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 第297章 失败的反攻
    瓜达尔卡纳尔岛的血战开幕,当天凌晨的战斗只是开始。

    天空刚刚放亮,日军一个联队,在联队长三木大佐的指挥和率领下,准备再次发动了对红警部队的进攻。

    在日本人看来,敌人就算登陆了,也不可能派遣足够多的兵力上岛,满打满算也就是不到三千人。

    然而红警海军陆战队第一师,拥有的兵力超过一万六千人,并且经过昨晚上的准备,已经有五辆犀牛坦克可以在岛上活动,这为了夺取岛上机场做准备。

    当天中午,三木联队的一个大队,直接朝着第一师的瓜达尔卡纳尔岛登陆场扑来。

    在靠近交战的区域,并没有遭遇到任何抵抗,仿佛根本没有敌人似的。

    在大队的前方,由三四十人组成的侦察小分队向西侦察前进。恰巧,瓜达尔卡纳尔岛上的海军陆战队也派出一支侦察小分队向东侦察,两支侦察小分队很快遭遇。

    在受到突然伏击时,日军侦察小分队当场被击毙31人,只有3人侥幸逃脱。

    在这些日本侦察兵的身上,发现了令人感兴趣的东西,表明了日本守军依然不死心的想要将登陆的部队赶下大海。

    陆战队第一师很快就做出了战术安排和调整。

    起飞侦察机,搜寻日军主力部队可能集结的地区,一旦发现,立即实施空中打击。

    装甲车和犀牛坦克则做好充分准备,保持机动支援各条战线。

    指挥官们迅速回到部队,立即开始各项准备。

    当天夜里,三木联队正在一片椰林中整顿队伍,作进攻前的最后准备。

    这片椰树林位于一条流速缓慢的小河东岸,离登陆场差不多两公里。

    借着月光,一木看到东岸的红警帝国阵地上拉着一道长长的铁丝网,但没有看到红警帝国守卫人员。

    侧耳细听,也没有异常动静。他以为敌人没有派人警戒,用奇袭就能达到目的,因而并没有带上炮兵。

    当天凌晨,一颗白色信号弹照亮了夜空。

    几乎与此同时,数不清的日本兵突然从树丛中涌出来。他们头上缠着白布条,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向沙堤。

    高喊着“万岁”的日本士兵,边跑边射击,还扔手榴弹,几乎把整个河口都塞满了。

    跑在最前面的是各中小队队长,军官们光着膀子,举着指挥刀,率先冲过特纳鲁河口。

    日军的一举一动,被潜伏在对岸的陆战突击营营长曾凡益看得清清楚楚。他提醒部下:让敌人靠近些再打,没有命令不许开枪。

    他看到日军分前后两个波次向沙堤接近,于是命令配置在阵地上的三十七毫米口径野战炮的炮手瞄准沙堤中间,待第一波日军通过后立即炸毁沙堤,切断第一波敌人的退路,并且阻止第二波继续通过。

    300名日军敢死队员冲上沙堤,前面的军官见没有遇到抵抗,便大声催促后面加快脚步。后续部队跟着拥出椰林,塞满整个河口。

    曾凡益见时机已到,一枪打倒了一个挥舞着指挥刀的日本军官,并大声命令:“开火!”

    刹那间,海军陆战队阵地上枪声骤起,轻重机枪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击倒了几十个日军敢死队员。

    三木大佐看到这种情形,立即下令火力掩护。数十挺轻重机枪吐出火舌,子弹泼水似的射向对岸。

    红警兵团的火力如此猛烈,日本人却毫不退缩。他们高喊着:“冲啊!”

    一边跑一边射击并扔手榴弹,“轰轰隆隆”的爆炸声震撼夜空。

    日军军官踏着倒下的日本伤员和士兵的尸体,高举着军刀,冲在最前面。最前面的日军已经越过沙堤,离红警兵团阵地只有十几米了。

    曾凡益大吼一声:“投手榴弹!”

