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路仕途 > 第十八章 月溪镇的朱副镇长
    第十八章月溪镇的朱副镇长

    这次刘天明带着儿子找到部队,马啸东听手下报告,说一个叫刘天明的人要见他,当时不由一愣,再一细问,手下报告刘天明说以前是师长连队的战士,曾与师长一道参加过发生在南亚的那次战争。

    听到这里,马啸东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昔日战斗的情景陡然出现在脑海中,当下激动地喊道:“他在哪里,快让他进来。”

    接下来自然是老战友见面热泪盈眶,马啸东拉着刘天明的手,嘴里不住地喊道:“小刘,你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马啸东含着热泪,向身边的几个军官,讲述了当初与刘天明共同战斗的情景,听到马啸东说刘天明就是为了替他挡子弹,才受了重伤的,这些军官脸上都露出敬佩的眼神。

    刘天明听到这话,激动地说道:“老连长,如果当初不是你在战场上救了我,我早就被敌人打死了。说起来,你才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原来,战斗刚打响的时候,刘天明因为第一次上战场,战场经验不足,敌人打炮的时候,他被吓呆了,傻傻地站在那里,如果不是马啸东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地,恐怕他还没见到敌人就牺牲了。

    不过,经过那次炮火后,刘天明很快适应了战斗,后来看到一个敌人将枪口对准马啸东,心里一急冲了上去,挡在马啸东的身前,身上连中三弹,受了重伤。

    在马啸东的坚持下,刘天明在部队向战士们作了几天报告,讲的就是当时战斗的情景,至于刘正军当兵的事,对于马啸东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

    再怎么说,刘天明也是为国立过功的军人,满足其儿子参军报国,谁也不会说什么。

    况且他手里每年都有十来个特招名额。

    听到父亲说事情圆满解决,刘正宇心里很是高兴,在与父亲喝了一杯后,望着刘正军道:“正军,既然你一心想当兵,当哥的也不拦你,不过,你要记住,老爸是为了国家出过血流过汗的军人,你以后到了部队,千万别给老爸丢脸。”

    “哥,你放心,我到了部队一定勤学苦练,一定不给老爸和你丢脸的。”刘正军一听,立即大声说道。

    “那就好。”说到这里,刘正宇爱怜地在刘正军的肩头捶了一下。

    “对了,正宇,你这段时间工作如何?”看到两个儿子亲热说话,刘天明突然想到儿子工作的事。

    “爸,还算顺利吧,这段时间跟着东来县长学到很多东西。”刘正宇笑着说道。

    “那就好,工作上一定要多向领导请示,千万别给领导惹麻烦。”刘天明虽然个性较强,但经过这么些年,对人情世故,还是知道不少的。

    这天上午,因为江东来要参加县长办公会,刘正宇就坐在办公室里,整理手里的一份材料,就见月溪镇的朱副镇长走了进来。

    “刘秘书,刘秘书。”

    “朱镇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看见朱培远,刘正宇立即从桌子后面站起来,脸上带笑问道。

    “呵呵,,我是昨天下午到的,本来想约你晚上聚聚,可惜到县城的时候,你已经下班了。”朱培远笑着解释了一下。

    现在的通讯还不是很发达,除了用固定电话联系,就只有直接找人。

    “呵呵,感谢朱镇长盛情,到了县里,自该我做东,哪能让您破费。”

    两人说着,刘正宇让朱培远坐下,跑去替他泡了一杯茶,又为自己杯子续了点水。

    闲聊两句后,朱培远望着刘正宇道: “刘秘书,我想向江县长汇报工作,不知江县长今天有时间没有?”看到刘正宇回来,朱培远说了来意。

    其实看到朱培远,刘正宇就猜到他应该是来找江副县长的,不过,从季主任拿给自己的活动安排来看,江县长今天除了要参加县长办公会外,还要听交通局关于云清公路改扩建工程进展报告,其中并没有听朱培远汇报的计划。那就说明,朱培远并没有事先按照程序,到办公室联系预约,也没有提前与自己联系。

    江阳县虽然不算大县,但县里的规矩还是很多的,比如乡镇领导向县里领导主动汇报工作,一般都要先与办公室联系,或者与领导的秘书联系,然后听从领导的安排,像他这种突然跑到县里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

    “这事啊,我看看。”刘正宇沉吟了一下,顺手拿起江东来今天的安排,看到上午八点半参加县长办公会,十点半听交通局汇报,就说道,“江县长去参加县长办公会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十点半要听交通局汇报,上午恐怕没有时间。”

    听到这话,朱培远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不过,这领导接见谁不接见谁,听谁的汇报不听谁的汇报,那是领导说了算,自己作为下级,只能服从安排。

    不过,他这次到县里找江东来副县长,却不是镇里的安排,而是因为月溪镇三天前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货车突然失控,将两位走在公路上的村民给撞死了。

    这件事发生后,镇派出所、镇里领导和县交警队迅速出了现场,经过交警勘查,事故的主要责任是货车司机。

    当时死者家属十分激动,如果不是派出所的干警将司机带走,恐怕当场就会遭到死者家属的围攻。

    经过镇政府领导一番工作,死者家属答应协商解决,最后要求货车车主赔付二十万元。照理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了,让车主赔二十万元也说得过去。

    可问题的关键是,这货车车主这辆车,是买别人的二手车,车款才刚还清,当时为了省钱,只买了交强险,商业保险却是一分也没买。

    这下保险公司最多也就赔十万,剩下的十万,要车主自行承担。

    车主哪里能拿出这么多钱,这不,死者家属就围着镇政府不走。

    作为月溪镇分管交通安全的副镇长朱培远,知道这事后果严重,昨天找到镇党委书记,借口自己的老毛病犯了,连夜跑回县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