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性本善 中
    如同王鸽所预料的那样,雨只停了一会儿,雨又继续稀里哗啦的下了起来,甚至比刚才那一段时间还要大。

    王鸽本身就已经是湿透了,雨衣也只是防止后续的雨水再带走他身上的热量,尽可能降低感冒的风险。

    在现场等待的时候,王鸽还是到救护车的副驾驶座前面的储藏格之中找了一包板蓝根,撕开包装袋全部倒进了嘴里,用自己带的大水杯中茶水送服,然后飞速的回到了现场,仿佛自己这一时不在现场,那孩子就要马上跳下来一样。

    上面的警察也按照王鸽先前的建议,给孩子拿了雨伞,食物和水,给那孩子远远的丢了过去。也可以明显的看到,孩子撑起了雨伞,所站的位置距离楼顶边缘似乎没有刚才那么近了。只是两者之间的细微差别意义不大,进行强行救援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而且现在下这么大的雨,什么东西都很湿滑,救援不容易实施,难度大,警察们还是在尽可能的去拖时间,没准能够想出什么别的办法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像这种情况,死神肯定是不会在现场的。死神那些存在没有办法预测未来,更不会知道孩子的真实意图,只有等到这个孩子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之后他们才会收到感应,前来收取灵魂。这样一来,王鸽似乎就有了掌握先机的优势了。

    而且经过长时间的准备,消防队员那边的救生气垫也已经完全充气完毕,充气完毕的救生气垫十分柔软,人掉在上面之后会陷下去,而不是硬邦邦有弹性的,那就跟直接落在地面上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了。

    只是这五六层楼的高度也有接近接近三十米了,救生气垫所能起到的效果有限,保命可能还好说,但是要求不受一点伤,那真的希望不大。

    而且保不齐这孩子会不会选择没有求生气垫的地方跳下去。由于他一直背对着楼下,甚至都没有观察过楼下是什么情况。

    有很多人说,五六层楼高摔不死人,真想死的话还不如去直接找个二十多层的高楼,还能保证死亡效率。可话说回来,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跳楼之后后悔了,挣扎着调整一下姿势,摔着肩膀或者腿,没有磕到内脏脑袋,基本上也死不了人。可是这人是真的想死,在空中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去挣扎,基本上脑袋先着地或者脑袋和身体一起落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死亡率也更高一些。

    这孩子是真的想死,只不过暂时找不到那么高的楼罢了。而且这孩子也想要见自己父母最后一面,一直等到了现在。

    其实死神来不来现场,对于王鸽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数字而已,没了再赚嘛,现在人命关天,而且这孩子正值青春年华,王鸽宁愿不冒那个风险,千万别让孩子处于濒死的状态,少拿一个数字也就罢了。

    自从王鸽的救护车抵达这里以来,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分钟。楼下除了学校的领导,部分老师,就是警察,消防队员和医院的人,学生们比较容易管理,没有围观群众也就少了那些在楼底下起哄的人,情况当然会更好一些。

    那个孩子的意志算是比较坚强的了,淋了好一会儿雨才拿到了雨伞,身上早就湿透了。而且楼顶的风比下面更大,风里雨里站了大概一个小时,居然还能硬撑在上面纹丝不动,就连风都吹不动他,看来在父母没来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跳下去的了。

    就在这时,一辆警车闪烁着警灯从先前王鸽来的那个路口拐了进来,增援人员半小时前已经来过了,这辆车上坐着的,弄不好就是孩子的父母。

    金晶也紧张了起来,抖了抖冲锋衣上面的雨水,“大家注意,密切观察病人动态,看到父母之后,他很有可能马上开始动作。”

    田雨晴也严阵以待,眼神在那辆警车和那个孩子之间不断的转移闪烁。

    警车在警戒线外面停了下来,一对中年夫妇从车上下来,也顾不上打伞穿雨衣,刚一下来就冲着主教学楼的楼顶张望,一边寻找着自己儿子的身影,一边跟随者民警的引导,进入了警戒圈。

    原本在湘沙市外的这对中年夫妻已经下班,在租住的房子里面做饭吃,接到电话的时候二人还有点不太相信,觉得对面是诈骗的,直到对面说可以直接打110核实身份的时候,他们这才相信是自己的儿子出了事。

    意外事故,交通事故,其实他们都能够理解,天底下哪有一生平安都不出点事儿的?可真正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居然会去跳楼!

    孩子品学兼优,从不惹是生非,知道努力学习,积极向上,平时可让人省心了,根本就不像是会想不开的样子啊!父母总以为自己很了解孩子,其实并不是这样。

    十六七岁的孩子正值叛逆期,就算是再乖的孩子心理也总归有点小秘密,这是不可避免的。家长不能放任自流,更不能完全管制,应该在一点点引导下让孩子自己走出这个时间之中的躁动。

    在这一点上,王鸽的父母算是做的比较不错的了,而现在抵达现场的这对父母很明显是在孩子身上没舍得花足够的时间,也没付出足够的关心。

    看到了孩子的父母抵达现场之后,警戒圈里的学校领导和班主任老师赶紧走上前来,想要握手慰问,说几句话,可没想到那手伸出去,却被孩子的父母直接无视掉了,孩子父母直勾勾的看着楼顶,对于学校方面人说的话几乎是充耳不闻。

    “段志毅!傻孩子,你下来,你这样让妈妈怎么活啊?”孩子的母亲张了张嘴,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只能大声的喊出这样的话。

    “儿子,千万别做傻事,爹妈不求你清华北大,只求你过的好,好好的活着。”孩子的父亲也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冲着楼顶大喊。

