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路仕途 > 第四百三十八章果然有人威胁
    就在彭权和赵望远紧张地商量应对办法时,回到办公室的刘正宇突然接到郭小娟的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谁?”

    “正宇哥,快救救我爸和我妹妹吧,我求求你了。”一个惊恐无比的声音传来,正是郭小娟的声音。

    “小娟,出什么事了?你别慌,你慢慢说,有我在,你只管放心。”一听郭小娟那惊恐的声音,刘正宇立即知道自己所猜想的,应该离事实不远,连忙安慰道。

    或许是刘正宇沉稳的声音感染了,郭小娟慢慢平静下来,将今天早上自己和服务员被带到刑警队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刘正宇。

    今天早上,刘正宇去上班后,郭小娟正在打扫房间,刑警队的人就来到了宾馆,说昨晚发生的事,需要她和两个服务员配合调查,然后就直接将她们带回刑警队。

    一进刑警队,三人自然被分开,郭小娟在一个房间里紧张地等着公安人员的询问,谁知进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子,他一进屋就坐在郭小娟的对面,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了片刻,将手机递给郭小娟,郭小娟感到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接了过来,谁知刚将手机挨着耳朵,妹妹惊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姐姐,救我。”

    然后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响起,“想救你妹妹,就必须按照我们的话去做,否则,你将永远见不到你妹妹了。”

    那声音把话说完,手机就传来一阵忙音,然后对面那男子从不知所措的郭小娟手里拿过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低声说了两句后,又递给郭小娟。

    “郭小娟,你父亲现在井下,如果你还想见到你父亲,就按照你德哥的话去做,否则,我不能保证你父亲在井下的安全。”声音同样充满寒冷。

    郭小娟被这两个电话给惊呆了,她没想到两个至亲的人,都落到了对方的手里,如果自己不按他们的话去做,这些心狠手辣的家伙,说不定真会做出天神共怒的事来。

    一边是关心照顾自己的刘正宇助理,一边是自己的父亲和妹妹,郭小娟感觉天都似乎要塌下来一般。

    最后,她只能忍住屈辱,答应按照面前这个叫德哥的人的话去做。

    于是,昨晚赵威到腾达宾馆为非作歹,指使人行凶杀人的犯罪行为,突然有了翻天覆地的逆转。

    郭小娟被张军送出刑警队后,张军接到常泽的电话,并没有将她送回宾馆,而是直接送到了武警中队。

    郭小娟知道自己唯一能依靠的人,恐怕只有刘正宇助理了,就向武警领导央求后,给刘正宇找了这个电话。

    刘正宇一听郭小娟的父亲和妹妹都落到了一伙来历不明的人手里,顿时内心大怒,他和郭小娟结束通话后,立即拿起电话,给曾书记打了过去,说了郭小娟父亲和妹妹的事。

    曾文全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内情,沉思了一下告诉刘正宇,郭小梅的事,他会安排人去救,至于郭小娟父亲,他也会通知李静生,让他想法确保其安全。

    刘正宇听了曾书记的话后,总算放下心来。

    过了一会儿,李静生的电话打了过来,说他已给福山镇的谢方才书记打了电话,让他立即带人赶往平洞煤矿,确保郭小娟父亲的安全。

    想来谢方才书记给平洞煤矿的老板江萧水打了电话,让他确保郭长峰的安全,江萧水一定知道其中的厉害,借他一百个胆子,恐怕也不敢在井下弄出事故来。

    同时,李静生还严令谢方才书记将郭长峰接出后,立即送到县纪委。

    刘正宇听到这话,总算放下心来,其实很多事只要摆在了明处,谁如果再想做手脚,那可就不容易了,比如郭小娟的父亲郭长峰,在纪委和镇党委没有插手之前,江萧水指使人搞点小动作,弄一个突然塌方等事故,自然还遮掩得过去。

    但如果镇党委书记谢方才亲自打了电话,说县纪委书记点名要人之后,这个人却莫名其妙地死要他的矿上,那他就算不掉脑袋,恐怕都得一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像他这不说腰缠万贯,但也身家不菲的人,你想他去自寻死路,他哪里会明知前面是悬崖,还会往前冲。

    彭权和赵望远得知李静生已经出手,而且福山镇的谢方才正带着人赶往平洞煤矿,立即知道昨晚的精心策划已经失败,两人如丧家之犬地躲在办公室商量一通后,只得打电话让已从刑警队出来的赵威火速逃离。

    赵望远没想到自己苦心策划,眼看就要成功,却被常泽和李静生直接搞没,对两人的恨意飞速膨胀。

    一个上午,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度过,刘正宇得知郭长峰已被福山镇的谢书记接出,正派人送往县里时,一颗心放下一半。

    只是还没有郭小梅的消息,他一颗心自然悬在半空。

    就在他准备离开办公室到食堂吃饭时,宁学军的电话打了过来。

    “正宇,我得到消息,省厅的督察组正往你们鱼岭赶来,你那事是不是闹大了?”

    “大哥,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消息?”刘正宇有些奇怪,虽然自己向宁学军说了情况,但宁学军只是湖东市的副局长,怎么连省厅派出调查组的事都知道了。

    “呵呵,调查组的副组长是我警校的同学,他知道你在鱼岭县,就向我透了一句。”宁学军不放心地说道。

    “大哥,这事十分复杂,电话里三句两句说不清,这事以后我再和你详谈。”刘正宇听到省厅调查组正往鱼岭赶来,一颗心开始放下。

    “好吧,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宁学军想到自己和刘正宇相隔好几百公里,就算想帮忙,也帮不上什么,也就不再勉强。

    刘正宇吃过中午,也没回宾馆,而是直接回到办公室。

    昨晚的事郑强已经知道,上午刘正宇被县委叫过去,他也清楚,当时县政府这边,还有各种议论,可谁知一个多小时后,刘正宇又从县委那边回来。

    郑强知道刘正宇所遇到的事,自己帮不上半点忙,于是只是注意听着各方的议论,然后如实向刘正宇汇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