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 第249章 美军坦克之殇
    战场上,硝烟弥漫,到处都是喊杀声。

    “轰!”

    犀牛坦克内的李佑铭,看着自己的坦克炮口喷出火光,数百米外,一辆残疾的m3坦克,轻松被击毁。

    “老子就没有见过如此丑陋的坦克,美国佬的审美观真的是曰了狗了。”看着远处被击毁的坦克,李佑铭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后又马上命令炮手装填炮弹。

    天空中有王牌飞行员,地面上也有王牌坦克车长。

    在红警兵团内部,有一种良性的竞争环境。

    二战战场,不单单是红警空军之间的较量场,也是装甲部队各个车长之间的竞技场。

    李佑铭,作为老牌的坦克车长,也是最先驾驶犀牛坦克参加战争的车长之一,曾经所面对的敌人,无非就是水柜那种弱鸡对手,打败这样的敌人,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自豪的地方。

    而二战战场就不同了,各国装备的坦克,多少能够让红警坦克部队感到一些兴奋。

    此前所有的战绩全都没有计算,因为击败法国的雷诺坦克和水柜这种战车,根本算不上战绩。

    登陆二战,一切从新开始计算。

    作为远征军的王牌装甲师,李佑铭所在的部队最先发起了总攻。

    而总攻发起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配合步兵作战的李佑铭,已经成功击毁了美军十八辆坦克,大部分都是m2坦克,几辆丑陋的m3坦克。

    这种战绩并不是高,在装甲师的内部通讯中,他已经知道,不止一个车组已经成功击毁敌人二十辆坦克了。

    远处的山脊上,是三十多辆燃烧中的坦克残骸,这是李佑铭所在坦克连所击毁的,难度简直和设计训练什么区别。

    美国坦克脆弱的火力,根本无法威胁到能够重装防御的犀牛坦克,除非是上百毫米口径的火炮,否则犀牛坦克完全无惧。

    手持望远镜,看着山脊后方大量的美军坦克,当中似乎还有m4谢尔曼坦克的身影,李佑铭压下内心想要进攻的想法。

    并不是他没有勇气发起进攻,反而他比谁都有进攻的欲.望,但是作为此刻的坦克组长,他需要考虑师部赋予的作战要求。

    “坦克组,按照计划全部后退,所有人离开这片树林。056、057小心左右的山坡。”看了一下时间,李佑铭知道,这个时候没有时间去和再次出现的美军坦克交手,暂时先撤了。

    在他的身边,还有四辆犀牛坦克,五辆坦克组成了临时坦克车组,进行团队作战,一切都要听从组长的命令。

    五辆坦克开始后撤,过程有条不紊,留下远处有些懵圈的美军装甲部队。

    在李佑铭的面前,是美军的一个坦克师,而到现在,这个坦克团还没有组织起有效的进攻。

    美军坦克之间,指挥混乱,没有有效的协同,坦克之间的通讯之中,也都是各种杂乱的叫喊声。

    一个美军的坦克歼击车车长,站在没有顶部装甲保护的炮塔上,手持望远镜看着远处的树林内,歇斯底里的喊道:“我看到他们的身影了,在下面的树林之中,他们的正在后退。”

    边上的另一个坦克歼击车的车长,望着下面一辆被击毁的坦克歼击车,马上大声的喊道:“我们没有机会追上去摧毁敌人,歼击车的装甲根本挡不住他们的攻击,我们的前装甲会被轻松的击穿。”

