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八点黄金档
    第三百五十三章合作的重要性

    死神追击的速度其实已经很快了。

    去往省肿瘤医院的方向,与回雅湘附二医院的方向相反——跟梅溪湖文化艺术中心比起来,省肿瘤医院跟雅湘附二医院的距离还要更加远一些。

    而王鸽的车速已经超过了九十公里每小时,正接近一百公里每小时,还在不断的攀升,死神与救护车之间的距离,恐怕只有四十多米。

    这四十米对于死神来说,其中的二十米可以通过空间跳跃或者凭空飞行来靠近,可谓十分方便,而剩下的二十米就只能走路了。

    事实上王鸽知道,就算是他在不久之前见过阎王大人,见过天界的使者,几乎了解了这个世界上的全部秘密,阎王大人甚至能够把他当做地府世界的继承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拥有超脱任何正常人类的特殊能力。

    死神该是什么速度,还是什么速度,根本不会因为他有什么特殊身份而手下留情。毕竟死神要收走的是这小女孩儿的灵魂,而不是王鸽的。

    如果是换了要收走王鸽的灵魂,那么这死神还真的要考好考虑,是否要去接近这个身上带有死神和执法者气息的人类了。

    了解到这一点,让王鸽随时随地的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稍微粗心大意,自己会死,别人也会死。

    而死了人就拿不到数字,拿不到数字意味着兰欣永远不会醒过来,自己的生命也将在一年半之后被虚紫提前带走,成为一个死神。

    能不能活着,还是要看自己的努力,跟自己的身份没有半点儿关系。

    想到这里,王鸽轻轻的笑了一声。想不到地府之中在常人看来邪恶肮脏的存在,居然比自认为正大光明的人类世界,更加的公平和正义。最起码,在地府世界之中,有关系那是没有用的,干什么事儿还是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啊!

    他脚下的油门越踩越深,车速也越来越快,但是车厢后面的四个人,却没有任何的感觉。

    要是说那休克的病人没有感觉是应该的,可是车上还有宋平安和白楠,那老太太也在后面坐着呢,除了觉得发动机和轮胎与地面摩擦产生的胎噪有点儿吵之外,感受不到任何由于车辆快速行驶而造成的颠簸。

    基本上,一辆车开的越快,相同的道路情况下,就颠簸的越是厉害,因为悬挂根本来不及反应。这就是为什么有的车以超快的速度开过减速带的时候,车的前保险杠有可能会被地面给拖下来,或者是整辆车都会失去控制。

    如果说车辆不颠簸,主要是得益于市委市政府道路修的好,开发力度大,工程靠谱,王鸽的功劳没那么多的话,那么开车不晕就绝对是王鸽的功劳了。

    而同一辆车,有的人开车就会让座位上的人晕车,有的人就不会,这就是技术的差别。技术不好的,起步晃悠一下,加速晃悠一下,刹车晃悠好几下,晃来晃去,人就给晃晕了。技术好点儿的,那还知道起步悠着点,加速缓着点儿,刹车稳着点儿,让人别跟着晃悠,那就不会晕车。

    像王鸽这样的,起步猛,加速快,刹车狠,可动作干脆利落,知道人对于晕车感受的临界点在哪里,只要掌握好这个度,无论怎么加速踩刹车都不会让人晕车。这都是长期开车开出来的经验,而不是不良的驾驶习惯。

    有点出租车司机可能会因为开车快,驾驶习惯而让乘客很容易晕车,反正驾驶座上的他是永远都不会晕车的,而王鸽就不同了,同样是开车,车上载的可是病人。普通人晕车顶多恶心几下,大不了呕吐,这要是病人晕车,再赶上个脑出血的,头一晕,一吐,血压一高,一紧张,出血情况加重,那可是要命的事儿啊!

