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路仕途 > 第三十六章 常委会(上)
    第三十六章常委会(上)

    清阳县的常委会于晚上八点,在县委小楼的小会议室准时召开。

    县委书记郭大庆照例是最后一个走进会场,他的秘书谢书瀚端着水杯拿着笔记本,跟在他身后,待郭大庆书记坐下后,谢书瀚小心地将水杯和笔记本放后,然后才悄然走到一角坐下,同时摊开笔记本,做好记录的准备。

    县委常委会的会议记录,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由县委办主任记录,一种是由县委书记的秘书记录。不过,很多县的常委会记录工作,都是由县委书记的秘书负责。

    清阳县也不例外。

    郭大庆在自己的位置坐下,眼光扫向各位常委,看到除了县武装部长赵永年没到会外,其余的常委都到齐了,这才轻咳了一声道:“除了永年同志有事请假外,其余的同志都到齐了,我们开始开会。”

    宋治国听到郭大庆这话,眼光向坐在郭大庆另一侧的黎民东瞟了一眼,就低头看着面前的笔记本,程海南则将眼光投向天花板,似乎上面有什么精美的图案一般。

    纪委书记杨清连神色凝重,一双眼睛盯着笔记本,仿佛在思考什么无比重大的问题,政法委书赵胜天,两手捧着茶杯,眼神游离不定。至于组织部长钱来远,这时低头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宣传部长阮雪燕,一双好看的眼睛,在会场上扫视一周后,就低下了头。

    在清阳县的十一个常委中,江东来的排名仅在宣传部长阮雪燕和县委办主任牟许梅之前,他到清阳县后,常委会也参加过两次,。不过,那两次一次是研究县里的人事,申刚就是在那次会上,被确定调到城关镇担任党委副书记的。那次会上,江东来以自己初来乍到,对县里的情况不熟,基本上没有发表意见。还有一次是研究云清公路改扩建项目的事,他在会上谈了自己的看法。

    今天下午他到开发区忙了几个小时,到现在还感到浑身酸痛,这时就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不过,就算是闭目养神,整个会场上所有人的表情,都没逃脱他的眼睛。

    县委办主任牟许梅听到郭大庆书记宣布开始开会,注意力自然高度集中起来。

    她这位县委办主任,其实就是县委这边的大管家,又被人们称为大内总管,今天这个会议,是郭大庆书记回到县上临时决定召开的,会议的议程,除了郭大庆书记外,也只有她这个委办主任知道。

    “同志们,今天突然把各位召集起来开会,主要是因为最近县里发生了两起安全事故。前段时间月溪镇那起交通事故,恐怕大家都记得吧,这个事到还没处理好,今天又发生了开发区烟花爆竹厂爆炸的安全事故,接连两起安全事故,给我们在座各位敲了警钟。大家知道,现在年关临近,上面又一再强调保稳定,如果我们不进一步统一思想,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恐怕还会有不好的事发生。这样,治国同志,你先向大家通报一下今天发生在开发区的这起突发事故吧。”郭大庆看到大家的注意力都开始集中,就开门见山说了今晚的主题。

    宋治国一听郭大庆书记把大家召集起来,是为了前不久发生的交通事故和今天发生的安全事故,心里立即一动,脑子高速转动起来。

    现在上面一再提出党管方向,政府管实施,而安全生产,就自然属于政府的工作范畴。现在郭大庆在事先没通气的情况下,突然把这事拿到常委会上来,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不过,郭大庆是县委书记,他有权召集常委开会,而且有权确定常委会的议题,宋治国虽然是副书记,这时也只得按照组织原则,向在座的常委汇报情况。

    宋治国将今天发生的情况详细通报了一遍后,眼光扫视了各位一眼,用沉痛的声音说道:“大庆书记,各位常委,今天发生在开发区的这起不幸的事件,我作为县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大家不知道,当我在现场看到死者家属悲痛欲绝的神情时,内心仿佛在滴血,两条活鲜鲜的生命,就在这突如其来的爆炸中消失,这是多么惨痛的教训。大庆书记说得对,这事我们一定要好好反思,好好总结,同时好好想想今后该如何改进我们的工作。”

    宋治国用沉痛的语调通报完毕后,两眼就盯着面前的笔记本,偶尔在笔记本上写上两句。

    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在座的常委就算没去现场,对情况也是基本知晓,听到宋治国这一说,大家神情也是十分凝重。

    郭大庆待到宋治国说完后,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这才沉声说道:“今天发生在开发区的这起事故,其教训是极其惨重的,接连两起安全事故在我县发生,这不能不让我们警醒。刚才治国同志将情况向大家作了通报,特别是死者家属提出要管委会赔偿的要求,大家都谈谈看法吧。”

    听到这话,江东来这才明白,郭大庆之所以召开常委会,其用意应该是想尽快解决遇难者家属不愿让死者入土为安的事。

    如果家属一直不同意对死者进行安葬,导致这事被新闻媒体知道,恐怕会引出一连串的反应。

    黎民东听到郭大庆书记让各位谈看法,那眼神与宋治国不经意地交换了一下,这才用缓慢的说道:“两条生命就这样消失,我也感到万分沉痛,死者家属找到管委会要求赔偿,他们这种心情我可以理解,毕竟他们的亲人就这样去了。不过,我认为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他们的作法却不能赞同。大家知道,这两个死难者,都是烟花爆竹厂的工人,他们是在工作的时候发生爆炸从而失去生命的,按照责任划分来讲,这笔赔偿款应该由烟花爆竹厂的老板凌富贵出。现在他们缠着管委会,甚至要求政府赔偿,严格说来,是找错了对象。”

    如果答应由政府出钱赔偿,那此例一开,恐怕后患无穷。不得不说,黎民东所说的,也是极有道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