    随即,他用力一挥,投出一颗手榴弹。手榴弹正好落在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日军中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日军倒下一片。

    陆战队员们紧跟着投弹,一颗颗手榴弹接连不断地落在冲上来的人堆里,蹿起一团团爆炸的火光,大批日军敢死队员被炸倒在地,呻吟声此起彼伏。

    当第2波日军冲到沙堤中央时,红警兵团的三十七炮开火了。一颗又一颗炮弹接连爆炸,沙堤上横七竖八地布满日军士兵尸体。

    这种小口径的火炮,是丛林战的利器,也是这种岛屿登陆作战的最佳主角。便于携带转移,在丛林中拆卸安装,运输快捷,可以攻坚,可以支援战斗,必要的时候还能够打犀牛坦克。

    透过炮弹爆炸的闪光可以看到,特纳鲁河的河水已经变成殷红的颜色。

    冲在前面的日军停顿下来,后面的日军又冲了上去,聚集在一起的日军乱糟糟地挤成一团,不知所措。

    曾凡益不失时机集中火力,猛烈扫射阵地前的日军。机枪手用不着瞄准,随意地就能打倒成堆成堆的敌人。

    终于,日军吃不住劲,抛下死伤者落潮般退去,不能逃跑的伤兵发出绝望的哀嚎,大骂抛弃他们的日本官兵。一些陷入绝望的日本兵拉响身上的手榴弹,在阵前自尽。

    一个日军指挥官用战刀劈死几个败退下来的士兵,其他溃兵见状掉过头去,又向红警兵团阵地冲去。

    有少数冲进红警兵团阵地上散兵坑的日军至死不退,他们用手榴弹炸毁红警士兵的火力点,频频开枪射击周围的红警士兵,这些为数不多的日军士兵大大牵制了红警士兵的火力。

    日军的后续梯队趁机冲上沙提,发起更加猛烈的冲锋。

    手举望远镜的三木大佐一动不动地站在沙堤旁,任子弹“啾啾”划过身边。他看从沙堤上冲击十分困难,就命令神源率领他的中队迂回到特纳鲁河上游渡过河去,从侧翼策应进攻。

    由于水流湍急,一个中队的日军在渡河时就被淹死十多人。

    但是,惨剧还在后面。

    陆战一师的指挥部看到渡河的日军中队向上游运动后,也派出了一支部队与他们平行运动。发现他们开始渡河后,立即在对岸做好了“打猎”的准备。

    渡河的日军中队的士兵头顶着步枪还没有爬上岸,迎面就射来一阵猛烈的子弹,枪声爆豆般响成一片,许多士兵还没有来及开枪,就倒在了岸边。

    在红警士兵猛烈的火力封锁下,日军士兵根本抬不起头来,一个挨着一个趴在地上躲避弹雨

    三木大佐从上游迂回攻击红警兵团阵地的计谋破产了,而且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现在,他只好又把希望寄托在从沙堤方向的进攻上。

    在渗透进散兵坑的日军掩护下,日军后续梯队冲破沙堤,钻过炸毁的铁丝网,攻占了撤退后,红警士兵们留下来的部分战壕。

    看到冲击部队从红警兵团阵地上打出“我们已攻占敌人的前沿阵地”的信号,三木大佐大喜。

    只是三木大佐不知道,他高兴得太早了

    隐蔽待机的突击营再次动用三十七炮,猛烈开火。沙堤被火力从中间切断,日军后续梯队被死死地封在了对岸。

    前沿阵地上的陆战队士兵官兵乘机发起反击,他们和日军激烈争夺着每一寸土地。

    在红警士兵的猛烈冲击下,日军被迫全线后撤。

    整个激战持续到第二天拂晓,红警海军陆战队突击营,巩固住了前沿阵地。

    就在红警兵团与日军在特纳鲁河一带激烈战斗之际,从澳大利亚起飞的轰炸机在天亮时起飞,即将抵达战场。

    天刚刚放亮,舰载机一波波的升空。

    到达交战地区上空后,红警飞行员开始大显身手。航空炸弹铺天盖地落在沙堤上和特纳鲁河东岸,炸得日军死无葬身之地。

    紧跟着,红警兵团陆战队员们发起全线反击,眼睛布满血丝的红警兵团士兵,像猛虎下山一样冲下河滩,势如破竹。

    日军终于支持不住,溃退下来。走投无路的士兵纷纷跳下特纳鲁河,想游泳逃生,很快就成为红警兵团的靶子,河面上漂满了尸体……

    日军的进攻失败了。三木大佐只好收集残兵败将,退进椰林里躲避红警飞机的轰炸。

    战场上顿时安静下来。但是海军陆战队心情并不轻松。所有人都知道,躲藏在对岸的日军绝非等闲之辈,从他们的进攻可以看出,这是一伙亡命之徒。他们在遭到初次失败后,不会甘心。

