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营救 中
    “阎王大人……”王鸽一愣,赶紧救护车的窗户外面,好在还没什么人往这里看。虽然阎王大人在自己的眼中是真身,是一个小萝莉的形象,但她在每一个人的眼里都是不同的形象。

    甚至可以说,每个人心中的阎罗王是什么样子,她就会变成那个人眼中的模样,哪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就是阎王。阎王大人的伞放在双膝上,并没有打伞,这意味着她是可以被看到的。

    与此同时,王鸽胸口的镇魂牌也发出了十分冰冷的气息,心脏都不怎么舒服了,呼吸也变得不畅快起来。王鸽定了定神,好在没有背着一股寒意击倒。

    “别东张西望了,开车吧,路上就没有人觉得奇怪了。”阎王大人笑了笑,似乎一点儿都没有为虚紫被天界禁锢而担心。

    “绑好安全带。”王鸽说道。

    “我哪里还有什么安全?”阎王大人眨了眨眼睛,奇怪的看着王鸽。“就算是撞了车,死的也是你啊。”

    王鸽撇撇嘴,没再继续坚持,这话倒是真的。当然,他也不必害怕路上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他这辆救护车的副驾驶座位并没有绑安全带,更不会扣分。镜头是拍不到他们这些能量体的实体的,不论是否打伞。路上遇到交警就更不怕了,阎王大人自有办法。

    “刚才那三下你若是敲了下去,不光是这镇魂牌要废掉,也许你的灵魂都会被它吸干。还好我来得及时,没让你干着蠢事儿。”阎王大人拍了拍胸脯。“你怕是已经知道了吧。另一个适格者告诉你的?”

    王鸽点了点头,“我实在是担心……”

    “找死神和执法者把你带到地府是我下的命令,不过他们的行为好像粗暴了一点儿,只是绝对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就是了,你的体内仍旧有生机,顶多昏『迷』一会儿,生命体征是正常的,他们会以为你劳累过度罢了。我的工作方式有点儿问题,我向你检讨。”阎王大人的脸上表情不变,一点儿都没看出检讨的意思。

    王鸽哪敢要阎王大人检讨,脚下踩着油门赶紧说道,“只是我当时的事儿没干完……如果早知道是虚紫出事的话,我一定乖乖的跟着那个执法者走了。不过你刚才说的……是怎么回事儿?他们现在敢杀人了?”

    “不敢,也没那个权力。但现在不敢不代表以后不敢。目前来说你还是安全的。强行召唤虚紫的受伤的话,只是由于镇魂牌的机制。虚紫无法移动,也回不了地府,被禁锢在某个地方,肯定是有法阵约束的,凭借她的强大能量都没有办法穿过的法阵,必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如果你强行召唤,镇魂牌会消耗其自身的生命之力来协助虚紫突破法阵约束,如果镇魂牌的生命之力不够……你的灵魂已经跟这个牌子绑在一起了,你懂吧?”阎王大人终于严肃了起来,目视前方面无表情的说道。

    王鸽想了几秒钟,马上明白过来!如果镇魂牌的生命之力不足以协助虚紫,那么镇魂牌就会强行抽取王鸽的灵魂转化为生命之力的能量,自己的灵魂会被大量消耗,轻则体力透支,重则灵魂受创精神失常,再严重的,那可就是灰飞烟灭了。原理几乎跟地府世界里面那些重大罪过的灵魂,要被湮灭成为血『色』芦苇之海的能量一样,消散在天地之间,进入灵魂能量守恒系统,再也没办法转世轮回。

    无声无息的消失掉,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世界上就不会存在王鸽这么个人了!

    而在许久之前,虚紫曾经给王鸽开过一个权限,那就是每救一定数量的人,就可以使用镇魂牌所积攒的生命之力强行扭转濒死之人的状态,然而时间只有几分钟,还要扣除一个数字,后面的全凭病人造化。这证明镇魂牌积攒生命之力是十分困难的,虽然没办法具体的量化,但绝对不足以协助虚紫从禁锢之地出来。

    强行使用镇魂牌的召唤功能,王鸽百分之一百的会出事儿!

