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 第232章 入侵者VS零式
    返回航母的日本舰载机联队,一个个驾驶员都相当的轻松,无线电中也是有说有笑的,气氛相当的活跃。

    唯有领队的三田岸雄大佐,并不是很轻松,对珍珠港的空袭,虽然给美国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是很遗憾,本该是情报中的四艘美国航母并没有出现。

    驾驶零式战斗机的三田岸雄,一直都十分的小心,不过他也没有去阻止其他驾驶员的庆祝,总归是一次巨大的胜利。

    作为空袭的首波,为了防止遭遇美国战斗机的拦截,三田岸雄率领了将近六十架零式战机为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护航。

    谨慎小心的三田岸雄并没有让自己的战斗机联队,耗光子弹,警惕可能会在珍珠港边上的美国航母,特别是小心美国的舰载机。

    越是靠近航母的位置,三田岸雄就越是有种很不安的感觉,总觉得天空四周,很不安全。

    敏锐的目光扫过远处的天空,不停的关注四周远方天空的情况,但是都没有什么发现。

    厚重的云层,阻挡了他远视的目光,远处的朝阳中,似乎也有一点奇怪。

    可是仔细一看,又什么都看不到。

    “全都小心。”三田岸雄出声要提醒,然而发现自己耳中听不到刚刚那些欢呼声,随即耳机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嚓嚓声。

    马上摘掉了耳机,让三田岸雄在意的是,边上的僚机对着他的窗口,做出了耳机死灵的手势。

    “这是什么情况?”三田岸雄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本能向自己的僚机做出准备战斗的手势。

    就在这个时候,耳中传来了有别于零式战机发动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三田岸雄第一时间仰头一眼,在日本战斗机编队上方,一大群战斗机从云层中冲了下来,密集的弹幕冲着日本机群而来。

    “八嘎!”三田岸雄第一时间拉起了操纵杆,正在往前飞行的零式战机速度突然猛降,机翼向左倾斜翻滚,瞬间脱离了原本的飞行轨迹。

    在三田岸雄的头顶上,坐在入侵者战斗机驾驶室内的朱文涛,看到自己的猎物居然挣脱了,嘀咕道:“小鬼子,有点意思。”

    朱文涛,飞行代号——金币,金币舰载机联队的联队长,红警海军航空兵的顶级王牌飞行员。

    从一开始,朱文涛就瞄准了这架零食战斗机,俯冲截击,扣动了攻击的扳机,结果猎物居然能够第一时间避开,他自信整个金币联队,都没有几个人能办到。

    不过这也让朱文涛对这架零式战斗机有了更大的兴趣,轻轻那个晃动了一下右手边的操纵杆,这架涂装着一枚金币的入侵者战机,在天空中摆动翻滚了一圈,朝着零式战机追去。

    与目前各国的战斗机操作方式不同,红警兵团的战斗机操纵杆都不是在两腿中间,而是在机身驾驶舱的右侧,由右手一只手超控,左手分开,用来操作通讯以及计算机界面。

    朱文涛并没有猎杀那些毫无战斗力的俯冲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而是追着那架零式战斗机而去。

    三田岸雄可没有朱文涛那么轻松,虽然第一时间避开了前面的弹幕,但也只是他一个,正在进行编队飞行的其他飞机,很多都毫无防备的一头撞入的弹幕,他看到最少有三十架飞机被击中,大部分的飞机直升机领空爆炸,有些则是直接坠.落海面。

    而袭击者的身份,三田岸雄此前完全没有见过,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战斗机,最主要的是,对方战斗机上,根本看不到美国的国旗和标志。

    不过三田岸雄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太多,因为一架战斗机已经跟在了他的屁.股后面,他不得不快速的抖动战斗机,做出各种不规则的飞行姿态,防止被瞄准。

