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四十章 烧钱 上
    在与顾雪若短暂的交流之后,王鸽还是回到了办公室。同事们对于顾雪若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边吐槽着王鸽的狗屎运,一边还在询问着王鸽一些基本情况。

    王鸽还是按照以前对所有人的统一口径,把顾雪若塑造成了自己同学的形象。

    徐林对顾雪若兴趣尤其的大,拽着王鸽问这问那的,王鸽也只是虚实结合的回答几句。可王鸽也不是顾雪若的同学,不可能了解的那么深入,一旦碰到自己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就说二人太长时间没见了,忘记了,或者是不太了解,直接搪塞过去。

    除了胆子变大,身体素质变好之外,王鸽还发现,自己编瞎话的能力是越来越强了,而且基本上不会被人发现。

    徐林在王鸽这边得到的消息并不是太多,有些失望,但是很识趣的没有去问王鸽什么联系方式之类的东西。

    他心里还是有数的,有些东西需要自己去争取。

    外面的雨让王鸽哪里都不想去,连急诊大厅都懒得过去,就更别说去修手机了。

    好歹

    大雨下的透彻,也让人更舒服了一些,就算是呆在车队办公室也不会太热。

    王鸽开始跟同事们百无聊赖的聊天。在他们的提醒下,王鸽这才想起来,之前医院人事行政方面在孙成德走了之后,就下了通知。

    还是欧冬梅亲自过来通知的,这些人为了救护车司机的薪水问题也是『操』碎了心。

    只是王鸽那会儿没在,不太了解具体的政策。等到回来的时候大家都讨论完了。直到现在他才了解到,明天下午四点钟下了班开始就要去参加培训了,每天两个课时,大概是三个小时左右,跟大学上课差不多,距离不远,公交两站路,然而车队里的兄弟们早已经决定要骑单车去了。

    这意味着在六月份之前,王鸽晚上下了班基本上是没什么时间了,全都要耗在学习上,当然这总比加班要舒服的多了。

    自从自己康复以来,也就半个月之前回家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今天晚上要回家跟父母和妹妹团聚一下了。毕竟同在一个城市,也不是很远,不按时回去实在是说不过去。

    王鸽也有些担心家里的情况了。

    车队的座机只能接外线电话,却打不出去,王鸽只能借侯长河的手机,给家里和林颜悟分别打了个电话,告知自己的手机损坏,而且今天晚上打算回趟家。赶紧找了个冲锋衣,披上衣服就除了医院大门,来到旁边的店子里,修手机。

    医院附近的店铺,大都是为医院工作人员或者常驻人员服务的。包括医生、护士,其他工作人员,病人,还有病人家属。

    因此这边的手机基本上都是在卖一些功能机,提供的业务也只是充话费和维修。店子就那么三四家,王鸽随便找了一家,钻了进去。

    “老板,这手机还能修不?”王鸽把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

    店铺老板一听有生意,马上丢下了自己正在玩的手机游戏,也不管坑不坑队友了,拿起王鸽的手机看了两眼。

    “这几年前的了吧,配件不好找。进水了?”他看了一眼外面的瓢泼大雨,又看了一眼王鸽身上湿答答的冲锋衣,瞬间明白了过来。

    “衣服湿透了,放在口袋里,就这样了,打不开。”王鸽笑了两声。

    “你们这些在医院工作的手机出现这种情况简直太正常了。摔了的,进水进血的,泡在呕吐物里的。”店老板啧啧摇头,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这些人手机损坏的原因可比一般客户要多很多,

    不论手机变成什么样子,他总是要去修的,并不只是为了赚钱,只是因为大家都不容易。

    他的动作十分麻利,拧开螺丝打开后盖,就开始了检测,几分钟后就找到了问题所在。

    “电池没事儿,主板烧了。你这个手机的主板现在可不太好找了,里面的资料如果没备份的话肯定是没了。换个主板要七八百块,还不一定有没有货,我推荐你还是搞个新的。怎么样,在我这里买,不收你这次拆机检测费。”商人毕竟是商人,虽然在手机方面没撒谎,可还是要赚钱的,瞅准了商机就开始自己的推销。

