雨伞的死神已经跟在了车辆的后方。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打开双闪鸣笛,直接加速,途中还掏出手机,再次拨打要接的那名专家的电话,想要跟他说明情况,自己这边在车站遇到了急症病人,还有个大夫,必须要赶紧去医院,不能去接他了。

    电话播出,王鸽开了免提,等待音想起的那一刻,坐在后座上的那名中年医生的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王鸽挂掉了电话,盯着前方没敢回头,“专家同志,幸会啊!没想到居然是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