    而失去了通讯联系,他甚至无法布置空战,只能看着自己一方的战斗机,各自为战,然后看着机群被冲散,零式机群被避开,丢下轰炸机成为了屠杀目标。

    几次翻滚躲避,都无法甩开,这让三田岸雄也着急了起来,他看到自己的僚机也在试图摆脱敌人的攻击,显然暂时无法帮到他。

    不过虽然着急,但是三田岸雄并不慌乱,在闪避中,他也在不停的寻找反击的机会。

    跟在身后的金币并没有匆忙攻击,而是紧咬前面的零式战机,他要寻找一个必杀的击毁,利用追逐,慢慢拉近双方的距离。

    不得不说,三田岸雄绝对是名副其实的王牌,在他手中的零式战机,被玩得很花哨,使用如手臂,能够做出很多高难度的动作来。

    三田岸雄的军衔和军工,也确实是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的,在远东战场,有多次击落敌机的经验,也与苏联战机有过多次的较量,被他击落的战斗机,已经超过了十二架。

    派出到德国留过学,与德国许多王牌飞行员,也有过较量。

    论起飞行空战经验,在日本整个航空兵中,也是属于前三的水平。

    零式战机在他的手中,变得如有生命般的灵活,能够将零式战机所有性能全都发挥出来。

    然而让他感到十分棘手的是,跟在他身后的那架战斗机,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规避动作,人家都能够紧紧跟上。

    无论是机动动作,还是转弯半径,亦或是各种高速脱离,零式战机的优势荡然无存。

    三田岸雄并不知道,盯上他的也是王牌,而且人家的战斗机,比零式战机要先进很多,如果不是他的规避难缠,换做一般的日本战斗机飞行员,早就不知道被击落多少次了。

    而此刻,在战场上,日本方面的将近两百架舰载机,就剩下不到二十架零式战机在挣扎中。

    六十架零式战机,已经有三分之二被击落。

    这还不是让三田岸雄着急的,真正让他着急的是,敌人的损失微乎其微,到现在他就看到一架敌人的战斗机被击落。

    这是一场双方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不对等的空战,而且占优的一方,还进行了偷袭,并且成功干扰了无线电通讯。

    使得日本舰载机之间,全都无法失去了联络,只能各自为战。

    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击落一架入侵者战斗机,已经算是极其不容易了。

    没有了僚机的掩护,三田岸雄始终无法摆脱后面的追踪,他的精神高度集中,远处传来了一声爆炸,他的眼角看到,那是自己的僚机,被击落了。

    而此刻,三田岸雄手心中,早就全都是汗水了,内心中也不是骂了多少次魂淡了。

    后面的追击的战斗机距离越来越近,他很清楚,对方随时可以展开攻击,而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晃动操作自己的战机,让自己的战斗机飞速的下降盘旋。

    “有没有人来帮我一下,不然就真的要被击落了。”

    “这到底是哪来的敌人,怎么会如此难缠,比那些可恶的德国佬还要难缠。”

    三田岸雄万分希望有一架零式战机能够来帮忙。

    事实上,不单单是三田岸雄十分的紧张,手心冒汗,跟在他身后的金币,右手心也都是汗水。

    眼前这架零式战斗机实在是太狡猾了,各种盘旋上升,翻滚,提速降速,紧急转弯动作不断,要是放松一丝丝,马上就会被摆脱。

    如此紧张激烈的追逐,也只有在红警航空兵王牌之间的较量,才出现过。

    很显然,眼前这架零式战机内的对手,绝对是日本海军航空兵少有的空战王牌,并且是王牌中的王牌。

    而在此刻的天空之中,日本零式战机已经所剩无几了,大部分的战斗机也在紧张看着两架战斗机之间的追逐,哪怕远远伴随,都能够感受到两架战斗机之间的紧张气氛。

    “那架鬼子战机内的飞行员,有点厉害,居然能够和队长纠.缠到现在。”

    “确实是不简单,已经可以追平我们的王牌飞行员水平了。”

    “零式战机的性能有那么好吗?感觉已经被玩出花了,这要是让我去追,恐怕几下就被摆脱了。”

