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 第27章 不怕死才配活着
    手臂一挥,甩掉砍刀上的鲜血,提着砍刀,樊奕泽就这样朝着山洞走去。

    山洞内,三个急.促的喘息声清晰入耳,樊奕泽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走入了山洞。

    三人并行的山洞入口,是一条长达三四米的通道,通道内山洞空间拓展,有差不多七八十平方米。

    当樊奕泽走入山洞的第一眼,便看到山洞上悬挂的好几颗脑袋。

    失血的脑袋,惨白毫无血色,利器砍断的脖颈,已没有血色。

    八颗脑袋,与外面土坑内的八具尸体正好对得上,不过这并不是最刺眼的,在悬挂的一颗颗头颅下,一张长桌上,一个浑身鲜血的女子躺在上面,两边垂落下来的手脚,鲜血滴落,微弱的喘息声,面前还有一口气在。

    鲜血淋漓的身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不过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残忍的摧残下,糜烂的下.体还插着一根铁棍。

    山洞内,四个被捆绑起来的华人男子,浑身都是伤口,此刻,他们的咽喉已经被割断,死不瞑目之中,只有仇恨,没有恐惧。

    山洞中,一个穿着制服的荷属东印度人,手中提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手中的匕首放在小男孩的脖颈处,冲着樊奕泽喊道:“马上放下你的武器,不然他就要死。”

    叫喊中,手中的匕首在小男孩的脖劲处轻轻划过,拉出了一个浅浅的伤口,警告意味十足。

    樊奕泽没有回应对方,他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个小男孩的身上。

    在这个小男孩的身上,樊奕泽没有看到丝毫的害怕,本该是童真的瞳孔中,看到的只有无边的冰冷,哪怕咽喉被拉开了伤口,也没有任何的痛苦和害怕,有的只是浓浓的杀意和仇恨。

    樊奕泽没有理会挟持小孩子的那个荷属东印度人,而是绕有意思的用华语对小男孩问道:“你真的不害怕?”

    “杀……了……他……”小男孩的回答十分的干脆,根本没有在意过自己会不会死。

    “混蛋,赶快放下武器。”身后的荷属东印度男子,一脸的疯狂,当然还有害怕,手中的匕首不停的用力,然而略微颤.抖的双手,暴露出他的虚张声势。

    樊奕泽这才将目光放在了这个男人身上,如果不赶快救这个小男孩的话,对方因为恐惧的双手,也会让小男孩丧命。

    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

    不过救人也要看方式,在通道两边,有两个粗重的喘息声,显然是有人埋伏。

    樊奕泽先是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放下了狙击步枪,然后再放下复合弓与箭壶,这让对方手中的匕首,微微离开了小男孩的脖颈。

    “还有刀,也放下。”挟持小男孩的荷属东印度男子,看到樊奕泽居然真的照做,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继续威胁着樊奕泽。

    樊奕泽点点头,直接将砍刀仍在了身前,一切全都如对方希望的那样。

    荷属东印度男子上下打量了片刻,没有在樊奕泽身上发现有什么能够威胁自己的东西之后,狞笑着朝樊奕泽喊道:“走过来。”

    哪怕没有发现威胁,这个荷属东印度男子依然十分的小心,让樊奕泽走上前,而此刻埋伏在洞穴两边的两个荷属东印度人,紧握手中的砍刀,只要樊奕泽走过来,便要将其乱刀砍死。

    一切全都按照他们设计的方向发展,被挟持的小男孩,不停的朝着樊奕泽示意眼色,然而樊奕泽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当樊奕泽即将走入洞穴的时候,小男孩急忙喊道:“小心……”

    小心两个字刚刚喊出来,洞穴两边的两个荷属东印度男子的砍刀朝着樊奕泽的脑袋砍下来,然而樊奕泽的双手比他们还快,两个人的砍刀还没有落下,樊奕泽双手轻轻的抚过他们的咽喉。

    而在小男孩喊出来的瞬间,挟持小男孩的荷属东印度男子怒从心头起,匕首就要割下去,眼看小男孩就要殒命,结果抓着匕首的手掌,直接掉落在地上。

    整个过程,现场没有人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的一瞬间,一切仿佛都凝固了起来。

    当荷属东印度男子因为剧痛哀嚎起来的时候,左右两边两个埋伏的荷属东印度人,两道血剑从咽喉处喷出,两人捂着喷血不止的咽喉,痛苦倒地挣扎,等待死亡的降临。

    最快反应过来的是小男孩,挣脱了荷属东印度男子后,才看到樊奕泽双手中,两把薄如蝉翼,透明如液体的匕首。

    细如发丝的刀身,如匕首的造型,看起来连张纸的重量都没有,又好似透明的镜子。

    在切开两人的咽喉后,连伤口都看不到,要不处喷出的鲜血,根本看不出两人的死因。还能够轻松的砍断手掌,并且始终都没有沾染到血迹。

    手掌一翻,两把匕首消失在樊奕泽的手中,没有理会正在地面上哀嚎的荷属东印度男子,樊奕泽蹲在了小男孩的面前,拿出了一个医疗包,给小男孩处理一下伤口。

    此刻,小男孩的目光充满了好奇,眼中透着崇拜。

    可能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樊奕泽刚刚给他简单包扎好,小男孩扑向了桌上躺着的小姑娘,眼中泪珠止不住的掉落,哽咽的叫喊着:“姐姐……”

    樊奕泽脱下自己的上衣,批在了小姑娘的身上,可能是小男孩的呼唤,小姑娘的双目中浮现出一丝神采,扭头看着小男孩,似乎想要说什么,而嘴里只有血泡流出,她的舌尖已经被割掉了。

    眼中的求死意念,还有浓浓的不舍。

    樊奕泽读出了对方的想法,他没有拒绝,抽出一根针灸用的长针,在拂过小姑娘的时候,说道:“你的弟弟,会健康成长的。”

    话音一落,长针没入小姑娘的脑袋,死亡的过程没有任何的痛苦,在小姑娘的眼中,只有解脱之色。

    “姐姐……”小男孩看到闭上眼睛的姐姐,察觉到了什么,趴在小姑娘的身上哭了起来,哭声令人心碎,更令人愤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