    “这些都是最新款,刚刚上市,最新的处理器,大内存,玩什么游戏开多少软件都不会卡,电池大,充电快,关键是防水!”老板指了一下柜台里面的几款手机,“国产机也不错,伸缩摄像头,比苹果牛『逼』多了。”

    王鸽看了一眼售价,都是4567开头的四位数,连连摇头,“有……便宜点的不?我们赚的也不多,你知道的。”

    老板倒也是点头理解,“那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至少这种老年功能机肯定不适合你,连微信什么的都不能用。”

    “就是那种,一千块钱左右的,或者二手的,是智能机能用就行,我也不打什么游戏。”王鸽看向了柜台里的其他手机。“我也不太懂,你给我推荐一个吧?”

    “那就这个吧。”老板看这面前的小伙子还算实诚,也不打算坑人,从柜台里取了一个二手的手机,“前几天刚收的,两年以前的旗舰机,八成新,就是背面有点儿磕碰,电池『性』能都行,充电接口跟你的那个一样,你换上卡试试。”

    王鸽一听价格还行,也就照做,视频电话各种软件试了一下,感觉还行,便开始跟老板讨价还价。

    讲了半天,最后才便宜了五十块钱。没办法,王鸽用自己的新手机登录了支付平台,给老板把钱转了过去,顿时一阵肉疼。

    这个月看来要省吃俭用了,生活费一下子就花去了一大半,好在吃住都不花钱,只要小心点儿还是过得下去,他自然不会跟家里甚至是林颜悟要钱花。

    原本这老板还想要王鸽直接把这旧手机给他回收,还能抵点儿钱,可王鸽这个手机里的秘密实在是有点儿多,一个是贾德那个卧底的联系方式,还有就是顾雪若与他之间的短信和通话记录。

    这些内容很王鸽自身的隐私没什么关系,手机进了水,恢复窃取数据也会十分复杂,就算是流传到了普通人手上也不会被看出什么东西,但是王鸽还是不敢冒险,自从马天明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变得比以前更加谨慎,赌约已经进行了一半了,不能再出任何问题。

    这钱刚花完,一些软件还没来得及下载,王鸽的耳机里就又响起了任务的声音。

    这对讲机的有效沟通范围是五公里以内,基本上是警用级别的,只要不是跑的太远,基本上还是收的到消息的。

    有的时候就算是开车出了医院范围内,王鸽若是忘了关对讲机,还是能够听到家里的人在互相沟通。

    “救护车队请注意,月湖公园小区有人在家中晕倒,具体情况不明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抵达现场。”护士的声音还是那么熟悉,王鸽自然当仁不让,果断接下了任务。

    “这边是王鸽,我可以马上出车。”这边来了事情,王鸽也来不及跟老板打招呼,抓起自己的东西就往口袋里塞,临走之前,老板拉住了他。

    “给你个袋子,防水的,手机放里面,不影响触『摸』。他们外卖员都在用。”老板递给王鸽一个盒子,外面那么大的雨,也算是好心的赠品了。

    王鸽笑着道谢,打开盒子,那防水袋还有个绳子,可以套在脖子上,这下算是不会漏掉电话了。

    他穿着冲锋衣出门,连办公室都没回,直接跑到了停车场。好在这手机店就在医院大门口旁边,而王鸽的习惯则是随身带水杯和钥匙,开着车来到急诊部大门口的时候也没耽误太长时间,刘崖和沈慧则也是刚刚从大门口出来。

    “你兼职送外卖去了啊。”沈慧一上车就发现王鸽的状态不对劲,满脸满头都是雨水和汗水,仔细一看,脖子上还挂了个透明的袋子,里面装着手机。“医院里可不让搞第二职业!”

    王鸽无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言难尽啊!”