    前方道路一片坦途,车辆好像没有刚才那么多了,王鸽也就撒丫子开始跑,在车速达到一百零五公里每小时的时候,跟死神拉开了一点儿距离,这点儿距离应该足够让他们把孩子给送到急诊室里去了。

    道路两旁稀稀拉拉的建筑物正快速向后倒退,而绿化用的树木则是很密集,即便是在冬天也还是呈现了深绿色,那些靠的比较近的枝叶在这种速度下,人的眼睛看起来是连成一片的,根本无法分辨。这足以证明王鸽开的到底有多快。

    好事成双,白楠惊喜的发现,这小女孩儿的情况居然有所好转。

    血压虽然还没上升到正常水平,但是比刚才是提升了不少,呼吸也越来越平稳了。

    “宋大夫,血压呼吸都回来了。”白楠高兴的不得了,用手摸了一下这孩子的脖子,似乎提问也降下来了,身上的浮肿比刚才要稍微轻一些。

    “嘿,幸亏忙中没出错!”白楠看了一眼身旁的病人家属,后面的那句话没说出来,这要是出了问题那可就麻烦了!宋平安刚才的医嘱语速很快,基本上没有任何断句,连喘口气都没有。

    因为病人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生长发育还没有真正的开始,用药的剂量一定要进行严格限制,宋平安给出的剂量是经过快速心算的,这要是普通人估计得算个十秒钟,而宋平安几乎是脱口而出,早就已经习惯了。

    两个人的合作亲密无间,白楠也是一个护士之中的老鸟,职业技能强的简直变态,找静脉从来用不着第二针,对于某些不算太胖的病人,甚至压脉带都不需要用,直接能找到血管。

    宋平安点了点头,“药物还有用,继续密切观察。”他虽然知道血压升高、呼吸平稳都是药物作用,但是对于肺水肿的病人来说,药物能够起到效果,那就是关键性的,这证明身体的各器官还没有因为缺氧窒息而造成循环停止。

    药有用,人就还有希望。

    而在当时,制定优先治疗肺水肿的策略绝对是无比正确的。对于食物性过敏而言,人虽然服用了大量的过敏源,但事实上过敏症状的表现,只在那过敏源进行消化吸收的时候最为严重。

    等到过敏源消化吸收完毕,人体自行将其排解之后,过敏的诸多症状,例如皮疹、水肿等就会自动消失。

    给过敏的病人用药,并不是因为要针对其过敏源,大多数都是针对过敏后的症状。在隔离过敏源之后,病人与过敏之间的对抗,只能由他们靠着意志力自己去完成。而大夫的职责,就是让他们身上产生的症状没有那么痛苦,尽量的去缓解,治疗,以免他们在自己对抗过敏的时候,身体支撑不住。

    “什么时候吃的花生?”宋平安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上午十点半。

    “早……早晨起来,八点多。不就吃了一点儿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老太太看着自己的孙女昏迷不醒,终于害怕的问道。

    “一点儿?一颗都不能吃!”宋平安叹了口气,“早晨八点多吃的,消化的估计也差不多了。我感觉,这孩子的情况只会变好,不会再变坏了,她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只是,你这当奶奶的,看到孩子身上起红斑,肿,早就应该去医院。这个孩子在休克之前,身上忍受了多大的痛苦,是你绝对无法想象和没有体验过的。”宋平安用犀利的眼神去看着那孩子的奶奶。

    孩子奶奶对宋平安和白楠算是有些怕,没敢正面跟他们起冲突,看的出来十分不服气。

    宋平安这个大夫,见多识广,十分擅长对于这些家属身上的疑难杂症。

    其实当大夫的,尤其是急诊大夫,并不只是学好了医学知识,那就是好大夫,还要熟悉和掌握如何恐吓病人,让他乖乖听话不再闹腾,讲道理摆事实,当然也要学习忽悠病人家属的手段,让他们安安稳稳的在急诊室外面等着,别天天就想着往里面冲。有的时候,甚至还要学习如何躲避暴躁的家属的攻击,看着他们眉宇之间怒火中烧,化悲愤为力量,那就要赶紧跑路了!

    讲的再牛逼一些,就是医学,心理学,行为学,语言学,还有运动学!很多大夫都有一种不想惹事的心态,你家属不让我治,我还不愿意求着你治呢,反正你签了字,死了也不算我的毛病,哪怕你到法院去告我都不怕。

    要是本来不让治,医生治疗了,结果出了事,那就算不是医生和医院的责任,肯定也要去承担了。

    然而,心态是一回事,实际的做法又是另一回事。凡是能当大夫的,除了几个赚黑心钱不得好死的玩意,在刚入行的时候大多都怀揣着一颗心,一颗为了生命而向善的心。即便是在工作和生活之中见到了种种事情,而且是坏事居多,这颗心可能会被蒙上了一层灰尘,但是永远都不会破碎!

