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只因为是你 下
    王鸽自然不知道林颜悟脑子里面在想什么。X23US.COM更新最快

    从开心到失落,从失落再度开心,王鸽的内心世界仿佛是在坐过山车,七上八下。

    尽管再度遇到林颜悟他无比兴奋,有很多话要对林颜悟说,但就像是沈慧说的那样,现在还不是时候。

    病人还在车上,死神还在身后,方向盘还在手里握着。

    这关乎很多人的生死与命运,马虎不得,现在王鸽的眼中只有两个字,生命。

    有什么话,到了医院之后有的是机会说,现在着什么急?

    王鸽正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一个合格的救护车司机,应该在拥有专业素质之外,还应该学会严格的情绪管理,绝对不能让自己的情绪和偏见影响到救援工作。

    王鸽并非是一个多愁善感或善于表达的人,在某些时候怂的甚至有些冷漠,但这并不代表压抑情绪对他来说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人在激动的时候所分泌的多巴胺和肾上腺素是不可控制的生理反应,而这些激素又会直接作用于人本身,刺激大脑和其它器官,产生连锁反应。

    而王鸽却在长时间的出车之中,学会了用理智去压抑激素,用精神去控制情绪,这的确是十分困难的。

    而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进行释放并非完全无害,很容易产生十分严重的心理问题,这也是王鸽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压抑和难过的原因之一。想要去看看心理医生却也没空,内心之中更有害怕的感觉,恐惧自己得了什么精神疾病,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现在。

    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王鸽才能够救回那么多人,才能成为救护车司机队伍里的一把好手。

    当救护车抵达医院的时候,死神已经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王鸽已经无法从后视镜之中再观察到死神的踪迹了。只要进了抢救室之后救助及时,这个数字应该是十拿九稳。

    王鸽帮忙推着车子,走在急诊部的走廊之中。沈慧则是抽出了本子,“刚才你联系到了病人父母,有没有问她的名字?”

    “啊?”王鸽这才想起来,刚刚情况太过于紧急,而且见到了林颜悟之后有些神不守舍,居然连病人的名字都忘记问了,登记的时候可是有点儿麻烦。

    “只听她母亲叫她小晶,还真没详细问。我马上再打个电话过去,确认信息,姓名年龄,病史,过敏史都给你问清楚。”王鸽说着就要伸手去拿手机。

    “得,待会儿我打电话问吧。”沈慧和载有病人的推车已经来到了第三急诊室的门口,她看了一眼林颜悟,又小声说道,“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别让人家再失望了。”

    所谓的人家,说的当然就是林颜悟。林颜悟脸红了一下,就当是没听见后面的那句话。

    王鸽点头答应,看着病人被送入了急诊室,过了几秒钟,胸口的镇魂牌就传来一阵暖意,死神已经放弃了追击。

    林颜悟和林聪分头去给这个病人办理挂号和检查手续,由于病人现在还属于身份不明的阶段,刘崖特别提醒他们要办理绿色通道,而二人又不是很熟悉流程,王鸽只能陪同,转悠了十多分钟,才把手续办的七七八八了。趁着几个人分开的时间,王鸽还抽空将救护车停回了停车场,又返回了急诊大厅,在第三急诊室的门口,找到了坐在金属长椅上的林颜悟和林聪。

    “你们两个也别跟着忙活了,刘大夫找了志愿者和护工,待会儿人就会过来,他们熟悉流程。”王鸽纠结了半天,也没敢坐在林颜悟的旁边。

    “能活吗?”林颜悟跟王鸽相处时间也算不短了,虽然没怎么见过王鸽工作,但是心中一直有种直觉,他对于生命的判断是十分准确的。

    这是当然的,王鸽能看到死神和灵魂的存在。在人类世界之中,不算那些大夫,他对于一个人是否能够继续活下去有着万无一失的判断。

    “命应该保得住,就是不知道失血过多会不会对大脑和其他器官造成影响。”王鸽回答道。“幸亏你们两个出手相助,今天你们救了一条命。”

    “活着就好。”林颜悟叹了口气,好像自从她受伤并且认识王鸽之后,跟雅湘附二医院就结下了不解之缘,不论是先前住院,康复之后的复查,到医院来找王鸽探班,还是遇到交通事故,或者是救人,总是有意无意的要往这里的急诊大厅跑。

    大概这就是缘分吧,心心念念的人在这里,老天爷也总是要安排自己往这里跑。

    林颜悟也知道,原本南湖省农业大学那个地方距离雅湘附二医院很远,就算是有急诊出车任务,也轮不到雅湘附二,就算安排到了雅湘附二医院,出车的人可能是其他的司机,并不一定是王鸽!