    听到了阎王大人的话,王鸽不仅汗『毛』直立,冷汗直流。都这么长时间了,鲁莽的坏习惯虽然早已经改掉,但是王鸽当时心里着急,只想着怎么快把虚紫救回来,而没有考虑到自身的安全和整件事情的复杂程度,一念之差,差点丢了小命!

    天界和地府果然不是这些普通人能够完全理解透彻的,王鸽没想到这些事情里面的秘密与规则居然如此难以探寻!

    回过头来想想,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阎王大人压根没必要非得把王鸽搞到地府里面去,只需要随便告诉他一声怎么『操』作就行了。

    自己还是太着急了。

    “这件事其实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我给她的压力太大,现在地府里面人手严重不足你已经知道了。能者多劳嘛,二十四个小时灵魂收取下来,总会有能量不足的虚弱期,全凭着血『色』芦苇『药』丸。来不及补充就会被天界的那些存在钻空子,很多死神都是这样被他们捕捉禁锢的。”虽然阎王大人承认了自己的失误,但从脸上却仍旧看不出一丁点儿的愧疚。

    王鸽对此有些不太满意。

    毕竟对于阎王大人来说,虚紫只是一个得力的手下,想要去营救她并非是两个死神之间有着怎样的感情,而是缺了这样一名手下。营救虚紫只是因为虚紫能力强,值得被营救,而且虚紫有被营救的办法,仅此而已。

    王鸽也知道,他不能去要求地府世界之中产生什么人情味,尤其是对于一个阎王来说,这简直是太过分了,于是只能释怀。

    “那……怎么办?”王鸽皱着眉头问道。“会像别的死神一样,在没有找到禁锢地点之前,就没办法把人给救出来了吗?”王鸽说的是“人”,而不是虚紫。他知道虚紫是个死神,也一直在告诉自己虚紫是个死神,但还是没办法真正的把她当成一个死神。

    “你很关心她,这是好事。”阎王大人说道,“办法是有的。毕竟虚紫不同于其他的死神,她与你之间是签订了契约的,你的镇魂牌,你的赌约绳都与她息息相关。召唤这条路走得通,能救她的只有你,我都做不到。毕竟……我还没有遇到过与人类签订赌约的死神被禁锢的情况。但是这个方法……不一定成功,也有很大的风险。”

    阎王大人也从侧面验证了顾雪若的想法,成为阎王候选人的人,并不只有他王鸽和顾雪若两个人。

    “我愿意承担。”王鸽的救护车已经返回了医院,并且抵达了停车场。根本用不着阎王大人去询问,他就马上把这件事答应了下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先回家吧,我会在你家里等你。我们必须要去地府。”阎王大人并没有感觉到奇怪,放在身上的雨伞立了起来,在张开雨伞的那一刹那整个人就凭空消失。

    王鸽下车锁门,火速返回了车队办公室,这边的前来加班的人和夜班人员也都还在,王鸽只跟他们打了个招呼,连出车记录都没写,湿透了的衣服也没拿,直接一路小跑离开办公室,众人以为他是累着了着急回去休息,也就都没有过多的在意。

    走路回公寓,只需要王鸽几分钟的时间。在这几分钟里,他思绪万千。

    虚紫可以把他当作赌注的一部分,当作是一场游戏,但是王鸽绝对不是这么认为的。在他的眼里,虚紫早已经成为了自己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可靠的伙伴。每当危机出现的时候,虚紫总会毫不犹豫的来到他的面前,对他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即便是得到了阎王大人的授意,虚紫也是直接给王鸽复活兰欣机会的那个死神,这份感情和恩情是无法抛弃的。别的死神都可以不管,甚至兰欣都可以等,但是虚紫绝对等不了。

