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透视仙医 > 第509章 我们啪啪过
    “为什么不能结?小友不给个合理的解释,今天休想活着走出我万剑宗!”万剑尊者连忙问道。

    “理由很简单,那女人……”

    叶辰伸手指向了赵倾城,咧嘴一笑说道:

    “是我未婚妻!”

    “嚯……”

    叶辰此话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倾城仙子怎么突然冒出个未婚夫来了?没搞错吧!未婚夫不应该是剑公子吗?”

    “这可说不准,听说倾城仙子可是出身于俗世,在那种红尘之地,漂亮的女人有个未婚夫,再正常不过了!”

    “就算那小子是倾城仙子的未婚夫,他在这种时候来砸场子,不明摆着来找死吗?他才金丹修为啊!”

    “这可不好说,在场这么多元婴大佬坐着,万剑宗也不敢胡来!”

    “那小子可真会挑时候,这下事情好玩咯!”

    …………

    现场的修士纷纷开启围观模式,一些坐在酒桌前的元婴大佬,更是一边悠哉的喝酒,一边注意着事情的进展。

    “倾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男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剑尘气的脸色一阵发绿,连忙朝赵倾城问道。

    “他以前的确是我的未婚夫,但我们之间的毁约,早就没了,我和他没有丝毫瓜葛,感觉让他走吧,我看到他就心烦!”

    赵倾城瞥了叶辰一眼,语气满是厌恶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

    剑尘顿时松了口气,当即朝叶辰喊道:

    “小子,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我不想见血!”

    “你听好了,倾城是我剑尘的妻子,从今往后,不许你再纠缠倾城,否则,你后果自负!”

    众宾客连忙将目光移向叶辰,大伙都认为,叶辰肯定会借坡下驴,顺势灰溜溜的逃走,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金丹,没法跟万剑宗掰腕子。

    然而,叶辰并没有搭理剑尘,也是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朝赵倾城喊道:

    “倾城,你真是太绝情了,咱们才分开多久,我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

    “那天晚上,咱们在酒店顶楼,一起愉快的啪啪啪,那些美好的经历,你都忘了吗?”

    叶辰一句话说完,原本闹哄哄的广场,仿佛陷入了时空凝滞一般,现场静的可怕。

    众修士看向剑尘的目光中,隐隐多出了一种怜悯之色。

    剑尘头顶,仿佛写着“接盘侠”三个大字,始终挥之不去。

    而剑尘愣在原地,足足过了四五秒才反应过来,他缓缓转头看向了赵倾城,脸色一片扭曲,仿佛一只地狱归来的恶鬼。

    “我……我没有!他在胡说!”

    赵倾城气的都快哭出来了。

    她一开始想的是让叶辰安全离开,不要来瞎掺和,但那家伙居然当着新郎官的面,爆出这种事情,这明摆着是活腻了。

    而且面对赵倾城的辩解,叶辰则是很不服气的说道:

    “我没有胡说!倾城,你敢对天发誓,说你那天晚上,没有被我啪啪过吗?”

    “我……我……我是被你啪啪过,但那个啪啪,不是那种事情!”

    赵倾城只觉得脸颊一阵发烫,脑袋一阵眩晕。

    “不是那种事情,还能是什么事情,你说呀!”

    叶辰脸上露出一丝坏笑道。

    “当然是打……”

    赵倾城话说一半,突然就连忙把嘴巴给捂了起来,眼中满是羞愤之色。

    她如此心高气傲的女人,怎么可能当众承认,被叶辰打屁股的羞耻之事。

    “打什么?倾城仙子,你倒是说啊,打什么?”

    叶辰这会,反倒是一脸得意的嚷嚷道:

    “倾城,你不会是想说,那天晚上,咱们两个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在一处布满灯光的浪漫地方,掐在一起打架吧!或者是相互对扇耳光?”

    “哎呀呀,一定是这样的,那天晚上,咱们俩一定是在互相扇耳光呢!”

    说完,叶辰还用一副得意洋洋的挑衅目光,看向了剑尘。

    “那家伙疯了吧!”

    赵倾城被叶辰气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在心里疯狂的咒骂叶辰道:

    “你个死贱人,到底发的什么神经,你那点狗屁金丹修为能干什么,别人一指头就能戳死你。“

    “本仙子好心想救你一条贱命,你可倒好,非要当众挑衅万剑宗的权威,等会我可不替你收尸!”

    广场上的宾客,和赵倾城是一样的想法,他们也搞不懂叶辰这种金丹小弱鸡,何来的勇气,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挑衅万剑宗。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敢在这种成婚大典上,跳出来让剑尘丢脸,他堂堂剑公子,居然捡了别人的破鞋?”

    “元婴境的大佬,都不敢如此作死,他一个小小金丹,为何敢这么嚣张!”

    “倾城仙子居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给啪过了,简直岂有此理,那小子敢玷污我女神,等会我绝不放过她。”

    “不可能,我不信,我女神居然是破鞋,我不信啊!”

    “那小哥太厉害了,居然能将倾城仙子给拿下,太牛了!”

    “他再牛,不还是一个小金丹修士,一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死就死,能尝到倾城仙子的滋味,让我死一百次都值得!”

    “这下剑尘可丢人咯,搞了个这么大的排场,结果新娘子却是个别人玩过的!可悲啊!”

    …………

    周围的阵阵议论声,让剑尘七窍生烟,他只觉得胸口堵着一口气,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倾城!”

    剑尘浑身发抖,双目通红,仿佛一只发疯的野兽般,朝着赵倾城低声嘶吼道:

    “告诉我!那天晚上,你和那小子,到底干了些什么?”

    “我……他……他……”

    赵倾城闻言,脸色一红,目光闪躲,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呃……”

    剑尘脸色猛然一白,只觉得胸口处一阵气血上涌,随后愣是被气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剑尘,你……你不要紧吧!你不要误会啊,我和那家伙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你相信我!”

    赵倾城脸色慌乱,手足无措的解释道。

    然而赵倾城解释,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