    “二位还是跟我们爬到楼顶,然后跟孩子好好说说,谈谈话吧。孩子现在的情绪比较激动,我们都换了好几个民警了,其中不乏有专供心理学,劝人放弃自杀的,可还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将他们带来的那个民警说道,“我们得赶紧把人劝下来,这孩子从刚上楼顶就开始,问你们两个人在哪里了。”

    孩子的父母答应了,可还没等动身上楼,楼顶上的那名高中生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父母的喊话,知道他们来到了现场,但仍旧没有转过身,“爸,妈,儿子我没脸见你们,考不好了,没用了,辜负你们的辛苦了,没有我,你们可能活的更加舒服一些,下辈子我再做你们的儿子,一定加倍努力。这辈子,先走了。”

    说完,那高中生就张开双臂,闭上了眼睛,身体渐渐向后仰,角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从楼上坠落。高中生知道,如果按照这个姿势坠落下去,先落地的肯定是自己的后脑勺,脑干的位置,只需要一下就可以马上造成死亡,根本不会产生任何痛苦。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孩子油盐不进,一直在说一定要等自己的父母过来。在现场拖了一个多小时,没想到他的父母来了,却根本就没看上一眼,只是亲口来了一次对话,留下了像是遗言之类的话,居然如此果断的就跳下去了,没有一丁点犹豫!

    王鸽三人这边虽然早就已经猜到,那高中生在父母到场之后一定会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想不到居然如此果断,甚至是让他们都来不及反应。

    在一刹那间,金晶的脑袋里面只有一个念头,这人一定一定一定要落在消防队的救生气垫上!孩子站在楼顶的时候是全程背对着地面方向的,环境本身就比较嘈杂,充气泵的声音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而且,在楼下的消防车以聚光灯往楼上照明,并非只是为了提供光源,更是为了让那高中生在偶尔看到地面的时候,看到的只有强逆光,根本没办法看真实情况,像是开车的时候对面的车辆开了远光灯,不知道地面上的消防队员们正在准备充气救生垫。保不齐这孩子看到了地面的景象后,会选择其他的跳楼位置,避开充气救生垫。

    消防队员布置救生气垫,那肯定是粗略的计算过这孩子跳下来的位置是在哪里,仰着倒下来的位置是在哪里,找到安放求生气垫最合适的位置,总不可能把整个区域都用气垫围起来吧。

    要是这高中生自己避开了气垫,前期的准备工作就全部都白费了。夜晚使用这招,比白天其实更加有优势。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一人人影从楼顶做自由落体运动,砸落了下来。王鸽听着这声音,觉得问题不大,先前他也去过不少跳楼自杀的现场,跳之前的,正在跳的,还有跳了之后的基本上都有。从现场的声音来看,人从楼上跳下来的动静还是挺大的,基本上是一声闷响,跟体型和高度相关,近距离情况下闷响巨大,而且能够感觉到地面明显的震动,那份抖动甚至能够顺着脚底板传入心脏。

    这种情概况,是人实打实落在水泥或者柏油地面的声音。而人要是落在草地上,震动感就比较小,声音更加沉闷一些。

    可是刚才的那一个声音,虽然听起来也不小,但根据王鸽的判断,这声音就像是在阳台上晾着的床单,被子,使劲的打上一拳的那种声音感觉,只不过是被放大了而已。

    自杀者落在了救生气垫上!

    救生气垫不会把自杀者弹开,而只是将自杀者下坠的力量,利用弹性布料和填充的空气给完全卸掉,然后空气在人的中立作用下被挤压,人慢慢的落在地面上,将对人的伤害降低到最小。

    这个东西也是有局限性的,如果跳楼的人楼层太高,下来的第一时间跟布料接触,可能会受伤,而气垫中的空气不能够安全卸力,人还是在有加速度的情况下与地面直接接触,那可就完蛋了。而且气垫越是中间的位置,效果就越是好,跳楼的人能否直接跳到中间,还是得看运气。

    可有总比没有好,能够保命的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了。

    “上,上,上!”金晶拍了一下周围的两个人,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提前一步回过神来。

    王鸽看了一眼周围,似乎身边的人没有增加,也没有出现举着长柄雨伞的人,一同跟着金晶冲到了救生气垫的旁边。

    “人在哪呢?”金晶对着身旁的消防队员喊道。

    “我看着是落在最中间了!”年轻的消防队员显得有些兴奋。他并不是第一次操作这个东西了,不论是有人跳楼自杀,还是发生火灾有人要从楼上往下跳,人正儿八经落在最中央的,今天他还是头一次见到。他正在跟战友们努力的把那失去了空气支撑的布给撩开。

    “情况会怎么样?”王鸽又问道。

    “他保持了后仰的姿势,应该是后背先接触,然后是头部。如果身体素质够好的话,最多肌肉挫伤,脑震荡,也有可能骨折,生存几率在八成以上!”话正说着,那消防队员扯开了一块被雨水沾湿的白布,发现了孩子的身影。“大夫,在这呢!”

    金晶听到了喊声,连忙跑了过去。地面上那救生气垫的布阻隔了推车轮子的前行,王鸽只能把推车丢在了一旁,跟金晶和田雨晴一起进入了救生气垫最中央的位置,他往后看了一眼,孩子的父母和学校的领导也在往这里跑了。

    “昏迷状态,有可能是头部受到了撞击。颈动脉搏动有力,心跳呼吸平稳有力,未见体表明显外伤,人好像没事儿?”金晶说道,“血压?”

    “一百一十,九十毫米汞柱,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田雨晴说道。

    金晶叹了口气,可忧愁又爬上心头,人身体是没事儿了,可待会儿人醒了,心理因素应该怎么处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