    这场战争,让美国士兵全面认识了敌人的强悍,特别是坦克之间的较量。

    美国装甲兵无不绝望的发展,美军现役的坦克,根本没有能够摧毁敌人坦克的火力。

    坦克歼击车上的76毫米坦克炮,至今都没有摧毁过敌人的一辆坦克。

    而美军的这个装甲师,在交战开始到现在三个小时,取得的击毁战绩是零。

    最让美军士兵感到绝望的是,他们所使用的坦克,在敌人的坦克面前,就是一个活棺材。

    好在美国人当中,也不是人人都不知道应该干什么。

    在李佑铭他们撤出树林的时候,密集的炮火便覆盖了之前所在的树林,然而这姗姗来迟的炮火,只是在无人的树林中,浪费火力。

    后撤到树林另一边的李佑铭等五辆坦克,都已经停止后退,翻过树林身后的一条公路,在另一侧重新布置了狙击点。

    停下来的坦克,拉起了伪装网,在公路边不远处的斜坡下,进行了伪装。

    伪装之后的坦克,静静等待敌人的出现。

    而在坦克的身后,则是静静蛰伏的机械化步兵,兵力有一个连左右。

    几辆坦克,或者装甲车,配合连队作战的兵力,在此时的战场上,是常见的配置。

    全歼包围圈内的美军,并不是围着一个山头猛攻,毕竟包围圈很大,纵横几十公里,里面的几十万美军,也都拥有战斗力。

    大部分都是小股部队之间的作战,当然到处都是战场,枪炮声几乎就没有停止过。

    在坦克刚刚伪装好之后,对面的公路上,奔来了一个穿着吉利服的侦察兵,抵近坦克边上,对李佑铭汇报道:“长官,美军坦克已经追上来了,数量有几十辆,跟在他们身后最少有一个营的美军步兵。”

    李佑铭点点头,让侦察兵回到后面,几十辆坦克,虽然坦克性能并不足以威胁犀牛坦克的存在,但是庞大的数量,足以让他严肃认真的对待。

    抓起通信器,李佑铭呼叫到:“老狼,是否听到。”

    “我的老狼,请讲。”

    “是否确认炮兵阵地的位置。”李佑铭道。

    “已经确认,已呼叫空军摧毁,预计轰炸机五分钟之后抵达。”