    不得不说,缘这个东西,通常都鬼使神差,妙不可言。

    “哥,你今天这个车开的,真是绝了!市区,高架桥,环线,红绿灯,我的天啊,开到一百二。好几次我看着都快要撞上了,车居然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太厉害了!”林聪虽然不会开车,在十几分钟内也被王鸽的驾驶技术深深的折服。

    男人对于车和速度都有一种骨子里的追求,这种刺激所造成的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分泌让人兴奋无比。刚开始林聪还觉得害怕,可是几分钟后见到了王鸽那无与伦比的技术,近乎于疯狂的速度之后,便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一定得考个驾照!”林聪一激动站了起来,非要认王鸽当师傅,“你看,你跟我姐也认识,等到我考驾照的时候,可要多多关照我啊!”

    王鸽只能无奈的笑笑,只有不会开车的人和刚刚拿到驾照买了车的人才会对开车有很大的兴趣,一个长时间开车的老司机会对于方向盘与油门产生很大的抵触,出门凡是能坐车,绝对不开车。

    而且救护车的各种违章操作和疯狂驾驶看起来爽,但危险性也比普通驾驶直线上升,可绝对不是一个好活儿。

    “坐下,坐下,正常操作。你还是多看看交规吧,驾校里面什么都教,用不着我。等到你拿到驾照,开车也千万别学我啊!”王鸽笑着把他按在了座位上。

    “林聪,皮痒了不是,乱喊人?”林颜悟看着自己的狗腿子弟弟,恨不得现在就对着他的屁股来上一脚。王鸽和林聪这两个人倒是合拍,一口弟弟一口哥哥喊的无比亲热。

    其实林聪老实归老实,人倒是不傻的。刚开始林颜悟让他不要暴露二人的关系,他就已经起了疑心,在车上沈慧说了林颜悟和王鸽之前的故事之后,他心中的疑问就更大了。

    虽然林聪不知道自己的姐姐与面前这位救护车司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但隐隐约约还是能猜出一点儿眉目了。

    一男一女,年纪相仿,又曾有过救命之恩,现在说话阴阳怪气,遮遮掩掩,藏着掖着的感觉让人很不爽,有一半的概率是两个人有过感情经历,因为某种原因分开了。

    而另外一半的概率,则是两个人正在有感情经历,只是在吵架,谁都不让着谁。

    这个结论就算是林聪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出来。

    林聪又被林颜悟凶了一句,顿时不敢说话,眼神转了一圈,觉得自己就这么夹在两个人中间也不是个事儿,他们自己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说明白吧,这电灯泡真的是当不下去了。

    “那个,姐,你累了吧,我出去给你买瓶饮料啊。”林聪赶紧站了起来,随便找了个借口飞一般的跑了出去,把第三急诊室门口的长椅留给了两个人,短时间内肯定是不会回来了。

    林颜悟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一些,自己的这个弟弟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虽然没少给她惹事,但是人还算聪明正直,十分知趣,刚才想踹他一脚的想法顿时消失。

    “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林颜悟看着面前满脸窘迫的王鸽,知道他在感情方面是个怂货,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从来不肯真正的说出来,但在救人方面还真是毫不含糊,这段日子里不知道又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

    她只知道王鸽成为救护车司机是因为兰欣,只知道兰欣是在王鸽面前出的事,便觉得王鸽是自责,是想要弥补以前的过失,因此发了疯似的奋不顾身的救人。好像这样做,就可以唤醒兰欣,洗清自己身上的罪责。

    “你没做错任何事情,不要这么逼着自己。”林颜悟看着王鸽的眼睛说道,手动了动想要去抚摸他手上的疤痕,却一直在迟疑,生怕王鸽的闪躲和拒绝。

    的确,拼命的救人是可以唤醒兰欣,然而王鸽却没有什么罪责可洗。尽管王鸽一直会对兰欣出事而感到内疚,但意外是无法避免并且不可预料的,甚至连死神都无法预知和安排未来,王鸽又有什么罪责可言?

    刚开始,王鸽的这份工作也只是以拯救兰欣为主,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跟同学们的接触,他了解到兰欣在出事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个未婚夫,兰欣对自己的感情只是朋友,仅此而已!他曾经失去救人的动力,也迷茫与彷徨过,但是强大的内心仍旧没让他被残酷的现实所击倒。

    继续下去吧。为了生命。

    别人的生命,兰欣的生命,自己的生命。

    王鸽还记得兰欣成为死神之后,隔着车窗玻璃问他的那个问题。

    因何而执着?

