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逍遥神医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抵达拉萨
    第二百五十七章抵达拉萨

    西藏的记者和市委书记报告,西藏拉萨边上的一个地区出现了瘟疫,那是在拉萨西面的一个地区,叫做日喀则,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出现了瘟疫,让很多人都感染了。

    国家领导人接到这个报告之后,立即派去了支援小队,上次的支援小队去了三十多人,是一个叫做张继发的主任医师带的队,带的都是一些有经验的医生,可是去了十几天了,不仅没有控制住病情,而且还有向周边蔓延的趋势。为此,市委书记只好再次上报,请求支援。

    于是国家领导人就想到了晨曦,据说这个年轻人是一个神医呢。连‘抗癌绿’那样的奇药都弄出来了,从那之后,癌症再也不是大家惧怕的大病了,就算是最严重的肺癌晚期或者肝癌晚期,只要坚持吃‘抗癌绿’就能慢慢的恢复健康,再也不用到医院里面去做‘化疗’了,那痛苦凡是尝过的人都说,还不如死了算了呢。

    因为‘化疗’的时候不止是杀死了癌细胞,那是连健康的细胞一起杀死的,所以会导致人身上的毛发全部掉光,而且‘化疗’还坚持不了多少时间,费用特别贵倒不是什么问题,可是‘化疗’到最后,把人身上所有的细胞都杀死了,那么人的生命迹象也就结束了,也就失去了看病的意义了。

    而晨曦投资集团出产的‘抗癌绿’,则是完全针对癌细胞抓杀的一种奇药,一个医生曾经在仪器下面让一个患有癌症中期的人尝试服用‘抗癌绿’,结果是让她吃惊的。因为她可以从一起里面看到那些黑色的细胞逐渐的被绿色的东西蚕食,然后那些被蚕食的黑色细胞会随着绿色的东西进入肠道,人只要能正常的大小便,癌细胞会慢慢的排出来,这就是‘抗癌绿’的独到之处,迄今为止,还没有听说过哪一个患了癌症的人吃了‘抗癌绿’之后死掉的。

    这不是说明‘抗癌绿’的确是一种针对癌症而研发的奇药吗?高晨曦既然连这样的重症都能对付,那么让他去治疗那些瘟疫患者,估计也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晨曦随着孙海立,徐金,曹源还有李淑仁,除了晨曦之外,都是中华有名医院的院长或者副院长,一身医术也是出神入化,一生之中不知道救治了多少人,他们都是救死扶伤的国医圣手。

    几人一起坐在头等舱里闭目养神,由于这次任务繁重,他们也没有高兴地心思,都想着这次受灾地方的人民受苦了,希望能尽快解决这个事情。

    通过四个小时的飞行,他们就抵达了拉萨,从飞机场里出来,一千元直接包了一辆车,把他们送到了日喀则,那就是这次瘟疫发生的地方。

    当孙海立在车上问那个司机日喀则的瘟疫情况的时候,那个司机明显也是了解那里的情况的,说那里现在很多人的身上是又红又肿,刚开始只是手上起水泡,然后就是脸上甚至全身都会慢慢的被蔓延,只要红色水泡蔓延到全身的时候,那些人多半会选择自杀,因为那个痛苦是常人难以忍受的,有些人忍不住奇痒难耐,就去抓痒,结果把全身的肉抓的烂乎乎的,最后也是流血过多而死。

    听了司机的介绍之后,四位院长都沉重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司机问他们几个要到日喀则干什么去,那里正有瘟疫呢,很多人都已经逃出来了,后来那里的人就被隔离了,现在是不许进也不许出了,只等着国家派来高明的医生去救那些人的。

    李淑仁说道:“我们就是国家派来的医生,就是去拯救那些受苦的人民的,多谢你告诉我们这些。”

    那个司机说道:“你们都是好样的,多谢你们了,我们拉萨人民会记得你们的好的。”

    他们在路上又向那个司机问了一些情况,可是那个司机知道的有限,也没有过多的说那里的信息,几个院长也只好探讨这样的情况发生的原因。可是现在了解的情况太少了,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还怎么去探讨啊?几人都各抒己见,最后也没有想到一个统一的治疗办法。

    孙海立说道:“咱们现在还是先别说了,咱们到地方去看看,那时候再下结论比较好。”几个人都点了点头。

    车子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行驶,终于到了日喀则,那个司机把他们送到瘟疫发生的那个地方,指着被一大群警察围起来的地方说道:“你们看,那里站了一大群警察,那中间就是这次瘟疫的始发点,叫做日喀则里巷区。离这里只有八百多米了,现在是隔离时期,不许进也不许出,所以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

