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八十五章 防卫
    等到王鸽看见田雨晴的眼神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情况怎样了。

    看来宋平安所接诊的那个失忆的年轻女病人病情并没有好转,而宋平安的心境也因此受到了影响,以往的欢声笑语早已经不复存在,整个人的精力好像都已经被抽干了。

    王鸽自然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宋平安面前提起,人家好不容易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儿,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车上三个人直到救护车抵达目的地,都没有再闲聊,而宋平安和田雨晴两个人也把这一趟出车当做是一个休息的机会,十分难得。

    “今天都是见血的活啊。”王鸽说道,“逃是逃不掉了。”

    宋平安则是难得的『露』出了笑容,“走吧,交警招手呢。”

    一行人推着车子,赶紧下了救护车。现场除了有交警的摩托,还有派出所的警车。看来事情已经处理完了。

    这是一个十字路口,交警已经开始对周边车道的车辆进行交通疏导。一辆银白『色』的宝马车半个车身已经到了最右侧的非机动车道上,而非机动车道上则是横躺着一辆电瓶车。

    在轿车和电瓶车的中间,有些许的血迹,呈现滴落状。

    “那边那个严重,先看那个。”抓紧吃的是不远处的路边草丛,那边也有几个警察正在守着,地上好像躺着一个人,人估计是不行了,谁都没敢动他,就等着医生来。

    在这里的马路牙子旁边,还坐着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中年人,他的脸上和眼睛附近也受了伤,两条胳膊和上身都被鲜血染红,但是神志清醒,还能保持坐立,与旁边的警察进行交谈。

    而他旁边警察的手里面,这是握着一把大概三十厘米长的砍刀,沾满了血迹。

    “走,去那边,后面的这个人留给老吴。”宋平安大手一挥,肯定是要抢着严重的先进行救援。

    于是一行人又赶紧推着车子来到了另外一侧,跑了足足有二十多米。王鸽这才看到,果然有一个人仰面躺在草丛之中,身旁和身子下面一滩的血迹,尤其以腹部颈部最为严重。整个人怕是已经不清楚了。

    只是这个人赤『裸』着上身,看起来十分壮实,整个上半身都已经被纹身所覆盖,什么图案都有,跟这个人比起来,之前坐在路边的那一个中年男人,就显得瘦弱多了。

    “体温,血压。”宋平安戴上口罩,蹲下去『摸』出自己的听诊器。

    “血压六十四十毫米汞柱,体温三十六点四摄氏度。”田雨晴干脆利落的回答道,“这出血量……”

    “脉搏较轻无力,心动过缓,供血不足,双肺呼吸啰音,有呼吸衰竭的倾向。肠子都流出来了。”宋平安叹了口气,摇摇头。“我就说应该带血浆的,尽可能清疮止血,给吸氧,开放两条静脉通道,肾上腺素,多巴胺,地塞米松,复方氯化钠,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希望能承担医院。”

    “什么情况?这是刀伤?”王鸽在一旁询问道。

    “刚才那边不是有个人在那坐着呢?砍的。”一个警察回答道,还一边挠着脑袋。

    王鸽满脸的吃惊,来回来去的,看着那两个人一点都不敢相信。

    既然如此,这两个人就是现场唯一受伤的了,前者要比后者的伤轻很多。只是一般情况下,受伤更严重的不应该是那个瘦弱的中年男人吗?

    这两个人要是起了纠纷打起来,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先前那个瘦弱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很老实,也没什么本事,穿着打扮也很正常。而现在躺在王鸽面前的这个人,一看就颇有社会大哥的风范,满身横肉,外加纹身,应该是他拿着刀砍别人才对。

    “不相信吧?一开始我也不信。”警察看着王鸽的表情,有点打趣的说道。“只不过这个刀,还真是他自己带的。”

    “越说越糊涂了,自己砍自己?”王鸽又问道。

    警察摆手,“不是这么个事儿。这个人是宝马车主,直行加右转并行的道,被前方直行车辆等红灯给堵住了,他就想借自行车道过去,差点撞上那辆电瓶车。人家肯定下来跟他理论啊,刚开始宝马车上的人还没开始动手,只是说了几句,这位大哥倒好,从车上抽出刀,下了就要砍人,可是砍了没两下,刀居然脱手了!后面的事情,就不用我说了吧。”