    让每个还能活的人,继续活下去!

    一厢情愿什么的,真的没有必要了。该放手那就是要放手嘛!一年半之后,赌约完成,兰欣苏醒,管她的爱人是谁,未婚夫还在不在,有没有人回到她的身边,跟自己又有什么干系?如果还能当朋友,那就继续当。

    如果当不成朋友,那就再也不要联系!

    人生就是这样,尽管如此狗血和操蛋,还不是要再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继续往前走吗?

    王鸽所经历的痛苦,远比林颜悟想的更加巨大,更不可猜测。

    “我只是……”王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林颜悟。说实话是绝对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会说实话的。

    “想多救几个人罢了。”其实,王鸽所说的也算不得是什么假话。

    “但这不是让你等八个小时的理由。没有借口,没有理由,那天是我的错,是我一直拖着你,一直折磨你,让你一直等。我只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你可以恨我一辈子,我不求你的原……”王鸽一咬牙,现在不说心里话,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怂一时,但是不能怂一辈子。

    与其充满遗憾和悔恨,流着眼泪迈向黄泉的道路,倒不如放手一搏,把最深处的想法表达出来!

    可是话还没说完,林颜悟就马上站了起来,紧紧的保住了王鸽,将头埋在了王鸽的胸口,轻轻的抽泣,“别说了,我原谅你。”

    王鸽愣住了,呆呆的站在原地,手那了上来想要抚摸林颜悟的后背,可是刚才的那句话似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勇气,没有胆子把手放上去,只能悬在空中,无比尴尬。

    “若是换了别人,谁都不行,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原谅。抽出几秒钟的时间发个微信或者打个电话跟我说一声都不行吗?这太过分了,放到别人身上绝对不可原谅,我只会原谅你。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些什么,抗拒些什么,但是我知道你的想法,我知道你正经历苦难,我想跟你一起面对,无论是怎样的苦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得这么疯狂,以至于毫无原则,我猜……大概只是因为那个人是你。”林颜悟一直没有放声大哭,只以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诉说着自己的心声。

    在急诊大厅,拥抱是最常见的事情,并没有人觉得奇怪,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那个……你能……我……”王鸽一时语塞,那句话还是说不出口。毕竟喜欢了兰欣那么多年,都没有说出口。

    “我答应。”林颜悟又马上说道,“可以,可以,当你女朋友!”林颜悟能明显感觉到,当自己说出这句话之后,王鸽后背一直紧绷着的肌肉松弛了下来,“呆子,抱我啊,女孩子哭了要哄的!”

    王鸽赶紧把双手放在了林颜悟的后背上,紧紧的抱着她,感受着来自于另一个身体的温暖,“我可能给不了你什么承诺,这个行业也十分危险,但是在我有生之年……绝对不会再让你收到任何伤害!”

    “别说胡话,这就够了。”林颜悟笑中带泪,她知道以王鸽的品格,说出的话绝对是掷地有声,拼了命也要去做到,她用脑袋蹭了蹭王鸽的胸口,又抬起头轻轻的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第三急诊室的门吱嘎一声打开,刘崖和沈慧从里面出来,恰好看到了这一幕,连忙想要再进去,“打扰了打扰了,二位继续!”刘崖赶紧说道。

    沈慧也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来两个人已经和解了,又白了刘崖一眼,“你这死兔子,真觉得打扰到了人家就当作没看到别说话,掩耳盗铃!”

    王鸽和林颜悟赶紧分开,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羞涩,而林颜悟则是双眼红红的,但脸上却洋溢着幸福。

    “怎么了兔子?”王鸽赶紧问道。

    “就是觉得你们还担心病人的情况呢,出来说一声。我们用便携式x光设备进行了快速检测,的确是肝脏破裂,只是不是完全破裂,拖的时间太长所以出血量比较大,昏迷是因为疼痛和失血过多。补充了三个单位的血浆,人已经醒了,具体是保守治疗还是进行手术,还要等会诊和检查,大脑和其他器官都没事儿,今天这个病人多亏了你们了!”刘崖笑着点头说道。

    “那伤痕是怎么造成的啊?”林颜悟不解的问道。

    “根据病人自己描述,乘坐公交去农大看樱花时候司机急刹车,没抓稳,腹部撞倒了栏杆上,内出血,刚开始疼的不明显,觉得只是硬伤没事儿,就没多想。出血量大了,症状才出来。”沈慧补充道,“这病人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你俩安心的谈情说爱吧!”她看了看王鸽和林颜悟的手。

    直到现在,两个人的手还紧紧的牵在一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