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路仕途 > 第六百一十六章 事情有些复杂了
    刘书记把教育局长朱家明和松阳中学的校长凌志坚叫到办公室,听取了关于松阳中学老师和学生发生肢体冲突,以及随后学生家长带着人闯进校园逼迫老师下跪道歉的汇报一事,在朱家明和凌志坚离开县委不到两个小时,就在松阳县各机关传遍了。

    罗家全得到消息,知道刘正宇副书记已插手这件事后,顿时紧张起来,关于杜小松一事,他知道打杜小松的学生是田东强的儿子后,脑子里就在想着如何处理这件事。

    后来看到这事被传到网上,为了尽快平息事端,他在接到田东强的电话后,决定按照相关规定处理杜小松。

    其实这个时候全国校园都发生过类似事件,特别是现在的家长都只有一个孩子,自然是抱在怀里怕冷着,含着嘴里怕化了,哪怕是跌破一块皮,也会心痛半天,更不用说在学校受到欺负。

    于是乎就有很多家长,自己的子女只要在学校受到一点委屈,立即不分青红皂白,带着人冲进校园找老师生事。

    正是因为怕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再加上和杜小松老师发生冲突的是田东强的儿子,罗家全在接到田东强的电话后,决定将这事压下来。

    只是他不知道,田飞后来还带着人冲到杜小松的家里,把家具砸了不说,还逼着杜小松拿两万元的精神损失费。

    如果他知道田飞不但不知收敛,反而更加嚣张的话,说什么他也不会指示朱家明处理杜小松。

    现在好了,刘副书记终于插手了,而且教育局研究决定的处分也在最后时刻被迫中止。

    想到这事的后果,罗家全心里一急,拿起电话给田东强打去。

    可惜田东强此时正为儿子不知去向而急躁不安,心不在焉地和罗家全说了几句后,就直接说他的儿子突然不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他的儿子。

    罗家全一听田飞突然不见了,顿时心里一沉,安慰了田东强两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谭小娥得知儿子联系不上,早已哭得满脸是泪,逼着田东强派人满城去找。

    中午时候,刘正宇接到宁学军的电话,说初步查明田飞涉嫌非法拥有枪支以及强暴妇女等犯罪行为,郑同还涉嫌其他犯罪,现在已被警方拘捕,同时市公安局正在根据两人供认的线索,赶往松阳县抓捕其他涉案人员。

    刘正宇一听宁学军这话,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只要查明田飞涉嫌犯罪,这事就好办了。

    下午上班的时候,刘正宇让蒋洪军把政法委书记谭强请到自己办公室。

    “刘书记,你有事找我?”一进办公室,谭强就大声问道。

    “呵呵,谭强书记,来,坐下我们慢慢说。”刘正宇把谭强让到一边的沙发上,自己也在一边坐下。

    “谭强书记,我听说田东强的妻子谭小娥,公然带着人冲进松阳中学,把一个老师打得下跪,这事你知道吗?”刘正宇瞟了谭强一眼问道。

    谭强和谭小娥虽然都姓谭,但根据刘正宇的了解,两人并无关系,不过,田东强因为妻子和谭强同姓,还是以此为借口,不时跑到谭强家里献殷勤。

    “这事我听说了,谭小娥同志也是因为儿子心里着急,一时冲动做出有违国家干部的事,据说事后田东强还狠狠批评了谭小娥。”谭强平静地说道。

    刘正宇一听这话,立即知道自己得到的消息不假,这个谭强和田东强一家确实关系不错。

    “唉,其实这事我们这些当领导的也有责任,现在大家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却忽视了党员干部的思想教育,所以才出了这样的事。”刘正宇叹息道。

    看到刘正宇的表情,似乎并没有过多责怪谭小娥的意思,他就想起自己上午得到的消息,说刘正宇把朱家明和凌志坚叫到自己办公室,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同时教育局对杜小松的处理也暂时停止了。

    同时,他还听说凌志坚回到学校后,立即派人到城关镇派出所报了警,说前几天有人强行冲进校园,殴打了学校的老师还逼着他下跪,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正常秩序,要求城关派出所对冲进学校的人依法进行处理。

    城关派出所接到松阳中学的正式报案,只得表示一定会进行调查,然后依法处理,不过,他们知道带着人冲进松阳中学的,正是常务副局长田东强的妻子谭副局长,哪里敢直接找谭小娥调查,只是将情况向局里进行了汇报。

    当然,城关镇派出所专门在电话中向田东强汇报了这件事。

    田东强正在为儿子的失踪焦头烂额,没想到松阳中学这时却报警,要求城关派出所依法追究妻子带着人擅自冲进校园殴打教师的责任,顿时冷着脸说这事局里会处理。

    田东强和郑四哥派出的人将松阳县城翻了个遍,也没找到田飞和郑同,两人正在苦苦思索田飞和郑同的下落时,没想到市局刑警支队第三大队的人突然到了松阳县城。

    谭小娥因为儿子没有找到,自然也没有心情上班,她正在家里想着儿子会去哪里,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谭小娥以为儿子回来了,顿时心里一喜,一下子跳起来打开了门,却见大门外站在四个十分强壮的男子。

    “你们是?”谭小娥有些奇怪地问道。

    “这是田飞的家吧,我们是市公安局的,这是搜查令。”站在面前的那个男子将手里的搜查令向谭小娥一亮,然后把手一挥,就带着三个手下挤进了门。

    “你们是市公安局的?”谭小娥听得一愣,等这几人挤进屋里,这才回过神来,拦着几人道:“你们凭什么搜查我的房子,我丈夫是县公安局的田东强,有什么事等他回来再说。”

    “好吧,你把田局长叫回来吧。”为首那个男子听到谭小娥提到田东强,想到自己和田东强还喝过酒,再说现在只查到田飞有犯罪行为,自然不想太为难谭小娥。

    “什么?市局来人要搜查我的家?”田东强接到谭小娥的电话,顿时如遭雷击,半晌回不过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