    王鸽也是一阵的无奈,没想到事实却是这样,看来这位大哥的业务还是不太熟练,或者是安逸的日子过的时间太长,忘了怎么拼命。

    在港片的古『惑』仔电影里面,陈浩南砍人都是要把手里的砍刀跟手绑在一起,防止刀柄太滑脱手。

    王鸽的心里已经有了数,应该是这纹身社会大哥的刀掉落之后,骑电瓶车的中年男人捡起了刀,自己想砍人耍威风,没想到对方没什么大事儿,自己则是一个重伤。

    “别在这里拖了,上车气管『插』管,接呼吸机,再来一支肾上腺素,上生命体征监控。再不去医院,估计撑不了太久。”宋平安喊了一句,“王鸽,来帮忙。”

    “脖子上的伤口没伤到动脉,但是全身上下的伤口比较多,除了这个造成的失血过多之外,胸腔和腹腔内的积血会造成十分严重的隔膜刺激症,呼吸收到影响,消化系统内脏正在衰竭,情况十分严重!”宋平安说道。

    就在王鸽他们把病人抬上推车的时候,旁边的警察跑了过来,对着现场的一个小领导汇报。

    “队长,查清楚了,陈海龙,三次入狱,判刑十年,偷窃,抢劫,寻衅滋事,打架斗殴。”警察说道。“传说在道上还稍微有点名气,都喊一声龙哥。劣迹斑斑啊。”

    “有名气还能混成这个样子?都快给人砍死了。”领导嗤之以鼻,这些所谓黑社会大佬都是些什么东西!“跟着去医院吧,别处什么差错,让人钻了空子。”

    警察敬礼,然后跟上了王鸽他们推着车子都脚步。

    宋平安特意在伤员的身上盖了被单,害怕周边的围观群众看到会留下心理阴影,再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尊重病人的隐私,可是血『液』还是不断的从胸腹部的几个刀口之中渗出来,很快浸透了身上的被单。

    “人还能活吗?”警察在上了车之后,询问着忙碌的宋平安。

    “不一定,现在情况非常危险。我也说不好。”能让宋平安如此没把握的事情,实在是很少见。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可能是一个涉嫌故意伤害的黑社会份子,只是因为伤人之后被人反伤,但身为大夫,人还是要救的。再后来公检法部门怎么处理这件事情,那就是他们的责任了。

    宋平安、王鸽和田雨晴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需要把人给救活。

    在王鸽打算开车的时候,猛地看到徐林和吴刚也已经带着那个受伤的中年男人上了救护车。那个男人脸『色』淡漠,神采暗淡,似乎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大事儿,脸上和手臂上都已经被简易包扎的起来。跟王鸽这辆车上不同的是,那个中年男人的双手已经戴上了手铐,而跟在他身旁的则是两个没有穿警察制服的便衣警察。

    最起码在现在,事情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警方还是应该根据现在掌握到的情况,把人先拘起来,无论如何,这也是在纠纷之中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嫌疑犯。

    “刀是他的,砍人也是他先开始的,这个东西,后面那辆车上的人算正当防卫吗?”宋平安看着自己车上的这个病人,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至于能不能活下去,只能看这个人的个人意志力和运气能不能支撑着他抵达医院了。这位龙哥的胸腹腔一定要进行手术检查和止血修补,如果有无法修补的内脏必须要通过切除的方法来止血。

    其实砍刀对人所造成的伤害并不致命,砍的动作如果力度不大,只会伤到皮肉,顶多是个骨折,毕竟骨头的强度还是很大的。断胳膊断腿,以现在的医学水平最起码是死不了人的。可是那个夺过刀的中年男人在那种极度恐惧的状态下,根本不可能进行什么理『性』分析,人家刀都要砍到自己脖子上去了,还要去考虑自己反击是否会让对方造成重伤、是否会弄死对方、是否会违反法律?保命才是真理!