    对付这样的敌人,如果不彻底清除,这里就会不得安宁,甚至会有可能给部队造成重大损失。

    陆战队第一师马上就有了决定:干净、彻底地消灭特纳鲁河东岸的全部日军,一个都不让逃掉。

    为此,拨出5辆犀牛坦克给曾凡益的突击营,以加强他从正面进攻日军的突击力量。

    同时,陆战一师的另一个营,从特纳鲁河上游约公里的地方涉水过河,迂回到日军的后面,堵住他们的退路。

    在经过充分准备之后,红警兵团于当他下午发起了全面反攻。

    当时,恰好雨后初晴。十二架从两栖攻击舰起飞入侵者轰炸机首先向日军阵地实施空中打击。

    这些入侵者轰炸机毫无顾忌地盘旋俯冲,贴着椰林树梢往下投掷炸弹。爆炸的声浪此起彼伏,滚滚的硝烟弥漫在特纳鲁河口。

    在飞机轰炸的同时,红警兵团的犀牛坦克炮和三十七炮猛烈开火。炮弹一发接一发地落到日军阵地上,炸得树枝和土块满天飞,不时有日军士兵的断臂残肢被掀到空中。

    直接压过椰树林的犀牛坦克,强制性的打开了一条进攻大道。

    三木大佐的残兵败将拼死踞守阵地,一些日军士兵被轰炸吓晕了头,惊慌地跳出战壕向椰林退去。

    正在指挥抵抗的三木大佐见有士兵逃跑,愤怒地大声骂了起来,拔出手枪连续击毙了几个逃兵。

    然而这种威慑和攻击,根本无济于事,在坦克的进攻下,抵抗变得徒劳起来。

    此时,另一支部队已经迂回到日军后面,从日军的背后突然发起冲锋。

    红警兵团士兵如饿虎扑食般从椰林里冲出来,杀声震野,势不可挡。

    曾凡益指挥五辆犀牛坦克从正面发起冲击。犀牛坦克“轰隆隆”地冲上沙堤,压过一堆堆日军的尸体,直向东岸驱驰过去。

    陆战队员紧跟在犀牛坦克后面,潮水般地向前冲击。随着犀牛坦克的推进,红警兵团士兵跳出战壕,紧跟着犀牛坦克冲过沙堤。

    黄昏时,日军企图向西南方向突围。

    五辆犀牛坦克压过沙堤朝椰林冲来,从犀牛坦克上的105毫米炮射出榴弹炮震耳欲聋。

    犀牛坦克推倒棕榈树,击毙日本狙击兵,压死走投无路的日军,直到犀牛坦克履带看上去好像“绞肉机”一样。

    在红警兵团铁桶般的合围下,椰林内日军尸横遍野。凡是犀牛坦克经过的地方,履带把日军尸体碾压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日军第一次陆上进攻彻底失败了。

    当百武晴吉得知三木联队几乎全军覆没,就连三木大佐都玉碎了之后,自然是十分的震惊。

    在他看来,登陆瓜达尔卡纳尔岛的敌人,在没有充足的空中支援,也没有地面大量的坦克和装甲车,面对几乎武备相同的大日本帝国士兵,应该没有具备优势。

    但事实的结果,让他快速的意识到,自己似乎太天真了。

    只是百武晴吉不是知道,他麾下的部队表现已经相当的惊人了,红警海军陆战队虽然全歼了他的一个联队,但是自身的死伤也不少,战损率达到了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最高一次。

    尽管已经熟悉了武士道的敌人,但是红警兵团依然小觑了日本这个对手。

    虽然依然是以巨大的优势击溃敌人,但是本身付出的伤亡,却十分值得深思。

    不过这一战之后,百武晴吉也放弃了主动进攻的念头,开始准备执行从神州那里学来的游击战,并且是经过他改良的丛林游击战。

    而也是这一场战斗,让所有的红警士兵,全都清晰认识到对手,并将敌人放在了劲敌的位置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