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 第109章 用实力镇压一切
    呼啸炮弹砸落下来,被炮火死死压.在山脚下的日本幸存士兵们,内心被恐惧和彷徨支配着。

    而在他们前面,全副武装的红警士兵,已经前进到火炮打击的边缘,在炮火往后眼神的同时,他们无畏的踩踏这燃烧的弹坑和树木,冲入了这片被蹂.躏之后的树林。

    树林中一些再次躲过一劫的日本士兵,哪怕是在炮火往后延伸的之后,也不敢从地面上爬起来,紧握着手中只有一两颗子弹的步枪,仿佛只有武器在手,就会有莫大的勇气支撑着即将崩溃的意志。

    然而当一个个敌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所做出的第一个反应,并不是用武器进行攻击,而是急忙扔掉了手中的武器。

    这个时期的日本士兵,可不是二战时期的疯狂武士道所支配的日本士兵,虽然日本军中依然有不少崇尚武士精神,并引以为豪的军人存在,但是那只是一部分。

    真正可怕的日本军队,是从日俄战争之后。

    在战胜俄罗斯后,日本军国主义导向的宣传塑造了四位军神:

    日本海海战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

    日俄地面会战的日本第三军司令官乃木希典大将;

    另有两位在封锁旅港战役中阵亡的两位中级军官:广濑武夫海军少佐与橘周太陆军少佐。

    通过一系列拔高放大的典型军神形象的树立,使日本年轻一代以献身军国,忠于天皇为无上光荣和最好的出世之路。

    日本从明治、中经大正、直至昭和初期,形成了一股社会现象,男儿长大从军或入军官学校,女的则做医护或报务员。

    一言以蔽之:参军光荣。

    而真正达到巅.峰的时候,是明治天皇死后,乃木希典跟自己的妻子自杀陪葬,此事为军国主义思想泛滥提供了一个极好的素材。

    称其为人间模范、国之忠臣,并为其搞国葬、造神社、塑钢像,使之神格化。

    这个时候的日本士兵,并不是人人都不怕死,更别说军国主义刚刚萌芽的时候,并没有接受这一思想诱导成长下的日本人,加上又是新兵入伍,生死面前,本能自然会做出最符合内心的选择。

    不过也不是每一个日本士兵,在看到敌人的时候选择投降。

    第一个扔下武器投降的日本士兵,步炮协同进攻的先锋营,一颗子弹就将这个跪在地面上的日本士兵,送入黄泉路。

    幸存下来的日本士兵,往往来不及投降,就已经被进攻到面前的红警士兵,轻松击毙。

    还没有正规化步炮协同的日本陆军,依然处于军事战术摸索阶段,这个时期的日本陆军军官学校,甚至都要到明年才会有步炮协同的教材。

    对幸存下来的日本士兵来说,敌人就好像是顶着炮火展开进攻,炮火一过,就看到敌人已经到了眼巴前,已经没有了士气的日本士兵,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就算是那些经过专业系统学习的军官,面对紧随炮火进攻的敌人,也是手足无措,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拔出手枪,就已经被干掉了。

    精准射击的红警士兵,在进攻中,只要是地面上有完整的日本士兵,不管是死还是活,抬手就是一枪。

    如同扫落叶的先锋营,先进速度出奇的顺利,完全没有遭遇像样的抵抗,随着炮火的推进,脚步都不用停下来。

    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

    有试图反击的日军,也卷不起任何风浪。

    没有掩体,没有阵地,也没有堑壕,只有一地燃烧的枯叶,树叶断枝和残缺尸体,没有能够隐蔽的地方,燃烧的树木将树林中,照耀如白昼,浓烟滚滚之中,清脆的枪声,伴随着树木燃烧噼里啪啦的声音,合奏一曲死亡。

    山顶上第一军团军团长申皓少将,对下面的战斗,有点失望。

    出动了两个步兵营,在炮火的配合下,轻松就将从佐世保内逃出来的日本士兵,快速的歼灭。

    战斗过程很轻松,真就好像只是一边前进,一边收割玉米,只有零星的抵抗。

    不过申皓很希望这样的失望能够多一点,战争又不是骑士对决,一切以击杀打败对手为核心目标。

    强大的敌人,虽然可以用来证明更加强大的自己,但是作为一个军团长,他真正要考虑的是,取得战争的胜利,并且让更多的士兵活下来。

    在对佐世保展开进攻之前,第一军团已经对佐世保和周边,进行了最细致的侦查。

    两个野战炮兵旅加上第二舰队的火力,攻占佐世保港口,是完全没有压力。

    申皓站在最前线,也是想要亲眼看一看日本军队的战斗力。

    可能是常备师团和精锐士兵,都是已经调集到西伯利亚的原因,眼前的这些日本军人,根本称不上军人两个字。

    相同的局面,如果换成红警兵团的话,哪怕是在最劣势的情况下,就算双手双脚都不能动了,只要有机会,也要咬断敌人的咽喉。

    “希望接下来的战斗,能够有意思一点。”申皓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摇摇头走下山顶,朝着临时指挥部走去。

    第十一野战师成功占领佐世保的外围,第二舰队的炮火这才全面停了下来,没有炮弹的呼啸声,现在的佐世保,只有熊熊火焰。

    港口以及周边,随处可以看到一具具尸体,在大火中燃烧,焦黑,粉碎的尸体,各种抛洒的生活物品,到处都是。

    特别是港口的好几座煤矿仓库,大火引燃了煤炭,滚滚浓烟席卷而起,高悬的弯月早已经被硝烟遮蔽。

    港口附近的海面上,停靠在港口的船只,也都在燃烧中沉没,第二舰队所属的几艘炮艇,正在港口附近,击杀那些跳下港口幸存下来的日本人。

    没有手下留情,哪怕面对手无寸铁的日本军人,也只会是枪口和屠刀。

    樊奕泽没有打算统治每一个世界,更没有想过要统治一个完好的日本,以绝对的武力镇压一切抵抗和不服,哪怕屠光整个日本,也不会有半分手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