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 第26章 惨无人道
    pS:本书到现在还没有签约,也没有推荐位,榜单成绩一塌糊涂,希望大家有推荐票,尽可能投一下,华丽先谢谢大家了。

    ———以下正文———

    行走到茂密的热带雨林之中,樊奕泽没有片刻的停留。

    翻过两座山林,一条林间小径出现在前面。

    看着小径裸露的泥土,经常被人踩踏的痕迹,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樊奕泽看了一眼往山上而去的山路,拐向了另一边的树林。

    没有走小路,绕过树林,朝着山顶而去。

    行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樊奕泽这才停下了脚步,并且轻巧的爬上边上的大树,隐藏在树杈之中,看着不远处正在结伴走下来的两个荷属东印度人。

    这两个荷属东印度人,身穿粗布料的衣裳,脚步轻浮,手中握有砍刀,目露凶光。

    从两人手中的砍刀上,樊奕泽嗅到了血腥味,与山上浓郁的血腥味,是属于相同的气味。

    手持狙击步枪,微波扫描系统开始扫描四周的情况,除了正在下山的两个人之外,山顶上还有三四十人的模样。

    而且通过扫描的情况可以看得出来,山顶上那些人,有四个人是被捆绑着,从他们趴在地上,双手在后腰处紧握状中所得出的结论。

    没有犹豫,樊奕泽狙击步枪的枪口,直接瞄准了不远处沿着山路下来的两个人荷属东印度人。

    下山的两个荷属东印度人,毫无察觉,正在交谈中。

    “真不爽,我还想玩一下那个女人,就被派下来了。”

    “有什么好玩的,那个女人从昨晚上到现在,都不知道被玩了多少次了,浑身都是血,晚上再绑一个上来……”

    左边的荷属东印度人话都还没有说完,就看到自己的同伴,整颗脑袋都没了,破碎的脑浆和鲜血溅了自己一身,粘稠的脊椎骨上,一道血注冲天而起。

    “啊”下意识的一声尖叫,连滚带爬夺路而逃。

    不远处的樊奕泽,脸色冰寒,再次扣动了扳机,狂奔中的另一个人,脑袋再次炸开。

    12.7毫米的狙击步枪子弹,瞬间的杀伤力无比可怕,别说是两颗脑袋了,就算是一个铁块都会被击穿。

    这把狙击步枪拥有两个独立的枪管,分别是12.7毫米和20毫米,一个是用来攻击装甲车,还有一个是用来攻击坦克的重武器。

    超强的杀伤能力,用来杀人,不亚于屠杀。

    樊奕泽心中毫无波动,远远他就清晰听到这两个人的交谈的声音,内容清晰的进入他的耳中。

    对于这样的畜生,杀再多也不会有负罪感。

    没有处理两个尸体,樊奕泽跳下树杈,朝着山顶走去。

    对方完全没有防备,连个防风的都没有,似乎并不认为有人可以威胁到他们。

    在靠近山顶的位置,有一个人工挖掘出来的洞穴,所有人都在里面。

    还未靠近洞穴,樊奕泽率先被山顶下一个巨大的坑洞所吸引,这个坑洞是人工挖掘出来的,浓郁血腥味全都来自这个坑洞内,坑洞上全都是嗡嗡叫的苍蝇。

    来到坑洞边缘,这个宽度将近两米的坑洞内全都是尸体,没有脑袋的尸体。

    有七八岁到十二三岁大的孩子,有妇女,无一例外全都是女性,身体全都裸露,脑袋被利器砍掉,浑身都是血水,无论尸体的年纪大小,下身都是一片狼藉,鲜血横流还有被利器贯穿的痕迹,身体各处都有乌青色。

    总共八具尸体,四个孩子,四个妇女,死得无比的凄惨,并且死前全都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虐待。

    黄皮肤,无比的刺眼。

    林间的飞鸟惊起,噗哧着翅膀飞离,山中的蛇属惊颤,绕着坑洞上飞舞的苍蝇,瞬间一哄而散。

    只有樊奕泽,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意,不远处一只被血腥味吸引过来的豺狼,惊吓离去。

    收起狙击步枪,拿出了复合弓,樊奕泽最后看了一眼土坑内的八具尸体,直接朝着山洞走去。

    山洞内传来的吵杂声,让樊奕泽忍不住皱眉。

    里面的谈话中,清晰的传到他的耳中,每句话都没有离开华人,还听到一句让樊奕泽皱眉的话,说要将抢到的东西,运送到总督府。

    听着山洞内传来的交谈声,樊奕泽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当他来到洞口的时候,一个正要出动口接手的荷属东印度人,看到走过来的樊奕泽,先是愣了一下,下一秒就要张嘴,一根合金羽箭从他的脑门插.入,锋利的箭头穿透他的脑袋,从后脑处钻了出来。

    山洞中,靠近洞口的荷属东印度人顿时高喊一声,拿起砍刀从山洞内冲了出来,看到樊奕泽的瞬间,生命走向了终点。

    洞口,樊奕泽五指各夹着一根羽箭,几个冲出洞口的荷属东印度人,脑袋全都中箭倒地。

    一个呼吸的功夫,山洞口就倒下了五个荷属东印度人。

    这时候山洞内的荷属东印度人,也全都来到了洞口,偷瞄看到只是樊奕泽一个人的时候,这群中一个穿着制服的荷属东印度人,高喊了一句,一群人高举武器就这样冲向了樊奕泽。

    双方相距只有三四十米,樊奕泽一动不动,一根根箭矢如流星雨划过,一个又一个的荷属东印度人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每一米都有一个荷属东印度人倒下,当最后一个荷属东印度人来到樊奕泽面前的时候,现场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高举的屠刀在面对樊奕泽的时候,已经没有勇气砍下去,双.腿都在打颤,脸上没有了凶悍,只有恐惧。

    樊奕泽就这样平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收起复合弓,将手中的羽箭放回箭壶。

    恐惧的氛围足以令人疯狂,看到眼前这个可怕的家伙居然收起了奇怪的弓箭,恶向胆边生,手中的砍刀给了他巨大的勇气,然而就在他就要砍向对方的时候,眼前一花,自己的砍刀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对方手中。

    恐惧再次滋生,面无表情的樊奕泽收起刀落,两条手臂齐肩掉落,两条大腿连同第三条腿整齐砍断,然后是耳朵,鼻子,两个眼珠子,舌头,最后之剩下一个骷骴,躺在尸体当中慢慢死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