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路仕途 > 第五章 弟弟刘正军
    第五章弟弟刘正军

    到了云州市,刘正宇没有停留,而是直接上了一辆去清阳县的班车。等到了清阳县,已是下午六点了,他提着行李往县政府的住处走去。

    路过邮电局时,看到有一个新开设的公共电话亭,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知道这个时候,宁瑜佳应该在学校的家里,就走过去朝着守电话亭的女孩说道:“你好,我打一个长途。”

    那女孩从一本杂志上抬起头来,看了看刘正宇,淡笑着点了点头。

    刘正宇这才发现,这个女孩长得很是清秀,看她清纯的样子,应该是才毕业的高中生。

    拿起电话,给宁瑜佳拨了过去,果然,宁瑜佳正在家里看电视,接到刘正宇的电话,得知刘正宇已平安到了清阳,宁瑜佳心里很高兴,两人在电话里情意绵绵地说了二十分钟,看到身边还有两人等着打电话,刘正宇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电话。

    当然,在电话中,刘正宇并没有提她小姑找过自己。

    不过到结账的时候,刘正宇还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只是与瑜佳聊了二十来分钟,竟然花了四十二块钱。

    看来,自己还是早点安装程控电话,不然,长期打公用电话,这费用还真是有些吃不消。

    回到住处将行李放下,又冲了一个澡后,换了一套体恤,往清阳县粮食局家属院走去。

    进了家属院,刘正宇走到靠近里面的那个门洞,直接上了三楼。

    听到房门响,李淑娟从厨房里出来,一看进来的是儿子刘正宇,不由眉梢带笑,朝着刘正宇说道:“你还真会掐时间啊,马上就要吃饭了,这大周末的,又跑哪里疯去了?”

    “我刚从宁州回来,妈,我爸呢?”刘正宇换了一双凉拖鞋 ,一边解释一边问道。

    因为电话还没普及,刘正宇到宁州去看女朋友,事前并没有跟家里说,其实他到县政府上班后,因为单位分了单身宿舍,平时他都是住在那边,只是没有其他安排的时候,就按时回家磳饭。

    “你爸去和你唐伯伯下棋去了。”说到这里,李淑娟抬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挂钟,随即说道,“看看时间,也应该回来了。”

    听到父亲刘天明去与唐伯伯下棋去了,刘正宇就笑着帮母亲做晚饭。

    刘天明年轻时当过兵,据他讲,好像还参加过共和国与印度洋那个国家发生的那场战斗,不过,每每酒后听他提起这事时,话语里都透露出对牺牲战友的深切怀念。至于他自己在那场战斗中的表现如何,却是只字不提。

    刘天明复员后,先是被分配到清阳县宋田乡粮站工作,那时的宋田乡,还叫宋田公社,也是在宋田公社的时候,与在公社学校教书的李淑娟结了婚。

    婚后两人生下了两儿两女,大女儿刘正瑶,在清阳县清阳曲酒厂上班,与同在厂里上班的耿国正在三年前结了婚。刘正宇在家里排行第二,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刘正军,今年高中毕业,一门心思想去参军,至于妹妹刘正娟,现在还在清阳中学读高三。

    帮着母亲打了一会下手,刘正宇想到弟弟,不由问道:“妈,正军呢?”

    谁知一听到他这话,李淑娟的脸上顿时浮现忧愁,“唉。”一声长长的叹息,从母亲的嘴里飘了出来。

    “怎么啦?妈。”刘正宇奇怪地问道。

    对弟弟刘正军,他还是很了解的。自己在上小学的时候,正好遇到武打功夫片《少林寺》上映,随后又是连续剧《霍元甲》开播,顿时在全国上下掀起一股武功热。各种拳谱、内家功法铁砂掌朱砂掌等流行起来。那个时候,刘正宇也正是好奇和热血沸腾的年龄,自然就和几个要好的同学迷上了武术,不但买来无数拳谱功法,还跑去四处拜师。

    还真别说,他们几个竟然打听到看守烈士陵园的老头,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于是买了水果等,兴冲冲地跑到老头那位于烈士陵园一角的住处,一见老头,纳头就拜,把那老头弄得莫名其妙,等到搞清这几个半大小子的来意时,不由哭笑不得。

    最后被几个小子缠得没法,只得答应指点他们练武,同时叮嘱不得让外人知道。

    于是,那两年,每天早上五点,几人就起床悄然到了烈士陵园,在那老头的指点下开始学武,反正那时的清阳县城,晨练的人并不多,而且几乎都是到文化馆前的广场上锻炼,而烈士陵园却根本没有旁人。

