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二百九十一 化身光荣的园丁
    任八千看着下方众人,今日看起来可要比昨天好多了,一个个态度也恭敬许多。

    “今天先讲物理。”任八千对众人道,按理应该先讲文字,不过他还是觉得应该先调动起众人的兴趣来。

    毕竟这里不是在地球,古族人可没什么学习的习惯,自己得先让让众人保持一定的学习兴趣才行。

    下方众人都一脸专注的看着他,看来昨天说的话确实起了一些作用。

    “第一节课,咱们来讲讲物体的运动。”任八千拿起一块石头放在讲台上:“这块石头是静止的还是运动的?”

    “静止的。”立刻有人回答。

    任八千点点头,又把石头拿起来,然后松手,立刻落到地上发出一声轻响。

    “刚才这石头是静止的还是运动的?”

    “在往下掉。”

    “回答是静止的还是运动的!”任八千强调道。

    “运动的。”

    “石头能动吗?”任八千反问道。

    众人听到这个问题顿时愣住了,石头能动吗?

    任八千又将石头捡起来用手托着上下移动:“现在石头是静止的还是运动的?”

    “静止的,是你的手在动。”

    “那么……”任八千再次松手任由石头掉到地上:“是静止的还是动的?”

    “老师,是石头在往下掉,石头本身不能动,但向下掉就会动了。”铜兰第一个反应过来。

    “对了一半。”

    “你们坐在马车上,或者在坐骑背上,坐骑向前走,周围的一切都在往后走,谁在动?”

    “你说坐骑在动?可你没动,但坐骑和你的位置并没有发生变化,反而是周围的一切都在向后走……”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静止和运动是相对的,这块石头在我手上,相对于我的手,它是静止的。但相对于这个教室或者你们,这个石头是在运动的……”

    “你从天上往下掉,你没动,但周围的一切都在动……”

    “机械运动是宇宙中最普遍的运动,自然界中一切物体都在运动,具体要看参照物是什么……”

    ……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任八千用粉笔在黑板上写着一个个汉字,一共写下三字经的前五段,共60个字,之后又在每个字下面写个对应的这个世界文字。

    “必须全都记下来,然后背下来。人,就是这样一撇一捺……”

    “蠢货,之字是点、横折、捺,你那是什么东西?”

    “孟母是谁?给你们讲个故事,叫做孟母三迁……”

    “今天作业,这三十个字,必须写十遍,明天交上来。纸笔自备,如果是在没有就找我要……”

    ……

    “你重新回答一遍,6加3等于几?你敢说十一我现在就毙了你……”任八千一脸凶光的咆哮,手都摸到八一步枪上了。

    下方一个看着膀大腰圆的年轻人一脸茫然的扭头四望,随后眼睛一亮:“6+3是8.”

    “砰!”

    ……

    “记住每个数字的写法,从1到10,今天的算学作业:2+7+?4+9=?……”

    ……

    任八千上学的时候,曾经想过毕业后去支教,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份记忆,不过最后沉迷b站,早就将这个念头扔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没想到自己如今竟然化身新一代偏僻地区援助教师,也算是圆了自己当初的支教梦。

    眼看着所有人都出了学府的门,任八千捂着心脏位置,感觉自己都要被气出心脏病了。

    记得自己当初看到那个新闻,家长陪着孩子做作业气到心梗,还有脑出血的,你们算什么?我这可是整整四十九个蠢货。

    “唉,慢慢来吧……”任八千最后叹口气,让护卫将教室内收拾好,最后关好学府的门回宫。

    “如何?”女帝带着笑意询问任八千,任八千还没回宫,他在学府中的咆哮就被女帝知道了。

    “蠢了点,不过应该还有救。”任八千想了想道。虽然刚才被那帮蠢货气够呛,可他也知道,学习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当初自己那个老太太班主任指着自己说肯定没出息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他可不想轻易去否定这些人的未来。

