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 第37章 薅华人羊毛
    当天下午,荷兰商会的会长罗德特地来到唐人街慰问,还带着一些礼品,颇有诚意。

    事实上,罗德也是为了澳特雷尔擦屁.股。

    目前荷兰在荷属东印度的主要收入,便是商业收入,荷兰人虽然有自己的种植园,但是对比勤劳的华人,在荷属东印度各个岛屿的产业而言,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荷兰在荷属东印度大部分的财富,都是华人在创造,每年主要的商业税收,有百分之六十都是来自华人。

    其中还牵扯到荷兰王室的收入,因此在荷属东印度之前的几任总督,对华人也都是拉拢和照顾为主。

    华人在荷属东印度的产业,形成了一个不错的产业链,很多依附于华人种植园的荷属东印度人,拥有了购买能力。

    荷兰本土的工业产品,也在荷属东印度也有不错的市场。

    事实上,荷兰人真正讨厌的是荷属东印度人中那些不从事劳动的混混,这些懒惰的人,从来都是社会最不稳定的因素,动荡来源也都是这些人。

    那些愿意劳动和工作的家庭,都不会参与到暴动之中,也有钱购买商品。

    作为主要的商业阶层,对荷兰人来说,华人的存在,直接关系到殖民地的繁荣和直接经济收入。

    当然澳特雷尔这种想法的人也有很多,毕竟每年只是薅羊毛,对有些人来说,财富来得太慢了。

    总有眼红的人存在,罗德无法对澳特雷尔怎么样,他只是一个财政官员,本身并不具备质疑总督的权利,反而从职责大小来说,他还需要仰仗总督的鼻息。

    如果不是这一次澳特雷尔玩砸了,他也不敢对澳特雷尔怎么样,大家互利共存,再不管怎么说,华人毕竟是外人。

    而事到如今,总需要做做样子。

    罗德的到来,华人的几个代表,也很热情接待了他,根据罗德的说法,昨晚上荷属东印度人暴动的时候,出动了两个师的军队,镇压暴动,死伤了几千人。

    罗德是一个生意人,带来了一些毫无价值的水果,然而走的时候,却带走了大量的见面礼,并且也带走了更多的慰问品。

    罗德所谓的慰问,只是口头上的,向所有华人解释,昨晚上的动乱,强调荷兰守军的努力以及沉重伤亡,不但化解了华人对荷兰人的“误解”,也借此获得了华人主动付出的“酬劳”。

    用罗德的话来说,昨晚上为了保护华人,荷兰军队付出沉重的伤亡,不明就里的华人,马上就整理出了大量的金钱,回报荷兰人。

    罗德这一手,不但挽回了荷兰人的形象,还让王国免去了所有的抚恤金,还有盈利。

    而这件事情,也似乎到这里彻底揭过去了,当天傍晚的时候,雅加达街道上的尸体已经全都拉到城外焚毁,街道上的鲜血,也被清洗干净。

    但是洗不干净李道林内心的怒火和别扭。

    罗德的事情听说之后,李道林直接闯入了李逸山的书房内,直接抢过李逸山手中的书籍,十分不爽的说道:“叔叔,你们是不是老糊涂了,荷兰人明显是自作自受,凭什么要给他们如此庞大的慰问金。”

    李逸山白发人送黑发人,唯一的后辈就是李道林,面对生气的侄子,他也只能劝说道:“道林,不管怎么样,昨晚上确实是荷兰人帮助了我们,更何况荷兰人确实是死伤了很多人,我们总该意思一下。”

    “如果是放在以前,我肯定支持你,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我们不能再仰仗荷兰人的鼻息活着,今天他们能够赶尽杀绝,哪怕是失败了,难保今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别忘记大哥还有我那未出生的侄子。”李道林十分的愤怒,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李逸山脸色一僵,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拍了拍李道林的肩膀,说道:“我们也要为其他同胞考虑,钱财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就当是破财免灾。”

    “可是我们的钱也都是用同胞的血换来的,那些荷兰人不时制造我们与荷属东印度人的矛盾,还不是为了将矛盾转移到我们身上,自己可以轻松的统治殖民地,多次与荷属东印度人的冲突,怎么没有看到荷兰人的影子。”

    李道林愤愤然,压抑心中的怒火也爆发了出来,说道:“就好像这一次,如果不是有人将荷属东印度人转移到荷兰军队身上,你以为荷兰军队真的是来帮助我们的吗?那些荷兰军队,本来就埋伏在附近的街道上,还有巡检队协助封锁街道,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现在我们拿钱给荷兰人,等于是拿肉喂狼,一旦狼再次饿了,我们怎么办?没有肉给狼,狼就不会吃我们吗?”

    李逸山闻言,沉默了片刻,盯着李道林问道:“道林,这不像以前的你,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李道林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刚刚说出来的话,透露出很多信息,但是他没有后悔,说道:“叔叔,你认为我们应该继续妥协下去吗?”

    “我听不懂。”李逸山摇摇头,他多少也想到了,可觉得那完全不可能。

    “叔叔,具体我不能说,反正我是受够了,在我看来,不管是荷属东印度人还是荷兰人,都是一群虎狼,我们只有比他们更强更狠,才不会被欺负。”李道林没有说破,他相信自己的叔叔也是聪明人,多少也应该猜到了。

    “可这里不是我们的家。”李逸山摇摇头,说道。

    “这里也不是荷兰人的家,我们在这里奋斗了几十年,有些同胞甚至在这里奋斗了百年,为什么要给他人做嫁衣?”李道林说道。

    “仅凭我们是完全不行的,荷兰人在这里有五六万的驻军,还有军舰,我不能答应你。”李逸山闻言,摇摇头,为了在印度尼西亚的数万华人,自己不能做傻事。

    “叔叔,我相信你很快就会做出决断。”李道林说道。

    李逸山没有回应李道林的话,而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是后院的那个樊先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