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能相师 > 第469章 受人指使
    等到江凡走了之后,柳寒烟一脸笑容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看着心情好像是非常的高兴,就像是恋爱中的小女人一样。

    小友看着柳寒烟这样,感觉到现在的柳寒烟和自己认识的好像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以前自己跟着的是一个做事雷厉风行的人,现在的柳寒烟自从和江凡认识了之后,完全都变了。虽然是办案的效率真的是有了很大的提升,可是这一切和自己想象的都不一样。

    “你好像非常高兴?”看着柳寒烟的样子,小友说。

    “是啊,这件事情这也算是有了一点点的进展了。我当然是高兴的。”柳寒烟像是有点理所当然的说。

    小友坐在柳寒烟办公室的沙发上,拿起以前自己和柳寒烟的合照,好像是无意中说:“你有没有感觉到现在的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一样的。我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柳寒烟看着小友,表情很正经的说。

    在柳寒烟自己看来,自己和以前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只不过是以前自己没有认识江凡,而现在柳寒烟认识了江凡,并且还不可自拔的爱上了江凡。

    “现在的你没有以前的那种冲劲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你回来吗?就是因为你的精神打动了我,可是现在我完全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你了。”小友对柳寒烟有点失望。

    看着小友的表情,柳寒烟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说。因为在柳寒烟看来,现在的自己比以前的自己好。

    以前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活,就是一心把自己放在办案上面,可是现在的自己学会了享受生活,这样的自己很好。

    看着柳寒烟的样子,小友也不想和她说这件事情。

    “你知道我们又有了什么样子的发现吗?”小友故作神秘的说道。

    “什么?”柳寒烟现在还没有得到这个消息。

    小友笑着说:“我们在受害者的嘴里提取到了指纹,并且和胡三的做了对比,发现就是一个人的。”

    其实这样的消息并不算好,因为这就算是有了足够的证据证明了胡三就是凶手,可是,真正的凶手并不是胡三。

    “确定吗?”柳寒烟有点怀疑。

    “确定,每一个受害者的嘴里都有指纹。”小友这样说道。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柳寒烟的第一反应是,直接给江凡打了一个电话,给江凡说了这件事情。

    “怎么可能?”江凡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情况,不得不感慨,背后的凶手真的是非常的谨慎,几乎是什么事情都想到了。

    “你先等着,我现在就去。”江凡直接说道,没有一点犹豫。

    拿着小友刚刚给自己的资料,柳寒烟心里面非常烦躁。本来就是可以用没有证据来说明,胡三其实并不是凶手的。可是现在这个证据就摆在眼前,真的是不能再说什么了。

    只要是有了这个证据,这个案子几乎是就可以直接结案了。但是现在柳寒烟并不想就这样结案,真正的凶手还逍遥法外呢。如果真的结案的话,一定会有更严重的事情发生的。

    “去把人现在带过来,我们需要再一次询问了。”柳寒烟说道。

    “现在已经证明了这个人就是凶手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吧。这些就不用再浪费时间了吧。”看着柳寒烟还是不放弃的样子,小友有点奇怪。

    本来如果是柳寒烟不认识江凡的话,肯定是会直接这样结案的。可是江凡都说了这个事情并不是这样的,那就是肯定有一定的事情自己这些人不知道。

    只有把真正的凶手叫出来才有用,其他的替罪羊就算是再多,那也是没有什么用的。

    看着胡三依然和前几天一样,一点点的该有的表现都没有。这实在不是一个凶手该有的表现。

    “现在已经找到了你作为凶手的证据了,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柳寒烟随意的说道。

    听到这样子话的胡三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特别无所谓的说:“哦,知道了,恭喜你们终于破案了。”

    “你好像很不在意这件事情啊?怎么?心里想什么呢?能不能说出来,你背后的人到底是谁?”看着胡三,柳寒烟肯定的说,仿佛是非常肯定胡三的背后肯定是有人的。

    “警官,你是不是想过了,我背后能有什么人?这件事情就是我做的,没有什么解释的。现在证据都找到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胡三直接说。

    看着胡三好像是一点都不想说这件事情,柳寒烟也没有再说什么,就是一直在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用来表示自己十分抗拒这件事情。

    “我能问问你,当时,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有什么原因吗?”像是非常好奇的样子,柳寒烟问道。

    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只要是做一件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更何况是人命的事情呢。那肯定是有原因才做这件事情的。

    “当然有原因了,你想想,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那肯定是有很大的原因的。”胡三笑着说。

    “什么原因?”像一个好奇的孩子一样,柳寒烟伸着头看着胡三。

    “当然就是因为我喜欢啊。”有点胡闹的话响起。

    看着胡三,柳寒烟几乎是气的不行,有点不可思议这样的话。看着这个人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人正在说玩笑一样。把生命看成了玩具。

    “你为什么选择那些人?”让柳寒烟更加奇怪的是,为什么凶手会选择那些还没有成年的孩子?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喜欢啊。”胡三再一次这样说道。

    这个时候在柳寒烟的心里,胡三的形象有两种。一种是非常没心没肺的傻大个,一种就是残忍至极的变态。不管是哪一种,都是不让人喜欢的样子。

    “你为什么把手放在那些受害者的嘴里?”柳寒烟继续问,想要找到一点的破绽。

    “我喜欢啊,你这个人烦不烦?能不能不要老是这样问,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胡三一直和柳寒烟说这三个字,自己也非常烦,有点生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