    园丁的意义就是要浇灌花朵,让花朵能够成长,结苞,最后盛开。

    女帝点头,任八千能这么说便好。

    用完午膳,任八千在平乐苑见了几个人,是皇宫那两只商队的掌柜。

    “你们这些年做的事情我看了,说不上好,看看你们的单子,这种带着酸味的酒竟然要十两银子一坛?一匹丝绸三十两银子?还有你们拿去卖的东西,最后的价格都远远低于市价。如果不是你们一直比较老实,我都要怀疑你们在吃里扒外了。”

    任八千用手拍了拍桌子上的纸说道。

    “任大人,不是我们想这样,实在是他们都压价收购我们的东西,不低价卖我们根本卖不出去啊。还有这些购买物资的价格,我们也知道贵,但实在是没办法。”

    一听任八千的话两个掌柜的脸色立刻不太好看了,一脸都是被冤枉的表情。

    “如果你们真有什么问题,陛下的性子你们应该知道。至于我,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这方面以后我来负责,你们要向我汇报。我和陛下不同,陛下每日要心忧的东西太多,顾不上这些,我就没那么好说话了,事情做好了,有赏,做不好,要罚。

    我希望你们都能本分,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否则的话,后果你们自己想。”

    他不知道这两个掌柜的是否吃里扒外了,反正那清单他怎么看都是不对劲,不管如何,先敲打一顿再说。

    “今年的货物与往年不同,今年的是这两种东西……”任八千掀开脚边的一个箱子,从中拿出一个高脚杯一个古典杯放到桌子上,随后又拿出来两面镜子。

    “你们两个看看,这东西能卖多少钱?”

    “这是杯子?这么清澈透明,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下属觉得起码能卖五百两银子一个。”

    “这镜子也不同于铜镜,竟然如此清晰,最少要一千两。”

    两个掌柜的先后仔细看了一遍,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那杯子一点杂色都没有,完全透明,而镜子连脸上的汗毛都能看的清楚。

    任八千仔细看了看两人,“你们该不会是别的国家派来的奸细吧?”

    “大人!”两人一惊。

    “杯子起码要卖五千两银子一个,这可是完全澄净透明的宝石雕琢而成,这工艺这材质你告诉我五百两?”

    “还有这镜子,纤毫毕现,颜色亮泽,能够将景象分毫不差的映照出来,最少要三万两白银才卖。”

    要知道当年威尼斯刚刚生产处水银镜子,那时候还是贴锡箔的,都需要十五万法郎,何况如今这种工艺较为完美的镜子了,卖个三万两白银丝毫不过分。

    要不是产量太高,而且玻璃这东西几年后就会在大耀很多地方出现,他想着尽快出货,敛一笔财,甚至想把价钱再提高一些。

    “大人,这个价钱,没人会收啊。”两个掌柜的小声道。

    “你们是蠢货吗?”任八千一指禅差点戳两人脑门上了。

    “那两个国家青楼挺多吧?找最好最高档的青楼,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当红的花魁拿着两个杯子,当场拍卖,价高者得……

    我和你们说,青楼是公子哥最多的地方,也是最能卖上价的。

    一个地方就卖一对,然后换个城市再卖。

    青楼那面也好说,或者给他们一千两,卖的钱都归咱们,要不就和他们分成,如果没卖出去给他们五百,拍卖的时候5000两银子起价,多卖的都给他们,你看他们会不会同意?”

    或者你们直接找个有影响力的公子哥,送他一对杯子,要求没别的,就是让他把这东西介绍给别人,到时候你们再给他提成,卖出去一个再给他提500两银子。

    等名声打出去了,自然就有人主动上门找你们买。

    还有这镜子,你们要记得一句话,爱情恒久远,银镜永流传。

    这镜子可是送给心上人的最佳定情信物。

    至于那些结过婚的,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完全照出自己容貌的镜子来得珍贵?

    男人那张嘴都是虚的,只有这镜子才不会骗自己。

    ……”

    任八千一连给两人上了两个时辰的销售课,把两个人都听傻了。

    ————————

    ps:推一本我在看的书,幼幼的《调戏文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