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能相师 > 第18章 求助
    这一丝火苗迅速的蔓延,在空中飞快的来到了黑色小人的身上,瞬间就焚烧起来。

    “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从唐梦雪的嘴中发出,浑然不似人声,唐梦雪的声音中像是被巨大的物体碾压,扁平的声域,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

    随后,唐梦雪脸色苍白,整个人倒在了江凡的身上,而胸前的两个巨大的柔软,正好压在了江凡的脸上。

    “要死啊!”江凡痛苦并快乐着,整个人因为凝聚了最后的一击,根本就没有气力再动,只能感受着得来不易的幸福时刻。

    而在远处,浑身黑色衣服的女人突然间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顿时萎靡了。

    “算你好运,小子,咱们没完!”黑衣女子挣扎着,拿起身旁的暗红色妖异的匕首,步履蹒跚的向着远方走去。

    而女子的面容,此刻就像是失了水分的庄稼,变得干枯无比,没有一丝的血色!

    江凡缓缓的站起身,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穿好,随后又将唐梦雪的衣服一件件给她穿上,期间涟漪无比,让江凡再一次感受到了唐梦雪这个萝莉型的美女是如何妖艳诱惑的。

    唐梦雪之所以晕倒,恐怕还和邪灵有关。正常的生命是无法透支自己体内的潜力的,而邪灵控制唐梦雪的身体时候,根本就是在燃烧唐梦雪身体本身的潜能,从而获得了巨大的力量,这才压制住了江凡,否则,即便是精神和灵力都衰竭的江凡,也不是唐梦雪能够压制的住的。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早就已经暴露了,出于朋友或者职业上的原因,江凡都不能让唐梦雪在这里有着一丝一毫的伤害,虽然两个人此刻也不过是见过了两回面,具体是朋友还是陌路有待于考证。

    将唐梦雪扔进了保时捷的车里,江凡自己打开车门,驱动着粉色保时捷,来到了自己家的小区。

    花园小区不过是一般层次上的小区,说白了就是商品房,远远的比不上唐梦雪那栋别墅高档,宽尚明亮。但是胜在这里安全。

    黑色的小人已经损毁,而对方的小人,也已经在黑色小人燃烧的瞬间损毁,这种秘力联系的物件,很容易通过一个来判断另一个的情况。

    在两者相连的时刻,江凡通过自己的灵火,直接烧掉了被对方黑色灵力缠绕的小人,通过对方的灵力,灵火蔓延而上,也将对方的小人烧毁,这是对方始料不及的。

    而此刻对方没有了小人,想要再次控制唐梦雪,已经没有那么简单了。整个川城市,想要找到唐梦雪,将会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见到唐梦雪还处在昏迷当中,江凡叹息了一口气。两个人在短短的时间内,居然两次差一点就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男女朋友,这就是命中注定,还是造化弄人。

    盘坐在阳台上,江凡从出山以来,第一次认真的修行这门《麻衣神术》,周围的滚滚灵气,迅速的被吸引而来。

    感受着这身体内越来越多的灵气,江凡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响起了师傅在自己下山的时候交代的几句话。

    《麻衣神术》是被作为麻衣教的禁术,在以前,麻衣神教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麻衣神术》,这个名字,是后来加上去的,目的,就是为了不引起人们的窥伺。

    《麻衣神术》简直就是包罗万象,即便是以江凡的天资,也仅仅是将这部奇典熟记下来,想要悟透,那简直就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而且,师傅严禁自己在别人的面前施展出《麻衣神术》的任何法术,只能以自己门派中普通的功法来应对。

    这让江凡心中有着颇多的不解,难道自己所修行的功法见不得光?还记得师傅经常和自己说,功法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没有严格的正邪划分,只要是不威胁到了百姓的安危,那么就不会有正邪之说。

    从那个时候起,正邪之间的概念,让江凡有了自己的认识。

    “嗡嗡嗡!”

    一阵阵的震动声传来,江凡从桌子上拿起了手机,翻开一看,居然是柳寒烟打过来的。

    对于这个空降到川城市的检察官,恐怕是早就已经回到了京都了吧。

    “喂,柳大检察长,不知道最近有没有想我?”江凡大大咧咧道。

    “江凡,我这里有一个棘手的问题,需要你来帮忙。”柳寒烟听到江凡那痞子的调笑,瞬间就不淡定了,好悬没把电话扔出去,冷声道。

    “大姐,就是我想帮,我也有事情要做,你可是远在京都。”

    “谁说我在京都了,我现在在川城!”柳寒烟语气冰冷道。

    这回轮到了江凡好奇了,“你不是京都人吗,办完了那件案子,怎么还会继续留在川城呢!”难不成还要办理别的案子!

    “郝健康已经落马,但是川城市的警局暂时还没有合适的人选,只能由我暂任。”柳寒烟每想起这件事就想抓狂,凭什么要她暂任。

    江凡此刻愣住了,搞什么,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系统的,怎么还能搞到一起去呢?但是既然这么说了,他也懒得去想了,官场上的事情错综复杂,他毕竟也不是万能的,什么都会知道。

    “什么事情,有什么报酬?”江凡自来就是无利不起早,没有报酬的事情,他是没义务配合他们办案的。

    “那个,你父亲的事,我们正在祥查。”

    “有消息了吗?”

    “目前还没有。”

    “那这次的报酬呢?”

    “继续帮助你详查你父亲的事情!”

    “好吧,你赢了!”

    看了看还在昏迷中的唐梦雪,江凡拿起了衣服,小心的走出去,临走的时候,还给唐梦雪留了一张纸条:“有事外出,钥匙在桌子上,每天一百元房租!”

    毕竟,他也不是做慈善的不是,像唐梦雪的这种大户,他费尽心力的救她从鬼门关回来,不宰白不宰啊。

    下楼打了一个出租车,江凡就赶往到了警局。从内心深处来讲,他是不愿意介入到了司法部门之中去的,那里的气场,和他本身的气场,根本就完全的不合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