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 第307章 瓜岛海湾的浮尸
    在日本第三舰队炮击瓜岛机场的同时,于瓜岛边上的红警战列舰舰队,也早已经蓄势待发。

    狂暴的极端天气再次出现,但是依然不利于舰载机起飞作战。

    红警远征军团海军第一战列舰分舰队指挥官龙云,等待日本人多时了。

    龙云进行了反复的侦察,对日军的情况已经完全掌握,他决定从萨沃岛以南进入瓜岛海湾,先消灭日军的战列舰,再消灭运输船,最后从萨沃岛以北撤出。

    在日本炮击开始的时候,龙云也向全舰队发布命令:“从萨沃岛南面出发,用鱼雷攻击停泊在岛前面的敌舰主力,之后转向图拉吉岛海区,用火炮和鱼雷攻击其余敌舰。接着从萨沃岛北面撤出。

    识别信号是在舰桥两侧悬挂亮银色横条。

    红警兵团以BB-8号无畏二级战列舰为首,排成间距一千两百米的单纵列,在桅杆上升起识别旗,加速到二十八节,杀气腾腾地闯入瓜岛海域!

    龙云率领舰队劈开惊涛骇浪,在茫茫雨夜中直趋瓜达卡纳尔。日军谁也没有意识到攻击已迫在眉睫。

    进入瓜岛海湾之后,龙云下达总攻击令。

    第一个命令立刻被传达到每一艘海蠍手中。

    龙云的第二道命令是:“所有舰只同时进攻。”

    随即,在夜色的掩护下,护卫战列舰的海蠍全部出动,一串串射程数十海里的远程鱼雷,携带数百公斤炸药,以四十五节的速度,呼啸着奔向陆奥号和金刚号。

    直到十分钟后,日军萩风号驱逐舰才发现红警海军战舰,舰上人员大惊失色,急忙用无线电发出警报:“注意!不明身份军舰正在进港!”

    但是已经太迟了。

    红警兵团的水上飞机于日军运输船上空投下照明弹,一个个挂在降落伞上的照明弹在日军军舰后方爆炸,金刚号和陆奥号的侧影都显现了出来。

    BB-8号距离陆奥号不到四千五百米,BB-9号距离五千五百米,BB-10号更近一些。

    三艘庞大如山的战列舰立即射击。

    在陆奥号的舰桥上,一个哨兵大声喊叫,说前方出现了一个模糊黑影。

    等看清楚时,才知道是一艘来历不明的军舰。舰上的人立即慌乱起来,正在此时,对面的军舰开始吐出火舌,以此同时,海蠍发射的两枚鱼雷立刻穿进了陆奥号的舰首。

    紧接着,数不清的炮弹呼啸而来,雨点般地砸击在船舷上,枪炮长当即被打死,主炮被打坏,舰身开始倾斜,大火沿着升降口的扶梯蔓延,甲板上的油毡着了火,使火势更猛。

    舱壁的油漆也着了火,军官起居舱的家具猛烈地燃烧了起来,熊熊大火照亮了整个夜空。

    不到5分钟,陆奥号就失去了战斗力。

    日军萩风号驱逐舰用无线电发出警报后,又用闪光灯发出警报,并满舵左转。

    炮手们发射了一排照明弹。秋风号的舰长在嘶声喊道:“发射鱼雷。”

    此时,红警海军海蠍编队已转向东北航行,萩风号以高速作Z字运动,与海蠍展开炮战。

    只有两千吨排水量的海蠍,并不适合海上炮战,但这一次是有备而来,数艘海蠍弹无虚发,一发炮弹很快落在萩风炮位附近,打燃了备用弹药。接着,军舰就被探照灯照住,连续中弹,不久便失去战斗力。

    在陆奥号右前方担任警戒的日军驱逐舰雪风号,于萩风号发现红警海军战舰之后的几秒钟,也发现了敌情。

    它急剧向左转,以便使它的右舷鱼雷发射器能够瞄准目标,因舰身转得太快,鱼雷手还没有装好底火,该舰长亦没有等待,继续向左转了一个圆圈,直到左舷鱼雷发射器能够瞄准目标并进行射击时,却没有雷管。

    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红警海军战舰编队已快速向东北方驶去看不见了,即使是已经瞄得很准的鱼雷也赶不上了。

    以此同时,一艘神盾二级巡洋舰驶过雪风号时,与它相距不到一海里,但没有向它射击,因为这艘巡洋舰的炮口已瞄向更大的目标。

    在这炮声震荡海面,闪光划破夜空的激战之时,战列舰金刚号舰长正在休息。当他被唤醒时,朦胧中听到观察哨报告:“右舷发现鱼雷航迹!”

