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透视仙医 > 第176章 滑天下之大稽
    “哦?据我所知,苍海市的孙老,乃是苍海的首富,如果是他的话,的确有送钱的资本,可是孙老为什么要送钱给你,而且还是3个多亿?”

    苏蓉一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为什么送钱给我?”

    叶辰摸了摸下巴,一本正经的说道:“可能是因为我们关系好吧!”

    “关系好就送你3个亿?”

    苏蓉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是啊,3、4个亿也不多啊,他还说不够花的话,改天再给送十几亿过来!”

    叶辰一脸的认真,丝毫不像在撒谎。

    “噗嗤……”

    叶辰说道这里,边上的吕子成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这一笑,周围的富家子弟更是肆无忌惮的狂笑了起来,一时间会场里响起了一阵阵的哄笑。

    “哈哈,那小子太逗了,一脸认真的在说瞎话,这是晚宴安排的娱乐节目吗?”

    “哈哈哈……不行了……我……我笑的肚子疼……”

    “他当苍海首富是傻子吗?没事就送他好几亿玩,人家首富的钱难道是从天下飘下来的?”

    “他可能是得了间歇性精神病吧,说话都不过脑子的!”

    …………

    “月澜,你朋友可真逗,去演小品的话,肯定能大红大紫的!”

    楚月澜身边的一位富家女,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他不是我朋友,我不认识他!”

    楚月澜脸颊一阵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叶辰说出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话,楚月澜都替她感到害臊。

    而吕子成则是笑的浑身抽搐,就差没躺在地上打滚了,一边的苏蓉也是笑的花枝乱颤。

    整个会场里面,唯独就楚月澜和方芸没笑。

    楚月澜没笑,是因为她实在笑不出来,她为自己是叶辰的朋友,而感到悲哀。

    “丫头,你也觉得我说的话是假的吗?”叶辰转头看向方芸。

    “叶辰!”

    方芸脸色复杂,目光中带着一丝怜悯说道:“叶辰,都怪你,给了你太大的压力,害得你脑子都不正常了!”

    “我不是神经病!”叶辰嘴角抽搐道。

    “哎,每个神经病都是这么说的,叶辰,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的的精神病!”

    方芸伸出小手,微微踮起脚尖,摸了摸叶辰的脑袋说道,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你个死丫头,趁机损我是不是?”叶辰当即抓住她的手腕,恶狠狠的问道。

    “哪有,人家……人家这不是关心你嘛,嘻嘻……”

    方芸嬉皮笑脸的说道。

    “芸儿,过来,到妈妈这边来!”

    苏蓉捂嘴大笑了一阵,朝方芸招手喊道。

    方芸连忙撇开叶辰,一溜烟的跑到苏蓉身边,吐出小舌头,朝叶辰做了个鬼脸。

    “芸儿啊,以后妈妈不许你再跟叶辰混在一起,知道吗?”苏蓉板着脸朝方芸说叫道:

    “有句古话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跟在他一起,迟早会学坏的!”

    “妈,叶辰他不是坏人!”方芸娇声说道。

    “他还不够坏吗?整天不思进取,游手好闲,还鬼话连篇,还让人苍海首富送他十几亿呢,这话三岁小孩都不信!”

    苏蓉冷冷的瞥了叶辰一眼。

    叶辰无奈的笑了笑,掏出孙老给的信用卡说道:

    “苏阿姨,这张就是孙老给的信用卡,你若不信,大可把这张信用卡拿去查查余额!”

    “叶辰,你省省吧,你装的再像,你卡里也不会凭空出好几亿,看在芸儿的面子上,我不想让你太难堪,自己把卡收起来,免得自取其辱!”

    苏蓉是打死都不信叶辰有本事让孙老白送几个亿给他。

    “得,您爱信不信!”叶辰也懒得跟苏蓉多费口舌。

    “哎哟哟,你还委屈了是不是?”

    苏蓉见状,顿时阴阳怪气的说道:

    “癞蛤蟆叫的再怎么响亮,他也变不成真龙,你叶辰一没本事,二没学历,三没工作,四没家世,你除了会说大话,你能还做什么?”

    “上次在中海的时候,你不还嚷嚷着要让金陵的达官贵人都对你俯首称臣?现在小半个月过去了,怎么样了?你怕是连个局长都没机会见吧!”

    “哈哈,这位兄弟,我在国外正好认识一位很厉害的心理医生,改天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介绍你认识认识!”

    边上的吕子成听了苏蓉这话,顿时把叶辰确诊为了精神病患者。

    开玩笑,你一个没有工作,没有背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傻小子,居然有脸说让金陵的达官贵人都俯首称臣?

    这跟一个乞丐,嚷嚷着自己是世界首富有什么区别?

    “这傻缺哪怕只让一位金陵大官给他跪舔,老子都敢直播吃屎!”

    吕子成在心里不屑的想着。

    边上的一群富家子弟,更是发出了一阵阵嘲讽声:

    “我草,老子就没听过有这么狂的人,居然放话要让金陵大官都给他当小弟?他哪来的自信?”

    “那小子以为自己是谁?外国总统?”

    “我看那家伙就是个神经病,咱们可得离他远点,他身手那么厉害,万一等会发起疯了,会伤到我们的!”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反正吹牛不上税,尽管吹呗!”

    …………

    “月澜,你那朋友是不是脑子,真的有些不太正常啊?”跟楚月澜站在一起的富家女,脸色好奇的问道。

    “我……我也不太清楚!”

    楚月澜一脸无奈的苦笑。

    “叶辰啊,该醒醒了,别在做你的白日梦了,好好找个工作,当个普通人,这才是你唯一的归宿!”

    苏蓉微微摇了摇头,语气怜悯的朝叶辰说道。

    叶辰咧了咧嘴,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没有说话。

    就在叶辰被千夫所指,无尽嘲讽的时候,会场外走进一道人影,发现角落里被围观的叶辰后,顿时换上一副谄媚的笑脸,朝叶辰喊道:

    “叶前辈,晚辈张松来给您请安了!”

    来人正是散修会的道友,黑虎道人,省检察院的院长:张松。

    原本今晚的生日晚宴,是让小辈们聚会交流来的,张松这种大人物,自然不屑参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