    几位医生都下了车,拿着自己的包袱,晨曦还是帮着孙海立和徐金拎着大包袱,这里是小路,不好拉行李箱,晨曦把曹源和李淑仁的行李箱也接了过来,一块儿拎着。让几位医生都看到了这个小伙子的力气。

    几人走了大概七八百米的距离,就来到了一群警察的身边。一个警察严厉的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里面发生了瘟疫,不许进不许出,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再来吧。”

    孙海立说道:“这位小同志,我们是国家派来救治这些瘟疫患者的医生,特意来这里治病的。”

    那个警察兀自不信,说道:“你们都是医生,你们的行医资格证呢?拿出来我看看。”

    孙海立拿出了自己的证件,那个警察接过手里一看,急忙说道:“对不起,孙院长,我不知道是您亲自驾临救治我们这些老乡,多有得罪,还请海涵,我这就去请我们的大队长和局长过来。你们几个稍坐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了。”

    李淑仁就想往里面走,还是孙海立拉着了他,说道:“李医生,不要着急,既然那个警察已经去找他们的领导了,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来的,咱们在有人指导的情况下,岂不是发现线索更快了吗?”

    李淑仁这才停止了脚步,说道:“我想到那些受苦的百姓们,我就想快点儿把他们治好。”

    曹源说道:“你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其实我现在的想法是与你一样的,哎……医者仁心啊。”

    徐金也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几人看向晨曦,这个小伙子怎么一直拎着自己等人的东西不放下了,也不说话了?总理不是说这个小伙子的医术很神奇吗?怎么没有听到他发表任何意见呢?

    孙海立问道:“晨曦,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啊?”

    晨曦说道:“我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想,就是不知道对不对,一会儿看看他们的情况,就知道了。”

    徐金问道:“那你说说,你的猜想是怎样的?”

    晨曦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是被一种毒虫给咬了,而且这种毒虫具有极强的传播性,就像电影上看到的吸血鬼一样,当一个人被咬之后,被咬的这个人再去咬另一个人,另一个人也会被传染,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被感染的原因,至于是不是这样的事情,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我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是这个原因了。”

    几个老医生都感觉这些小伙子的说法的确有见地,自己等人怎么就想不到这一点呢?

    他们还想再问晨曦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就看到那个经常带着两个人跑向了这里。瞬间即到,那个警察说道:“孙院长,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日喀则公安局的局长安泽贵,这位是我们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年新思。我是刑警大队的队员马良。”他又向他的两位领导介绍道:“安局长,年队长,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北京骨科医学院的院长孙海立院长,这位是河北石家庄人民医院的院长徐金院长,另一位是北京市人民医院的院长曹源,还有一位是北京协和骨科医院的副院长李淑仁院长,这位小兄弟也是一个小神医,他们是来给咱们这里的人治疗瘟疫的。”

    安泽贵和年新思都急忙向几位院长一声问好,一一向他们握手,表达了自己和人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感谢他们不远千里的来帮助这里的人们解决这个事情,真是辛苦他们了。看向晨曦的时候,还以为是几位院长中的一个徒弟呢,只是简单的与他握了一下手而已。然后就带领着他们向里面的居住区走去,一路上安泽贵向大家介绍了这次瘟疫发生的地点,就在前面不远处的一个民宅内。由于西藏地广人稀,所以他们的村庄和城镇的面积都很大。

    他们走了两公里左右,才到了安泽贵说的那个病发区。可是经过一番探查,他们并没有在这里发现什么有害物质,孙海立问道:“安局长,这里并没有什么有害的东西,不知道你能不能找一个患者来,让我们亲眼看一看呢?”