    随即下令:“右转舵!”并指示立即发射照明弹。

    然后他看见左前方有鱼雷驶来,又命令向左转,力图在鱼雷航道的中间穿过去。

    金刚号的舰长登上舰桥,一枚鱼雷就打进了舰首,一道水柱升入空中后落到舰上,前甲板立刻涌满了水。

    金刚号急忙发射照明弹,但为时已晚,数条鱼雷划破波浪,直接射过来。金刚号还没有来得及转舵规避,舰首再次被鱼雷击中,桅杆也被神盾二级巡洋舰的一发254毫米炮弹击中。

    金刚号连连开炮还击,但由于红警海军战舰速度很快,只来得及向红警兵团队列最后的神盾巡洋舰发射了几发炮弹,然后就失去了目标,只好向西退出战斗。

    仅仅不到十分钟时间,日本第三舰队的一个分舰队就失去还手之力,不再作为一个战斗单位存在了。

    龙云随即全速向北区杀去。

    由于金刚号未将作战情况通知北区和东区,加上电闪雷鸣骤至,掩盖了南区的炮声和火光,北区日军全然不知红警兵团已经杀来。

    日军驱逐舰萩风发出的警报和红警兵团飞机空投的照明弹,已经向北线部队表明有敌情。

    日本青叶号重巡洋舰的水兵也听到头顶上有飞机的嗡嗡声,并断定这是敌机。不料被上司臭骂了一通,说他患了轻性歇斯底里症,弄得他再也不敢说话了。

    事实上,在日本第三舰队行动之前,也对周边的海域进行了水上侦查,都没有发现敌舰的存在。

    其他舰只即使发现上空的飞机,也一律以为是友机。战列舰榛明号,巡洋舰青叶号和加古号顺次列成单纵队,驱逐舰夕云号与清霜号分别配置在两翼,正由西南转向西北航行。

    在加古号巡洋舰了望台值更的管制官,感觉到舰体在轻微颤动,他以为是自己舰队的驱逐舰在投深水炸弹,因为舰队长官粟田键男近来反复指出,要注意防潜。

    实际上,那是红警海军海蠍发射的鱼雷的爆炸声。

    就在值班员沉思之际,忽然一声喊叫:“左后方照明弹!”

    那是红警兵团飞机在瓜达卡纳尔岛上空放的,把云层和海面都照亮了。值班军官下令准备战斗。

    红警海军战舰BB-8号从黑暗中射出探照灯光。不到一分钟,第一次齐射的炮弹就落在加古号周围。

    狂暴的风雨之下,加古号的所有大炮开始还击。

    警报把加古号的舰长吓坏了,他奔上舰桥,厉声质问:“是谁下的战斗命令,是谁下令射击?”

    直到此时,他仍然确信发现的目标都是友舰。“我认为,我们是在打自己的船,我们不要过于激动而草率行事,马上停止射击。”

    当他发现战列舰榛明号周围水花四溅时,才意识到大事不好。

    “开始射击。无论是不是我们的船,我们必须压制住他们。”

    BB-8号向加古号的第一次齐射,都没有命中,但射程已经测定并缩小了。第二次齐射打中了加古号的二号炮塔,炮手们全部阵亡。甲板起火,灭火水管全部破裂,使它成为瞄准的好目标。

