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 第384章 选择与新生
    寂静的天空,低垂的云层压顶,树林之中,仿佛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茂密的树林之中,没有任何声音,这片位于共青城和伯力铁路交通边的树林之中,充满了死一样的安静。

    不远处,一座孤零零的火车站,屹立在这片平原之上。

    在靠近树林的边上,铁路横卧在此,每天都有不少火车从这里经过。

    战争的速度远远超过苏联人的想象,伯力只是坚持了半个月便沦陷了。

    伯力附近的铁路也都被红警兵团控制起来,四周大量的苏联士兵全都被打散,难以组织起有效的打击。

    苏联军队散出去许多的狙击手,也都不见有消息传送回来,派出去的狙击手,似乎一下子人间蒸发了。

    在伯力附近,特别是从伯力到共青城之间的地方,红警兵团设置了十来道拦截网,将伯力的苏联军队撤退路线切断。

    很多苏联军队全都无奈的隐蔽起来。

    在这片面积上百平方公里树林之中,就隐藏着一批苏联溃兵。

    隐藏在树林内的苏联溃兵,什么兵种都有,除了一部分的士兵之外,还有大量的文职人员,政工干部,汽车兵,炮兵之类的兵种,且很多都没有武器,不乏那些没有武器的步兵。

    早在几天之前,携带的粮食早已经告罄,聚集在深林之内的这些苏联士兵,只能是自己寻找吃的东西。

    别看这座深林有上百平方公里,可实际上,这是一片人工种植的树林,主要都是桉树和白桦树。

    树林之中,并没有能够获得太多可以食用的东西。

    最主要的是,森林内的苏联人,规模上万,来自各个不同编制的部队,人数众多,有限的食物根本不够。

    而且他们也不敢制造出太大的动静,不敢生活,也不敢暴露在树枝缝隙之下。

    红警兵团时刻都会有侦察机巡视,被发现的结果,可想而知。

    在靠近火车站的树林外围,许多手持武器的苏联士兵,正在寻找逃离这里的机会。

    树林四周都是狂.野,除非是少数人,在树林内当野人,一旦离开了树林,以敌人空中侦查的手段,根本逃不过。

    在众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大量的消息也都传开了,特别是敌人的空中搜索能力,听说就算是埋在地下,都会被找出来。

    很多在伯力被打散的士兵,都是这样无奈成为了俘虏。

    然而对数量内所有的士兵来说,投降是最难以做出的选择。

    因为赫鲁晓夫已经下达了命令,所有投降敌人的士兵,其家人将同等于叛国罪,同样还有畏惧作战,后退一步,不但会被督战队当场击毙,家人也同等于叛国。

    还在使劲逃命的苏联士兵,也全都是因为家人的关系,不敢投降。

    否则战争进行到这样的地步,也没有什么不敢的,毕竟一个是天天拿着家人威胁自己的部队,哪来的归属。

    而这一困就是十几天的时间,树林内的苏联士兵,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战争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他们唯一能够前进的方向也只有共青城,但是距离共青城这两百多公里的距离,一望无际的平原,根本走不过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乘坐火车,可是铁路也都被控制了,连铁轨都难以靠近,怎么可能离开。

    越来越严重的食物短缺,也因此爆发了很多内部的问题。

    很多苏联人,越来越不愿意待在树林之中,并且也开始有一些士兵,趁着那些政工干部不注意的时候,选择悄悄的离开,然后干脆失踪。

    有些是选择直接走出树林投降,有些干脆选择脱下军装,消失在其他人的视线之内。

    也有一些苏联士兵,依然没有放弃,这种就是属于那些十分担心家人的士兵,他们希望在回去之后,队伍中的那些政工干部,能够看到自己的努力,避免家人受到牵连。

    特别是在这种已经失去联系十几天的时候,很多苏联士兵都开始担心,会不会指挥部已经把他们当作逃兵处理了。

    因此急迫回去的心,就没有平息过。

    但也有一些比较理智的人,选择了先走一步再算一步,因为现在,谁也不知道投降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树林之中,十几个隐藏在树木边缘的苏联士兵,枪口全都瞄准了火车站之中,正在忙碌的人影。

    距离超过六百米,除了他们之中的那个手持狙击步枪的狙击手之外,其他人都看不清楚火车站的情况。

    而这个苏联狙击手,勉强也能够看清楚远处车站上的人影衣着,看不清楚他们的长相,也难以确定车站中有多少人。

    前两天,树林内的那些政工干部商量出了一个方案,那就是将所有的武器集合起来,当火车停靠的时候,武装夺取火车站,然后用火车,带着所有人离开这里。

    所有人都反对这种无比愚蠢的办法,可是没有人能够拒绝。

    今天只是来这里侦查情况的,了解一下火车站内有多少人,有没有坦克和装甲车之类的装备。

    然而前来侦查的所有人,内心都是很不情愿的。

    首先第一个原因,便是依靠他们现在的武器装备,根本无法无声无息的夺下这个火车站。

    而且敌人先进的通讯能力,他们早已经见识过了,一个孤身深入的士兵,都可以随时呼叫炮火和航空兵支援,面对这样的对手,根本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夺下这个火车站,哪怕这个火车站没有看到什么重装备。

    更别说夺取之后,开着火车,还天真的伪装成为敌人的火车,一路上欺骗敌人,冲入共青城。

    这种行动只有一个,那便是被敌人的航空兵摧毁,几乎没有侥幸的可能。

    这些人中,只有狙击手很专注的记录着他所看到的情况,在纸上很仔细的记下看到的情况。

    边上的一个苏联中年人,一个脸上有三条纵横交错刀疤的老兵,见到年轻的狙击手在写着侦查报告,说道:“你是认真的?”