    安泽贵说道:“好的,我这就带你们亲自去看。”

    他带领着几人走到了一个大院子前,这里挂的牌子是日喀则敬老院,可是这里面放了二百多了铁笼子,每个铁笼子里都关着一个人,而且被捆得很结实,丝毫不能动弹了。

    李淑仁问道:“安局长,为什么把这些人捆起来呢?他们本来就已经够可怜了,你们再把他们捆起来,岂不是雪上加霜吗?”年新思说道:“李院长有所不知,我们把他们捆起来,其实是为他们好,只有把他们的绳索解开,他们就会不住地抓痒,一会儿整个身上就会被他们自己抓的血肉模糊,很快的就会失血过多而亡的。”

    几个院长都点了点头,因为来的路上,那个开车的司机就已经给他们说了这边发生的情况,都有了心理准备,李淑仁只是看到这些人被捆的这么解释,忍不住问了一下。他们仔细网那些被捆着的人身上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个的全身都是红色的水泡,有一个人马上就要被水泡蔓延全身了。年新思急忙跑到他身边,说道:“你们快看,这个人快不行了,他的水泡已经蔓延到全身的百分之九十了,就剩下脸和头了,如果这里再被蔓延了,他就要一命呜呼了。”

    几人急忙跑到那人身边,几位院长都仔细的观察着那人的情况,只见那水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逐渐的蔓延,都觉得很惊诧,可是现在他们也是束手无策。

    正在焦急的时候,只见高晨曦伸出手指,瞬间在那人的身上点了几下,那人的水泡就立即停止了蔓延,让几个人都很惊奇。晨曦又翻了翻那人的眼皮,摸了摸他的皮肤,这好像是被什么虫子钻到皮肤里面去了。

    他拿着那人的手腕开始号脉,其实他在用精神力查看那人的身体,果然与自己猜想的一样,这个人的皮肤内钻了十几只黄豆大小的小虫子,这种虫子爬行速度特别快,而且只在皮肤内侧爬过,那些红肿的水泡,就是这些虫子爬过的痕迹。既然知道了原因,就好弄了。他说道:“这个人的情况,与我刚才给你们说的情况一样,他就是被虫子咬了,他的身体里现在又十五只到二十只虫子,正在他的皮肤内爬行,那些红肿的水泡,就是那些虫子爬过的痕迹,那些虫子好像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只在皮肤内侧爬行,也不知道这些虫子是怎么做到的。”

    曹源吃惊的看着高晨曦,问道:“你怎么确定他身体里有虫子呢?难道是号脉号出来的?”

    晨曦点头说道:“不错,就是我号脉号出来的,我给这个人号脉的时候,他的脉象阴沉且浮动,而且肌理与皮肤之间有很大的缝隙,我发现还有很小的缝隙,估计是虫子爬过时间长的地方,已经愈合了,而刚才肿起来的水泡,缝隙就很大了。”

    孙海立问道:“那你能不能取出来一条虫子,让我们看一看呢?”

    晨曦说道:“好的,我这就取一条虫子出来,让你们看一看。”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金针,众人一看都很惊讶,原来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还会针灸之术啊,看他那专业的针包,就知道这小子的针灸技术不同凡响。

    晨曦刚才点那人的穴道的时候,就已经使用了部分内劲,是这个人的肌肤变得特别结实,虫子爬不动了,都在原地停着呢。他取出了两根金针,一起扎到了刚起的那个水泡上,水泡立即破了,晨曦用另一根金针挑了一下,就把另一根金针拔出来了。大家看到,另一根金针上果然扎着一直黄豆大小的小虫子,全身通红,就像七星瓢虫似的,只是比七星瓢虫大了很多而已。

    晨曦说道:“这个人的体内大概有二十只这样的虫子,我这就给他全部取出来。”然后他快速的取出了那些虫子,放在了一个安泽贵准备的器皿里。晨曦给那人吃了四粒药,就看到那人身上的红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十几分钟之后,就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肤色,让大家都非常惊奇。

    又过了十几分钟,只见那人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被绑着,急忙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把我绑起来?”

    安泽贵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还记得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吗?”那个被捆起来的人想了想说道:“我叫李仁佳,前天在城外的草原上放羊,忽然有一个人向我跑来,我还以为他是来向我问路的。谁知那个人竟然把我扑倒,咬了我一口,然后我就觉得身上好痒,后来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我醒来之后,就到了这里了。”

    西藏的草原多不胜数,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个,大家看他神志清醒了,身上的水泡也消失了,就给他松了绑,他就问有没有吃的,现在自己就快饿死了。安泽贵吩咐年新思去买一些食物来,一会儿让这些人吃,年高新点头去了。

