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路仕途 > 第一百零八章不给面子
    一听来人是王江国,刘正宇笑着说道:“原来是江国同志,来,坐吧。”刘正宇向对面的椅子一指,示意王江国坐下。

    虽然王江国是向世高向自己推荐的人,但刘正宇并不会表现出太多的热情,这官场就是这样,该端的架子还得端,虽然对方或许比自己的年纪还要大。

    因为如果你不这样做,不但可能得不到对方的敬畏,反而会让对方产生看轻的想法。

    王江国见此,小心地在刘正宇的对面坐下,望着刘正宇道:“刘镇长,我是镇财政所的王江国,三年前云州经济校中专毕业,分配到清阳镇财政所工作。”

    王江国将自己毕业后参加工作的情况详细向刘正宇汇报了一遍,刘正宇听他说自己是清阳镇鲤鱼村人,就笑着问起鲤鱼村的情况。

    鲤鱼村位于玉龙山的半山腰,因为村子中间的山林里有一块很像鲤鱼的大石头,于是就得了个鲤鱼村的名号,不过,这个村是离清溪场镇最远的村,所以也是全镇最穷的村。

    他们村里能出王江国这么一个国家干部,足以是光祖耀祖的事。

    两人聊了约半个小时,刘正宇就关切地问起他在财政所的情况。

    “刘镇长,我在财政所工作比较轻松,就是做做统计报表之类,还有就是下乡蹲点,其实,镇里很多干部都和我这种情形差不多。”

    听王江国说到这里,刘正宇点了点头说道:“财政工作十分重要,你既然是市经济校毕业的,平时可以多看看关于经济方面的书,一个人要想很好发展,最好不要丢了自己的老本行。”

    将王江国送走后,刘正宇望着他的背景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对王江国再了解一段时间,看这人是不是真的能为自己所用。

    从刚才的谈话中,刘正宇发现这个王江国还是有些能力的,不过,对如何处理工作中的人际关系似乎稍差一筹,另外,王江国的骨子里,似乎有一种恃才放旷。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和财政所长袁朝贵格格不入。

    看看手表,已是上午十点了,按照道理讲,今天上午无论如何镇企业办公室的何升武主任和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的古新泉主任,应该到自己的办公室拜码头了。

    毕竟自己现在分管镇企办和综治办,是他俩的顶头上司,而且自己还从唐永和书记处讨得了尚方宝剑。

    只是出乎刘正宇预料,直到上午下班,这两大主任,竟然都没在自己办公室出现过。

    想到这里,刘正宇心里的怒气渐升,这何升武和古新泉,自己可是亲眼看到他俩出现在政府大院的门口。

    而且他在上卫生间的时候,似乎看到两人上了三楼,应该不是去了唐永和书记的办公室,就是去了龙建军副书记的办公室。

    清溪镇政府大楼的三楼,有镇党委书记唐永和、镇党委副书记龙建军、镇纪委书记熊清正和镇武装部长朱家雄的办公室。

    四楼是人大、团委、妇联、扶贫办、民政办的办公场所。

    五楼则是会议室。

    涂建兵和几个副镇长则在二楼办公,党政办、镇企业办公室、综治办等则底楼。

    至于财政所、基金会、农经办、计生办、镇教办、派出所等,则在旁边的一幢小楼里办公。

    想到何升武和古新泉竟然敢不给自己面子,刘正宇的脸色有些阴沉,在食堂吃过午饭后,就直接回到住处。

    他刚在自己的住处泡好茶,准备喝几口就午睡一会,就听到响起敲门声。

    他走过去打开一看,是涂建兵站在门口,当下不由一愣,然后就笑着一边邀请,一边说道:“涂镇,没想到是你,快进来坐。”

    “呵呵,我这个不速之客,没有打扰你吧?”涂建兵打趣地笑道。

    “哪里哪里,涂镇可是贵客。”刘正宇把涂建兵迎进客厅,跑去为他泡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自己也端过茶杯坐下。

    将茶杯放好后,刘正宇拿起桌上的云烟,熟练的撕开递了一支过去,自己也点了一支。

    “正宇,你到清溪镇差不多一周了,你有没有感觉到这基层的工作,和机关的工作有很大不同啊?”涂建兵吸了一口烟,颇有深意地问道。

    “涂镇,还真别说,这基层的工作,看起来十分繁琐,让人半天理不出头绪,我还想着让涂镇帮我指点迷津呢?”刘正宇笑着说道。

    “唉,正宇,不怕你笑话,我到镇上有四个多月了,到现在除了对镇里的情况比你了解外,别的,还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你恐怕不知道,我这个镇长,跟庙里的菩萨差不多,说来你都不相信,没有那位的同意,我连五百块钱都支不了,你说,我这个镇长还有什么搞头。”涂建兵苦笑了一下说道。

    “什么?”听到这话,刘正宇不由大吃一惊,要知道,在领导分工里,涂建兵镇长主持镇政府全面工作,也就是说,镇里每支出一笔钱,都得他这个镇长签字,怎么他签字批的款,财政所竟然敢不支持。

    看到刘正宇吃惊的神情,涂建兵苦笑着说道:“财政所那个袁朝贵,心里只有那位,每笔钱都要得到那位的同意,他才会让手下付款。也就是说,送到我这里批款的,基本上都事先得到了那位的同意。”

    “原来是这样啊。”刘正宇恍然大悟,人家也不是剥夺你的签字权,而且还严格按照规定,每笔支出都让你签字,只是如果这笔签字,是那位不同意的,就算你签了字,别人都会找理由拒付。

    “对了,涂镇,那何升武和古新泉与那位的关系,是不是很密切?”刘正宇终于把自己最担心的问题说了出来。

    “何升武和古新泉这两个,我比较了解,这个何升武,和那位好像还有点亲戚关系,你可能不知道,镇企业办公室比较有钱,据说镇里有些上不得台面的开支,不是走镇企办的小金库,就是走计生办的账。至于综治办的古新泉,这人是个老滑头,和镇里的很多领导关系都很不错,不过这人就是特别爱唱酒,而且喝了酒后,又爱发酒疯,他和古建军是连襟。”涂建兵缓缓介绍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