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澹台子鱼正在采摘这妖兽材料时,忽然缓缓站起来身来,转身密林另一端的是山坳之中。

    只见那片山坳上空,一阵光芒闪耀,最后化为一道巨大的飞剑虚影,而后缓缓消散。

    澹台子鱼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我们天姥派的求援符录?只是在外面也就罢了,怎么在这遍布妖兽之地,也敢如此做?”

    片刻之后,澹台子鱼醒悟过来,这只怕处了求援之外,还抱着把妖兽吸引过去,从而和对方同归于尽的心思。

    这种符录她倒是并没有,因为黑玄峰中人只怕实在用不上此物,不过对天姥派惯用的几种求援符录,澹台子鱼倒是在百事阁的任务奖励中见到过几种,因而知道一些。

    澹台子鱼虽然自己向来自称对天姥派没什么归属感,但此时见到同门求援,思索了片刻之后,还是决定赶去看看情况。

    自从遭遇了那一队赤炎窟弟子之后,她便隐隐觉得这天玄宫中,只怕起了什么变故。

    不久之后,澹台子鱼便接近了那边山坳,隐约听到前方传来,阵阵法术轰击的爆鸣,眉头一皱,而后她用出一张隐身符,隐匿起来之后,才向着那处山坳走了过去。

    一跨过山坳,澹台子鱼便看到,山坳之中的一片空地之上,三名天草峰的天姥派弟子正支起一道绿『色』的屏障,而屏障之外,四名身穿黑袍面『色』发白的修士,正沉默不语的『操』控着四面幡类法器,从这长幡顶部的骷髅头中,喷『射』出一股股烟雾来,化为一只只妖鬼模样,贴近那绿『色』屏障之后,便开始撕扯起这绿『色』屏障来,若不是守卫其中的三位天草峰子弟身家颇为富裕,没过片刻就激发数张符录,将外面的妖鬼击溃,这护罩只怕早已支撑不住。

    但即便如此,这护罩也已经摇摇欲坠,而那三名天草峰弟子的符录,激发的也越来越少,看样子这种消耗『性』的东西,谁都没有办法准备太多。

    外面的那四名身穿黑袍的修士见状,其中一人阴恻恻的说道:“几位,我看你们也支撑不下去,不若就此降服,只要你们肯交出身上的灵『药』,我兄弟四人绝不会为难你们。”

    被围在中央的一位天草峰女弟子闻言,怒斥道,“你们九邙山向来心狠手辣,一旦我们降服,只怕立刻就会被你们四人拿下,炼入你们这『操』魂幡中!你们放出的这些妖鬼,只怕都是之前被你们杀害的修士精魂吧!”

    其他两名天草峰男弟子原本有些意动,想要降服,听到这为首的女弟子所言,顿时神『色』一凛,想起之前听闻的一些关于九邙山的传闻来,彻底放弃了降服的打算,反而更加拼命的将法力注入到这碧绿屏障之中,而另一名弟子更是一咬牙,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把草籽,洒向四周,落地之后,这些草籽顿时疯狂的伸张起来,缠绕住这些妖鬼,让其攻击速度减慢了不少。

    对面的九邙山弟子见状,阴森森的说道:“没想到你对我们九邙山之事,知道甚多,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们等下抽魂炼魄之时,让你们多受折磨了!”

    那天草峰女弟子闻言,脸『色』微变,显然对九邙山抽魂炼魄之术的恐怖深有耳闻,说道:“方才我已放出我天姥派特制的传讯符箓,你们若再不收手,等我诸般同门到了,可不会这般好说话!”

    澹台子鱼见状,微微点头,没想到这天草峰的女弟子尽然智计和胆略都远胜旁人,倒是比旁边的两位男弟子强了许多。

    而九邙山那位修士听闻之后,低沉的笑一声,说道:“这天玄宫何等广大,不管是你那些师兄弟,还是你期盼之中的妖兽,只怕都不会到了,再等片刻,你就安心的上路吧!”

    澹台子鱼闻言,心中一动。

    这些九邙山弟子的言行,明显不符合常理,毕竟就算不惧怕天姥派弟子的救援,但也不应该如此托大,继续不紧不慢的让这些妖鬼来进攻,这些九邙山黑袍修士的行为,似乎更像是在拖延时间。

    她心中一动,背靠一颗古树,缓缓调整呼吸,而后,将自身的神识,一点点扩散出去。

    片刻之后,她睁开眼睛,微微一笑。

    这四周的山坳和密林之内,居然布设了数个阵法,互为犄角,将这片山坳笼罩了起来,而数个黑袍修士,正静静的潜伏在其中,若澹台子鱼贸然闯入,只怕已经落入对方的陷阱之中,被这七八名九邙山弟子围攻,澹台子鱼就算再自负,只怕不死也会脱层皮。

    不过眼下既然被她提前发现,这事情就要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

    她放开神识,缓缓走到距离她数十丈远的一处古树之后,而后调整呼吸,片刻之后,猛然伸手一指,前方数丈远的地方,一只玉手悄然浮现,纤纤玉指轻轻向前一指点出,那处原本空无一人的所在,却忽然扑哧一声,一个身穿黑袍的人影凭空浮现,胸前被戳出一个大洞,此人临死之前,挣扎着想要传讯,澹台子鱼又翻手一拍,请将此人碾压在地面之中,片刻之后,确认此人彻底身亡,澹台子鱼才微笑收手,转身走向山坳另一边。

    山坳间的空地之内,为首的那名黑袍修士原本还在慢条斯理的『操』控着『操』魂幡,招出一只只妖鬼,继续消磨那绿『色』护罩,此时忽然心中一悸,似乎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目光扫『射』一番,却发现四周事先布下的三座阵法并未激发,潜藏其中的三位同门也并未发出示警之声,一副颇为平静的样子。

    但他方才那种心悸的感觉,让他如芒在背,十分的难受,因此一咬牙,历声说道:“罢了,今日看样子也钓不到什么大鱼,几位师弟,一起动手,立刻拿下这三人!而后立刻离去!”

    围攻天草峰弟子的另外三人,见状呆了一呆,不过旋即都各自低沉的念动起法决,而后他们收中的『操』魂幡中,立刻涌出数只更为强悍的妖鬼,直接扑向那绿『色』护罩,开始大口大口的撕咬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