    几分钟的电梯等的王鸽无比着急,掏钥匙开门,家中一片漆黑,打开日光灯之后王鸽并没有意外,阎王大人早已经坐在了床上,雨伞收起,等待着王鸽。

    “先给你的小女朋友发个信息吧,待会儿你会进入假死状态,只保留最基本的生命体征。万一她没有得到你的消息,亲自跑过来可能会影响我们的事情……我们不能够被任何人打扰。”阎王大人想到十分周到,还提醒王鸽要把门反锁上。

    王鸽也觉得阎王大人说的话很有道理,反锁了门,发完消息,一个成年男人,一个小萝莉,孤男寡女,门还锁着,萝莉的脸上还带着跟她的身份年龄完全不相符的笑容,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什么。

    但是王鸽现在根本没有脑子去考虑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谁要是被阎王大人盯上,绝对被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躺在床上,放松点儿。”阎王大人指了指自己的身后。

    王鸽有些怀疑,但还是脱了鞋子照做,平直的躺在了床上。“上次是在我被人捅了一刀的时候,才去了地府……这次你该不会用刀子捅我吧?”

    王鸽再也不想体验一次那种钻心的疼痛了,而且身体上的外伤通常很难恢复,这要耽误太长时间。

    阎王大人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跪在床上面向王鸽,用自己的小手捂住了王鸽的口鼻。她仍旧能够模仿人类的体温,甚至不需要自己去刻意的控制,王鸽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手掌居然是有温度的。

    阎王大人的右手突然用力,手指之间严丝合缝,直接阻绝了王鸽的呼吸。

    王鸽深深的憋了一口气,满脸通红,这种濒死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出于本能反应双手立刻抓住了阎王大人的手腕,企图把这只想要扼杀自己生命的手赶紧拿开,这是人的本能求生,“能不能换个死法?”王鸽被捂住了嘴,口齿不清,声音发闷。

    “放松点儿,别挣扎,不会让你真的死,只要到了濒死状态,灵魂不稳定,我会马上带你去地府,并且在你的身上留下一丝生机。不要怕,把手松开。这是不伤害到你身体本身的最好方法。”阎王大人的手十分稳固,毕竟是一个神,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怎么可能被一个凡人阻止?这不仅仅是力气的问题了。

    王鸽想要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再挣扎,可那双手就是完全不听大脑的管控,一直死死的抓着阎王大人的手腕,窒息的痛苦来的越来越快,他已经用了十足的力气,却还是挣脱不开一个小女孩儿的控制,整个人都被按在席梦思的床上起不来,手上的力气却是越来越小。

    阎王大人也不再劝他,现在的挣扎只会加速消耗王鸽体内的氧气,事实上会让王鸽“死”的更快一些。

    渐渐的,王鸽的眼睛不再有神,瞳孔渐渐放大,双手也渐渐松开,脸『色』开始发白,窒息缺氧的症状愈发明显。阎王大人瞅准了机会,按住王鸽的脑门,闭上自己的眼睛,右手松开在空中画了一圈,变换手指结印,左手提着雨伞局向空中,雨伞砰的一声张开,就瞬间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整个屋子里面安安静静,只剩下王鸽的身体仍旧带着苍白的脸『色』和紫红『色』的嘴唇,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当王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去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阎王殿之中。他大口的喘着粗气,还停留在之前快要窒息而死的状态,可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别喘了,那只是你灵魂的记忆而已。你现在是能量体,习惯动作可以渐渐抛弃。就算是不呼吸,也不会感觉到任何奇怪的地方。”阎王大人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力气还不小呢。”她只是在跟王鸽逗闷子,事实上她根本你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和力度。

    这里跟上次来的办公室有所不同,十分宽敞,洁白的地板既看不到影子,也看不到反光,只是一片的白,大殿之中的立柱则是纯黑『色』的,雕梁画柱的纹路王鸽根本看不懂,好像是什么上古神兽和图腾。大殿的顶棚是透明的,可以看到外面血红『色』的天空。

    “人类求生的还真是强烈啊。”阎王大人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