    一发又一发的炮弹落到加古号上,射程从六千米缩小到五千米。

    为了使主炮便于还击,加古号稍向左转,全速前进,但因已丧失通讯能力,甲板上人员伤亡,装备毁坏,而且烟气窒息,火焰眩目,战斗效率大为降低。

    仅仅数秒钟后,炮台就被击毁,舰上大部被击起火,面对战列舰的强大攻势,只是巡洋舰级别的加古号飞速沉没。

    附近的重巡洋舰青叶号,因为有人被上司说成是患轻性歇斯底里症。因此,该舰后两次听到红警兵团飞机声音时,再没人报告了。

    而此时,红警海军战舰BB-9号已从后面接近,突然打开探照灯,把它照得通亮。

    青叶号还没来得及掉转炮口,一排炮弹已经飞了过来,停放在弹射器上的侦察机被击中,油库也跟着中弹起火。

    顿时,青叶号变成黑暗中一支巨大的火把,BB-8号及BB-10号等立即交叉射击,炮弹像雨点般打来。只一会儿功夫,这艘庞大的巡洋舰就搁浅了。

    一颗颗炮弹在青叶号舰桥上爆炸,上面的人几乎全部死光,尸体像布娃娃似的被抛到空中。

    它的左舷又被一枚鱼雷命中,舰身急剧地向左舷倾倒,蒸汽从烟囱里喷出。舰首开始下沉,舰长身负重伤,躺在舵前。他挣扎着爬了起来,但支持不住,又呻吟着倒了下去。

    十五分钟之后,青叶号葬身海底。

    榛明号战列舰上的粟田键男比较警觉,在红警战列舰发起攻击的时候,他感到舰身在微微震动,还看到南区有炮火闪光,但误以为是友邻在射击敌机,根本没想到是在进行海战,反而下令做好对空战斗准备。

    在粟田键男看来,这里唯一有可能来的敌人,便是从澳大利亚起飞的红警帝国轰炸机。但是这种极端的天气下,飞机飞行都相当的勉强,攻击根本难以奏效。

    而此刻,红警兵团的战列舰已经接近到榛明号的八千米距离,并率先打开探照灯,随后就以所有炮火开始齐射。

    直到这个时候,粟田键男依然以为是南区陆奥号,用报话机要求对方关掉探照灯,停止射击,还命令升起军旗,以表明自己身份,不料却招致更猛烈的炮火。

    粟田键男这才明白过来,下令开炮还击。但不久榛明号舰尾被击中起火,成为明显的目标,红警兵团乘机关闭探照灯,在黑暗中朝着火光用炮火猛轰。

    在榛明号边上的日本驱逐舰岛夕号在激烈的夜战中吓破了胆,撇下那些燃烧的军舰及伙伴们,仓皇逃窜。而一边的清霜号驱逐舰由于个头太小,红警海军战舰没有过多地理会它,从而保全了性命。

    在萨沃岛北部担任早期预警的风云号驱逐舰,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后方会有敌人的舰队出现。

    向西航行的红警海军神盾二级巡洋舰向它打开探照灯并射击,红警海军战舰BB-10号也向它开火,风云很快被命中。情急之下,风云号打开识别灯,用无线电高呼自己的代号,紧急请求支援。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攻击一艘发出明确紧急求救信号的驱逐舰,是并不划算的,因为周边的其他军舰都会过来支援,但是无畏二级战列舰的强悍,根本无视了这种信号。

    巨大的主炮连动都没有动,借助副炮的攻击,便轻松的将这艘发出紧急求援信号的风云号摧毁,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这艘驱逐舰便已经沉没在这片海湾之中。

    此刻的日本舰队早已溃不成军,而北线部队几乎全军覆灭,借助的有利战局,红警兵团若乘胜出击,那么,全歼瓜岛日军运输舰队,可谓囊中取物,易如反掌。

    可是,就在这千载难逢的关键时刻,最令粟田键男瞠目结舌、困惑不解的事情发生了。

    龙云少将从BB-8号发出信号:全体撤离。

    BB-8号加速至三十二节,驶到红警兵团两路纵队前头,取东南方向,撤离战场。

    整个战斗仅历时半小时,日本海军两艘战列舰和两艘重巡洋舰被击沉,葬身海底,成为瓜岛海面战斗祭坛上的第一批牺牲品。

    此外,日本方面还重伤战列舰榛明号,六艘驱逐舰仅有两艘受伤逃离,被打死、淹死或被鲨鱼吞噬的官兵达日军水兵超过五千人。

    往后一连数日,被击中的日本军舰仍在熊熊燃烧。萨沃岛周围的海面漂浮着厚厚的一层油,到处是军舰残骸,半死不活的水兵紧紧抓住海面上的漂浮物不放……

    反观红警海军,至始至终连一点损失都没有,来得快,撤离的速度也是极快,根本不给日本海军任何纠缠的机会。

    这一切,也全都得益于对日本海军战术上的迷惑,快而狠的攻击,完全让敌人措手不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