    又有哪个大夫会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一条鲜活而有可能被救回来的生命从自己的指尖溜走?这是不可能的。

    并不是说省肿瘤医院的那两个大夫没有那一颗向善的心,他们在旁边站着的时候也是心急如焚,但是没有任何办法,只是因为修炼不到家而已。

    王鸽抬起头,已经能够看到那省肿瘤医院的大牌子了,距离估计在一百五十米左右。而再看一下倒后镜之中的死神,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点儿,甚至是凭空飞行都无法与救护车拉近一丁点儿距离。车速快,病人情况好,这个数字十拿九稳!

    为了保险起见,王鸽在这条前方没有红绿灯、车辆又不是太多的道路上,踩了一把地板油,毕竟能省几秒就是几秒,治病这种事情,谁都不会嫌早的。

    而那医院大门口,有一辆出租车刚刚停靠下来,客人下了车,那出租车司机就听到身后嗡的一声响动,那是发动机的声音。

    他赶紧探出脑袋看着倒后镜,只见一辆鸣着警笛闪着警灯的救护车向自己的后屁股撞过来,吓的他赶紧挂挡,准备起步逃离,可是这离合器刚才下去,档杆子拉到了一档,那救护车就突然刹车,左前侧大灯和车身擦着出租车屁股的右后方开了过去。这出租车司机甚至看到了救护车斜着身子拐弯,那左后方轮胎轻轻离开地面的场景。

    “这兄弟怕不是个疯子!”出租车司机给吓坏了,原来是虚惊一场,赶紧给自己点了根烟压压惊,打火机啪的一声打开,他放松了警惕,忘记了车还在一档上,左脚一松,车子猛地向前窜了一下。十五年的老司机,居然被人吓的熄火了!

    这出租车司机苦笑一声,“嘿,人家都不怕死,技术牛着呢,跟着怕什么啊!”

    王鸽可不知道外面的这个小插曲,到了医院之后,直接将病人抬了下来,帮忙一起送进了急诊室。而省肿瘤医院之中跟宋平安他们进行交接的,正好是上一次接诊这孩子过敏症状的大夫,反正他们比较熟悉这孩子的病情了,对病例和当时的检查结果了如指掌。

    刚开始这孩子的奶奶还有点儿不同意,可是碍于宋平安还在,就没敢多说什么。王鸽没再见过死神的身影,就在这孩子的父母来到医院的时候,镇魂牌传来了一阵暖流,死神放弃了!

    王鸽松了口气,靠在急诊大厅之中休息了一下。

    “妈,你是不是又给孩子吃花生了?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孩子从小花生过敏,坚果类的东西一概不能吃,你怎么就记不住呢?光是过敏这个事儿,发生过几次了?”儿媳妇虽然心里担心孩子,也不敢多怪罪老太太,听着这话,还以为是老太太总是忘这事儿呢。

    “哪有什么过敏不过敏的,吃多了就锻炼出来抗体了,你看,之前住过一次院,后来再吃了几颗,都没事啊!这次我没掌握好量,多了,下次就知道了。”那老太太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妈,你居然是故意的?”那儿媳妇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老天太,脑袋上的青筋都快爆起来了。“你这是要宝贝的命啊!我知道你喜欢孙子,但是孙女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这样对她?”

    “老婆,你冷静点,妈不是那样的人,她没怎么读过书,还得多教一教……”那男的夹在中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事儿自己的母亲确实有错,一边儿是亲妈,一边儿是亲闺女,一边儿是老婆,那能怎么办啊!

    “不信你就试试,等这回养好了,下次再吃准没事儿!”那老太太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十分理直气壮!

    “以后你不要我女儿,要是再有一次,我就跟你拼命!”儿媳妇已经开始抓狂了,好几个安保人员和护士听到声音,过来把两个人分开,但是二人还是隔着空气对喷。

    王鸽正看的津津有味呢,还在想着这事儿应该怎么收场。

    “走吧,这都八点黄金档了,让他们撕吧!”宋平安办理完了交接手续,拍了一下王鸽的肩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