    “还是队长厉害,如此激烈的追逐,还能够稳稳的盯在后面。”

    “那么说,前面那架零式战机的驾驶员,会不会已经尿裤子了。”

    没有当过飞行员就没有发言权,当空战的时候,被敌机盯住的时候,那种感觉心脏要跳出嗓子眼的刺激感和紧张感,绝对能够吓坏一般人。

    在那种追逐下,每一秒都是在刀尖上跳舞,一个不小心,就是尸骨无存,飞行员的压力十分的巨大,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因此要求每一个飞行员,都必须要有超过正常人的心理素质。

    而对红警航空兵的战斗机师们来说,眼前这场实战的追逐,不亚于一次教科书级别的现场学习,特别是高手之间的对战,绝对是赏心悦目。

    这就好像是下棋,高手之间的博弈往往精彩,而两个臭棋篓子,是永远下不出名局来。

    也只有两个王牌之间的较量,才能够上演如此激烈的追逐,否则胜负往往在接触的瞬间分出了。

    对比那群似乎没心没肺,以学习态度观战的飞行员,金币的内心相当不轻松。

    对方不止一次做出向后翻滚动作,试图转被动为主动,甚至有两次在翻滚之间开枪,子弹贴着机头前方掠过,如果不是他小心,恐怕追逐中已经被反过来击落了。

    高速的追逐中,主被动权往往会在瞬间易手,一旦前方的战斗机突然讲述,飞行姿态拉后,后方追逐的飞机则是会变成了被追逐的那个。

    在这个瞬间,胜负往往已经分出了。

    耳中传来了队员们的加油声,朱文涛不为所动,他知道现场已经剩下这最后的一架零式战机了。

    只要干掉了这架零式,空战便已经结束。

    朱文涛并没有命令僚机过来帮忙,他还有手段击落前面这架狡猾的零式。

    追逐中,朱文涛突然下压机头,这是他在整个追逐中,首次主动做出机动动作。

    油门一踩到底,快速的消失前面零式战机的身后。

    三田岸雄回头一看,完全没有发现了身后战斗机的身影,四周也都没有发现。

    下一秒,他的汗毛竖起来,毫不犹豫的拉升操纵杆,零式战机快速的做出垂直爬升的姿态,角度还在不停的往后拉。

    就当零式战机即将做出一个半圆机动的时候,三田岸雄惊骇的看到,在自己头顶的位置,那架始终与他追逐的战斗机,就在前面。

    这一刻,他看到那对方玻璃罩下面的模样,飞行服和氧气罩让它看不清楚对方的模样,只能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

    入侵者战斗机喷出了死亡的火光,零式战机在翻滚中,直接在空中爆炸。

    追逐战落下了帷幕,解开了氧气罩的朱文涛,松了一口气。

    此刻,他感觉之前的追逐,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不过他理智知道,刚刚的追逐,前后加起来连三分钟都没有。

    有人能够和自己纠.缠三分钟,真的不虚此行。

    “菜鸟们,返航。”朱文涛摇了摇机尾,带领全部战斗机返航。

    日本战斗机飞行员的表现,可圈可点,这是整个金币联队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在此次空战中,占据各种优势的金币联队,有一架战斗机被击伤,一架被击落,虽然全部击落了日本将近两百架舰载机,但是没有一个战斗机师感觉到骄傲。

    这个时期的日本战斗机飞行员,都是名副其实的精锐,确实都不好对付。

    而在历史的太平洋战争初期,美国飞行员也确实是被日本人压着打,不单单是零式战机先期的优势,也是因为日本那些精锐飞行员的存在。

    这也是樊奕泽不打算放过这些日本舰载机的主要原因,这些日本航空兵精锐,能够干掉一个是一个,有机会就不能放过。

    拦截第一批日本舰载机,第二批正在珍珠港肆虐的日本舰载机,也不能放过。

    在金币联队返航的时候,第二批拦截的舰载机,已经从航母上起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