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能相师 > 第619章:往事
    “是啊,那个时候等了三天三夜,大家都没有回来,我绝望了,以为这一辈子都看不见阿贵了,同时也很自责这个事情。有村里面猎户的猎狗直接带出来了一个断臂。”阿贵的爸爸闭着眼睛说,像是不愿意面对这样子的事实。

    “这是?”江凡问。

    “就是那群找阿贵的人。”阿贵爸爸解释的说。

    “阿贵呢?”唐庆关心的还是阿贵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江凡和唐庆的样子,阿贵的爸爸紧紧的窝着自己的妻子的手,好像是在自己的妻子身上找力量一样。

    “我们那个时候都已经认为上去的人全部都死了,就连阿贵都死了。我们两个也是每天都以泪洗面。”阿贵的爸爸继续解释的说。

    “结果,半个月以后,阿贵自己突然从山上下来了,虽然是穿的破破烂烂的,但是还是没有一点伤,就像是自己出去玩了一圈之后,自己又回来了一样。”阿贵的爸爸看着江凡和唐庆说。

    “这么说,那个时候阿贵是自己一个人下来的?”江凡又一次看着阿贵的爸爸说。

    看着江凡和唐庆不在说话了之后,阿贵的爸爸又开始说这个事情了。可以说这一个家庭的悲剧也是现在才开始的,并且从此根本就没有办法活成以前的样子了。

    “从那以后,我们的生活就变了。因为阿贵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看见阿贵这样子活着下来了之后,村里面的很多的人都是很讨厌的,直接说阿贵是妖怪什么的。”阿贵的爸爸直接说,看着床上的阿贵,心里面很心疼自己的孩子。

    不管是自己的孩子到底是有什么样子的错,身为父母的,肯定是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被其他的人这样子说啊。当时自己也是反抗了的,但是一看见死者的家属,自己就感觉到很对不起这些人。

    “那个时候我们做了很多的事情,想办法弥补死者的家属,可是你们应该也是知道的,这样子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的,生命是没有办法补偿的。”阿贵的爸爸看着江凡说。

    江凡也是点点头说:“就是这样的,人家的家人呢为了阿贵死了,但是阿贵却自己平安无事的回来了。这样子的心理上的差距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的。”

    因为每一个人都是有亲人的,江凡和唐庆也是知道,如果是自己的额亲人出现这样子的情况的时候,肯定也是会对这样子的事情发表自己的事情的。

    “我明白了,你们是不是在村里面没有办法生活了,就只能是来这里了?”唐庆看着阿贵爸爸问道,也算是知道了阿贵一家人为什么会自己住在这里了。

    “然后呢?阿贵是不是知道山上的事情?在山上的时候阿贵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事情?”江凡看着阿贵的爸爸问。

    一个孩子竟然是在山上活了半个月,并且还没有任何的受伤,这样子的情况几乎是不可能的。并且现在看着阿贵是没有任何的事情的,也看不出来是小时候经历过那个样子的事情的啊?

    “这一点我们当时也是这样子的想的,但是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阿贵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山上的任何的事情,好像是把这一段的记忆忘记了一样。”阿贵的爸爸如实的说。

    那个时候自己看见阿贵根本就是和一个没有事情的孩子一样,自己也是很奇怪这个事情。并且也是问了阿贵这个事情,但是阿贵是一问三不知的,不管是什么事情都是不知道。

    “啊?那这山上肯定是有事情。”唐庆肯定的对着江凡说。

    “我们也是怀疑这个事情是和山上的东西有关的,但是因为阿贵的事情,从那以后就没有人上山了,就算是上山的人也没有下来的了。”阿贵的爸爸说道。

    很多的时候就是这样子的,只要是有人在一个地方出事了,从那以后大家就会说各种各样的事情,整个事情都会特别的奇怪,这个地方也就变得神秘起来了。

    “那阿贵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江凡看着躺在床上变得阿贵问。

    本来一个孩子,经历这样子的事情,。说是和以前是没有任何的改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并且就算是这个事情忘记了,也是会有一点点的影响的,并且这样子的影响肯定是只有自己的亲人才能够发现的。

    “这个好像是没有啊,我看着阿贵是和以前是一样的。”阿贵的爸爸说,心里面也是想着阿贵以前和现在,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的。

    “不对,是有不一样的。”阿贵的妈妈突然在一边说。

    看着江凡,阿贵的妈妈肯定的说:“阿贵是有一点不一样的,从那以后,村里面的孩子都不愿意和阿贵玩了,就连是大人见了阿贵也会说一些话,这些事情让阿贵非常的难受,很多的时候都不说话。”

    阿贵的爸爸忍不住说:“这也是正常的吧。不管是什么人经历了其它的人的这样子的对待了之后肯定是都会改变啊。”

    “不,我想说的不是这个。”阿贵的妈妈看着阿贵的爸爸反驳的说。江凡和唐庆也是认真的看着阿贵的妈妈,想要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是阿贵的爸爸根本就没有发现。

    “那到底是什么啊?”江凡有点着急的看着阿贵的妈妈,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你们是在什么地方看见阿贵的?”阿贵的妈妈反问的说。

    “就是在虎威山的上山的路上啊?这个事情我还奇怪了,阿贵这样子的一个孩子为什么你们就是这么放心这个孩子自己待在那里呢?”江凡说出了自己一开始就想要说的话。

    一开始看见阿贵的时候,江凡就在想这个事情,这样子的一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一个人待在那里呢?并且还是在虎威山这么有故事的地方。

    “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说起这个事情来阿贵的妈妈也是很无奈的。

    “怎么?我怎么不知道?”阿贵的爸爸一脸无辜的看着阿贵的妈妈,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个事情一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