    “谢谢了老伙计,等战斗结束,请你们喝酒。”李佑铭话毕,关闭了通讯。

    以此同时,在美军装甲师的后方,一处隐蔽的山谷内,美军的十八门大口径榴弹炮,正在隐蔽在山谷内。

    在距离这个火炮阵地不远处的丛林之中,一个二十人的特种兵小队,正在四周潜伏。

    这个火炮阵地,是美军这个装甲师最依仗的地面炮火,目前美军已经失去了制空权,美军空军无法支援地面作战。

    地面的火炮,也就成为了美军唯一的重火力,因此美国人十分的小心。

    在火炮阵地的四周,安排了两个步兵连的兵力进行保护,四周树林之中,还有隐蔽的防空炮防止敌人空中轰炸。

    之前的火炮打击,暴露了火炮阵地的位置,一支特种作战小队快速抵达,确认了火炮阵地的精确位置,呼叫空军支援。

    特种作战小队则是继续潜伏,两个狙击小组,枪口全都瞄准了火炮阵地上的防空炮。

    在结束和李佑铭的通讯之后,天空中传来的轰炸机的轰鸣声,美军的火炮阵地上,顿时一片叫喊声,四座防空炮,准备防守。

    远处的天空中,两架空中要塞轰炸机出现,美军的防空炮正要开火,狙击手便已经扣动了扳机。

    操作防空炮的美军士兵,脑袋直接中枪,另外的两座防空炮,也是相同的命运。

    当其他的炮兵,急忙要拉下防空炮中的尸体时,数百米的树林之中,几枚火箭炮从单兵火箭筒中呼啸而至。

    爆炸将四座防空炮全部炸伤,四周的美军士兵,也是死伤一片。

    几个防空炮边上的美国防空指挥官,也都跟着阵亡。

    天空中的轰炸机呼啸而至,投下了大量的炸药,轻松的摧毁美军的炮兵阵地。

    以此同时,在前线的战场上,李佑铭的面前,大量的美军坦克,正在从炮火摧残之后的树林中冲了出来。

    伪装网下的五辆坦克,纷纷展开攻击。

    “全都给我瞄准一点,先摧毁目标左右两翼的坦克,人家学聪明了,都会左右两翼包抄了。”李佑铭抓起通讯器,提醒道。

    旋转的炮塔,仰起的炮管,发出了机械的摩.擦声,李佑铭快速进入坦克车内,关闭舱门。

    首轮攻击,纷纷命中目标,数十辆正在冲过来的美军坦克中,五辆跑得最快的坦克,全都被干掉。

    蛰伏下的偷袭,美军坦克完全没有防备,突然而来的炮击,炮管散发的烟雾,暴露了攻击的位置。

    然而让美军坦克郁闷的是,对方隐藏在对面公路下方,火炮的俯角根本没有可以攻击的角度。

    “步兵连准备战斗,058、059和我负责正面的坦克,056、057负责左右两翼包围的坦克,自由开火,干掉眼前这顿大餐。”李佑铭兴奋的命令道。

    眼前的这批美军,确实是一顿大餐,超过四十辆的坦克,给他们平分,最少都是八辆,而且在这几十辆坦克的后方,还跟着密密麻麻的美军士兵。

    “交给我们了。”

    “明白,长官。”

    耳机中传来了其他四个车长的声音,第二轮的攻击快速拉开了序幕。

    美军坦克根本无法后退,只能竭尽全力的冲过来,第二场战斗拉开了序幕。

    所有的美军士兵,全都憋着一股火,这样的战斗,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憋屈了。

    敌人不但武器装备强于自己,作战还十分的狡猾,让美军上下都十分的难受。

    着急一点的,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

    此刻战场上,对于身经百战的红警装甲部队来说,战斗过程可以用轻松来形容。

    “轰”

    坦克炮再一次轰鸣起来,涂装着绿色迷彩,在伪装网下的坦克,连轮廓都看不出来,而且坦克上的编号,也十分的隐晦。

    “1010米,目标一辆m2坦克,命中,目标完全摧毁,贼老天,这些薄皮的棺材,就连炮塔都飞起好几米。”李佑铭操作车长潜望镜,看着新一轮的攻击,大声的叫喊起来:“小心敌人的步兵,他们正在靠近,机枪火力打击。”

    在李佑铭兴奋指挥的时候,伴随坦克进攻的美军士兵,也疯狂的朝着坦克射击,在坦克的装甲上,大量的子弹乱飞,差点就打中了车长的潜望镜。

    “稍等,我在重新装弹,”同轴机枪中,副炮手一边叫喊,一边快速将一条弹链,装入同轴机枪。

    李佑铭快速的遥控车长机枪,对着美军坦克缝隙之间的进行密集火力扫射,密集的子弹乱飞。

    如雨点般的子弹,扫射已经逼近到两百米外的美军步兵,大胆进攻的美军士兵,如被收割的麦子般,成排的倒下。

    不过杀伤有效,因为这些美军士兵,大部分都是自己躲避在地上。

    而紧张冲锋的美军坦克,拐弯来不及了,一个急忙躲避的美军士兵,并没有看到后面快速逼近的坦克,刚刚趴下,坦克的履带直接从他的身上压过。

    “啊!”被坦克压过的美军士兵,发出了惨烈的哀嚎声,坦克履带快速将他碾碎,就连头盔都裂成了碎块。

    边上的其他美军士兵,全都纷纷叫骂了起来:

    “该死的。”

    “垃圾,刽子手。”

    “上帝,……”

    这辆美军的m4坦克内,也传来了车长的叫骂声,但是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坦克驾驶员也无可奈何。

    本来坦克驾驶员的视线就十分的有限,更何况是紧张万分的交战区域,压到自己人,只能算是命不好。

    不过最主要的是,美军装甲部队与步兵之间的协同,有十分严重的问题。

    跟随在前面坦克前进的步兵,在前面坦克被摧毁之后,无法往前继续进攻后,就应该准备避开后方的坦克,而后方的坦克也应该随时规避前方的步兵。

    事实上,这种情况,别说是美军自己,就算是在德国陆军,也不是太罕见。

    战场上瞬息万变,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及时做出各种反应,往往悲剧无法避免。

    而这辆刚刚出现在m4谢尔曼,也来不及向上帝忏悔,打了一天的小角色,谢尔曼的出现,就好像是夜空中的萤火虫,那么的耀眼,那么的出众。

    055坦克第一时间瞄准了这辆谢尔曼,坦克炮咆哮起来,谢尔曼高高的底盘前装甲,瞬间出现了一个圆洞,爆炸掀开了谢尔曼巨大的炮塔,坦克内火舌四射,火光冲天。

    美军最强的谢尔曼,也挡不住犀牛坦克一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