    宋平安学过心理学,也学过应激反应学,人在紧急情况下,几秒钟甚至是零点几秒的时间就有可能决定自己是否还能看得到明天的太阳,这种心理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会多嘴问这么一句。他有点儿为那个戴着手铐的哥们觉得不值。

    包括王鸽在内,这是大多数人的反应。

    “具体怎么判,还得看法院,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事实,法院应该会把事情都调查清楚,到时候可能也需要你们的协助。他们可能会详细的调查清楚,第一刀是哪里,第二道是哪里,最严重的那一刀是哪里,是第几刀砍的,这一刀在砍下去的时候,这个龙哥还有没有停止对其的非法侵害,是否已经放弃了侵害行为逃跑,是否还是在寻找机会继续或者加重侵害,是否在言语上有刺激和威胁对方的行为。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到最终的判决。”警察摇了摇头,居然真的开始详细的解释。

    “例如说,有人持刀抢劫,拿刀子要捅你一刀,你身手好躲过了刀子反倒捅了他一刀,你是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的,是正当防卫。如果对方在被你捅了一刀之后逃跑了,已经停止了侵害活动,而你又追上去捅他,那这第二刀,就是你故意伤害,防卫过当了。”警察举了个例子,想尽可能的把这件事情说明白。

    “那如果……对方逃跑不是为了停止侵害,而是扬言说自己要回去找枪,找刀子,报复我,报复我的家人呢?”宋平安这么一问,倒是把警察给问住了。

    “报警啊。警察会找到他的。我又不是律师,也不是法官。”警察只能耸耸肩笑了笑,他自己心里也知道,如果警方抓人的效率不高,而犯罪分子有点保护伞,或者真的想要报复的话,那个时候放他走,无意是自寻死路。他只是一个警察,不是什么大领导,这种问题,无从解决。

    “国家的法律和政策,还是有点儿不近人情的漏洞啊。”宋平安叹了口气。

    “所以我们的法律在不断的完善和修订,变得更为合理。”警察有点儿不乐意了,你一个大夫,话怎么就那么多呢。

    “哲学家,别争论了,看着点儿病人吧,我们快到了。”王鸽在使用通话器进行汇报之后,就已经发现了自己身后的死神,死神的速度快的有些不可思议,现在的五一大道人车辆并不是太多,单向六条车道简直是宽敞无比,就算是小型飞机都可以在这里顺畅的起飞和降落。救护车开的快要飞起来了,速度已经达到了一百公里每小时,而那个死神与自己的距离却一直在缩短,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终于在二十米的时候停下了。

    并非是王鸽的速度变快或者死神的速度降低,这只是死神使用超自然能力所能够接近濒死者的最近的距离。最后的二十米,死神必须要走路过去。这是阎王大人对于每一个人类的生命最后的尊重。

    这个人怕是不行了!王鸽在心里想着。

    坏人虽然是坏人,但还是有法律去进行约束。退一万步讲,这好歹也是一条生命,好歹能给自己增加一个数字呢。前面大概八百米的地方就是医院,只要能撑到那里应该就可以了。也许死神会契而不舍的追进急诊室,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救护车刚刚开进医院的大门,王鸽胸前便是一凉,好像是有人直接在他的胸口上放了一块冰,惊了一下,好在当时车速比较慢,才没出事儿。

    镇魂牌的这种反应意味着王鸽的身边有大量的灵魂体存在!

    王鸽吞了口唾沫,硬着头皮把病人从车上抬了下来,跟大夫们一起把人给送进了急诊大厅。而刚刚进入急诊大厅的那一刹那,大厅之中十几个举着长柄雨伞,身穿黑『色』西装的死神便齐唰唰的转过头来,先是看着王鸽,几秒钟后目光就落在了推车上的那个病人身上。

    这回是真没得救了!王鸽摇了摇头,这人是要活成什么样子,才能让这么多死神一起过来收他的灵魂盼着他死?阎王大人这种类似于特殊仪式的方法,还真的有点儿黑『色』幽默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