    刘崖精神状态明显不是很高,无框眼镜并不能完全遮住他的黑眼圈,一上车就哈欠连天,一屁股坐在车厢里。

    王鸽打开了警笛警灯,放下手刹起步。

    “这个兔子,昨天晚上去做贼了吗?”王鸽看了一眼刘崖,打趣的说道。

    “别提了,昨天晚上孩子发烧,折腾了半宿,好不容易打完针哄睡了,玉婷也给累病了。我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刘崖打着哈欠,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不是大夫么,还怕这个?”沈慧也笑道。

    “我是大夫,又不是巫师。你以为这是小说啊,我又没有什么治疗技能。家里人病倒了,还是要人伺候的。”刘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水果糖,不用问这又是从金晶那边弄来的。他拆开了几颗塞进嘴里,试图用糖来提提神。

    “天天偷人家金大夫的糖,早晚被抓住!”沈慧白了他一眼。

    “什么叫偷啊,这是老牛来送糖的时候分给我们的。正大光明好不好。”比起糖,似乎跟沈慧斗嘴提神的效果还好一些。“别说没用的了,现场情况怎么样。四医院的管辖范围,实在不行还有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呢,怎么又给我们了?从河西到河东又要浪费多长时间啊!”

    “他们那边儿那几辆车怎么可能够用,梅溪湖金星路都跑不过来呢。”沈慧回答道,“不过我这里的信息也不是很多,报警的是个房东,说是水出了问题要维修,可是到了约定时间房东怎么敲门都不开,房东心想着可能是临时有事儿出去了,可是那维修工都来了,于是用备用钥匙开了门,这一开门就发现房客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电话里也没说太多,情况不是很清楚。”沈慧回答道。

    “有点棘手。”刘崖摇了摇头。

    ”你什么场面没见过啊,到了不就知道了。”王鸽安慰道。

    月湖公园小区位于溁湾镇地铁站附近,要往北一点,这个小区王鸽曾经来过很多次,都是一些老住宅,老旧程度超过人的想象。王鸽一边说着话,他的救护车也开过了橘子洲大桥,过桥之后直接往北边开进。

    虽然是老小区,但是这里的住宅范围还是比较大的,居住密度很高,楼栋与楼栋之间的距离小的可怜,再加上脑袋顶上『乱』搭的电线和棚子,还是感觉到比较压抑。

    这的居民大多都是低收入人群,很多人都已经把这里的房子租出去了,就等着拆迁捞一笔,是不会在这个地方居住的。

    原本这边能够通车的道路就比较窄,再加上一些『乱』停『乱』放的共享单车,垃圾车,三轮车长期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某些小商小贩在道路两旁摆摊,或者来回穿梭,让救护车在小区内部行进速度十分缓慢。王鸽也还算是个道路通,来了几次之后就大概知道了这里的楼栋号码分布,拐了几个弯就找到了他们要找的地方。

    “就这了,估计得用担架。”王鸽说道。

    “待会儿我帮你一起抬吧。”刘崖应了一声,然后赶紧下车。

    三个人拎着急救箱抬着担架就上了三楼,正对着楼梯口的中户人家是开着门的。

    “就这了。”王鸽停了下来,率先进入房子的客厅。房子明显是被租住的,家里显得十分凌『乱』,门口的垃圾也没有人收拾,这种天气还有苍蝇来回来去的转悠,地板也是油腻腻的,还有不少脚印,似乎是有一阵子没有打扫过了。

    然而站在客厅之中的房东对此却似乎司空见惯,根本没有一点反感,可能租住在这里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吧,他已经习惯了。

    “是你的报的警吗,人在哪?”王鸽问道。

    “里面,卧室。你们去吧。”房东也是拍拍脑门,暗叫倒霉,原本这边过几年就要拆了,『政府』已经放出了风声,现在租出去还能多赚几年钱,反正不能浪费嘛!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儿,要是出了人命,这房子以后是别想往外租了,虽说赔钱倒是不会,但损失了好几年的房租收入呢!

    刘崖跟随着房东的指引,来到了卧室之中,一进门就先踩到了地上的注『射』器,上面还带着针头。五毫升的容量,在诊所里面十分常见。他心里觉得有点儿不对,抬头一看病人,面『色』苍白,神志不清,口吐白沫,右手搭在左手的手肘内侧。

    扒开那只手,刘崖发现肘部浅静脉上有密密麻麻很多个针眼,有新有旧,由于扎针扎的太多,这个地方的表皮之下已经有了淤血,是乌青一样的颜『色』。

    “王鸽,报警吧。”刘崖转过头来,对王鸽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