    练了两年,虽然没能练成高深的武功,但几人的身手还是不错,特别是刘正宇,在这几人中,悟性和韧性都是最好的,又被那老头私下了指点过,倒是比其余几人高出许多。

    刘正军知道哥哥跟人学武后,也缠着刘正宇带着他去跟着老头学武。

    只可惜,在刘正宇大三那年,老头突然得了一场急病不幸去世,张小武跑到学校,告诉他师傅去世的消息,等到刘正宇和张小武赶回清阳县城,师傅已被民政局的人安葬在县城后面的清阳山上。

    刘正宇他们几个,跑到师傅坟前,流着泪不断喝酒,到了半夜才摇摇摆摆的回家。

    当时还被刘正宇的母亲李淑娟狠狠地骂了一顿。

    李淑娟听到儿子的询问,抬手在围裙上拍了一下,走到一边的简易沙发上坐下,望着儿子说道:“正宇,正军是城镇户口,他去武装部问了,武装部的干部说今年的征兵计划中,城镇户口只有五个名额,根本没有他的份。这不,他昨天为了这件事,还在家里大吵了一通,要你爸找人疏通关系呢。你爸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他去求人,那不是要他的命吗?”

    这年是九五年,这个时候,城镇户口子弟去当兵,复员回来政府是要安排工作的,而名额就那么点,自然成了抢手货。

    一般情况,如果你不去找领导争取,平头百姓根本不会得到当兵的机会。

    刘正宇听到这话,在心里默算了一下,发现自己在这件事上,还真是帮不了什么忙,自己虽然在政府办上班,但只是一个才参加工作两个月的新人,而在政府办认识的人,除了自己办公室的,根本没有两个。

    更为严重的,他所认识的这些人里,基本上都是些无职无权的普通干部。

    至于县城自己关系好的几个哥们,也都是才参加工作,虽然家里或多或少有些人脉关系,但要说在这件事上,帮上多大的忙,恐怕也不现实。

    看来这事还真难整。

    就在刘正宇在脑子里考虑弟弟刘正军当兵的事时,刘天明提着一个大茶杯从门外进来,看到刘正宇坐在屋内,扫了一眼说道:“正宇回来了。”

    “爸,我正说要去叫你吃饭,没想到你就回来了。”看到父亲,刘正宇站起来笑着说道。

    “呵呵,对了,你既然回来了,你去你王叔家,把正军叫回来吃饭吧。”刘天明想到赌气跑到王华才家去的小儿子,就对刘正宇说道。

    “好,我这就去找他。”听到父亲的话,刘正宇立即起身到不远的王叔家里,找到了刘正军。

    刘正军今年十九岁,壮得仿佛一条牛一般,不过,他从小就对读书没有多大兴趣,自从上了初中以后,就经常与人干架,有几次还和县城里那些社会上的混混干了起来,到了高中,更是成了老师头疼的角色。

    为此,李淑娟也不知被老师叫到学校有多少次。

    好在清阳中学的老师,知道李淑娟在城关小学当教师,大家都是同行,倒也没有让她难堪。只是这些老师经常拿刘正宇刘正娟跟刘正军比,弄得刘正军叛逆情绪更重。

    不过,刘正军虽然有些天不怕地不怕,却怕父亲刘天明和哥哥刘正宇。

    特别是刘正宇,别看表面上比刘正军生得文弱,但两人如果真正较量,刘正军却不是对手。

    看到敬畏的哥哥找上门来,刘正军只好搭拉着脑袋,乖乖地跟在后面回到家里。

    李淑娟看到小儿子回来了,心里很是高兴,扫了他们一眼,立即吩咐洗手上桌吃饭。

    至于刘雅娟,因为是高三,过了中午就到学校去了,自然在学校吃饭。

    刘正宇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弟弟闷着头坐在桌上,父亲端坐在上面,他走到一边拿出三个酒杯,顺手拿出一瓶清阳大曲,麻利地倒在杯子里,先将一杯酒放在父亲面前,又将一个酒杯递给弟弟。

    看到母亲上桌后,刘正宇端起酒杯,望着父母有些动情地说道:“爸,妈,这些年你二老为了我们兄妹几个受苦了,我和正军敬你们二老一杯。”

    刘天明没想到刘正宇会说这样的话,顿时眼里就有些湿润,他回头看了李淑娟一眼,爱怜地说道:“正宇,正军,在这家里,最苦的是你们的母亲,你们应该多敬敬她,以后一定要孝敬她。”

    李淑娟听到这话,只感到眼里一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