    晨曦和几位院长则继续给那些人看病,晨曦向那些院长讲解了虫子活动的规律,以及虫子活动时是什么样的脉搏,多少虫子是什么样的脉象,几位院长都是沉浸医道多年的老人了,一听晨曦的讲解,顿时明了,于是就开始各自为那些人取虫子,只是他们没有晨曦的内劲,不能让那些虫子停留在原地,取虫子的时候难免费劲,好在他们都是医道大师,刚开始的时候,还不能快速取虫子,总是在那个人的身体里留下一个两个的,经过晨曦的再次讲解加实践,众人都学会了他的一招,既然不会用内劲,何不用药物呢?于是他们拿出自己准备的麻药,现在那人的皮肤上打上一针麻药,等上四五分钟,就能看到一个个血泡鼓了起来,不行动了,这时他们取虫子就快多了。晨曦也感觉这几个老学究的确有办法。

    过了一个多小时,晨曦他们就把这个敬老院里关着的二百多人全部治好了,经过晨曦喂给他们四粒药丸,现在都恢复了健康。安泽贵忍不住的问道:“小神医,你给他们吃的是什么药物啊?怎么那么见效啊?”

    晨曦笑道:“我给他们吃的就是‘养颜白’,这是有解毒功能的药物哦。”

    几个院长一听,也傻眼了。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几种药物呢?人家高晨曦明明在广告的时候都说了,他的几种药物都可以解毒,就算是吃了砒霜,只要能把药物塞到嘴里,那就能救命,况且这样的毒虫的毒呢?还不是药到病除吗?从刚才吃过药物的那些人的表现中,就能看出来了。

    孙海立懊悔道:“哎呀,我怎么那么糊涂呢?怎么想不起来还有这样的奇药呢?”于是对着安泽贵说道:“安局长,你也看到了,现在‘养颜白’有解毒的功能,你派人去把‘养颜白’买一批来备用,人家高晨曦纵然是带了,现在剩余的恐怕也不多了,还是你们自己去准备一些吧,既然有现成的解毒药物,咱们何必再去寻找呢?”

    安泽贵说道:“可是我们这里恐怕没有那么多‘养颜白’吧?毕竟我们这里没有那么多人。用不了那么多,不像别的大城市,那是遭到疯抢的。”

    李淑仁说道:“如果‘养颜白’不够的话,买其他的几种类似的药物,像‘苗条蓝’和‘状元红’还有‘女儿红’都可以,到时候男人给他们吃‘状元红’,女人们就吃‘女儿红’了。如果再不够的话,你就要向拉萨申请,让他们发一些这样的药物过来了。”

    安泽贵说道:“好的,我这就派人去买。”几个院长这时把笼子里的人都放了出来,那些人拿着年新思买来的盒饭正在吃的津津有味呢,据那些人说,他们有的是在三天前遭到别人的袭击的,好像是被什么人给咬了,具体什么情况,他们也不记得了。

    晨曦安排那些人,吃完饭后,就到屋子里面去休息,现在是特殊时期,不能再给自己等人添麻烦了,自己等人还要去救助其他人。大家看到刚才这个小伙子一下子拿出来一百多盒‘养颜白’来救助自己等人,都非常感激,对他也是言听计从的,按照‘养颜白’的市场价,那是一千二百元一盒,现在这个小伙子拿出了一百多盒,那就是十几万的钞票啊。谁不心疼啊?可是这个小伙子好像是之前就知道这个药物能治病似的,一下子带了这么多来。

    一会儿之后,安泽贵就回来了,说自己已经安排人去买了,但是这里的数量恐怕不够,已经带拉萨去申请了。

    几人点了点头,徐金问道:“对了,安局长,你们这里的区长和这个村庄的负责人呢?怎么不见他们出来啊?就你们两个在这里工作,不累吗?”

    安泽贵摇了摇头,悲伤地说道:“前几天我们这里的区长就已经被感染了,五天后,治疗无效死亡,这里的村长也是这样的情况,忧心大家的情况,不听别人的劝告,结果被一个中毒的人咬到了,也是治疗无效死亡。”

    年新思说道:“几位院长,如果你们能早来几天,我们这里也不会死亡那么多人了,就连中央上次派来的三十名医生,到这里之后也是束手无策,没有想到今天你们就解决了这个事情,看来是天佑我们日喀则啊。”

    几位院长都惭愧的低下了头,忍不住的瞄了一眼高晨曦,感觉这个小伙子的医术真的比自己等人高了,怪不得总理非要让他一起来呢。如果没有这个小伙子,自己等人现在还是一筹莫展,怎会有现在的情况呢?

    给读者的话:

    欢迎你来看《逍遥神医》,感谢你的支持,无论你从哪儿看到的这本书,请你来.3GS.cN看正版图书,投推荐票,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