    苏联新式的制式头盔下,是一张年轻的脸庞,脸上学着敌人,涂着不知道用什么搞出来的绿色液体。

    听到身边老兵的话,这个年轻的狙击手,说道:“我在叶卡捷琳堡有三个妹妹两个弟弟,我的父亲已经战死了,我不能让我的弟弟和妹妹们,被发配到西伯利亚这片土地上。”

    听到年轻人的话,老兵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高倍数的望远镜,本来想要劝说的老兵,遥遥头说道:“用这个东西看得清楚一点。”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年轻的士兵接过望远镜一看,上面还刻着德文,这让他很惊讶。

    “我从一个死去的师长身上捡到的,德国货,很精密,也很好用。”老兵解释道。

    用了一下,年轻的士兵便将望远镜还给了老兵,这让老兵有点不解,问道:“为什么不用了?”

    年轻的士兵摇摇头,说道:“树林之中有上万人,一旦我们真的动手攻击火车站,恐怕我们所有人,都难以活下来。”

    老兵闻言,握枪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默不作声的将望远镜直接扔到了树林外面。

    周围其他十几个士兵,一个个全都安静的看着,没有人阻止,也没有人说什么。

    “我们的敌人不是德国人,他们就连我们躲避在房屋内,都能够精确的狙击,他们的狙击步枪可以轻松的穿透水泥墙壁,精确杀死里面的人,我们躲避在这片不算茂密的树林之中,与他们相距只有几百米,他们会不知道?”年轻的士兵,很无奈的说道。

    边上便有人问道:“那他们为什么不对我们采取行动?”

    “原因十分的简单,我们根本没有动手的价值,敌人的目标是伯力和共青城,伯力坚持不到半个月,共青城又能够坚持多久。而我们,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威胁,凉着我们,估计会等共青城的战斗结束,才会来处理我们这些人。”年轻的士兵说道。

    在边上,安静听着的老兵,则是开口说道:“在过去的十二天之中,每天最少有三列运送战俘的列车,从这里经过。”

    “你是怎么知道的?”又问对老兵问道。

    “在运输战俘的车厢表面,写着大大的战俘两个字,他们一点都没有要隐藏的意思,我一直都在观察,不会有假。”老兵指了指被扔掉的望远镜,说道。

    众人闻言,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良久之后,年轻的士兵说道:“我们都已经尽力了,他们让我们坚守阵地,我们也坚持到了最后的一刻,我们并没有离开过,但却是他们抛弃了我们,连一个招呼都没有。”

    这句话似乎引起了共鸣,有人接茬说道:“我听我一个在师指挥部的朋友说在敌人反攻的时候,我们的师指挥部直接和列车一起离开了伯力,将我们丢在前线。”

    话茬到这里,老兵则是叹了一口气说道:“领袖让他们在这里坚持,继续与敌人周旋作战,但是我们没有吃的,就连子弹都没有多少,怎么作战?”

    “战斗从一开始就乱成了一团,而敌人的分割包围还有机动作战,都太吓人了,他们的炮弹长着眼睛,到哪里都不安全……”

    越说越多,年轻的士兵收起了自己的狙击步枪,与其他人交流了一下眼神,然后全都选择了离开,那张记载侦查情况的纸张,也被留在了原地。

    当他们即将返回树林深处的营地时,天空中一架庞大的轰炸机掠过树林上空,投下了一个个黑漆漆的东西。

    十几个士兵,立马加快速度。

    可是当他们回到营地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营地的内很多战友,全都手持一张张彩色.图片的宣传画。

    有些人则是欢呼了起来,还有人选择了沉没,只有那些政工干部,一个个就好像死了爹妈一样,一脸的阴翳。

    当他们走近一看,这些宣传画中的内容,便清晰可见。

    劝降的信件,还有照片。

    只是这个照片,有一点吓人。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对照片上的那个胖子十分的熟悉——赫鲁晓夫。

    躺在地面上,脑袋上面有一个弹孔的赫鲁晓夫,在这张赫鲁晓夫被击毙的彩色照片下,还有用俄语写下的介绍:被我军特别突击队击毙的赫鲁晓夫,压.在你们心中的恐惧消散了,我们优待俘虏。

    一个刚刚读完劝降信的苏联士兵,突然大声叫喊道:“共青城已经被占领了,这怎么可能,共青城可是有一百多万的部队,就这样完蛋了?”

    这句话,让很多不识字的苏联士兵,全都吓了一跳。

    只有小部分的士兵,能够看懂文字内容,而很明显那些政工干部手中也有劝降信,却没有人出声,并且对刚刚惊呼出来的这个士兵,投去了满怀杀意的目光。

    一个政工军官似乎忍不住,上前直接夺下这个家伙手中的劝降信,抽出自己的手枪,高喊道:“这些都是骗人的,我们应该在敌后展开游击战,与敌人周旋到底。”

    “共青城都被敌人占领了,还有什么可周旋的,我是乌克兰人,我本来就是被逼到这里的。”一个乌克兰士兵,一甩头,有些不愤的说道。

    边上马上就有附和道:“出去投降,我们不打了。”

    “我们出去投降……”越来越多的人附和。

    然而不等他们有动作,人群中的十几个政工干部,全都掏出了手枪,目光死死盯在那些说要投降的人身上,有一个开口说道:“谁敢投降,他的家人会死得很惨……”

    这个政工干部的话还没有说完,人群之外的年轻士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举起了狙击步枪,对着这个政工军官,扣动了扳机。

    “不要用家人威胁我们。”开枪的年轻士兵说道。

    一个小时之后,树林边缘,一个个排队走出来的苏联士兵,朝着最近的红警士兵投降,他们一个个扔下手中的武器,一副彻底解脱的模样,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新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