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路仕途 > 第六十七章 别怕,有我在
    第六十七章别怕,有我在

    卓小军原本坐在包间里喝茶,等着猴子把那四个美女叫来陪自己喝酒,谁知猴子带着两个手下去了好一会儿,竟然还没回来。

    就在他准备再派一个手下催促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喧闹声,一个手下跑出去一看,才知道猴子他们和陪那四个女孩喝酒的男子打起来了。

    卓小军起初并不在意,这年头血气方刚的毛头小子层出不穷,有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给那武四郭七练练手也不错。

    武四和郭七都是卓小军费了老大的力淘来的打手,这些打手构成了卓小军手下的八大金刚,为卓小军处理过很多道上的事。

    可被卓小军派去了解情况的赵二不久就跑了回来,说武四和郭七两人对付那个年轻人,竟然只是略占上风,而猴哥还挨了那年轻人的揍。

    什么时候南城一带冒出这么个角色?卓小军顿时来了兴趣,带着赵二、田五走了过去。

    刚一进屋,就见那个高挑的女孩声称自己是警察,不由心里一乐。

    警察算什么,宁阳区的公安局副局长还是自己的好哥们,至于这一片的警察,哪个不认识自己啊。

    龙亚媗没想到自己报了警察的身份,而面前这个阴鸷的男子似乎并不为意,顿时怒火中烧:“你是什么人?我警告你,你们千万别乱来。”

    “呵呵,美丽的警察同志,我们都是良民,现在是法治社会,谁也不敢乱来,都说警民一家亲,我可是诚心让人来请你们,没想到你身为警察,还敢大打出手,这是不是有意破坏警民关系?你这可是知法犯法啊。”卓小军这几年在道上混,同时也在商场上打滚,嘴里还是能说出一些道道的。

    “请我们喝酒?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又不认识你,凭什么跟你喝酒?识相的把路让开,今天这事到此为止。”龙亚媗看到对方堵住了大门,就厉声说道。

    宁瑜佳这时被刘正宇护在身后,而唐素素和孙佳茹,则与龙亚媗站在一起。

    “把路让开?你们打伤了我的人,这事怎么算?”卓小军看到一脸痛苦的猴子站在一边,眼珠一转说道。

    刚才自己只是一时兴起,让猴子带人来请这几个女孩过去好好乐乐,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但如果就这样让对方离开,自己在宁州还怎么混?

    “你想怎么算?”龙亚媗看到对方已将自己一方困住,而且对方人多势众,酒楼的人已不见踪影,眼下之际,只能尽量拖延时间。

    “好说,谁叫我是一个通情达理怜香惜玉的人呢,这样,你们四位今晚把爷我陪高兴了,我就不追究你们的责任,至于这小子,那就自断一条胳臂吧。”卓小军看到虽然脸上有血迹,但仍然倔强地站在一个女孩面前的刘正宇,知道这小子是个厉害角色。

    龙亚媗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无耻,顿时怒火中烧。宁瑜佳听到对方竟然要取刘正宇一条胳臂,气急之下不怒反笑:“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打了人不说,还敢要人一条胳臂。好啊,我到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卓小军没想到自己竟然没能吓住面前这两个女孩,心里不由一动,难道这几人大有来头?

    可道上混的就是这样,话已放出,断无自动退让之理,不然以后谁还会把自己的话当回事。

    “好,既然你说我不要脸,那我就不要脸一回,兄弟们,把她们几个给我带走,把这小子给我废了,注意别伤了我这几个心肝宝贝。”说完,卓小军带着一个手下转身离开了雅间。

    宁瑜佳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一变,小手紧紧的拉着刘正宇,刘正宇瞟见那几个混混把手向后伸去,知道他们准备动家伙,就沉声对宁瑜佳道:“别怕,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你们几位躲到后面去。”

    说话间,刘正宇推开宁瑜佳的手,朝着龙亚媗道:“亚媗,你照顾好她们,别管我,躲到那边去。”

    龙亚媗看到刘正宇上前挡在前面,知道这时不能影响刘正宇,只得拉了一下唐素素和孙佳茹,迅速和宁瑜佳会合,躲在刘正宇的身后。

    刚才龙亚媗打出的电话,有一个就是报警,她相信派出所的警察接到报案后,会迅速赶到现场的。

    赵二和田五阴沉着脸上前,一把明闪闪的西瓜刀,已提在手里,而武四和郭七则提着刀警惕的守在后面,防止宁瑜佳几个趁机逃走。

    军哥可是说了,要他们四人在废了面前这小子之后,将这四个女孩给带回去。

    顺风酒楼所在的派出所,是宁州市宁阳区公安分局的派出机构,值班的警察接到龙亚媗的报警电话,得知顺风酒楼有人闹事新闻自由领导汇报,派出所副所长童向军随后带着两位警员乘着一辆警用面包车赶过去。

    从派出所到顺风酒楼,不过一公里的路程,他们很快赶到顺风酒楼,看到楼下虽然灯光明亮,却只有不多几个客人在喝酒。

    看到警车停下,一个明显是酒楼领班的迎了上来,得知童所长是接到报警赶来,就笑着说那些人都已离开了。

    童所长一听那些闹事的都离开了,而酒店似乎也一切正常,在楼下看了一眼,把手挥说道:“走,我们回所。”

    那领班看到童所长等人离开后,这才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小心瞟了一眼坐在一边的那个阴沉男子。

    宁学军挂断电话,如豹子一般跳起,一边穿衣服,一边给手下打电话,等他冲下楼时,一辆警车已飞速驶来。

    宁学军跳上车后,朝着一个穿夹克的男子吼道:“扬子,快,去顺风酒楼,最快的速度。”

    “好的,头儿,看我的。”扬子将油门一踩,小车如箭一般向前冲去。

    车里另外两个男子这时看着宁学军,“头儿,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他奶奶的,我妹妹在宁阳区的顺风酒楼吃饭,被人欺负了,谁他妈这么大胆,老子抓住他,非剥了他的皮不可。”宁学军咬牙切齿地吼道。

    那两人听到有人敢欺负头儿的妹妹,顿时气得大叫起来:“头儿,你放心,敢惹到头儿妹妹身上,我看真他妈的活腻了。扬子,拉警报,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